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現代國樂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bao yuankai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Aug 27
狀態: 離線
積分: 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bao yuankai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發表:  2002 Aug 30 1:58am
山川異地 風雨同心
《台灣音畫》樂曲說明
鮑 元 愷
1994年, 我在五十歲生日的當天,收到了與我素昧平生的台灣省交響樂團陳澄雄團長的邀請函──他請我在當年4月到台灣東海岸的花蓮參加由台灣省立交響樂團主辦的作曲家研討會。
從那時起,我七次應邀到台灣訪問。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我上至層巒疊嶂飛瀑流泉的阿里山,下至善男信女匯聚如雲的鹿港鎮,北至沙鷗翔集怪石嶙峋的野柳灘,南至浪影浮沉水天相連的鵝鑾鼻,心曠神怡地領略了美麗寶島的山風海韻。同時,也從生活在不同地理環境和社會背景下的手足同胞身上,感受到了我們共同的人格遺傳和共同的人生理想──熱愛生命,追求自由,恪守仁愛與善良,珍視愛情與友誼,向往智慧與創造。
在山路上,在海岸邊,在課堂上、在餐館里、在會議室、在音樂廳……機緣安排我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同特定的或男或女或老或少相逢,又安排我們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從相逢到相識,從相識到相知。他們當中有馳騁樂壇的才子,有學貫中西的精英,有風度翩翩的名流,有俠腸義膽的凡人,有與我鼓歌相隨的男女學子,有與我逐風踏浪的老少遊伴……經歷過苦難與荒謬的年代,感受過人性泯滅人情冷漠的我,在走出禁錮,邁向新生活之後,結識了這麼多豁達真誠的朋友,乃我生之大幸!
1998年盛夏,台北愛樂樂團的俞冰清行政總監建議我將自己這幾年在台灣的獨特感受化做弦管篇章。恰好在此之前,我曾接受陳澄雄團長的建議,用管弦樂改編過幾首妙趣橫生的台灣民謠。我綜合兩則建議,將原創與改編相結合,以延展美好記憶的逸興豪情,在2000年初完成了這部八章交響組曲《台灣音畫》。
2000年2月27日晚,由美國著名指揮家梅哲(Henry Mazer)指揮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在台北中正紀念堂音樂廳隆重舉行了《台灣音畫》首場演出。隨後,梅哲和加拿大指揮家樊德生(John von Deursen)先後指揮台北愛樂樂團,陳澄雄指揮台灣交響樂團,肖邦享指揮高雄交響樂團,在台北、高雄、台中、新竹等地連續演出這部交響組曲。2001年,陳澄雄于5月指揮羅馬尼亞交響樂團在提米索拉、奧拉地和亞拉,8月指揮台灣青少年管弦樂團在南非開普敦和普利多利亞,樊德生于9月指揮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和芬蘭赫爾辛基,演出了《台灣音畫》全曲。2002年,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又將這部作品帶到了“布拉格之春”國際音樂節。
我以這部浸透著深情厚誼的交響組曲,獻給生活在異地而同我一樣熱愛人生,同我一樣追求快慰與洒脫的台灣各界朋友。
第一章 玉山日出
巍峨壯美的玉山,海拔近四千公尺,是台灣中央山脈主峰,東北亞的最高峰。
1996年2月14日,東埔國小的楊主任一早就到台中霧峰接我。我們驅車經南投的草屯、水里,穿過由樟樹林連接的十六號公路綠色隧道,再翻過層巒疊嶂的阿里山,在午前到達玉山西麓的信義鄉東埔國民小學。
東埔國小四面環山,三層樓的潔白校舍挺立在海拔1200公尺的綠色山坡上。一年前在台中相識的布農族校長伍約翰早就站在學校門口等候。我一下車,就隨他參觀這青山翠谷中櫻花簇擁的校園。
東埔國小地處東埔溫泉旅遊區的中心,又是從著名的八通關古道直達玉山主峰的入口,加上這里是布農族山地文化集聚地,絡繹不絕的旅遊者便常把東埔國小當作觀光旅途的行營。學校師生不多,但現代化的教學設備一應俱全。校長倡導以山為課堂,組織登山活動,承接山民文化,使它在台灣成為一所獨具山野特色的學校。
中午,走下校門口的山坡,我們步行到對面的山通飯店。此地附近曾豎立玉山標志之一的“山通大海”石碑,後被山洪沖落的碎石所埋,“山通”飯店由此得名。
伍校長和飯店的李秋葵老板置酒擺桌,以玉山名產牛蒡、虹鱒、山豬皮、山芹菜的美味為我接風。午後酒足飯飽,趁興隨車賞景。
我們一路沿玉山到阿里山的公路縱情山水──彩虹瀑布、雲龍瀑布、秀姑巒山,處處綺麗孤峭;三千年樹齡的擎天神木和環抱叢生的異木奇樹參天蔽日;腳下的雲浪時隱時現,在空山靈谷間飄逸遊盪。我們仰望玉山雪峰,俯看千米斷崖,伍校長一邊開車一邊如數家珍地向我講述著這里的神奇傳說和山民的獨特習俗。汽車駛過一段狹窄的山路,到達以玉山融雪養殖高山虹鱒的沙里仙漁場。這時,主峰已近在眼前,似乎一伸手就可以觸到那白皚皚的積雪。伍校長告訴我:玉山主峰冬季封山,不準攀登。崎嶇不平的碎石步道在夏季尚且險象環生,到冬季,積雪和冰壁有一米多厚,根本無路可行。伍校長生于斯,長于斯,他的父親就是當年在玉山山頂豎立于右任銅像的向導,他的話不可不信。
從漁場下來,已近黃昏。一輪落日在山後面不斷變幻著色彩,耀眼的光芒逐漸褪去,雲層從白變灰,從灰變紫。當我們到達山路盡頭一座依傍山泉的孤零木屋時,天完全黑了。這時,已經分不出高山和天空。除了木屋的微弱燈光,只能在一片漆黑中隱約看到周圍山路上那偶然閃爍的車燈。
隨著一陣由遠及近的馬達聲,兩道刺眼的平行燈光照在小木屋。從車上下來的兩位身著紅衣的漂亮姑娘,從山通飯店給我們送來了特殊的晚餐──山雞、烤料和木炭。她們支起木架,點燃炭火,和我們一起在淙淙泉邊燒野炊。閒談中,知道她們都是在台北上大學,趁寒假回鄉度假,到“山通”打工的布農族學生。
在木屋前會合的蘇盛雄先生,是台北一所B灪□5淖勻豢衛鮮Γ疥祀伺納閭ㄍ宓淖勻瘓骯郟畋菅嚘H1椴既奏骸T謖獬為緯鞠驧木簿材疚菖裕疥頤且黃鴣隕郊Γ皆匢蕙雓釭匢G瑁盃勻幻獠渙飼□礙D鎏ㄍ宓納繳剿晏恣K詬u呶遙皇襠降娜粘齜淺W徹郟盆皇怯捎詼蓋禿脫蝦恐珀□跋盞巧現鞣蹇慈粘齙娜瞬歡啵畋麤圓患鞍□鍔降摹白I餃粘觥庇忻﹜掄渮〞〞斪罌瓷撕_淥怠炕矽拷蚚佽鬋澹牲劭辭宄墾艄庹丈湓諼□∩椒宓納垓時浠茫皆彩鍬爩索戀摹?
日出對我有著特殊的誘惑。凡到名山或海邊,為了看日出,我這個一貫晚睡晚起的懶蟲絕對舍得起早甚至索性不睡覺。整整一年前的2月14日,我和交響樂團的幾位朋友從台中翻山越嶺,住到阿里山櫻山賓館,準備次日天亮看日出。結果,晚間台中衛爾康餐廳的一場大火,把所有台中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這一夜不斷播報死亡人數和現場畫面的電視即時新聞。看日出成了泡影。
這一次,我絕能不放過這俱得的機會。
怕錯過那光彩的一瞬間,我一夜沒睡。大約四點多,當窗外出現一絲光亮,我捏手捏腳地穿過堂屋,輕輕打開木門,走到滿天風露的屋前空地向天空望去。
  濃密的積雲逐漸顯出金色的舊Y炒皈洞Τ魷至嘶疑奏哪:伀粥琚F堋羞撫x芊稚□皈讜品□新凍雋鬆鈄仙奏南脊狻5閉饃鈄仙垮涑珊焐咯皈儔涑沙壬奏氖焙穎珀腔疑宥接懊嫦蚨奐降囊幻嫜丈帝蒼獎湓槳祝畏綈凳抑邢雜骯陶g闃鸞□殖□襠街鞣宓幕恁慰銊誑m皈蒼駁奶巷舫宄雋鬆鉸禿突埬W鬧匚□界材羌洌珊短彀自葡殖雋順謂嗟謀舊咯皈渡澆阨蠹伔U瞬永玫慕鶘矗玻炭乖諮矍暗囊宦僕販□採煉脂潘克墾艄狻?
壯哉!玉山日出。
第二章 安平懷古
  1995年2月13日,我和作曲家阿鏜先生隨李茂鬆夫婦一起,遊覽了台南的多處名勝古跡。其中,列為台灣一號古跡的安平古堡,以其殘留在斷壁上的悲壯抗侮歷史和激越民族豪氣,令我浮想於憑吊,撫時於思古。
  1624年,荷蘭殖民主義者用炮艦轟開了台灣島的大門,同年在台南建熱蘭遮城。
  1661年4月,明末將軍鄭成功率兩萬五千名大軍在台灣登陸。十個月以後,在熱蘭遮城取得最後勝利,結束了荷蘭殖民者在台灣三十八年的殖民統治。
  鄭成功遂將熱蘭遮城定為全台施政中心,並更名為安平鎮。他和他的後代在這里施行開明新政,擴大土地墾殖,發展海上貿易,訂立科考制度,使台灣社會出現一派勃勃生機。
  為紀念他驅逐荷蘭殖民者和他祖孫四代開發台灣的功績,台灣人民尊奉他為“開山王”。
在安平古堡的殘牆斷垣上,留下了鏖戰血瘢,折射著刀光劍影。沿著殘牆,一樹盤根錯節的古木依然枝葉茂密,奮然向上。
鄭成功的家鄉流行的南管曲牌《梅花操》,成了我表達對這位民族英雄仰慕崇敬之情的基礎音調。
第二章 宜蘭童謠
這是根據《丟丟銅》的曲調編成的管弦樂曲。
大陸和台灣隔絕四十年,我們這一代音樂學子除了那一首被此間重新填詞改編的“我愛我的台灣啊,台灣是我家鄉”以外,幾乎不知道台灣的民謠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八十年代初,台灣文學進入大陸,我從瓊瑤和三毛的作品中知道,台灣有一首《丟丟銅》,也叫《丟丟銅仔》,可能是很流行的民謠。
瓊瑤的《豌豆花》中寫到楊騰的第二個孩子滿月時,“他擺酒宴請了每個村民,大家都喝得醉醺醺,夜里一個個攙扶著大唱《丟丟銅》……”
三毛的在《傾城》里,寫到她和同學們跟著風琴唱歌,送部隊遠行。“眼看軍人那一行行都開拔了,我的朋友仍然沒有從那群人里找出來。歌又換了,叫《丟丟銅仔》,這首歌非常有趣而活潑,同學們越唱越高昂……”
這首有著怪名的, “非常有趣而活潑”的民謠,究竟是什麼樣的旋律,什麼樣的歌詞,從小說里無從知道。
1990年春,台北的一位合唱指揮郭孟雍先生通過北京交響樂團的譚利華先生,約大陸作曲家將他提供的一些台灣民謠改編成管弦樂曲。于是,我第一次見到了這首充滿山鄉情趣的宜蘭童謠的歌譜。
在郭先生提供的《丟丟銅》歌譜後面,有這樣一段文字:
《丟丟銅》,也稱《丟丟銅仔》,最初表現的是:二百多年前,山路上交通不便,伐木者為了從北部山區的宜蘭運送木材到台北盆地的淡水,便將木材綁成木排,放在河里順水西行。在從淡水回家的路上,他們邊走邊唱,唱成了這首歌。歌中的‘丟丟銅’是像聲襯字,模擬他們經過的山洞里滴水落地的聲音。後來,火車從台北通到宜蘭,運送木材再也不必歷經河道的急流險灘了。這首歌遂在流傳中改成了一首表現孩子們迎接火車進山的的歡快歌曲──“火車行到伊都,阿妹伊都丟,哎呦磅空內。磅空的水伊都,丟丟銅仔伊都,阿末伊都……”。歌詞雖然完全改頭換面,但是原來的輕快旋律和詼諧襯字依然保存了下來。 
我依據歌譜所示的輕快旋律和這段文字介紹,編成了一首小型管弦樂曲,由譚利華指揮,為台灣一家唱片公司錄制了唱片。
1994年春,我到台灣參加第三屆中國作曲家研討會。在花蓮亞士都飯店的酒會上,從嘉義來的王夏儷小姐以平易率真的演奏風格,為與會代表演奏了由她改編的電子琴曲《丟丟銅》。
第二天,全體會議代表乘大轎車到太魯閣遊覽,然後經依山傍海的公路北上。在經過一個美麗整潔的城區時,同車的陳澄雄團長幾乎喊了起來:“各位!各位!這就是我的老家──宜蘭!你們知道《丟丟銅》嗎?那是我們這里的民謠。”
啊!原來《丟丟銅》是宜蘭的象征,宜蘭的驕傲。
回到天津,我在當年秋天收到了曾在天津和洛杉磯見過兩次面的呂泉生老先生寄來的《呂泉生作品精選集》唱片,里面有他改編成童聲加男聲的無伴奏合唱《丟丟銅》。這首精致的合唱曲以男聲的固定節奏襯字模擬火車車輪的轉動,以童聲的小二度和音模擬汽笛的嘯叫,十分生動有趣。
幾年以後,我知道的台灣民謠已經有上百首。但在我的心目中,這首旋律優美獨特,節奏歡快多變的《丟丟銅》始終佔據著台灣民謠的首位。于是,我重新用《丟丟銅》的曲調編成了這一首名為《宜蘭童謠》的樂曲。舊式火車的車輪聲、車鈴聲和汽笛聲和孩子們的歡笑嬉鬧,合著輕快的節拍,爽朗的旋律,進入了我的管弦樂。
第三章 恆春鄉愁
恆春半島在台灣的南端。三百多年前,清軍從福建渡海到這里安營紮寨,屯兵習武;閩南人、客家人到這里墾荒種田,傳宗接代。那一次大規模移民,在民間稱為“唐山過台灣”。
1995年2月11日,結束了“省交”主辦的作曲研習營的教學工作,我搭乘高雄國樂團陳政統先生的汽車,從台中霧峰出發,到南部的高雄看望我在美國訪問期間結交的一位台灣朋友。
春節剛剛過去,我的家鄉還在刮著凜冽的寒風,這里卻是一派盎然春意。順著公路南行,穿過北回歸線,癒來癒濃鬱的熱帶氣息撲鼻而來。看著車窗外鬱鬱蔥蔥的楚楚景色,我不知不覺地淺吟低唱起《思想起》的曲調。這是我從上海出版的《中國民歌》選集上看到的一首台灣南部民謠,它以四度、六度、七度乃至九度的大跳音程組合成一曲起伏跌宕,纏綿悲涼的旋律。其音調之獨特,結構之簡潔,令我讚嘆不已。這種在幾個世紀的流傳過程中不斷篩選,不斷修改而經過千錘百煉的清純旋律,不是哪一個專業作曲家能夠坐在家里憑空編造出來的。
在一旁駕車的陳政統先生隱約聽到了我那自言自語式的吟唱。他告訴我,這首歌誕生在台灣南部屏東縣的恆春半島,因此也叫《恆春調》。自秦漢、三國到清代中葉,大陸到台灣的移民幾乎都是從恆春或台南鹿兒門登陸的。這些背井離鄉的士兵和農民時常站在半島南端的鵝鑾鼻,隔著浪影浮沉,海天相窣的台灣海峽,遙望故土,思緒綿綿。《思想起》就是在此情此景,此時此地產生的一首思鄉曲。
這首歌的曲調後來被填上了種種情歌的歌詞,還被歌仔戲吸收為曲牌而廣泛傳播,但其原本是一首誕生在恆春的思鄉曲,這是共同認定的。
這次南行的終點雖然已經接近屏東縣,我卻因為要北上如期赴約而與恆春失之交臂。
轉年二月,我結束了《炎黃風情》音樂會在台北的最後一場演出,到南部參加國際華人音樂學術研討會。主辦者陳澄雄把會議的地點正好選在了我心儀已久的恆春半島。
元宵節那一天,我從台中到高雄機場接其他大陸代表,轉天早上便同代表們一起坐省交的大轎車出發到恆春。沿著筆直的屏鵝公路,隱約的濤聲逐漸清晰。當太平洋的萬頃碧波豁然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到達了恆春半島也是整個台灣島的最南端──鵝鑾鼻。
我們在岸邊的聯勤招待所住下,第二天早上,我和來自北京的王次搳B樑茂春以及來自台北的郭聯昌按照約定,在天還沒有亮的時候提前起床,爬過山坡上的亂石和野草,想一睹浩瀚太平洋上太陽初升的壯麗景觀。遺憾的是,偏巧在太陽即將噴薄的一刻,一大片濃雲遮住了它的光燄。不過,站在離水面只有一米遠的岸邊,迎者習習海風,面對上下天光,一碧萬頃的大洋,確有此樂何極之感。
會議期間,主辦者安排我們遊覽墾丁國家公園。我們在“餫吹沙”“佳樂水” 逐風踏浪,在山頂小亭聽省交的羅嘉琳小姐講這里的穿越山谷隘口的“落山風”。一路上,幾位台灣代表興致勃勃地為我們敘述著這里的滄桑往事──蠻荒時代的番山獵頭,漳泉商人的拓荒開發,荷蘭人的屠殺番社,日本人的燒山滅族……幾百年間,這里輪番上演著一幕幕血腥悲劇……擺滿蓮霧的路邊小攤上,轉速不勻的錄音機正顫顫巍巍地播放著月琴伴奏的《思想起》……
  幾年以後,當我用《思想起》的凄美旋律完成了弦樂合奏《恆春鄉愁》,我聽到了張清芳的那首《月琴》:
  唱一段思想起 唱一段唐山謠
  走不盡的坎坷路 恰如祖先的步履
  抱一支老月琴 三兩聲不成調
  老歌手琴音猶在 獨不見恆春的傳奇
  落山風向海洋 感傷會消逝 接續你的休止符
再唱一段唐山謠 再唱一段思想起
第五章 泰雅情歌
  1994年清明節,我們從充滿阿美族情趣的花蓮亞士都飯店出發,沿蘇花公路和北部橫貫公路到太魯閣國家公園遊覽。
  在這峭壁林立,溪流縱橫的深山峽谷里,居住台灣原住民的另一族群──曾以文面作為組群特征的泰雅人。他們分別居住在一百多個村落,共有六萬四千人。
  我們在在泰雅人集聚的谷地停車,參觀了那里展示原住民歷史和民俗的博物館,觀看了記錄他們傳統習俗的環型電影。
  原住民,顧名思義,就是原來在這塊土地上居住的人群。在大陸的閩南人、客家人渡海到台灣之前,已經有偝多族群在島上休養生息。他們在同高山大海相依相和,同生靈萬物共生共存的長期生活中,創造和發展了用以傳遞信息,談婚論嫁和祭祀祖靈的獨特語言,也創造和發展了反映u嶼民族原始風貌的獨特的音樂文化。
  台灣的原住民各族群在戀愛和婚嫁風俗方面,顯示出各具特色的特點,他們的音樂也反映出多姿多彩的族群風格。
泰雅男子常以吹奏口弦向女子表示愛慕,女子如願相許,則接過口弦回奏一曲。在路上相遇,男子從相中的女子身上搶去飾物,女子若不討回,即表示默認婚事。由此,雙方便用唱情歌的方式談情說愛,深化日漸濃烈的感情。在其後的婚姻盛典以至婚後生活中,甜蜜的情歌一直伴隨著他們的終生歲月。
第六章 鹿港廟會
  1995年2月8日,省交陳團長在作曲研習營的教學空隙,安排我、黃安倫和陳其鋼三位客席教授以及來自台灣各地的研習生,到鹿港參加民間廟會活動。
  這天正值正月初九,按當地“初九天公生”的傳統習俗,要在行三跪九叩大禮之後,全家大小到天後宮祭拜媽祖,求佑平安。本鎮、本縣、縣外乃至海外的香客紛湧而至,把廟里廟外擠得水泄不通。
  天後宮的主人,慈眉善目的媽祖,傳說原是宋初湄州女林默娘。她一生為漁民消災驅邪,羽化升天之後被封為天妃、天後、聖母,成了全世界華人心目中共同的海上保護神。
  路上,我先到一處門口掛著“泉州南管”紅燈籠的屋里,欣賞那悠然靜雅的“室內樂”五重奏。
  到了天後宮的門口,遠遠就聽到了與“南管”完全不同風格的室外音樂。兩班樂手正在一曲接一曲地為廟會增添著喜慶氣氛。經過詢問,知道他們一個來自業余“北管”戲班,一個是四個人自組的民間“愛樂樂團”。
  從戲班樂隊聽到的吹腔、西皮和鑼鼓經成了後來我這首《鹿港廟會》的快板部分素材。而慢板部分的旋律則來自“愛樂樂團”演奏的一首小曲──他們說,這是“歌仔戲”的曲牌。
後來,我從呂泉生老師送給我的唱片中又聽到了這段旋律。查看封底說明──曲名:《農村酒歌》,詞曲:呂泉生。原來,專業作曲家創作的旋律,已經廣泛流傳以至被誤作民間曲調了。
第七章 龍山晚鐘
  台灣有許多供奉觀世音菩薩的寺廟都稱為龍山寺,它們是十七世紀閩南移民從泉州安海鄉的龍山寺分靈到這里的,其中香火最旺的有五座,分別設在淡水、艋瓤、台南、鳳山和鹿港。
  一九九五年二月,我在彰化縣參觀了善男信女匯聚如雲的鹿港龍山寺。
  據一九八六年出土的“龍山寺開山純真達公塔”古碑記載,鹿港龍山寺初建於崇禎十五年,因此可以說這是台灣最早的佛教寺廟。
  我雖到過鐘鼓交鳴的五台山和香霧繚繞的峨眉山,但對佛教思想、佛教歷史和佛教音樂素無研究。而第一次閱讀佛家著作已經是五十歲的事了──那是高信疆先生在一九九四年送給我的証嚴法師的《靜思語》。
  五年以後,我用管弦樂寫作了這一首“佛曲”。它記錄了暮色中的鹿港龍山寺在我心中的深刻印象,更反映了我在閱讀《靜思語》之後被凈化了的心靈境界。
除了幾件打擊樂器,我沒有使用傳統佛教音樂的樂器,也沒有引用“梵唄”或其他傳統佛曲的音調。一九九六年,我的《炎黃風情》在台灣演出後,阿鏜先生在聯合報發表的文章中說:“佛教因慧能、蘇東坡而不再是外來宗教,管弦樂因有《炎黃風情》而不再是西樂。”我想,外來的佛教能夠在中國演變成國教,外來的管弦樂自然也一定能融入中華文化,成為我們的“國樂”。希望這首由我原創的由西洋管弦樂隊演奏的佛曲能夠成為佛曲寶庫中一個新品種,在新世紀以它清澄淡雅的旋律和肅穆莊嚴的音響的為我們的社會普及仁愛,提升智慧,推廣善行。
第八章 山地節日
  
2月15日,是台灣鄒族原住民祭典的日子。1996年的這一天,我在阿里山達邦社同那里的鄒族同胞共度了這個在鄒語中稱為“馬亞斯威”的傳統節日。
早上,我隨東埔國小伍校長驅車到達位于阿里山南麓的吳鳳鄉達邦社。
祭典沿未開始,達邦的中央空場已經被前來觀光的遊客圍得水泄不通。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的群里見到了十八天前在台北剛剛結識的台灣音樂學家周純一,此刻我倆在這偏僻的阿里山村不期而遇,他劈頭就是一句“鮑教授真是無孔不入!”。與他同來的,是一位笑容可掬的年輕學者,從事台灣原住民文化研究的明立國。經周純一的介紹,他成了我這個大陸道位赴阿里山採風的音樂家的向導。
臨近十點,迎神儀式開始。在一間稱為會所的茅頂木屋前,兩個鄒族青年將用以驅邪的石斛蘭花放入花盆。跟著,一排身著對襟紅衣的赤足男子從會所走到空地上的一棵大樹旁,他們脖子上掛著鑲貝殼的綬帶,手腕上系著用樹皮做的繩條,飾有熊毛和貝殼的帽子上還插著石斛蘭花,很象以前一種香煙封盒上印地安“紅仕”的形象。一個青年人從會所里捧出一堆燃著的樹會,置于空地中央。他們扛來一口黑豬,在熊熊燃起的火堆旁,大家一人一刀將黑豬殺死,並以尖刀上的鮮血塗抹在樹幹上。然後,幾個彪悍健壯的紅仕爬上樹,用刀砍上大部分枝葉,只留下四株樹枝酒,每個人飲後再傳給旁邊的人。據明立國講解,那是指向鄒族四大家族的,以祈求天神經由神樹降福族人。
迎神儀式結束,紅仕們圍在大樹旁,敬慕地合唱“馬亞斯威”的祭典歌曲。圍觀的人們3瞧磷『粑ㄛ噬荻桫D嗄碌氖□璐喲鋨罘上虺縞驕蟀炭奏餃侀﹞悀W。這些歌曲的旋律多為古老的羽調式五聲音階,和音採用類似歐洲中世紀宗教音樂中“奧加農”式的平行五度。我雖然完全不懂屬于南島語族的鄒語歌詞的含義,卻從這樸拙的旋律與奇妙的和音中聽到了他們的祈禱與祝福,看到了他們苦難與歡樂,觸到了他們的肌膚與脈搏,感受到了一個古老部族與大自然共生共存的和諧。這種心遊萬仞的現場感覺,如果離開此時此地,是絕難從樂譜、錄音、唱片當中領略的。而當我以自己的歌喉和身軀加入到與鄒族男女和觀光客人同歌同舞的行列,當我同這些素不相識的人一起在篝火旁通宵達旦地狂歡狂飲的時候,一種從紛爭世界的擠壓中逃逸,從凡塵俗務的牢籠里釋放的超脫感倏然而至。平時笨拙的腿腳此刻變得矯捷輕快,平時從不唱歌的嗓子此刻變得舒展嘹亮,平時故做的端肅矜持此刻也丟到了九霄雲外。這尚未被現代文明異化的原生狀態的音樂,沒有表演與欣賞的界限,沒有作曲和演唱的分工,更沒有以此取悅于人或以此交換物質的觀念-----它是祭典中的一個過程,是生命中的一個部分。客人與主人,藝術與生活,人類與自然在這里是相依相和,密不可分的一體。如果不是明立國提醒我更換錄音帶,周純一-幫助我拍照片,我早已忘記了我是以作曲家的身份從遙遠的天津到這里“採風”的。
歌舞間歇,同幾位老少紅仕閒聊,方知參加祭典的鄒族山胞並不完全是本鄉農民。他們當中,有老板,有工人,有公務員,有總經理,還有告別書齋,從遙遠的北歐學府歸來的博士生。今天,“馬亞斯威”把這個僅有兩千多人口的部族召喚到故里,讓族人面對列逌列宗,面對蒼天大地,自由洒脫地釋放著自己。
狂歡持續到十六日早上,“馬亞斯威”在依依惜別的酣暢歌舞中落幕。離開彼時彼地,回到車水馬龍的現代都市,回到紛繁忙碌的日常生活,我仍懷念著阿里山那令人心醉的清醇歌聲,時常回味著被它震懾,被它陶冶的美好感受。一年半以後,周純一、明立國來天津訪問,在北方曲藝學校的聯歡晚會上,我同明立國合唱了“馬亞斯威”中的歌曲,一來重溫阿里山的逸興豪情,二來將我們那無掛無礙的獨特經歷與天津同好分享。
現代社會的發展,一方面使我們獲得了物質文明的飛速進步和理性思維的不斷健全,而另一方面,卻使我們在不如不覺中用理智阻滯了想象,用邏輯取代了直覺,用技巧湮沒了靈感,用冷靜限制了熱情,使我們逐漸失去了本體的自我。即使我們這些“藝術人”,也難免如席勒所說:“我們的本性成了文化的犧牲品”。而那些大部分不知藝術為可物的山民卻以他們的虔誠和放達領略了藝術的真諦。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47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