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四15.由日本味論倒果為因的『以上代勾』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四15.由日本味論倒果為因的『以上代勾』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四15.由日本味論倒果為因的『以上代勾』
    發表:  2000 Aug 23 5:27pm
四15.由日本味論倒果為因的『以上代勾』
本文已發表於天津音樂學院學報<天籟>1999-4期
關鍵詞:以上代勾、長安古樂、(滿庭芳)、日本音階、28調之調號
內容類別:律調學、中國傳統音樂基本樂理、調名制度、記譜法
內容提要:目前的“以上代勾”理論,源于中國只有三种音階的前提。但中國的六种聲調,實就是六种音階,(与調主及調式無關)。
日本尚保存著這种唐傳的羽調、正角調、閏角調音階,則西安古樂的這种有上字的、含日本味的音階,應也正是中國古傳的。
中國是否有這种有日本味的音階,應以事實來論定。先入為主的認為中國本無、應無此种(日本)音階,而斷定“上字應為勾字”的這种“以上代勾”主張,是倒因為果!
鑒于聲調理論的單一性,西安西樂四調,當就是不同的四种音階,因此“以勾代上”方是正論。
西安古樂之記譜法、記調法,除應能顧及用均外,亦應能表達出曲調上,宮音之律名与音階類別。
《交響》1998—2(80期)刊程天健(論‘勾’音在長安古樂中的作用及意義)一文(下略稱(程文》。認為“長安古樂,樂譜、樂器中,仍并有‘上’、‘勾’兩字,并無‘以上代勾’之實”、“長安古樂并不存在‘以上代勾’的現象”。
并認為“‘以上代勾’的真正含意,是指‘勾’音,系借由‘上’字之音孔,通過气控(鼓動)奏出‘勾’字”。又認為“五調中若出處‘上’音,應屬(‘勾音’之)‘筆誤’!不可以認定是‘以上代勾”’。
對此文,及‘以上代勾’問題,我個人有不同的意見,發表如下:
很多人指出,
因為西安古樂中,
有些同名樂曲(如<滿庭芳>),
是有記為『勾』與『上』兩種版本的,
所以可見:記為『勾』字者,
應才是對的,記為『上』字者,
則『顯然』是後改的!
本文則主張:
"『以上代勾』之說,
是源於『先入為主』的『倒因為果』"。
也就是說,
余主張:
"西安古樂樂譜上,
五調中之『上』字,
依正確的傳統聲調理論,
並證諸日本及中國民間現存樂調來看,
絕非『勾』字之誤!
『以上代勾』之說,不確!"
依邏輯試問:
樂師們既會單單只把『勾』字改記為『上』字,
則何嘗不會,
實反是將『上』字改記為『勾』字的呢?
以何來認定,
記為『上』字者,
才『顯然』是後改的呢?
何況<滿庭芳>一曲,
在當今現存最早的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的西安古樂最古譜中,
即已是記為『上』
而不記為『勾』的!
詳見<交響>88-3李石根<一種特殊的小三度調式對置>p63。
其次,我們要指出『上』、『勾』兩字,
形體有異,並不雷同,
何以單此兩字,
才有筆誤之可能呢?
此說的撼衛者,有一共同點
──皆是主張
"中國音樂只有三種音階,
並無含b3(b6、b2...)的羽調、角調、閏角調音階"者。
所以他們的鐵證,
都無獨有偶的建立在『五調』上
──『五調』的『上』字,
必為『勾』字之誤,
(其它六、尺,兩調
則可為『上』字,
亦得為『勾』字,
上調則必為『上』字,
而無『勾』字,
所以皆無『以上代勾』之問題。)
我們以下表來說明之:

上六尺五工乙凡勾
FCGDAEB#F
----------------------
上調 152637#4
六調 4152637#4
尺調 b74152637
五調 b7415263
如上所示,主張此說者認為:
上調所用之『上』字,不可能為『勾』字,故上調必為(含#4的)正聲音階;────── ?
? 為上字
六調若用『勾』字,是(含#4的)正聲音階;若用『上』字,是(含4的)下徵音階;───┐
尺調若用『勾』字,是(含7的)下徵音階;若用『上』字,是(含b7的)清商音階;───┘?
? 字皆可
五調因必是(含b7的)清商音階,所以五調必用『勾』字,『上』字全是『勾』字之誤!─ ?
? 為勾字
(以上這種主張,對『上』『勾』兩字之真偽判斷法,
是有三重標準的!
因此其結果也有三種:
上調無下徵音階、清商音階
六調無 清商音階
尺調無 正聲音階
五調無下徵音階、 正聲音階,
何以如此?
似缺說服力!)
總之,他們最多只承認(含b7)的清商音階,
如下:
    b  .
商調音階 1 2 34 5 67 1 
是不承認,
中國有如下所示,
含b7、b3(、b6、b2)的
羽調(、角調、閏角調)音階的:
  b b  .
羽調音階 1 23 4 5 67 1
  b b  .
角調音階 1 23 4 5b6 7 1
  b b  .
八音閏角調音階 1b223 4 5b6 7 1
既然中國沒有含b3的音階,
所以五調必是(含b7『六』%3『勾』的)清商音階,
不可能是(含b7『六』b3『上』的)羽調音階,
五調必用『勾』字,『上』字全是『勾』字之誤了!
然而根據樂史(及傳譜),
事實卻是:
中國原有宮、(徵)、商、羽、角、閏角(變宮)等六種音階,
是宋.元之後
(有日本味的)(閏)角、羽兩調失傳(燕樂原無徵調),
中國才只剩下
黃翔鵬所說的宮調、(下)徵調、(清)商調,
三種音階的!
(今人以為七聲調與調主有關,
羽調是以羽音為調主的理論,
與事實(傳譜)不符,
且也並無法解釋,
何以唐.宋.元之後,
應已失傳的徵/羽/角三調,
今人何以又獨多的問題!)
正因為今人還不知古人原有羽調、角調、閏角調這種(日本味的)音階。
(而把聲調誤解為與調主有關的所謂『調式』),
故而才先入為主,
反不承認中國現仍有的,
這種(帶日本味的)音階。
才削足適履、倒因為果、視而不見,
硬說『上』字應原為『勾』字!
事實上,中國的音階,
絕不只三種的明證到處都是。
(民樂四調其實就是四音階!)
譬如,
日本就保存了兩種唐傳的的音階,
其中的雅樂呂旋就是中國的商調音階、
雅樂律旋就是中國的羽調音階。如下:
日.雅樂呂旋1 2 3#3 5 6#6 1相當於商調1 2 34 5 6b7 1為調
*
W制
2 3 #45 6 71 2之調
*
W制
-----------------------------------------------------------------------------
-
---
日.雅樂律旋1 2#2 3 5 6#6 1相當於羽調1 2b3 4 5 6b7 1為調
*
W制
6 71 2 3 #45 6之調
*
W制
由此,也可見中國
最少是原有(商調、)羽調,
此兩種音階的。
我且相信日本的都節音階、琉球音階,
也是依此唐傳的(正角調、閏角調)聲調理論發展而成的
(只是日本的雅樂音階仍採唐傳的『為調名制』,
此兩音階則改採中國宋後的『之調名制』而已)。
如下:
之調名制 為調名制
日.都節音階6 71 (2) 34 (5) 6相當於正角調1 2b3 (4) 5b6 (b7) 1
-----------------------------------------------------------------------------
-
---
日.琉球音階34 5 (6) 71 (2) 3相當於閏角調1b2 b3 (4) 5b6 (b7) 1
此說,
可由兩者之偏音正相符合可證知。
總之,由此更可見中國
是原有正角調、閏角調等六種音階的。
若以上說法,
還不足證明中國原有角調(小調)音階,
試再看<晉書.律歷志>所載:
"復重作蕤賓伏孔笛,其制云:
黃鐘之笛,正聲應黃鐘、下徵應林鐘,長....有奇;
正聲調法:黃鐘為宮、....
正聲調法:林鐘為宮、....
清角之調:姑洗為宮、蕤賓為商、林鐘為角、南呂為變徵、
應鐘為徵、黃鐘為羽、太簇為變宮。"
由其『清角之調』來看:
姑 蕤林 南 應黃 太
洗 賓鐘 呂 鐘鐘 簇
------------------------------ .
宮 商角 變 徵羽 變 = 1 2b3 4 5b6 b7 (1)
徵 宮
豈非即是古人
早有西洋小調音階
(中國角調音階)的明證嗎?
如上述所論,
中國既本有羽調、角調...等音階,
則西安古樂譜中,
何以就不能原是構成羽調音階的『上』音才對,
而必須是原為『勾』音以構成(清商)調音階才對,
『上』音反是錯的呢?
若中國本有羽調、角調、閏角調...音階的這種理論
與事實能夠成立,
則反對者當不致再如此主張吧!
類似情形,
我們還可舉<中國音樂學>98-3所刊路應昆文,
黃翔鵬老師所譯之仙呂調<酲紅>一曲為例。
此曲,坊間都以『上』字調來譯譜,
但此曲也正是以六、尺兩音為偏音的曲調。
因為其各工尺譜字,
出現的次數為:
譜字 上 六 尺 五 工 乙 凡
次數 19 4 6 8 26 3 16
所以黃老師認定是以『五』字當『宮』之五調,
是頗有見地的,對的!
此曲以五為do,
譯為五調後,
兩偏音(出現最少的音)『六』、『尺』兩字,
就是4與b7。
(註:兩偏音,
除上調(分處在一頭一尾)外,
必緊鄰在五度環上,
故上例乙字雖比六尺兩字還少,
但乙字左右相鄰之工、凡兩字,
音卻極多,
皆不為偏音,
故知此曲不為凡調或勾調,
而當為以六尺兩偏音右方之五度鄰音─『五字』,
為宮之五調。)
但黃老師卻說它是五調之『清商』音階,
那就錯了。
此曲是仙呂調,
仙呂調是七羽調之一,
也就是含b7、b3的『羽調』音階。
而非(清)商調音階。
但是黃老師是絕不承認中國有羽調
(含大三度小二度這種又日本味之)音階的,
所以認為"以上代勾,
是一種典型作法",
就把羽調譯為商調了。如下:
五 合

上 六 尺 五 工 乙 凡 勾 四 乙上勾尺 工 凡六

1 5 2 6 3 7 #4 以上為宮 上調正聲音階 6 71 2 3 #45

b3 b7 4 1 5 2 6 以五為宮 五調羽調音階 1 2b3 4 5 6b7

b7 4 1 5 2 6 3 以上代勾後變成五調清商音階 1 2 34 5 6b7

│ ︿
└──────────┘
黃老師之堅信中國有三種音階
(有的人其實還不承認呢!)
且只有三種音階,
已到了近乎以文害義的地步。
譬如上面所述<晉書.律歷志>所載的
笛上三調中的"清角之調",
<晉書>分明有載:
"姑洗為『宮』,....",
黃翔鵬老師卻硬說,
是以商音為主音的
清商調,
(詳見<傳統是一條河流>p87-88)
而不承認他就是(含b736的)角調音階。
我認為這仍是囿於中國只有三宮(音階)的先入為主之見,
而倒因為果的!
西洋、日本、民樂、元前,
皆有羽調、角調音階
(樂史載宋.元朝以後無角、羽兩調,
則豈非正印證了在宋.元之前,
中國原是原有羽調、角調音階的史實嗎?)
則<晉書>之有角調音階,
有何不可?
何以它就必須是
〞商調之商調〞?
若〞商調之商調〞,
可說成是"清角之調",
則所有的聲調豈非皆可以如此『任意指稱』成其它聲調了嗎?
若然則『聲調』豈能還有一值得公信的定義嗎?
下面,我們要討論到,
所謂『日本味』方面的問題。
我們所說的『日本味』,
是指含小二度與大三度的五聲音階,
如下面所示的,
日本都節音階與琉球音階:
  兩偏音含在大三度內
┌───┐┌───┐
日.都節音階6 71 (2) 34 (5) 6
日.琉球音階34 5 (6) 71 (2) 3
└┘└┘ └┘
正(自然)音為小二度
其次,日本的雅樂律旋,
也含有一個大三度(如下)與小二度,
所以也多少帶了一點『日本味』。
  一偏音含在大三度內
┌───┐         

日.雅樂律旋1 2b3 4 5 6b7 1
└┘
正(自然)音為小二度
因此西安古樂之樂曲,
其中若帶有日本味者,
無論是何調,
是否『以上代勾』,
還另須一必備條件,
那就是六、尺兩音須為偏音
(工調中,則為尺五兩音!)。
因為只有六尺(尺五)兩音為偏音時,
才會產生含大三度的有日本味的五聲音階,
其它(宮徵商)三調,
因無偏音含在大三度內,
是不會有日本味的。如下:
偏音 偏音
   ▼ ▼
尺 工 凡六 五 乙上勾五
含勾之尺調 1 2 34 5 6 71 有小三度之中國下徵音階
含上之尺調 1 2 34 5 6b7 1 有小三度之中國清商音階
└──┘ (=日本雅樂呂旋)無日本味
小三度
偏音 偏音 ........六、尺兩音為偏音
▼     ▼
五 乙上勾尺 工 凡六 五
含勾之五調 1 2 34 5 6b7 1 有小三度之中國清商音階
含上之五調 1 2b3 4 5 6b7 1 有大三度之中國羽調音階
└───┘ (=日本雅樂律旋)稍有日本味
大三度
偏音 偏音 ........尺、五兩音為偏音
下▼     ▼
工 凡六五五 乙上勾尺 工
含勾及下五之工調 1 2 34 5 6b7 1 有小三度之中國清商音階
含上及 六 之工調 1 2b3 4 5b6 b7 1 有大三度之中國角調音階
└───┘└───┘ (=都節音階 6 71 34 6)
大三度 大三度 有濃厚日本味
總之,有無日本味,
與用均(是上還是勾)及偏音的位置有關,
與宮音之位置無關。
假如曲調的偏音是六尺兩音,
又用的是『上』,
而非『勾』,
則無論以何音為宮,
不論譯為以何音為宮,
但因其偏音所在之位置,
都仍必為五度環上的第二三級的關系,
就仍必都有含大三度的(日本)味道,
只是偏音的唱名不同而已! 如下:
偏 音
▼ ▼
宮 徵 商 羽 角
F C G D A E B #F 大三度
上 六 尺 五 工 乙 凡 勾 ┌───┐ #
上調 1 5 2 6 3 7 #4 = 6 71 3 4 6
六調 4 1 5 2 6 3 7 = 2 34 6 7 2
尺調 b7 4 1 5 2 6 3 = 5 6b7 2 3 5
五調 b3 b7 4 1 5 2 6 = 1 2b3 5 6 1
要把『日本味』改為『中國味』,
就只好『以上作勾』
(甚至把『六』、『尺』兩字也升高半音)。
方能將上(F)調改記為其它(C、G、D)調號,
而把大三度改為小三度,
如下:
# #
上六尺五工乙凡勾六尺 小三度 小三度
FCGDAEB#F ┌──┐ ┌──┐
五調清商音階 │b7415263 = 1 2 3 5 6b7 1
五調下徵音階 ││4152637 = 1 2 34 5 6 71
工調下徵音階 │││4152637 = 1 2 34 5 6 71
│││ ︿︿︿ 
││└────┼┼┘以尺代(下)工
│└─────┼┘ 以六代(下)五
└──────┘ 以上代勾
我則認為"六字應改為(下)五字"、
"四調音階當為一致"的說法,
絕無道理可信。
今人認為,
上調中之『上』音,
並無『以上代勾』的問題;
尺調、六調中並存『上/勾』兩音,
亦並無『以上代勾』的問題;
唯獨認為,
五調中之『上』音,
有『以上代勾』的問題;
豈非是一種三重標準?
完全是不信中國有羽調音階前提下的倒因為果!
同理,李來璋及黃翔鵬所說,
"『上』字,應為『勾』字"的『典型作法』,
亦是這類、絕無道理可信的倒因為果!
我們既要追求古樂的原貌,
就必得就『以上代勾』說之真偽,
詳加研討不可。
我不但認為『以上代勾』不確,
且更進一步認為,
當是『以勾代上』才對!
也就是說,
樂譜上的『勾』字,
應都是由『上』字改來的。
而非『上』字是由『勾』
字改來的!
因為古人若把『上』字改成『勾』字,
就把『日本味』消掉了,
這是今人猶所樂為、
最少是樂於主張的,
古人何獨不然?
而古人若把『勾』字,
改為『上』字,
則平白添加了『日本味』,
今人尚且不願,
古人豈願如此?
而居然會把所有的譜字,
由『勾』改為『上』呢?
西安古樂的四調,
本是四個聲調(而非律調),
事實真相當是上調為宮調音階、
六調屬下徵調音階、
尺調屬清商調音階、
五調屬羽調音階、
工調屬角調音階,才對!
(宋元後羽調角調失傳了,
所以五調工調曲也最少,
豈非洽相符合?)
也就是說,
西安古樂四調原本各是四個音階。
依理而論,有何理由
上調、五調必屬一種音階,
六調尺調則有兩種音階的可能,
而上調必為正聲音階、
五調卻必為清商調音階,
六調必非清商音階、
尺調卻必非正聲音階呢?
所有這些複雜的結論,
當都是『以上代勾』說,
所造成的。
因為中國古代的聲調理論失傳了。
近代才把四個不同音階的『聲調』,
誤解為相同音階的四個『律調』
(乃有四調當為同一種音階之謬說!)
並因此乃倒因為果,
產生了『以上代勾』之說。
或云,依余所說,
則工尺譜上之『勾』字,
既無所用,
則又因何會有此譜字呢?
不然!<夢溪筆談>講的很清楚,
只有(閏)角調是八音之樂,
所以西安古樂之工調(正角調)、
乙調(閏角調)當是曾用到『勾』字的,
是近代工調、乙調失奏,
『勾』字才無其所用的。
證諸樂史,正兩相契合,
絕不矛盾!
姓名:孫新財
信箱:44060005@ms11.seeder.net(H)

Tel:04-3391141-505(O)
o4-3335938 (H)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22 8:09pm

以上代勾與日本味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75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