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曲創作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bao yuankai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Aug 27
狀態: 離線
積分: 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bao yuankai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發表:  2002 Sep 08 2:15am
山川異地 風雨同心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鮑 元 愷
1994年, 我在五十歲生日的當天,收到了台灣省交響樂團的邀請函,請我在當年4月到台灣東海岸的花蓮參加由台灣省立交響樂團主辦的作曲家研討會。
從那時起,我七次應邀到台灣訪問。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我上至層巒疊嶂飛瀑流泉的阿里山,下至善男信女匯聚如雲的鹿港鎮,北至沙鷗翔集怪石嶙峋的野柳灘,南至浪影浮沉水天相連的鵝鑾鼻,心曠神怡地領略了美麗寶島的山風海韻。同時,也從生活在不同地理環境和社會背景下的手足同胞身上,感受到了我們共同的人格遺傳和共同的人生理想──熱愛生命,追求自由,恪守仁愛與善良,珍視愛情與友誼,向往智慧與創造。
從1995年到1999年,我以延展美好記憶的逸興豪情,陸續完成了這部八章交響組曲《台灣音畫》,獻給生活在異地而同我一樣熱愛人生,同我一樣追求快慰與洒脫的台灣各界朋友。
2000年2月27日晚,由已故著名指揮家梅哲(Henry Mazer)指揮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在國家音樂廳隆重舉行了《台灣音畫》全套曲目的首場演出,成為這位大師生前最後指揮演出新作品的音樂會。之後,台北愛樂樂團又在2001年將這部組曲帶到了北歐的瑞典和芬蘭。
2000年,著名指揮家陳澄雄先生指揮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在台灣各地連續演出《台灣音畫》,2001年,指揮羅馬尼亞交響樂團在提米索拉、奧拉地和亞拉,8月指揮台灣青少年管弦樂團在南非開普敦和普利多利亞多次演出這部充滿寶島風情的新作。2002年5月,陳澄雄先生指揮北京交響樂團在北京中山音樂堂舉行《台灣音畫》大陸地區首演,7月,指揮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精心錄制了《台灣音畫》唱片,8月,陳澄雄先生又指揮台灣青少年管弦樂團遠赴北美,在加拿大溫哥華、多倫多以及美國的波士頓、紐約和華盛頓演出這部浸透著深情厚誼的交響組曲。
第一章 玉山日出
  巍峨壯美的玉山,海拔近四千公尺,是台灣中央山脈主峰。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四日下午,我從玉山腳下出發,隨東埔國小伍約翰校長乘車賞景。
  我們沿玉山周圍的公路縱情山水。伍校長一邊開車一邊如數家珍地向我講述著這里的神奇傳說和山民的獨特習俗。當我們到達沙里仙高山漁場,主峰已近在眼前,似乎一伸手就可以觸到玉山那白皚皚的積雪。
  晚上,我們住在依傍山泉的孤零木屋。這時,高山和天空宛若一體,除了木屋的微弱燈光,只能在的一片漆黑中隱約看到遠處山路上那偶然閃爍的車燈。
  聽說玉山的日出非常壯觀,但由於正值寒冬封山,不能登上峰頂觀賞這自然奇觀。我想,如能在主峰周圍觀看清晨陽光照射在巍巍山峰的色彩變幻,也不枉此行。
怕錯過那光彩的一瞬間,我一夜沒睡。
  當窗外出現一絲光亮,我走到滿天風露的屋前空地向天空望去。
  濃密的積雲逐漸顯出金色的輪廓,遠處出現了灰色的模糊山影。積雲向四周分散,在雲縫中露出了深紫色的霞光。當這深紫色變成紅色,再變成橙色的時候,那灰色山影面向東方的一面顏色也越變越白,如暗室中顯影過程般逐漸現出玉山主峰的積雪。終於,圓圓的太陽沖出了山巒和積雲的重圍,剎那間,藍天白雲現出了澄潔的本色,遠山近水披上了燦爛的金紗,連垂在眼前的一縷頭發也閃動著絲絲陽光。
壯哉!玉山日出。
第二章 安平懷古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三日,我和作曲家阿鏜先生隨李茂鬆夫婦一起,遊覽了台南的多處名勝古跡。其中,列為台灣一號古跡的安平古堡,以其殘留在斷壁上的悲壯抗侮歷史和激越民族豪氣,令我浮想於憑吊,撫時於思古。
  一六二四年,荷蘭殖民主義者用炮艦轟開了台灣島的大門,同年在台南建熱蘭遮城。
  一六六一年四月,明末將軍鄭成功率兩萬五千名大軍在台灣登陸。十個月以後,在熱蘭遮城取得最後勝利,結束了荷蘭殖民者在台灣三十八年的殖民統治。
  鄭成功遂將熱蘭遮城定為全台施政中心,並更名為安平鎮。他和他的後代在這里施行開明新政,擴大土地墾殖,發展海上貿易,訂立科考制度,使台灣社會出現一派勃勃生機。
  為紀念他驅逐荷蘭殖民者和他祖孫四代開發台灣的功績,台灣人民尊奉他為“開山王”。
在安平古堡的殘牆斷垣上,留下了鏖戰血瘢,折射著刀光劍影。沿著殘牆,一樹盤根錯節的古木依然枝葉茂密,奮然向上。
鄭成功的家鄉流行的南管曲牌《梅花操》,成了我用特殊的序列作曲法表達對這位民族英雄仰慕崇敬之情的基礎音調。
第三章 宜蘭童謠
  這是根據《丟丟銅》的曲調編成的管弦樂曲。
  《丟丟銅》原曲表現的是:二百多年前,山路交通不便,宜蘭的伐木者便將砍伐下來的木材綁成木排,放在河里順流運送到淡水。在回家的路上,他們邊走邊唱,唱成了這首歌。歌中的“丟丟銅”是像聲襯字,模擬他們經過的山洞里滴水落地的聲音。後來,火車通到宜蘭,運送木材再也不必歷經急流險灘了,這首歌遂在流傳中改成了一首表現孩子們迎接火車進山的的歡快歌曲。歌詞雖已改頭換面,但是原來的輕快旋律和詼諧襯字依然保存了下來。
  我從瓊瑤的《豌豆花》和三毛的《傾城》里最早見到這首歌的怪怪的名字,但當時無從知道它的歌詞和曲調。
  一九九四年春,我隨參加第三屆中國作曲家研討會的代表乘省交的大轎車到太魯閣遊覽,然後經依山傍海的公路北上。在經過一個美麗整潔的城區時,同車的陳澄雄團長幾乎喊了起來:“各位!各位!這就是我的老家──宜蘭!你們知道《丟丟銅》嗎?那是我們這里的民謠。”原來,這首膾炙人口的《丟丟銅》是宜蘭的象征,宜蘭的驕傲。而在這前一天,我才在花蓮從王夏儷小姐的電子琴演奏第一次聽到《丟丟銅》的美妙旋律。
舊式火車的車輪聲、車鈴聲和汽笛聲和孩子們的歡笑嬉鬧,合著輕快的節拍,爽朗的旋律,進入了我的管弦樂。
第四章 恆春鄉愁
  恆春半島在台灣的南端。三百多年前,清軍從福建渡海到這里安營紮寨,屯兵習武;閩南人、客家人到這里墾荒種田,傳宗接代。那一次大規模移民,在民間稱為“唐山過台灣”。這些背井離鄉的士兵和農民時常站在岸邊,隔著浪影浮沉,海天相連的台灣海峽遙望故土。《思想起》就是在此情此景,此時此地產生的一首思鄉歌曲。
  一九九六年元宵節,省交主辦的國際華裔音樂學術研討會在恆春半島的鵝鑾鼻召開。會議期間,主辦者安排我們遊覽墾丁國家公園。我們在“風吹沙”“佳樂水” 逐風踏浪,在山頂小亭聽人們描述這里穿山尋海的“落山風”。幾位年長的台灣代表,則為我們講述著這里血雨腥風的滄桑往事──從荷蘭艦隊的屠殺番社,到日本軍隊的燒山滅族……擺滿蓮霧的路邊小攤上,轉速不勻的錄音機正顫顫巍巍地播放著月琴伴奏的《思想起》……
  幾年以後,當我用這個凄美旋律完成了弦樂合奏《恆春鄉愁》,我聽到了張清芳的那首《月琴》:
  唱一段思想起 唱一段唐山謠
  走不盡的坎坷路 恰如祖先的步履
  抱一支老月琴 三兩聲不成調
  老歌手琴音猶在 獨不見恆春的傳奇
  落山風向海洋 感傷會消逝 接續你的休止符
再唱一段唐山謠 再唱一段思想起
第五章 泰雅情歌
  一九九四年清明節,我們從充滿阿美族情趣的花蓮亞士都飯店出發,沿蘇花公路和北部橫貫公路到太魯閣國家公園遊覽。
  在這峭壁林立,溪流縱橫的深山峽谷里,居住台灣原住民的另一族群──曾以文面作為組群特征的泰雅人。他們分別居住在一百多個村落,共有六萬四千人。
  我們在在泰雅人集聚的谷地停車,參觀了那里展示原住民歷史和民俗的博物館,觀看了記錄他們傳統習俗的環型電影。
  原住民,顧名思義,就是原來在這塊土地上居住的人群。在大陸的閩南人、客家人渡海到台灣之前,已經有偝多族群在島上休養生息。他們在同高山大海相依相和,同生靈萬物共生共存的長期生活中,創造和發展了用以傳遞信息,談婚論嫁和祭祀祖靈的獨特語言,也創造和發展了反映u嶼民族原始風貌的獨特的音樂文化。
  台灣的原住民各族群在戀愛和婚嫁風俗方面,顯示出各具特色的特點,他們的音樂也反映出多姿多彩的族群風格。
泰雅男子常以吹奏口弦向女子表示愛慕,女子如願相許,則接過口弦回奏一曲。在路上相遇,男子從相中的女子身上搶去飾物,女子若不討回,即表示默認婚事。由此,雙方便用唱情歌的方式談情說愛,深化日漸濃烈的感情。在其後的婚姻盛典以至婚後生活中,甜蜜的情歌一直伴隨著他們的終生歲月。
第六章 鹿港廟會
  一九九五年二月八日,省交陳團長在作曲研習營的教學空隙,安排我、黃安倫和陳其鋼三位客席教授以及來自台灣各地的研習生,到鹿港參加民間廟會活動。
  這天正值正月初九,按當地“初九天公生”的傳統習俗,要在行三跪九叩大禮之後,全家大小到天後宮祭拜媽祖,求佑平安。本鎮、本縣、縣外乃至海外的香客紛湧而至,把廟里廟外擠得水泄不通。
  天後宮的主人,慈眉善目的媽祖,傳說原是宋初湄州女林默娘。她一生為漁民消災驅邪,羽化升天之後被封為天妃、天後、聖母,成了全世界華人心目中共同的海上保護神。
  路上,我先到一處門口掛著“泉州南管”紅燈籠的屋里,欣賞那悠然靜雅的“室內樂”五重奏。
  到了天後宮的門口,遠遠就聽到了與“南管”完全不同風格的室外音樂。兩駁樂手正在一曲接一曲地為廟會增添著喜慶氣氛。經過詢問,知道他們一個來自業余“北管”戲班,一個是四個人自組的民間“愛樂樂團”。
  從戲班樂隊聽到的吹腔、西皮和鑼鼓經成了後來我這首《鹿港廟會》的快板部分素材。而慢板部分的旋律則來自“愛樂樂團”演奏的一首小曲《農村酒歌》──他們說,這是“歌仔戲”的曲牌。
第七章 龍山晚鐘
  台灣有許多供奉觀世音菩薩的寺廟都稱為龍山寺,它們是十七世紀閩南移民從泉州安海鄉的龍山寺分靈到這里的,其中香火最旺的有五座,分別設在淡水、艋瓤、台南、鳳山和鹿港。
  一九九五年二月,我在彰化縣參觀了善男信女匯聚如雲的鹿港龍山寺。
  據一九八六年出土的“龍山寺開山純真達公塔”古碑記載,鹿港龍山寺初建於崇禎十五年,因此可以說這是台灣最早的佛教寺廟。
  我雖到過鐘鼓交鳴的五台山和香霧繚繞的峨眉山,但對佛教思想、佛教歷史和佛教音樂素無研究。而第一次閱讀佛家著作已經是五十歲的事了──那是高信疆先生在一九九四年送給我的証嚴法師的《靜思語》。
  五年以後,我用管弦樂寫作了這一首“佛曲”。它記錄了暮色中的鹿港龍山寺在我心中的深刻印象,更反映了我在閱讀《靜思語》之後被凈化了的心靈境界。
除了幾件打擊樂器,我沒有使用傳統佛教音樂的樂器,也沒有引用“梵唄”或其他傳統佛曲的音調。一九九六年,我的《炎黃風情》在台灣演出後,阿鏜先生在聯合報發表的文章中說:“佛教因慧能、蘇東坡而不再是外來宗教,管弦樂因有《炎黃風情》而不再是西樂。”我想,外來的佛教能夠在中國演變成國教,外來的管弦樂自然也一定能融入中華文化,成為我們的“國樂”。希望這首由我原創的由西洋管弦樂隊演奏的佛曲能夠成為佛曲寶庫中一個新品種,在新世紀以它清澄淡雅的旋律和肅穆莊嚴的音響的為我們的社會普及仁愛,提升智慧,推廣善行。
第八章 山地節日
  二月十五日,是鄒族原住民祭典的日子。一九九六年的這一天,我在阿里山南麓的達邦社,同那里的鄒族同胞共度了這個在鄒語中稱為“馬亞斯比”的傳統節日。
  這一天,“馬亞斯比”把這個僅有兩千多人口的族人從各地召喚到故里,讓族人面對列祖列宗,面對蒼天大地,自由洒脫地釋放著自己。在這里,我看到了鄒族山民的傳統迎神儀式,聽到了神聖肅穆的多聲部祭典歌曲。我從這樸拙的旋律與奇妙的和音中感受到了一個古老部族與大自然共生共存的和諧。這尚未被現代文明異化的原生狀態的音樂,是祭典中的一個過程,是生命中的一個部分。客人與主人,藝術與生活,人類與自然在這里是相依相和,密不可分的一體。
  兩年後,一九九八年七月,青商會的李麗娜小姐又帶我到台東長濱參加了阿美族豐年祭。在這里,我聽到了阿美族男女那無掛無礙,直白得令人汗顏的情歌,我加入到了與他們同歌同舞,狂歡狂飲的行列。從紛爭世界的擠壓中逃逸,從凡塵俗務的牢籠里釋放的超脫感倏然而至。
  這種超拔塵囂忘乎所以的感覺,對一向端肅矜持的我是多麼可貴!在《山地節日》中,我把這難得的逸興豪情用管弦樂的張狂音響一泄而盡。
  現代社會的發展,一方面使我們獲得了物質文明的飛速進步和理性思維的不斷健全,而另一方面,卻使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用理智阻滯了想象,用邏輯取代了直覺,用技巧湮沒了靈感,用冷靜限制了熱情,使我們逐漸失去了本體的自我。而那些大部分不知藝術為何物的山民卻以他們的虔誠和放達領略了藝術的真諦。
返回頂部
楊濤濤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631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楊濤濤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4 Nov 15 5:28am
真好的作品!真好的文章!
交流與提高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43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