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評林谷芳《金門南樂研究社風格素描》講評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評林谷芳《金門南樂研究社風格素描》講評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評林谷芳《金門南樂研究社風格素描》講評
    發表:  2019 Jan 22 8:35pm

十三評林谷芳《金門南樂研究社風格素描》講評原文

更新時間:2007-7-11

1999.11.19.

(孫新財評注)


因為許銘豐先生在發表時割捨掉蠻多的,

 

所以我試著把他剛剛沒有講到的,

做一點小小的描述。

 

看到前言,

我以為只是一個田野的初步報告而已,

看下去以後,

有點驚訝於這篇文章。

 

因為在音樂的學術論文堶情A

最難掌握的就是風格的描述,

這牽涉到主/客觀之間,

如何交互參照(?)的一個問題。

 (雲山霧罩!不知所云!)

 

諸多藝術堶情A

音樂被公認為()抽象的,

我們如何掌握到(?)它的整體?

如何不會因分析而導致見樹不見林?

(雲山霧罩!不知所云!)

這是一般的音樂學術研討會上

一直是最困難的問題。

 

我們在()耳朵上所接受的

(此音樂)藝術的一種慣性(?)

是遠遠大於(諸如美術之)視覺(藝術)的,

(不通所以不懂!

這且是無效的論證

音樂藝術與什麼「視覺(藝術)又何干呀?

能證明作者的什麼主張呢?)

這樣的一種慣性(?)

會使得我們在一個音出現的時候,

從它的音色、音高、音質及各種(的諸)音樂名詞(要素)中間,

每一個人受到的一個質素(?)影響,

與我們過去的習慣性(?)有相當大的關聯(?)

 (佶屈聱牙!不知所云!

(這種所謂的「慣性、過去的習慣性」究竟何指?

究竟對學者有什麼:影響、關聯?

作者之論法實有慣如於此的

天馬行空、雲山霧罩之嫌!)

如果(若要)能夠(王國維《人間詞話》中所說的:)

入乎其內(故能寫之、故有生氣)

而出乎其外(故能觀之、故有高致)”

是音樂學者很難(?)克服的問題。

 

在諸多參加過的音樂學術會議中間,

我們發覺很多的音樂(學者,

所發表的)學術(論文,

其論據、或論證法、結論)是非常表面(?)的,

(可能)會告訴你

這個(樂種的宮調體系)音階組織是怎麼樣(?之類)

()這樣的陳述

對音樂風格(?)的描述

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音樂風格」本來就完全無法用文辭來「描述」!

而宮調體系(譬如律制、音階)的如何不同?

幾乎是所能掌握的惟一要素!)

尤其在電腦可以仿真(?)下,

我們可以逆向模擬(?)合乎它(?)的原則(?)

產生上萬首風格不同的曲子也說不定。

(何意!不知所云!)

所以這樣(表面)(風格)描述

就變得非常的表像。

(難道還有其它更好的辦法麼?)

 

到現在(於一般音樂學術會議中,

)發表的論文

(實則大多都)還停留在這個層次。

 

在十年前,

我曾經做過這樣的一個嘗試,

我寫一篇有關琵琶「流派風格」分野(?)的一個論文,

其中用了非常多的一些分析性的客觀(具體)資料。

儘管我也認為這些(具體資料)

只能對(音樂)藝術(的風格)做逼進性的瞭解,

(可不是麼!

本來就是麼!

流派風格音樂風格的同不同?

又豈是同義詞呀?)

但我試圖將(/客觀?)兩者做一個結合,

也就是:

希望(從自己的)一個主觀風格的描述上,

可現(印證)一個(富於)客觀性的基礎(?具體事實)

就這一點而言,

許銘豐先生堶惘酗@段

 (對風格所做的描述就正事如此)

 

我覺得在目前臺灣民族音樂學研討上,

很少人能(?)寫得這麼清楚的。

 

(那就是)在第16頁有一段()寫到()

在南管音樂()發的七個音中間,

事實上是(?不同的宮音所構成的三)

(15263)五聲音階的相迭,

所以他下了一個結論,

七音的南樂是一種更濃厚的(?)五聲音樂』

像這麼的直接在樂理說明,(?)

(“是一種更濃厚的五聲音樂,

哪能算是什麼:直接在樂理上說明?

更濃厚,說明了什麼?)

反而把一些研究中樂的人

所沒有(?)注意到的問題,

直接凸顯出來。(?)

(這不就仍是從「宮調體系」表面所做的分析麼?

與什麼入乎其內(故能寫之、故有生氣)

而出乎其外(故能觀之、故有高致)”

主觀風格、客觀資料、客觀性的基礎何干呀?

一些研究中樂的人竟會沒有注意到

這樣基本的宮調問題麼?)

這樣的一個小小分際(?)

其實在我們一般的音樂學術文上

其實都很少見到,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22 8:36pm

(!作者孤陋寡聞!少見多怪了!

此說早就已由福建王耀華加以論述過!

並誤認為此即黃翔鵬所謂的「同均三宮」

但若此說竟能成立的話

則幾乎中國所有的樂種

其所有不同的多個七聲音階

就都可視同是由三個同一種

15263的五聲音階「相迭」而成的了!

若然豈非就與

中國並沒有四種七聲音階

而只有15263這一種五聲音階而已無異!

——以是主要出現FaSi兩音

就是:暗轉到它宮的15263五聲音階去了

然而事實上中國單五聲音階

就已然不只15263這一種而已了

不同的四種七聲音階又怎會是:

都只由15263這一種五聲音階

「相迭」而成而已的呢?!

黃翔鵬所主張的「同均三宮」

本就是指:不同的三個七聲音階

哪是什麽:不同的三個五聲音階呀?)

我想這一點可能跟

(?)本身()(自然)科學

也是有(?)關聯的。

(!音樂藝術本身就並非自然科學

許老師的理論之是否與事實相符?

與他本身之是否學自然科學?

又能何干呀?)

 

我對這一篇論文第一個驚訝的是,

他在風格描述(?)的客觀(?)(?)主觀性(?)上面,

坦白講,有了一個初步(的分野?)

(究竟作者所謂的客觀與主觀

分別何指呢?

令作者「驚訝」,又究竟是指他的「客觀」?

還是他的「主觀」?

(——蝙蝠究竟是禽?還是獸呢?)

這豈非仍是「宮調體系」的描述

也就是作者所謂的「表面描述」!

哪是什麼「風格描述」?)

 

但是也在某些(?)方面一針見血的掌握。

 (那些「方面」?

不就仍是「宮調體系」方面麼!
哪是什麼「風格描述」方面呀?)

第二個比較強烈的印象是

這篇論文寫作()善做譬喻。

(但比喻法、舉例法,

都本非有效的論證法!

因為任何人豈非都可做出

另一比喻、舉例來? )

譬如(?)說,

他在第5頁堶探ㄗ鴘

福建的地形與南管旋律之間的關係(?)

 

9頁提到天文曆算與農曆的精確性,

就好像(?)南管人在演奏時,

運用著按弦的輕重

及吹氣的角度,

(雖似振聾發聵

但恕余愚眛!未之有聞!)

 

還有放孔的問題,

可以(?)直接把一些

看來不能(?)解決的樂律(?)問題,

在音樂堛蔣絡悃M。(?)

(樂律學是音樂藝術中最科學的

樂律哪還有什麼不能解決的問題?

何又謂之什麼:”直接解決?)

 

他提到在理論與實踐中間的

這種解決(?)的方式,

這在研究音樂分析(?)上面

是非常重要的。

(到底是「樂律」問題?

還是「音樂分析」問題呢?

「樂律」「音樂分析」豈是同一物事呀?)

 

在第12頁當中他提到,

書法的落筆與轉折,

與南管音樂堸弧F音與裝飾音之間的雷同性。

(才怪!)

 

14頁堣]提到,

裝飾(?花音?)()

(?)好的師傅在加調味品一樣(?)

如何應用得宜,

不能太濃太淡,

這樣的一個比喻,

都讓人家覺得(?)非常的深刻。

 

也就是說,

在主/客觀之間,(?)

他有一定的掌握。

(又來了!

這次的/客觀又分別何指呢?

不就是骨幹音/花音麼!)

 

在善於譬喻之外,

我也看到了他有一些討論的重點,

也是一般時候

在尤其從西樂(基本理論)出發

來瞭解中國音樂系統的人

所常(可能)忽略的()點。

 

譬如說,

在第6頁堶情A

提到南管彈琵琶時

身體的律動與別的樂器裝飾之間的關係。

 

(關於)這一點譬如說

在中國的古琴音樂堿O非常重要的。

它的指法與身體的律動以及它音的雙解,(?)

是必()有一定的契合

才能夠(?)達到音樂的完美、完整的一個境地。

 

這些都是這篇文章

我覺得非常可取的部份。

 

不過下面我也提出(一些)

我認為將來(論文)寫作

()可以()小心一點的(地方)

(那就是:)在南管音樂中加(?)的部份

()直接叫做裝飾音,

是不是(適合?)應該叫做裝飾音,

我覺得還可以(再加以甄酌)衡量。

 

因為「裝飾音」的這種概念(與名詞)

比較是西方(音樂)的概念(與名詞)

在西方(音樂)來講,

一個主要的旋律音與裝飾音

(?)很大的分別的,

 

()事實上,

南管這樣的()

雖然()是一個(由演奏者自由)加出來的音,

它在旋律(並不)(?)不可或缺的。

(——有些其他樂器就指奏譜上的骨幹音

而完全不奏這些譜上所沒有的花音)

它事實上()是一個曲調進行(骨幹)音,

所以它是不是(?)應該叫經過音,

甚至是(?)襯音、正音,

(!通稱「花音」!

「花音」雖並非「裝飾音」

但也並非什麼:”襯音、經過音、

更非什麼:”骨幹音、正音、”)

傳統(這種花音,可能會)有各種(不同的稱呼)

因為它(在各省與各個不同樂種中都有所)應用

各種不同場合時的不同稱呼

 

(事實雖然如此,

但現在)是不是()有一個統合的名稱,

我覺得還可以再研究。

 

那麼包含堶措鴾@些「(曲調)偏音」的講法,

也是(同樣)如此,

這就牽涉到音樂研究上

辭語應用的問題。

 

在這塈皕Q討論的,

譬如說常常用到的「曲式」,

一般我們如果() 「曲式」(此詞)

當作西方音樂(基本)樂理一個用語的話,

「曲式」是音樂樂曲體裁、結構,

這樣叫做「曲式」。

 

堶悸曲調()法,

可以直翻(簡稱為)作曲調()進行

 

再有一個就是,

你這篇文章提到()

就是金門南樂的風格(?)素描,

所以(?!)可能沒去特別處理這個(?)問題,

(哪個「問題」?

怎麼個「所有」?)

但是這是我們這兩天很多論文可能遇到的問題,

(究竟是什麼「問題」?)

 

它的殊向(?)與共向(?)的問題,(譬如:)

什麼東西是金門所特有的?

什麼東西是整個漢文化堜狾@向(?)的現象?

這點我想也要做個厘清。

    

最後一點,

在我們談到論文寫作時,

我一直強調一種文化(?)的論文寫作,

第一是論文的格式、詞語、態度可能要有(?)差別;

另一個是論文寫作本身

是不是也可以呈現一種

文化出來(?)「文化性(?)的論文寫作」。(?)

(不知所云!)

在這樣一篇小文章堙A

我們事實上看到一個非(音樂)學院出身的人,

其實無形之中

已經在契入這樣的一個系統,(?)

這是非常可喜的一個現象。

(不知所云!

到底是什麼「系統」?

何又謂之什麼:”文化(?)的論文寫作?)

我簡單講評到堿陘謘A

謝謝!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89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