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現代國樂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轉貼:郭文景們在紐約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轉貼:郭文景們在紐約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moon 顯示下拉菜單
初級會員
初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Sep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174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moon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轉貼:郭文景們在紐約
    發表:  2003 Mar 19 10:17pm
本文作者:GLs
文章來自:http://www.bh2000.net/classic/concert/friends/gls01.htm
本文轉載自『愛樂人 走四方』http://www.bh2000.net/index00.html
回北京後倒時差、忙各種雜事,一直也沒有完成小五姐姐和諸友布置的作業。再不動筆,可能就真的什麼也記不得寫不出了。今天多少先寫上一段,萬事開頭難,但願往後就能“文思如泉湧了” :)
我們在紐約一共聽了兩場音樂會。一場是中國作曲家的室內樂作品,一場是歌劇《夜宴》。
先說第一場,四首作品,兩首盛宗亮的,兩首郭文景的。聽完後,我們還是更喜歡郭的作品。他的第二弦樂四重奏名為《社戲》,內容和風格上與《社火》、《戲》一脈相承,技術上更加老練。一開場一隻小鈸和幾把提琴間你來我往的逗趣和對話把人的味口一下就弔上來了。在以後的音樂中,但凡對中國戲曲熟悉的耳朵在提琴們許多一反常規演奏出的唧唧嘎嘎的聲音中,無一不處處聽到了武生的打鬥、青衣的吟唱 最絕妙處,小提居然模仿出京劇中小鑼的音效。當然這一切的臨摹皆在似與不似之間,神似勝過形似。這恰恰是最成功的地方,如果要求絕對逼真的模仿,何必用弦樂四重奏的形式,直接搬上戲劇全套鑼鼓豈不更好,或者,干脆為觀眾上演一個戲曲片段。而現在這首作品,我們可理解為作曲家用四重奏寫出的對中國戲曲的“觀後感”,用西方的樂器對中國戲曲作的高度濃縮和概括的素描,或者叫速寫?反正,它是寫意的,不是寫實的。但正是這種寫意,能最大程度體現作曲家的創造力和想像力,也能最大程度地調動聽眾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它會使得與作曲家有著相似文化背景或體驗的聽眾馬上心領神會,默契感油然而生。這首作品結束後,我左邊的一個美國老太太非常激動,贊口不絕。她可不是瞎客氣,因為她很認真地對我說“你看,中間那些用提琴模仿京劇中人物依依呀呀地唱的地方,簡直太棒了!”我當時真想擁抱她,因為她完全聽懂了。作為一個美國人,她熟悉了解中國戲曲,作為一個老太太,她一點不保守,能努力嘗試接近和理解現代音樂,有這樣的聽眾,是作曲家的福份。但是我們也踫到另一個美國老太太,盛宗亮的鐵杆樂迷,她對郭文景的音樂就很不以為然。她覺得郭的音樂裡沒有絲毫她所理解的“中國風格”–沒有中國旋律,沒有中國樂器,而這些要求,盛的作品卻能滿足。我們叫她“偽中國迷”。
其實,這部作品最好的體現了一種關於到底何為“中國風格”的理念,即,中國風格絕對不是用了一兩條中國民歌旋律,加進幾件中國樂器就能體現的。中國風格是一種內在精神,是母語,深深滲透到作曲家血液裡。正如郭文景所說“對我而言,有時候,一種音色就是中國風格”。是的,同樣一把小提琴,拉巴赫無伴奏時的音色,就一定是西方的聲音,但在郭文景的作品裡按照他的要求發出粗糙或尖細的,缺乏共鳴的音色,就一定是中國的聲音。如果你對中國文化缺乏一定了解,你就會斷定那種音色對小提琴來說是“錯”的,是“不好聽”的,但如果你深層次地體驗過中國文化,或者你就是在中國文化中浸泡過的,聽到那樣的音色你會眼前一亮,然後對作曲家會心一笑,“我明白你想說什麼了。”
郭文景說他欣賞一個美國作曲家的話,大意是“只要是美國人寫的音樂就是有美國風格的音樂”,同理,什麼是中國音樂?只要是中國作曲家寫的音樂就是中國音樂。說到這兒,已經是美國人的陳怡趕緊補充“還包括有中國文化背景的”。郭最後笑著說“什麼樣的音樂是美國音樂,要由美國移民局說了算,這太好了!!”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44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