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十三018評田耀農<中西樂學「調」的比較研究>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十三018評田耀農<中西樂學「調」的比較研究>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3>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十三018評田耀農<中西樂學「調」的比較研究>
    發表:  2003 Aug 07 5:11pm

本文刊載於《星海音樂學院學報》20009月第3(80)

十三018評田耀農/西樂學「調」的比較研究

http://tw.tosaint.com/read.php?tid=237(孫新財評注)

【摘要】

「調」是中/西樂學理論中的一個重要概念,

但中/西樂理對「調」的表述,則說法不一,

致使「調」在樂種學(?)中的意義

一直未引起人們應有的重視。

 

本文提出:

「調」就是樂種的「自然音列」(?)

(?)這個音列所在的(?)音高位置。

 

「自然音列」(「調」?)是樂種在律的基礎上,

所作的樂音材料(?)

和音程材料(?)的選擇,

并按照“若干度若干音”的音列形式,(?)

固定下來的樂音序列(?)結構。

(「自然音列」究竟是否「音階」?

是否「大音階」呢?

「自然音列」就是「調」麼?

雲山霧罩不知所云!)

【關鍵詞】

調/自然音列/五正聲/調性

 

【作者簡介】

田耀農,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部1000091

 
 
「調」是中/西樂學理論中的重要概念,

是專業的和大眾的音樂實踐活動中,

常用的熟悉術語。

但中/西樂學論著,

對「調」的表述,則說法不一。

正如李重光先生說的:

“什麼是「調」?

這個看來十分簡單的問題,

要回答也并不容易。

在一些音樂詞典和基本樂理教材中,

關于「調」的解釋,

眾說紛給,

莫衷一是。”(1)

比較一下中/西樂學理論,

對「調」的種種論述,

或許有助于對「調」下一個通用的定義,

并可能由此發現,

「調」在樂種學(?)中的深層意義。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2:50pm

一、西方樂學理論中的「調」

已經譯成中文的西方音樂論著、詞典,

及國人撰寫的,

屬于西方樂學理論體系的樂理教科書,

關于「調」的界說歸納起來有三種觀點:

其一,「調」與調式有關;

其二,「調」與調式無關;

其三,「調」與調式既有關又無關。

(!既有關又無關之說,不合邏輯!)

 

認為「調」與「調式」有關的觀點,

如李重光先生在1962年出版的《音樂理論基礎》堛漫w義:

“「調」是調式(主音?)的音高位置。”(2)

李重光先生的這本專著,

養育了我國好幾代音樂學子,

繼李重光先生之后的一些樂理教科書,

幾乎毫無例外地,重複著李先生的觀點。如:

“歌(樂)曲的各種調式音階(?)的音高位置(?),叫「調」。”(3)

“「調」是調式主音的音高位置(?)。”(4)

 

筆者手頭最早的,

關于「調」與調式無關的材料,

是繆天瑞先生根据GSchirmerl934版編譯的《音樂的構成》

1948年初版,1953年修訂,1964年第3版)。

在柏西•該丘斯的這本專著堙A

作者明確指出:

“「調」便是一群互有關系的音,

這些音依照一定的關系而聚集。”(5)

 

("一群",指「七個」、

"一定的關系",指「純五度關係」。

該丘斯又說:

"把「調」內的七音(也就是「均」內的音)都移至同一音組內,

照音的高低順序排起來,就形成「天然音階」,即「大音階」”。

可見該丘斯此時所說的「調」Key

(「天然音級」Natural scale ?)

不是以鄰音列呈現的「音階」,

而是以五度鏈呈現的「均」。

──"按照高低次序排列起來"以前是「調」,

"按照高低次序排列起來"之後,才是「()音階」

(「自然音階」Siatinoc  scale))

 

上海音樂出版社1957年,

根据蘇聯My3m3(1955年版)譯出的《簡明音樂辭典》,

對「調」也作了幾乎與該丘斯相同的表述:

「調」是“一系列音的音高位置和相互關系,”(6)

 

80年代末開始,

我國的一些學者對「調」也作出了“與調式無關”表述,

如趙宋光先生說:

“「調」(key)”、“按某種音程關系的規格,

選擇若干音律的樂音組成、并在音樂表演中使用的音列。”(7)

 

李重光先生也改變了原先的觀點,

指出:

“我們這堜珥n講的「調」,

不是調式的「調」,

而是調高的「調」。

為了不使「調」與「調式」相混;

使「調」不依附于「調式」,

我為「調」下了這樣一個定義:

由基本音級(?)所構成的音列的音高位置,

叫做「調」。”(8)

(若然則「調」=「均」=「調高」「宮高」。)

認為「調」與調式,

既有關又無關的觀點,

如王沛綸先生。

在他編纂的《音樂辭典》奡N指出:

key(英)調子。

音階或調式在律的位置上,

作種種變動時,

謂之「調子」。(?)

(律是固定不移的,

「調」是隨時變動的)。”(9)

 

我國90年代出版的樂理教科書,

大多采用了這一觀點,如:

“「調」有多種含義,

通常是指歌曲或樂曲在唱(奏)時的具體高度。

在戲曲音樂中稱為‘調門’。

「調」常以首調唱名Do音或調式主音(調首啦!)的音名來說明,

c調則表明Do音或主音相當于C音的高度,

D調則表明do音或主音相當于D音的高度等等。”(10)

 

“「調」是指「調式」中‘do’音的音高位置。

……也指主音的音高位置。”(11)

 

“調式的主音或do音的音高位置(用音名標記)叫做「調」。(12)

(若然則「調」=「宮高」而已。

何以見得此「調」的觀點是:

"與「調式」既有關又無關"的呢?

此「調式」何義呢?)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2:50pm

認為「調」與調式有關,

或既有關又無關的觀點,

或許是受把“Yey”譯成「調」以後,

「調」與「調式」僅一字之差,

因而把二者的關系,

類推為包含與被包含的關系,

認為“「調」”除了指出調式外,

還規定了調式音階(?)的音高位置。

 

或許也因為西方樂理中,

缺少表示調式音階(?)音高位置的專門術語,

國人便將其簡稱為“調高”。

(!西洋基本樂理中,根本就沒有什麼「調式音階」這樣的名詞與概念!

而調式主音的音高,叫「Tonic」。

非如做者所云的:"西方樂理中,

缺少表示調式主音音位的專門術語")

 

然而這一稱謂又是有歧義的,

“調高”究竟是“調的高度”還是“調式的高度”?

(要答此問,須先確定

何謂「調」?

何謂「調式」?

中國的「聲調」,既非「調」(key=「均」)

且跟本與「調式主音」無關!)

 

對此,一些學者為避免混淆,

又使用“調域”一詞特指「調」的高度,

(!「調域」、「調高」、「調式音階」......

都不是西洋樂理中的名詞。

若連何謂「調」?都還不能被確定的話,

則何又謂之什麼「調的高度」(調域)?

又豈能被確定的下來呢?)

 

使之與表示調式音階(?)高度的“調高”相區別。

(若連何謂「調高」、「調式」、「調式音階」?

都還不能被確定的話,

則何又謂之什麼「調式音階的高度」

又豈能被確定的下來呢?

「調高」應就是「調域」的高度!)

 

雖然key被譯成「調」,

與“調式”僅一字之差,

但西方樂理的key(「調」)與modes(調式)

卻是不相干的兩個詞。

(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

 

關于「調」與「調式」無關的觀點,

如李重光光生最近提出的﹕

「調」不是調式”的論斷,

放棄了他在60年代提出的,

「調」是調式的音高位置”的定義,

并重新為「調」下了定義:

“由基本音級(?)所構成的音列的音高位置(?),叫做「調」。

從這條定義看,

「調」與「調式」已毫無關系了,

(!

該丘斯的「調」定義非常明確,就是以五度鏈呈現的「均」。

問題在於「調式」的定義──有時卻指不同排列、有時又誤指聲調(或若指主音的聲名、或若指主音的律名、或指調型結構)......

在西洋基本樂理中,(大小)音階屬於(羅馬)調式;

在中國基本樂理中,()調式卻反屬於()音階!

何又謂之什麼「基本音級」、「音列」、「音高位置」?

怎見得與「調式」有或無關系呢?)

 

但“基本音級”(?)本身是具備音高的,

CDEFGAB這七個基本音級,

所构成的音列,

也僅有(?)八度的音組之別。

 

當然,

李重光先生實際要表達的,

是這個音列所體現的音程關系的「序列」,(?)

這也正是美國音樂理論家該丘斯,

竭力闡述的問題。

 

該丘斯認為:

“一切的曲調,

包括「音階」在內,

(音階只是無數曲調中的一個曲調),

都發源(?)于「調」。”(13)

該丘斯從人類對“音關系”最初認知入手,

認為人類首先發現12關系的純八度,

接著又發現了23關系的純五度,

”純五度音程的運用便构成了「調」”

(此說迂迴!

該丘斯所謂的的「調」,就是中國的「均」,

是五度鏈的部份集合,由七個律所組成。)

 

即從某音(C)開始,

連續向上方純五度,

求出四個音(GDAE)就构成了C調的“內環”。

該丘斯將其稱為「調」的“核心”。

在五個核心音的上下兩端,

再加上兩個純五度音程(BF),

這就補齊了七聲音階的各音。(?)

再利用八度關系,把這幾個音上下移動位置,

使之統一在同一音組之內,

按照高低次序排列起來,

就形成了天然音階——大音階。

(!此說且欠缺了近代,"音階須有主音"的含意!

"大音階為天然音階"之說,連繆天瑞都認為:"有武斷性與排它性"──就算"用八度關系,把這幾個音上下移動位置",何以見得就必是"CDEFGAB的大音階",而非abcdefg的小音階,或FGABCDE......等其它音階呢?)

李重光先生所說的“基本音級所構成的音列”,

和該丘斯論証的“大音階”是一致的;

李重光先生把這個音列與基本音級混在了一起,

該丘斯則把這個音列與大音階扯在了一塊,

二人未能說清楚“「調」”究竟是什么。

(!該丘斯所謂的的「調」,就是中國的「均」,

是五度鏈的部份集合,由七個律所組成。)

 

趙宋光先生似乎看出了癥結所在,

故稱“「調」”為﹕

“按照某種音程關系的規格,

選擇若于音律的樂音組成......的音列。”

趙光生抽象地說“某種音程關系”和“若干音律的樂音”,

這就意味著被稱作“調”的音列,

其形態可能是多樣的,

而且音列的樂音數目,

也可能是不确定的。

(若然,則趙宋光此以「鄰音列」體現的所謂「調」,

與該丘斯以「五度鏈」體現的所謂「調」,

非同一物!)

這種表述确實是獨樹一幟的,

但是把「調」僅僅表述為“音列”,

似嫌不夠全面,

(問題是:何又謂之什麼「音列」?)

 

因為人們普遍關注的,

往往不僅是音列的形式,

更關注的還是這個音列所在的音高位置。

(「律」才有「音高」麼?

「音列」所在的「音高位置」何意呀?

且「調」究竟與「主音」有無關系呢?)

 

認為“「調」”與調式既有關又無關的觀點,

已經看到了“「調」”的複雜性,

(該丘斯以「五度鏈」體現的所謂「調」(Key)

就只是中國的「均」而已,

(──與「調式」、「主音」皆無關!)

有什麼「複雜性」可言呢?)

 

試圖用“既有關又無關”的二元論,

來折中或補充“有關論”和“無關論”,

但由于它最終還是認為,

「調」與「調式」有關,

所以歸根到底還是“有關論”。

(可不是麼!

既有關又無關不合邏輯!)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2:51pm

表達‘調式’概念

(!此說與事實真相不合!

古人不但無‘調式’此名詞,

更無‘調式’此概念)

 

魏、晉以後,

宮、均、「調」三字漸漸混用來表達‘調高’概念”。(14)

(!此說與事實真相不合!

不但古人無‘調高’此名詞,

今人對‘調高’此一

西洋樂理所沒有的名詞,也沒有統一的概念!

且今人或把「調高」等同於「宮高」、

或把「調高」等同於「均主」,

有把「調高」等同於「聲調」的麼?)

 

由此可見「調」在中國傳統樂學中,

是一個多義詞。

表達調式概念時,用「調」,如:宮調、商調等;

(但並不叫「調高」吧?

怎能說:"宮、均、「調」三字漸漸混用來表達「調高」概念”?

難道「調」與「調高」,竟是同義詞麼?

(28調以殺聲分,凌廷堪認為:

"某工尺字調,正就是某字殺"

而工尺字調,與「調式主音」無關!

也就是說「聲調」(殺聲),並不表達什麼「調式」概念!)

 

而表達調門(宮高)概念時,也用「調」,如:小工調、尺字調等。

 

當用一個字表達兩個或兩個以上不同概念時,

千萬不能因其字形與讀音的能指相同,

而混淆了其所指的不同。

(!宮調、商調等「聲調」,並不表達調式概念;

小工調、尺字調等「工尺字調」,並不表達調式概念。

反之,兩者所表達的都是「宮高」。

沒有什麼"一個字表達兩個不同概念"的事實!

──凌廷堪認為:"某工尺字調,正就是某字殺"

"某聲調,也正就是某聲殺")

 

不能因為「調」既表示“調式”,

又表示“調高”就以為「調」的所指,

就是“調式+調高”。

 

(!這都是無效的反對

──「()調」並非“調式”,

一般所謂「X調」者,也非指什麼"調高",而只是指「宮高」。)

 

至于「調」在什麼情況下表示的是「調式」,

在什麼情況下表示的是「調高」,

就需要根據上下文,

或語言背景等作具體判斷。

 

(!作者已把「聲調」與「律調」混為一談了!

實則兩者涇渭分明,絕不致混淆。

且無論「聲調」與「律調」,

都與什麼「調式(主音)」無關!)

 

盡管“調”所表示的二種不同概念,

存在著混用的情況,

但「調」作為調式(modes)的本義卻是明晰的。

(!中國的聲「調」,跟本與「調式」無關!

此俗說沒有任何證據與論據!)

 

問題接踵而至:

如果中國的“調”=西方的“modes”(「調式」)

那麼中國的“?”=西方的“key” (「調」)

(中國沒有調式!

中國的“聲調”類似西方的音階 Scale”屬於 "Mode"

中國的“ 均 ” = 西方的調()“Key)

要求出這個“方程”的“解”,

還需對中國傳統樂學理論的幾個相關概念,

作一番考察。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2:52pm

一般認為(?)中國樂學體系是律、均、宮、調四個層面的結構體系:

(否!理論上:只有均/調(音階)/(調式)三層次說,事實上:

除了古琴之外,無論古今中外,或「之/為調名體系」,都沒有什麼「三層次調名」(──中國從不論什麼「調式」,更不論什麼「律」這個第四層面!)故在「調名」中,就只有均/調(音階)兩層次而已!

 

l、律﹕

律的本義,

是樂種(?樂調吧!)所用樂音的音高標准,

及各樂音產生的法則或規律。

中國傳統樂學將最低的(?)基音,

稱作“黃鐘”,

(!唐以下徵為基調,若是下徵調,

則黃鐘並非最低的!

唐燕樂且以夾鐘為律本、宋燕樂且以大呂為律本、

總之,都並不"將「最低的基音」,稱作「黃鐘」”)

 

運用五度相生的方法求出十二個樂音,

即:黃鐘、大呂、太簇、夾鐘、姑洗、仲呂、蕤賓、林鐘、夷則、南呂、無射、應鐘。

這十二個音又稱十二律,

 

2、均﹕

現在所能見到的典籍,

尚未發現“均”的完整定義,

(!《舊五代史》已載﹕”十二律中,

旋用七聲爲均”。)

黃翔鵬先生對此曾作過這樣的解釋:

“在“五度圈()”的連續音高序列中摘取「七律」,

(構成音階,(當是「調」))這七個律(高所構成的絕對音高位置,

與各律間相對的音程關系)的總和就是“均”,

也就是「七律」在“五度圈()”中的位置(15)

十二律的每一律都可以作為“五度圈()”的起點,

因此(18)也就有十二均,

每均的起始音稱“均主”,

均名也就隨均主所在律位上的律名而定。

 

假設黃鐘律的音高是C

黃鐘均的五度圈()次序就是:

黃鐘─林鐘─太簇─南呂─姑洗─應鐘─蕤賓。

(可見「均」就是「調」,而非「音階」。)

 

將太簇等五律移低至黃鐘律同一音組,

并按照音高次序排列起來,

便構成了黃鐘均“音列”。

(田按:為避免概念混亂,

暫且:

將「均」一級的音階(?),稱“音列”,

將「宮」一級的音階,稱“音序”,

將「調(式)」一級的音階(?),稱“音階”。)

(否!「均(調高)」是五度排列的,

「音階」才是以「 宮 」為調首排列的音列,

「調式」則是以「主音」為調首排列的音列。)

由上可見,

「均」與「調式」無關,

“均主”也不是「調式」的主音。

(何謂「主音」?

難道無須定義麼?)

 

「均」的含義有兩層:

連續五度生成的七律,所構成的音列,

這個音列所在的音高位置

(!前者是「均」,後者是「均主」,

並非一物!)

3、宮﹕

“「宮」是「均」與「調(?)」之間的概念,

它由「均」統率(?)

一「均」之中包含三個「宮」,

并構成三種不同的「宮音序」(?)

黃翔鵬先生將其總結為「同均三宮」”(16)

假設黃鐘為C

黃鐘均的“三宮音序”如下:

        CGDAEB#F
正聲音階152637#4 1=C1 2 3 #45 6 71
下徵音階4152637 1=G1 2 34  5 6 71
清商音階b7415263 1=D1 2 34  5 6b7  
 

三種宮音序所反映的,

實際上是中國的“五正聲”(宮商角徵羽)以外,

/徵之間和羽/宮之間的兩個小三度間四個偏音(變聲)

(清角、()徵、變宮、(清羽))的三種使用情況。

 

4「調」﹕

中國傳統樂學理論中的“「調」”即調式。

(!古無此說!亦無此實!

─「聲調」與「主音」並無關係!)

每一“宮音序”(?)中的五個正聲(宮商角徵羽)

都可以分別作為“調頭”(調式主音)

(!「調頭」只是「調首」,

也就是「宮」,

並無「調式」或「主音」的含意!)

構成五種調式。

 

這樣,

三宮“音序”就可以構成15種調式。

所謂“律///調四級體系”

(!宮調体系理論上只有均//調()三級

事實上只有均/(聲調)兩級!!)

即由12律構成12均音列(?)

(!18律方能構成12)

12均音列構成36宮音序

(!一均實有四宮,不只三宮!)

36宮音序构成180調音階。(?)

(!作者此

"將「均」一級的音階,稱「音列」,

將「宮」一級的音階,稱「音序」,

將「調(式)」一級的音階,稱「音階」”之說,

畫蛇添足。)

 

然而,

180調(音階?)的「調」已不再是「調式」的概念,

(古人只將二十八調,複稱「宮•調」啦!

但「宮•調」只包括均/宮這兩層次,

與「調()」無關!

並不包括「調()」這第三層次!

180調則有三層次。)

它實際上指的是七種「調式」在12種音高位置上的使用。

(那就當是12X3X7=252調

而非180調啦)

至此,

我們似乎終于發現60年代以來的一些學者們

所認為的“主音高度加調式類別,叫做「調」”

正是對中國180調之“「調」”的定義,

而并非我們現在討論的key(「調」)。

(key(「調」)既是個外來名詞,

且已有明確的定義,

豈能這樣"任意指稱"?

 

且中國並不以律呂名調,

而「聲調」又與「律調」

並不同形,也不同義,

「聲調」何嘗會與單純的「調」,

或「律調」混淆呢?)

 

“律均宮調”的四級體系可列成下表:

中國傳統樂學律均宮調一覽表(黃鐘=C()限于篇幅,

圖表只列出十二均中的一均,

其餘十一均可以依此類推。

從上表“律均宮調”的四個層次來看,

“均”似乎與西方樂理的“key”(「調」)較為接近

(可不是麼!

本來就是麼!

何只於"較為接近"而已呢?)

但我們還不能因此斷定“均”就是“key”,

這是因為西方樂理的“調”(key)究竟是什么?

并沒有討論清楚。

(!中國的“均”

就是該丘斯所謂的“key”「調」,

都是五度鏈上的部份集合,

由七個律所組成,

再清楚不過了!

怎會是什麼"沒有討論清楚"?)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2:54pm

 

但是,

該丘斯在這個問題上犯了兩個錯誤:

第一,“自然音階”并非唯一的一種形式。

一提起“自然音階”,

人們總是把它和“八度七音列”或大音階固定在一起,

而沒有把它作為一種抽象的泛稱。(?)

所謂“自然音階”實際上是

一個樂種,在律的基礎上,

對樂音材料所作的約定俗成式的選擇。(?)

 

以採用十二律的樂種為例,

這些樂種在具體作品中

往往不會把十二律一下子全部用完

(十二音音樂例外),

而是從中選出幾律作為基本材料,

構成由幾個基本音程組成的音高關系,

以“若干度若干音”的音列形式固定(?)下來,

這個音列,便是一個充分大(?)的樂種的“自然音列(階)” (?)

(此說無據!樂種都不只有一個音階!

作者似已把「音列」與「天然音級」、「自然音階」、「調」、「自然音列()......等詞,混為一談了!

西方音樂作為一個充分大(?)的樂種,

選擇了七律作為其基本材料,

以“八度七音列”的形式(?)將其固定(?)下來,

這個“音列”,

也就成為西方音樂的自然音列(階)(「調」?)

(!西方還有小音階!

以前的「調式」更多!)

 

自然音列(階)(「調」?)

作為樂種個性的本源(?)

對樂種有三個方面的規範意義:

其一,

樂種一般只使用自然音列(階)(「調」?)中的樂音,

(此說何意?

樂種都不只有一個(自然?)音階

也不只有一個「調」呀?!

以及由這些樂音所構成的音程;

其二,

自然音列(階)(「調」?)中,

各音間的相互音程關系,

限定(?)了樂種音樂語言的組織和旋法;

其三,

自然音列(階)(「調」?)中的各音,

在具體作品中,是作為絕對音高使用的,

需要用“「調」號”作明确規定,

調號的作用,也就是維護自然音列(階)(「調」?)的格式

在各音高位置上的貫徹。

 

該丘斯未發現(?)“自然音列(階)(「調」?)的這些功能,

和對樂種的規范意義,

認為“七音列”是人類一致的、永恆不變的選擇,

并不知道中國和其它非歐地區等

一些充分大的樂種還另有別的選擇。

(可不是麼!

本來就是麼!)

 

第二,

自然音列(noterow(「調」?)與調式(?)音階(scale),

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不能混為一談。

(「調式」是Mode

「音階」是Scale

何來什麼「調式音階」呢?)

自然音列(階)(「調」?)中的各音,

地位相等,

只是樂音材料和音程材料的排列,

不一定需要填滿一個八度的音域,

其形式(?)是“若干度若干音”。

 

調式(?)音階中的各音,

在地位上是有差別的,

一般總以“若干度若干音”的形式出現(?)

如大小調体系的調式音階,

必須從低八度的主音,

排至高八度的主音,

以體現導音與主音的關系。

 

雖然該丘斯可貴地指出:

“數世紀以來,

多少音樂理論家們,

代複一代地努力去解釋又說明

那「天然音階」(?)的構成上的不一律性,

都從未得到簡明的定論。

這不外因為他們舍本求末,

僅對「音階」本身加以考究,

把「音階」當作基本要素,

全沒知道真正的根源卻是「調」(key)。

原來,一切的曲調,

包括音階在內,

都發源于「調」;…

音階是結果,

并不是根源”。17

 

但是,

由于該丘斯把“「調」”與「自然音列」(「調」?)對立起來,

又把「自然音列」(「調」?)與「大音階」混同起來,

以致“調”究竟是什么,

"音階的構成方式"?

還是“一群有關系的音”

這連該丘斯自己也說不清楚了,

(!該丘斯既說﹕
”「調」(Key)是一群互有關系的音,

這些音依照一定的關系而聚集”、
"
這樣由七個音構成的一列音,是真正的「天然音級」。

它由同距離的音程(純五度)所組成。"

”這個基礎音程純五度的運用,便構成了「調」"

”一切的「音階」,都發源於「調」”、

"把「調」內的七音都移至同一音組內,

照音的高低順序排起來,就形成「自然音階」,即「大音階」”

則何謂「調」(「天然音級」)、「音階」、「自然音階」(「大音階」,

也就再明確不過了!

反是作者所謂的「自然音列」(「調」?)不知出自何典?

「自然音列」若就是「調」,或「均」,

又何必多此一名詞呢?)

 

因此,

他只能為“「調」”下一個前後矛盾的定義:

“「調」便是一群互有關系的音,

這些音依照一定的關系而聚集。

事實上他又回到了他自己所否定的那一面。

(何意?何據?

該丘斯所謂的「天然音級」與「自然音階」,

本就並非同一事物,

那有什麼"回到了他自己所否定的那一面"?

 

是作者自己把「天然音級」與「自然音階」混為一談了!

該丘司怎麼個「前後矛盾」法呀?)

 

筆者以為:

「調」就是一個充分大的樂種(?)的「自然音列」(「調」?)

及這個「(自然?)音列」所在的「音高位置」。

(!任一樂種都不只一個「音階」,

也就都不只有一個「調」!)

 

「自然音列」(「調」?)是樂種在律的基礎上(?)

所作的樂音材料和音程材料的選擇(?)

并按照“若干度若干音”的形式,(?)

固定下來的樂音序列結構。(?)

 

西方音樂作為一個充分大的樂種,

選擇了“八度七音列”為自己的「自然音列」(「調」?)

并采用“升號調”和“降號調”兩個系統

保証這個「自然音列」(「調」?)在十二律上自由使用。

換言之,

“升號調”和“降號調”

就是為了維護自然音列(「調」?)的結構形式,

在不同「律位」上得以貫徹的「記譜方法」。

所以,

「調號」的本質意義,

在于規定「自然音列」(「調」?)的音高位置。

(!「調號」的本質意義,

在於規定曲調用了那幾個音!)

(為了避免與表示調式(?)音階音高位置(?)的“調高”概念混淆,

這堨B用“調域”來表示自然音列(「調」?)的音高位置。(?)

所謂「調」,

也就是樂種的「自然音列」(「調」?)

與「自然音列」(「調」?)的「調域」之和。

(!越說越複雜耶!

「調」究竟是「音高位置」,

還是「自然音列的調域」之和呢?)

中國傳統音樂,

作為區別于西方音樂的一個充分大的樂種,

其本質規定之一,

就在于它選擇了自己的「自然音列」(「調」?)

并將這個「音列」在不同的「調域」上使用(?)

簡言之就是選擇,

和使用了自己的「調」(key)。

(該丘斯的定義明明就很清楚明確,

卻被作者搞得雲山霧罩不知所云!)

然而,

中國的「調」(key

是否就是“均”呢?

 

關于“均”,

黃翔鵬先生曾提出過這樣的疑問:

“‘均’既然是指明律高位置的,

那麼‘均’的意義不就是「調高」嗎?

何必那麼複雜!

(!「均」是七律的「集合體」。

「均主」的律名,

才是「調高」!

兩者涇渭分明!)

不對!看同均三宮的圖表可以知道,

用現代的「調高」概念,

(!那有什麼"現代的「調高」概念"?)

 

來解釋「均」的時候,

同屬黃鐘均的三宮,

應是三種調高。”(18)

(!"分有三個「宮高」。”)

 

黃先生提出的問題實質

是“均音列”與“古音序”(?)的同形,

(!一為「五度」排列,

一為「鄰音」排列!

怎會是什麼"同形"?

若真""同形"

作者又何須分稱為什麼"音列/音序/音階"?)

而這種同形,

與西方音樂的“自然音列”(「調」?)和“大音階”的同形,

又有所不同:

(!

該丘斯的“天然音級”是“調”(「均」)

該丘斯的“自然音階”是“大音階”,

兩者並非同物!

而中國的均/(音階)

也本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次」!

於此,中西並不同!

 

做者觀念混亂:

“自然音列”若就是「調」,

又怎會“和「大音階」同形"?)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3:37pm

前者是“均音列”,

為“宮音序”提供了階名(宮、商、角、變微、羽、變宮)序列。(?)

(何又謂之什麼"階名序列"?

不就只是「聲調」而已麼?)

後者則是“自然音列”(「調」?)

 

(該丘斯已有:“天然音級”、“自然音階”兩詞。

西洋只有:"音階""調式"兩詞。

作者卻又再另加有:"調高""調域""調頭""調性""調式音高位置、

"音列(形式)""均音列""自然音列"(「調」?)“八度五音列”"五聲音列""廣行音列""平均音列"

"音序"、“古音序”、"序列""宮音序""樂音序列(結構)""階名序列""原形序列"

"調音階""調式音階""天然音階""自然音列(階)"

......等自用名詞。

泰戈爾說:"說不清楚,是不真懂的表現!"

良有以也!)

 

為調式(?)音階提供了樂音材料和音程材料。

由此看來,

中國的“宮音序”(?)和西方的“自然音列”(「調」?)

好像(?)才是同一層次的概念。

 

(作者所謂的“自然音列(?)

究竟是相當於:

該丘斯的「天然音級」(調=)?

還是該丘斯的「自然音階」(大音階)?

難道"中國的「宮音序」”

和西方的“自然音階” (大音階)

竟是"同一層次的概念"?

 

作者總結時說:

"「自然音列」是樂種在律的基礎上,

所作的樂音材料(?)

和音程材料(?)的選擇,

并按照“若干度若干音”的音列形式,(?)

固定下來的樂音序列(?)結構。

 

「調」就是樂種的「自然音列」(「調」?)

(?)這個音列所在的(?)音高位置"

 

「自然音列」究竟是否「音階」?

是否「大音階」呢?

「自然音列」就是「調」麼?

雲山霧罩不知所云!)

 

 (!“自然音階”(大音階),只是西洋的「音階」之一!)如:

 

          
 
 
 
 
 
 
#4
C大調音階
 
 
 
 
 
 
 
 
b6
b3
b7
A小調音階
 
b3
 
 
b6
 
b7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3:39pm

根据以上比較,

可否認為均音列上的“宮音序”,

就是中國的“自然音列”(「調」?)

從“同均三宮”的圖表

可見中國有三種“宮音序”,

那麼難道中國有三種“自然音列”?

(中國根本沒有“自然音列”這名詞!

該丘斯所謂的“自然(大˙調)音列”

有「基本調」的含意,

中國的「基本調」是「正聲音階」,

並非「自然(大調)音階」!)

雖然相對具體(?)的年代,

和具體的區域,

三種「自然音列」(「調」?)的說法,也可以成立,

但如果把中國傳統音樂,

視為與西方音樂相區別的大樂種,

它就應該有一個最基本的,

并且為不同時代和不同區域共有的“自然音列”(「調」?)

所以,

從廣義的角度講,

中國的自然音列(「調」?)既不是“宮音序”也不是“均音列”。

中國的自然音列(「調」?)究竟是什麼呢?

筆者以為它就是兩千年來古人常說的“五正聲”,

亦即由官商角徵羽排列成的“八度五音列”(?)

(何又謂之什麼"八度五音列"?)

 

中國傳統音樂

將“八度五音列”(?)作為自己的自然音列(「調」?)

确實是歷史悠久和耐人尋味的,

如《左傳•昭公二十五年》所述:

“唯九歌、八風、七音、六律,

以奉五聲。”

“自宮至羽,

五聲一周,

周而复始。”

 

《淮南子•原道訓》稱:

“音之數不過五,

而五音之變,

不可勝聽也。”

 

《通典》也載:

“自殷以前但有五聲,

自周以來加文武二聲,

謂之七聲,

五聲為正,

二聲為變,

變者,

和也。”

 

古代典籍類似的論述不勝枚舉,

歸納這些言論,

即從某音(宮音)開始,

連續向上方純五度求得五律,

再按音高次序排列成”八度五音列”

(何又謂之什麼"八度五音列"?)

即可得“五正聲”。

 

在這個音列中,

/徵,以及羽/變宮

兩個小三度之間,

還可以產生出四個偏音(當是變聲)

(變徵、變宮、和、(當是清羽)),

共為九音。

 

這四個偏音(當是變聲)是作為“奉五聲”提出的,

處于相對次要的位置,

并且不能作為“調頭”(主音)构成「調式」體系。

(!變聲“奉五聲,處于相對次要位置"之說

最多也只是上古之理論或事實

 

且古無「主音」或「調式」的關念,

更無變聲只能為曲調「偏音」

能不能作為曲調「正音」、「主音」之說!

 

只有「無」徵調、變徵調、變宮調之說,

由此也可見「調」無關於「調式」,

否則「徵調」怎會與「變徵調/變宮調」,

並「無」呢?)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3:39pm

可見,

“五正聲”是作為最基本的自然音列(「調」?)提出的,

事實上,

在這個音列(「調」?)的基礎上,

可以產生四種不同的“宮音序”。

(可產生第四種“宮音序”之說無據!

若然則此“宮音序”的七音

就並非五度鏈上連續的一均七音)

 

2
  音序
 
 
 
變徵
 
 
變宮
1
  音序
 
 
 
 
 
變宮
3
俗樂音序
 
 
 
 
 

4

XX音序

 

 

 

變徵

 

 

 

從現有材料看,

中國傳統音樂只選擇了前三種,

(!還有

4

潮州活五

日本律旋

 

清商

 

清角

 

 

清羽

 

5

 

日本都節

 

清商

 

清角

 

清徵

 

清羽

 

6

 

日本琉球

清宮

 

清商

 

清角

 

清徵

 

清羽

 

...........等多種!)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75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Dec 27 3:40pm

而這三種“宮音序”如前所,

又正好包容在一個「均音列」之內,

「均」也就是對「宮音序」的選擇,

經過「均」的選擇,

上列第4種音序,

便被排除在外。

(作者還攪不清,

「均」是五度音所成集合之真意,

乃並有「均音列」及「均」兩名詞!)

所以,

「均」事實上是對選擇三種宮音序的解釋,

並不具備「自然音列」(「調」?)

亦即「調」的意義。

(!「自然音列」若只是「大調」,

怎會亦即是「調」呢?

 

反之,「自然音列」若也是「五度鏈」,

則:就是「均」! 就是「調」麼!)

由于調(key)是樂種的自然音列(「調」?)

及這個音列(「調」?)的音高位置

(此話根本不通!

該丘斯所謂的「調」

相當於中國的「均」,

兩者都是七個五度音,

所組成的集合。

 

而作者所謂的「自然音列」,

究竟是五度音的集合,

還是鄰音的集合呢?

 

說理當以其知喻其所不知!

作者所謂的「自然音列」

其含義卻比「均」、「調」、「音階」、「調式」......

更不為人所知。)

 

那麼中國傳統音樂的「調」,

也就是“八度五音列”(?)的五正聲,

及五正聲所在的音高位置,

(中國只有均的定義,

(音階)的定義。

「調」一般指「聲調」,

也就是聲調(音階)

何有「五正聲」或「五正聲所在音高位置」的含意呢?

何又謂之什麼"八度五音列"?)

 

五正聲通常由五聲的起始音

“宮”的音高位置為代表,

(五正聲何有其音高位置代表,

又何須有其音高位置代表呢?)

也正是在這層意義上,

《國語•周語》稱:

“夫宮,音之主也。”

(「音主」,也就是「調首」)

 

宮音既定,

「調域」也就自然而定。

(!「調域」就是「均」,

一「均」既有三「宮」,

則唯有「均」定後,

方能定「宮」。

「宮」音雖定,

因有三「宮(音階)」的關系,

「調域」並不能定!)

 

“五正聲”以外的四個偏音,

(!作者誤把

正聲=正音、

變聲=偏音了!)

與宮音高度的確定沒有關系,

與“八度五音列”的自然音列的高度確定,

也沒有關系,

(何又謂之什麼"八度五音列"?)

 

但“沒有關系”并非指“五正聲”排斥四個偏音,

而是指這四個偏音的有無與多少,

無關“五正聲”的音高位置。

(不懂!)

中國傳統首樂的五聲「自然音列」(「調」?)

向樂種提供的是,

基本樂音材料和音程材料,

它不但不排斥而且同四個偏音,

一道向樂種提供更豐富的樂音與音程材料。

 

有時候,

偏音(當是變聲)甚至可以取代鄰近的正聲,

即使這樣,

也無礙五聲「自然音列」(「調」?)「調域」的确定。

(作者的觀念混亂。

「調域」就是「均」,

就是五度鏈上「七」個律的集合,

沒有什麼「五」聲的「調域」。)

如我國西北地區的“苦音”

就是用“閏”(清羽)“變徵”(清角)這兩個「偏音」(當是「變聲」)

取代了“羽”和“角”這兩個「正聲」。

(!當是:

苦音用“清羽(而非閏)和清角(而非變徵)

這兩個「變聲」,

取代了“羽和角”這兩個「正聲」。)

在音響效果上所造成的,

只是(?)調式(modes)色彩的變化,

而無關調(key)的高低。

(何意?

調(key)屬「均」層次,

與「調式」層次何干呀?

"在音樂效果上"

何嘗必有什麼"調式(modes)上的色彩變化"?)

 

以五聲音列為樂種的「自然音列」

(究竟何又謂之什麼「自然音列」?

「自然音列」此名詞

及「樂種的自然音列」此觀念,

為作者獨創!

但觀念混亂、含意模糊!)

 

也并非中國獨有,

亞洲、非洲、中太平洋的一些群島,

匈牙利、蘇格蘭和美洲的一些本土部族,

也都廣泛使用五聲音列。

 

如日本的﹕“去四七()大調式”所依據的自然音列,

與中國的“五正聲”完全一樣。

”都節調式”(671346)則以“清角”代“徵”,

增加了“變宮”去掉了”商”;

 

民謠調式”(561245)與“律調式”都以“清角”代“角”。

(!律旋為:1  2b3  (4)  5  6(b7)  1)

這些調式所依據的自然音列,(?)

都可視為“八度五音列” (?)的基本框架(?)

宮音的高度,

仍然體現著(?)「調域」。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3>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59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