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劉樹勇/陳輝評林谷芳心靈不安世界如何能安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劉樹勇/陳輝評林谷芳心靈不安世界如何能安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8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劉樹勇/陳輝評林谷芳心靈不安世界如何能安
    發表:  2019 Jan 25 5:44pm

劉樹勇/陳輝評林谷芳

<心靈不安世界如何能安>

北京晨報 2014-05-18 01:16:17 

http://weibo.com/u/1454064140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8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25 6:25pm

劉樹勇評林谷芳:<中國人該怎樣安身立命>

20140518 01:09 北京晨報

(孫新財評注)

冬夜臥聽山前雪,

夏日坐看雨中花。

但願此身常寂寞,

世間值得做神馬?

(這是中央財經大學藝術系主任劉樹勇詩作)

匆匆翻過林谷芳的新書

《觀照(--一個知識分子的禪問)》,

以為又是“心靈雞湯”

(勵志、哲學類的故事和哲理)流。

 

 

這是(?)一個難以逾越的困境:

最深刻的道理與最膚淺的道理,

說出來時,往往彼此略同。

(若燃豈非很易「逾越」,

怎會反而難以逾越?)

大智慧需要一種樸素,

一種回歸平淡的氣質,

而這就會給人以“不過如此”的錯覺,

就忽略了作者幾十年來的思考與沉澱。

在這個特別喧囂的時代,

洗盡鉛華,

有時會成為思想之痛。

林谷芳是修行者,

長年只穿一件單薄的衣服,

被譽為:臺灣文化界數十年來

唯一(?)持守中國牌,而不倒的文化標杆。

然而,林谷芳還有另一面,

對李登輝的邀請,

他敢於回復:“要聽我彈琴,

到我的茶館來,

我沒有奉詔演奏的道理。”

(明明就只是邀請

何云什麼「奉詔」

谷芳兄就算沽名釣譽

也不甚得體!)

他訪問大陸300多次,在不斷遊走間,

體味著社會的變遷。

上世紀80年代,

面對髒亂的街道,

大陸朋友解釋道:

“倉廩足而知禮節,

衣食足而知榮辱。”

30年過去了,

那些街道依然髒亂不堪。

(是麼?!但他在中時專欄:

 <海滄之行的感慨>一文中卻說:

現在的成績已粗具成效:

社區不再雜亂了無生機,

小孩因有更多、更好的活動環境,

連老人都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他們在人文上

發掘被荒廢忽視的歷史,

在建設上

活體重現這人文的景觀與生活。……!

    這蝙蝠究竟是不是禽?

    究竟是不是獸呢?)

在林谷芳看來,

大陸走進了臺灣曾有的教訓中:

我們相信改變制度就能改變一切,

可突然有一天卻發現,

我們彼此卻成了仇敵,

明明是為了建設一個好社會,

為何這個共同的夢想卻將我們撕裂?

為何我們反而落入了:

恐慌、戾氣、不信任、不滿足的包圍圈?

應該說,

《觀照》是一本複雜的書,

如果沒有林谷芳的解讀,

很難品出其中真味。

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因緣

 

北京晨報:在臺灣,

您被譽為文化標杆,

這是家學淵源造成的嗎?

 

林谷芳:我生於1950年,

今天(311日)恰好是我的生日,

已經64歲了。

我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中,

在整個家族中,

我是第一個知識份子。

我的「生命軌跡」(?歷程)與文獻學者不同,

源於不可思議的因緣。

首先,我與中國文化的關係,

家裡並無背景;

其次,對禪的熱情,

對「生與死的觀照(?)」,

我連學習的背景都談不上。

我天然對這些問題有敏感性,

所以走了與一般臺灣人不同的道路,

我的命運帶有禪宗公案色彩,

就是說不是:“因為如何,

就會結果如何”。

從文化回到禪

  北京晨報:您父母期望您做一個怎樣的人?

 

  林谷芳:他們非常開放,

對我沒有期待。

    6歲時有感於死生(!少時了了!)

(?且對)其他世間的興趣很多,

比如:美術、歷史、哲學等。

    考大學時,

我報的是人類學系,

在當時的臺灣,

這是冷門。

  上大學時,

大陸正“文革”,

臺灣在搞“中華文化復興運動”,

我意識到對中華文化不能(?)主觀認識,

要有學問基礎。

    所以努力學習,

上世紀90年代寫了大量的文化評論。

    50歲以後,我選擇了離開,

放棄了藝術家的角色,

回歸禪者本分。

    因為我意識到,

生命本質觀照才是(?)一切的根本。

  從沒(?)跟隨過主流的腳步

    (為藍綠都寫過文化白皮書,

    任過文化復興委員會副會長

    光兼職就有十幾個之多

    曾為許多報刊寫過專欄的人

    還能稱得上,是什麼:

    從沒跟隨過主流的腳步?)

 

 北京晨報:離開主流,不覺得很遺憾嗎?

  

林谷芳:可能大陸對臺灣不甚瞭解。

    上世紀50年代起,

臺灣社會形態便趨於(?)多元,

當時經濟很貧乏,一窮二白。

    (什麼!上世紀50年代

台灣還在威權與白色恐怖時代

    臺灣社會形態便竟已趨於多元了麼?)

    舉個例子,

我小學時一日三餐沒法都吃到米飯,

要搭配紅薯之類,

和大陸差別不大。

    (這與社會形態便趨於多元何干?

    和大陸差別不大者,何指?

    難道此時的大陸社會形態

也是趨於多元的麼!)

    但在文化上,

現代主義音樂(?)、現代主義繪畫

和現代詩是(?)當時主流,

只看當時臺灣文化,

是無法(?)理解常民生活的。

(他自己卻能在此時此地,

就已能對當時臺灣文化一覽無遺了!)

    社會(?的組成份子)被分成兩塊,

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所以(?),臺灣沒有(?)一種意識形態,

強大到人不得不投入其中,

自我始終有(?)選擇的空間。

    (作者睜眼說瞎話!

    O年代出身的作者,不可能不知道

    效忠領袖、殺朱拔毛、反攻大陸

    正就是強大到任何人都不得不投入其中

    絕無選擇空間的一種意識形態)

    所以我一生之中沒(?)跟隨過主流的腳步,

很自然地走了自己的路,

沒覺得特別難。

    (一個自命為文化人的音樂家

    為藍綠都寫過文化白皮書

    口中經常誇耀:”與某某要人餐敘的人

    連北市府都為他專設置一個計畫、場地

    供他成立台北書院,聘他為山長

    竟還能自詡為什麼:

一生之中沒跟隨過主流腳步的話,

    老天都能為之開眼了!)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44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