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曲創作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霧社一九三○」創作前後___悲與憤交織的作曲經驗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霧社一九三○」創作前後___悲與憤交織的作曲經驗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劉學軒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Jun 18
狀態: 離線
積分: 1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劉學軒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霧社一九三○」創作前後___悲與憤交織的作曲經驗
    發表:  2002 Jun 18 1:54am
「霧社一九三○」創作前後
___悲與憤交織的作曲經驗
劉學軒
首先要先感謝文化建設委員會主辦如此有創見與意義的創作徵曲比賽,使我在參與創作的過程,想到的不只是個人音樂理念的抒發,而是肩負著感懷這塊土地多年來滋養、孕育著我的重責。在我參賽作品開始寫作前,我已經幾乎確定我要寫的音樂將會呈現什麼,那就是這塊土地曾經歷的痛與悲,歷史使我們反省與不斷檢視自己,如果要問「霧社一九三○」對我的意義,那就是使我在閱讀、聆聽歷史之餘,重新提醒自己對於這塊土地早已漠視與冷卻的愛與關懷。
霧社事件,最早聽到此名詞,應該還是在我小學之時,父親帶著全家出遊,在霧社事件遺跡處,簡短告訴我的,當然那時還小,不太懂,但也對於一些歷史文物與血腥照片留下深刻印象,於是霧社這個名字就與「抗日事件」就在我腦海裡留下關連。直到最近,有幸拜讀由玉山社出版,鄧相揚先生所著的「霧社事件」後,對此一事件有了深刻認識,而由風潮唱片發行,吳榮順先生製作的「泰雅族之歌」,則成為我音樂取材的重要來源,在此非常感謝他們!
樂曲的開始,其實就是結束,「泰雅人堅信祖先是從巨木(波索康夫尼Poso Kofuni)中誕生,當面對死亡的煎熬時,族人選擇在巨木下自縊,讓靈魂歸向祖靈境界(鄧相揚「霧社事件」)」。“極度不安的緩板“(1-38小節)鋪陳著低音樂器與定音鼓組成的小二度(大七度)音程節奏群,及低音笙奏出由二度音程交替組合的陰沈旋律,形成“巨木“主題,代表絕對的衝突與暗示霧社事件的發生是無可避免的悲劇。我使用鋼琴近似垂擊奏法與延音效果,在低音區與定音鼓、大阮、革胡與倍革胡合成一種如大地發出的低吟聲響,低音笙迂迴的旋律,彷如祖先的叮嚀,又如先靈對於族人的警告,巨木的靈感來自泰雅族生活歌謠“泰雅史詩 uyas ludauzbio“(吳榮順製作「泰雅族之歌」,風潮唱片),其中族人回憶過去關於祖先,從原來所在地經過各種不同原因,翻山越嶺才遷到此地,循水源而居,並訓誡後人恪遵祖訓,勿忘先人美德。我以較抽象方式,只採很少的精髓,如二度音的上行與下行,並加以變化與延伸,後半樂段演變成較為緊繃的氣氛,在加入木琴以硬槌演奏低音區的刺耳效果,及逐步加入的中低音管樂群來自四面八方的喧嘩聲中結束,留下惶恐不安的詭譎氛圍。
接下來分別以人(莫那.魯道)、物(泰雅族竹台竹簧的單簧口琴 lubu qaw qaw)、事(運動會起義)、地(馬赫坡岩窟)串連︰
“如歌的慢板“(39-85小節)以遠鏡頭方式捕捉泰雅村落在日本人統治下的原貌,族人哀歌四起,彷彿生活在永無止境的煉獄,在此以排笛奏出“口簧對歌uyas lubu“,原來用在男女互訴愛慕之情的美妙旋律,早已變得淒涼。在描述莫那.魯道的“沈重的行板“(88-151小節)中,試圖刻畫莫那.魯道身為馬赫坡(Mahebo)頭目的長子,面對日本人高壓統治與族人受到壓榨欺侮的種種壓力,似乎必須做出抉擇。其中並以三弦、木琴與新笛模擬單簧口琴(lubu qaw qaw),彷彿不斷提醒著他,身為頭目所應該擔負的責任與擔當。我採用了“伯引那威的自誇buyas u uyas bohin naui“(吳榮順製作「泰雅族之歌」,風潮唱片)的開頭片段加以變化,這首描述在過去霧社一帶一位能力很強的男子,不管在獵取敵人首級或施展法術都是高人一等的,在曲意及旋律風格上,都很接近我對於莫那.魯道這位勇士的印象_勇敢、沈穩與帶點怒氣。我在此段“沈重的行板“中,同時描素莫那.魯道外在與心中,你可以想像他在自己族人心中是多麼受到敬重,但在身為頭目的責任與壓力下,面對外族日本人的侵略與高壓統治,在日漸增長的不滿與衝突中,思索著族人的未來與頭目應有的擔當。我用低音樂器頑固節奏音型,每五拍(2+3)加四拍(1+3)為一個循環,代表腳步聲,同時由新笛、三弦與稍後加入的木琴以不規律五連音模擬泰雅族單簧口琴(lubu qaw qaw),彷如族人的訴苦與埋怨聲,於是此段由莫那.魯道的外在勇士形象與內心思索加上族人的期待混雜而成的“沈重的行板“(88-151小節),尾聲的新笛如嘆氣聲般結束(151小節)。
長久以來,隱藏在莫那.魯道內心深處的咆哮頓時爆發,決定起義的念頭就此落實,鋼琴上下滑音與樂隊尖銳齊奏,象徵容忍已到極限,起義抗日勢在必行(152-172小節),此處正好為全曲中心點。在十月二十七日台灣神社大祭典時,利用運動會升旗唱日本國歌“君之代“為信號,衝進會場,發動總攻擊,殺死日本人一百三十四人,此舉震驚全台灣。我在此完整引用了即使在日本也極具爭議的日本國歌“君之代“(186-208小節),由於當時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亞洲各國時,歌詞為︰「君王的世系, 一千代、八千代無盡期。直等到小石都變成巨岩,蘚苔衣化作蒸氣」,曲調莊嚴肅穆,但聽在曾被佔領侵略的國家耳中,一定相當刺耳與憎恨。我試圖為聆聽者捕捉除了聽覺以外的感官,也就是希望能“看“到。從自由板(181小節)開始的這段音樂,低音樂器奏出令人屏息的“定場“音響,伴以如心跳一般的戰鼓聲,遠處從運動會場飄來的“君之代“,就是莫那.魯道與族人相約起義的號角聲,我在此運用了立體層次的效果,在新笛、高音笙、中音笙及低音笙以不同拍號及速度開始演奏“君之代“(186-208小節)後,指揮依序給提示1至5,不等“君之代“音樂結束(約在“君之代“倒數四小節處),給提示6(208小節),才恢復正常速度與拍號演奏。接下來的段落(209-220小節)姑且稱之為抗日勇士在運動會場上的“亮相“,只見視死如歸的泰雅勇士一字排開,準備與高壓統治侵略者宣戰,音樂帶入殺戮場面(221-342小節)。我使用重疊手法,將運動場上泰雅族的“出草“與接下來將近一個月的日軍報復行動同時間陳述,三弦在此曲中一體兩面,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象徵高壓統治必然得到強烈的反撲。在“沈重的行板“中,以模擬單簧口琴(lubu qaw qaw)的方式來代表泰雅族人承受的壓力,而在運動會快板中以極似日本三味線的奏法來代表日本人的驚惶失措,並只在這兩個樂段中出現,而在自由板中象徵運動場上日本人遭突擊全數身亡後(330-342小節),就不再出現。而日本派出大批軍警鎮壓,並連同“味方蕃“(日人使用「以夷制夷」脅逼少數泰雅族組成襲擊隊)大肆討伐,我也採用了少許泰雅四簧口琴(balaz duluk)音型,音高分別為sol、la、do、re四個音,以輪唱方式交予彈撥演奏,這裡混合了口簧琴與泰雅傳統舞蹈中以覆頌輪唱的近似卡農輪唱法,多少表達了同族相殘的殘酷。到此段殺戮音樂結束為止,交代了整個霧社事件中最血腥的一頁。
鏡頭帶到起義後一個多月後(十二月初),「壯志未酬的勇士,陷入了飢寒交迫、彈盡援絕的困境裡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帶領部份族人退守馬赫坡岩窟(343小節)。其妻在耕作小屋上吊身亡,莫那.魯道則槍殺兩名孫子,棄屍於耕作小屋,將孫子的屍體連同妻子的屍體一同放火燃燒,然後帶著三八式騎銃,獨自進入深奧內山,在大斷崖持槍自殺(362小節)(鄧相揚「霧社事件」)」;。在此段壯烈成仁之樂,我使用了泰雅族的“感恩歌uyas mukalas“,此曲以往用在族人豐收祭祖之時,在祖先墳前唱念著,感謝祖先的庇佑,我想到的是心繫族人的莫那.魯道在臨終前也許仍惦記著自己族人的興亡,音樂在此顯得既悲壯又似乎頗能勾起種種回憶,在那一瞬間,一生的記憶快速的在眼前轉過。
音樂再度回到“巨木“,壯烈犧牲的泰雅族人最後終將回歸祖靈。我刻意低了一個大二度,一方面象徵泰雅族二簧口琴(sain duluk)的大二度音程關係,單純又原始,一方面也象徵某種形式上的“解決“吧!但又隱藏更複雜的音程在其中,也許也代表了我內心,對於無法解釋的人類互相殘殺所產生的一種恐懼感。
我在作曲過程中產生強烈的情緒反應,其中憤怒與悲痛反覆的纏繞著我,直到創作結束,就像看了一部歷史紀錄片,把我硬生生地帶回上個世紀的日據時代。原本創作應是甜美的,不過也有例外,在不斷尋找與發覺創作靈感主題之中,越來越找到我想要寫的主題,不是仇恨,不是悲憤,而是一種對自己有交代的“解決“過程,在此與大家分享我的創作經驗,也希望大家更發覺台灣民族音樂之美,同時找到屬於自己的心靈音樂。特地為紀念此一抗日運動所譜曲,並獻給古今中外追求自由與和平的人類。(2002.05.17台北.永和)
(本文發表於2002年世界華人民族音樂創作暨發展論壇2002/06/07)
e-mail:LiuShuehShuan@listen.to
website:listen.to/LiuShuehShuan
返回頂部
百鳥朝鳳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506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百鳥朝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18 9:29am
看了此曲的創作歷程,也像是跟著作了一趟時光旅行一樣......
希望以後也能有機會實際演奏到劉兄的作品!
--------------------
用力回應是一種美德
返回頂部
劉學軒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Jun 18
狀態: 離線
積分: 1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劉學軒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18 5:00pm
多謝孫兄!也希望我的作品能受到貴團青睞,能在高雄演出,希望孫兄多多指教與鼓勵!
您的網站實在太棒了!!!
e-mail:LiuShuehShuan@listen.to
website:http://listen.to/LiuShuehShuan
返回頂部
班哥哥 顯示下拉菜單
新進會員
新進會員


註冊時間: 2001 Nov 07
狀態: 離線
積分: 4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班哥哥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19 11:45pm
在那次去國家音樂廳聽完下午跟晚上的室內樂及合奏樂,我覺得這些新曲子似乎主題並不是很明確,尤其在室內樂方面,似乎沒有主旋律..這跟以前所演過、聽過的完全背道而馳,有主旋律也是一點點。我學弟跟我說,大概都走意識型態吧,或許是,但是這也是一種新開發。
在合奏樂方面,五首曲子,首首都是大曲子,時間上都超過十分鐘。不過或許都是全新的,實驗國樂團這次也很辛苦啊,在完全都沒聽過的狀態下,這樣演出來的效果是可以稱讚的。(大家都在看譜,難免啦,呵呵)
第一首就是霧社一九三0,看到那解說長達一頁多,心想一定很棒,因為這是關於台灣的曲子。但是在一開始的低音,聽起來模模糊糊的,似乎分家(我學弟跟我這麼說),但是到後面進入不同主題後,便可以感受到當時事件發生的狀況。尤其在全體極為憤怒時,那聲音,讓我感到當時的霧社人民是如此的生氣及極度想反抗。而提到的鋼琴上下滑音,不知道是樂團整個太大聲了而讓我沒聽到。其實老實說整首曲子我幾乎沒聽到鋼琴的聲音,也有可能我沒辦法都兼顧,就顧此失彼了。
而三弦部分,在進入日本的風味時,便聽到那日本風來了,對啊,真是日本的感覺。還有低音樂器在演奏日本國歌時,演一演,其他樂器便跑進來打亂了秩序,這樣聽一聽真的都身歷其境了。
其實一開始是想投給霧社一九三0的,但是聽完整場,到最後的媦川古韻,會覺得媦川古韻最好聽耶(劉兄不要生氣喔)。
恩,怎麼說呢,這都是一種觀眾主觀的感受囉。或許是在第三樂章的打擊部分讓人感到驚豔吧!
聽一聽都好想要演演看,但是似乎很難...呵呵
除了噶瑪蘭幻想曲有總譜,那這首呢?
前提是...網站都一直進不去,呼呼,希望能連進去看看劉兄精心製作的網站。
謝謝喔!!
(我就是那個在資料庫貼解說的成功國樂)
返回頂部
劉學軒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Jun 18
狀態: 離線
積分: 1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劉學軒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20 3:03am
那天的演出真的很精彩,“媦川古韻“的第三樂章的確很令人振奮。我個人最喜歡徐堅強教授的“日環蝕“,直到現在都還記得那精準俐落的配器與聲響,絕對是首好作品。其實我覺得徐昌俊教授的【隨想曲-燕郊社火】 是本次比賽中的遺珠之憾,雖然有佳作獎,但我總覺得替他感到惋惜,當然我在與徐教授私下對談中深深感受到他的氣度與風度,但我心中絕對是給他比我的曲子要高的評價。其實我的作品是還有進步的空間的,還有許多要與大家學習的地方,也要跟各位樂友們多切磋,聽取寶貴的意見與建議,尤其在樂器演奏上,希望各位不吝指教才好。
我的網站
http://listen.to/LiuShuehShuan
e-mail:LiuShuehShuan@listen.to
返回頂部
百鳥朝鳳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506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百鳥朝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20 11:56am
沒辦法聽到該場音樂會,真是可惜.....
不知道文建會有沒有可能出版音樂會的實況錄音?
--------------------
用力回應是一種美德
返回頂部
劉學軒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Jun 18
狀態: 離線
積分: 1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劉學軒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20 2:28pm
據我所知,音樂與總譜都會出版,只是時間不詳。
返回頂部
human 顯示下拉菜單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0
位置: 新加坡
狀態: 離線
積分: 26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human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un 20 4:58pm
期待中……
現在最缺乏的就是總譜的出版了
quote:

據我所知,音樂與總譜都會出版,只是時間不詳。



-------------------
新加坡人在北京。
狂人在此,百無禁忌!
-------------------
-------------------
狂人在此,百無禁忌!
-------------------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15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