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坪林谷芳<諦觀百年文化變革與對應 >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坪林谷芳<諦觀百年文化變革與對應 >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坪林谷芳<諦觀百年文化變革與對應 >
    發表:  2019 Jan 14 11:28am

坪林谷芳<諦觀百年文化變革與對應> 

林谷芳合十製作"文創之手"

http://newnet.tw/Newsletter/Comment.aspx?Iinfo=5&iNumber=2155

〔新網記者陳宛君台北特稿〕  

Read more: http://newnet.tw/Newsletter/Comment.aspx?Iinfo=5&iNumber=2155#ixzz5c4wVv1xk

(孫新財評注)


「時代總是會改變,問題在(?)環境改變後,你的因應(?)如何(自我安頓與身心平衡?)?

(「時代」固然總是在「變」,但「因應」何嘗就必須、必有所「改變」?

:沒有改變、無須改變時,又有何「問題」可言呢?)

()的最基本的態度,就是(認知:)任何事物都()藥毒同性,像砒霜一樣——份量用對了就是藥,用過了就是毒。

所以(?)面對任何外在事物的改變,重要的是本心(自心?)、自心的對應(?),要看(自心?)怎麼對(?)應它。」

(不知所云!

前言「因應」、此言「對應」!

「因應」「對應」究竟是否同義詞呢?)

不論秋冬寒暑總是一襲素淨布衣,同時是禪者、音樂家、文化評論人的文化人林谷芳,在他的眼中,如何看待近百年來人文、藝術、科技的變革?

生命(個人?)又該如何在這樣的變革中,處之泰然?

(!前面不是說:”環境「改變」後,你的「問題」在於如何「因應」?

「改變、因應」「處之泰然」豈是同義呀?

若言非心聲,前後文之間,也就自然不能完全自圓了!)

 在林谷芳支持30年老友《鳳凰網》創辦人兼總編輯,製作「文創之手」前,依然隨性自在接受訪談。

禪話生命

生命的體踐(身體力行)(生命)本能(慾望?)追尋

走過()一個世紀,經歷多少文化與科技的變革,來到這個瞬息萬變的世代。

在這個所謂的資訊時代,我們又該如何(因應?——)滿足自我安頓(?)與身心平衡(?)的追求?

「資訊(時代)就是(?已將)一切東西都概念化了。」

林谷芳說,「一切東西都變成(可以)是個訊息。

訊息固然可以豐富我們的生命,但過多的訊息也容易讓生命成為一種浮誇、或者空洞。

(何意?怎麼個:浮誇、空洞法呀?

譬如說呢?)

這個時候,就該去(?)做一些跟你生命直接有關的事情。」

(譬如說呢?

生命怎麼個:直接有關

又怎麼個「該去」法呀?

反之,什麼「事情」,又竟是生命絕對無關的呢?)

林谷芳提到,日本是一個非常重視手工藝的民族,手工藝做得好就叫「達人」。

為什麼重視手工藝?

因為(?)他們相信:親身操作(體踐?——身體力行)(?)有它的意義與價值。

「很多東西他是親自、親身面對生命感受」,

只有實際操作之後,那種行為本身,才會生命產生一種很深刻的內在連結(?(體驗)。」

用精確的講法叫做「體踐」(?),就是身體力行,身體力行直接去接觸外在的事物,讓外在事物跟你做最直接的連接(?),(?)有它的意義。

「而(?)生命有沒有一個東西?(值得)我們持之以恆、不斷追尋的那個基點價值(?)?」

「禪在裡面的觀察,(那值得我們追尋的)就是(?)『自由』(?)」。

他表示,生命有三種本能(慾望):

除了告子提出的「食」與「性」外,木村泰賢在《人生的解脫與佛教思想》一書還提出第三種本能(慾望)自由慾。

 林谷芳也認同木村泰賢所提出的觀點:

「沒有生命就沒有(?)自由,

沒有同類我們就會(?)感到不自在,自由就會(?)縮減,

所以(?),「追尋自由」是所有(?)生命的第一個特徵(慾望)

違逆這個特徵(慾望)生命就很(?)痛苦。」

(若然也當是:

「沒有自由就沒有生命

又怎會是什麼:「沒有生命就沒有自由」?

兩者又豈是同義語呀?!

「若沒有生命」那就什麼都「沒有」了麼!

「沒有」的又何只是「自由」而已呢?)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14 11:29am

東方藝術 該用自己的(?文化)系統來解釋自己

(若然!則所有的藝術,就都該該用自己的文化系統來解釋自己!

又何只東方藝術而已呢?)

對於現階段該如何將我們的傳統文化(之優良部分,)介紹給西方?

林谷芳強調:

第一點就是:不能(?)透過別人的東西(角度)反映(介紹?)自己。

()(介紹?)你自己,()不能()(:)琵琶()類同()西方的吉他。

這樣他們就(可能?):用他們的角度來看。

(!惠子(惠施)主張:夫說者,固以其所知,喻其所不知,而使人知之!”

所以連國父也曾說過:三民主義所追求的:民有/民治/民享,就是林肯所稱的: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用他們西方的角度來講,更好的話,何嘗就不能這麼做呢?

作者這樣的以偏蓋全,就難免武斷了!)

我們要讓西方人學會,要()用東方的角度,來看東方。

談起(中國?)藝術,林谷芳認為:

中國(音樂?書畫?)藝術的最高境界是:「極高明而道中庸」(?)

極高明,最(?)高超的部份,別人做不到

道中庸,但是所談的東西,都是生命的核心」(?)大家都能夠欣賞(——俗?)

(!作者此(/俗之)解無據!——何據?

實則原意當是:君子既要有高尚的理想,又要有合於中庸的行為。)

「我們許多人把『雅俗共賞』四個字,當成游移介在(/?)兩者之間,不能(?)言之高()者,其實是不對的。

(——藝術的最高境界) 觸及『雅』——觸及到高明的部分,

()觸及『俗』——觸及到中庸(?)的部分。

所以(?)在中國藝術一個好的作品,放在那(就算?)大家都說他好,(?)是每個人心裡看到的面向完全(就不一定)(完全)一樣的。

高者見其高(?),低者見其低(?)。」

(東拉西扯!言不及義!)

 林谷芳表示:要向西方來介紹東方文化,我們就該用自己的(文化?美學?)系統,來解釋自己

「舉例來說,東方的樂器都會有(?)強烈的「生命性格」。

(這是我們自己的文化系統?美學系統麼?

何又謂之什麼: 生命性格」?

若連我們自己都無法了解作者此說的含意

就更別說什麼: 向西方來介紹!)

我會告訴他,我們的:

古琴就是(?)高士,跟中國的隱逸文化有(?)關,

琵琶就是(?)俠客,是(?)專業藝術家行走江湖的樂器,

笛子就是(?)書生,而

古箏就是(?)娥女,

我們文化的「生命形貌」非常明顯!

(這就是作者所謂的什麼:東方樂器的「生命性格、生命形貌?!

若然!西洋倒是也洽有此類說法的,譬如:

鋼琴是:樂器之王、小提琴:是樂器之后、大提琴是:人聲樂器,,,,,之類。

但這都已是被樂界所公認的!

而作者所謂的:琵琶就是俠客、笛子就是書生、古箏就是娥女之說,則恕我愚昧從未有聞!)

為什麼「生命形貌」明顯?

因為(?)中國的音樂,不會(?)()音樂而音樂。

所有的(?中國)藝術,一定(?)跟「生命的完成」(?)

(也一定?)跟「(生命?)境界」的提升(?)有關。

所以(?)你會有:文人的境界、會有:俠客的境界、會有:書生的境界。」

(怎麼個:「因為、所以」法呢?

何又謂之什麼:” 生命的完成」、「(生命?)境界的提升」?

若然!試問:笙、簫、管、瑣吶、篪、壎、瑟、箜篌、胡琴、洋琴、柳琴、三弦、阮咸、鐘、磬、鼓、鑼、鈸……

豈非也全都是我們的「東方樂器」?

豈非也應該都會有強烈的「生命形貌、生命性格」?

那麼請問作者,它們分別又都屬於什麼:”士、農、工、商官、吏、僧、道、醫、工、匠、娼、儒、丐 「境界、生命形貌、生命性格」?

反之,如果他們.都沒有這種非常明顯之「境界、生命形貌、生命性格」的話,

豈非反而形同是與西洋樂器一樣: 只為音樂而音樂、跟生命的完成、 (生命?)境界的提升」完全無關的囉?!

這是哪門子的論據、論證呀?)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14 11:38am

發展文創 原點(?)勿違逆

 談到臺灣文創產業發展的方向(!這是文化部長之輩的命題),林谷芳有感而發:

(發展)文創產業很重要的一點,是不能違逆其『神聖性』(?)。」

他舉例,媽祖有它一定的神聖性(?),但你會去拜媽祖公仔嗎?

(何嘗不會?「神像」不就只是「公仔」而已嗎?

但究竟該不該()?)

媽祖神像放在家裡大家會膜拜,但媽祖公仔(則若)不喜歡了(不通!),()可能用過即丟。

(!媽祖「公仔」除了「拜」之外,竟還有其它的「用處」?

有何「用」?怎麼「用」?)

這樣,媽祖的神聖性(?)就會被緩慢(?)消蝕掉,這就是(?)臺灣現在(文創產業發展方向上)很大的盲點。

(不知所云!)

「文化一定會有(?)一些部份,是不可(?)被消費(?)的,

文創產業就是有一個原點(?)

有了原點(?),後面的文創就會(?)出現,

不能為了文創,而把原點(?)去掉。」

(不知所云!

作者所謂的:盲點、神聖性、消費、原點、出現/去掉 究竟何指?

作者的文筆,真是差到連詞都不能達意了!)

林谷芳指出:若要將我們台灣(?)傳統文化推展發揚出去,最好能具備三個要素:

第一是(:須保持)文化的「神聖性」,(因為?)追尋「神聖」是(?)人類的天性(之一)

(!此說無據!——何據!

中國的讀書人因受儒家影響多無宗教信仰!

所謂:敬鬼神(祭神「如」神在)而遠之、不知生焉知死、不言怪力亂神、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連星雲法師都自言不談靈異”!

若然!又何以見得:追尋「神聖」是人類的天性之一呢?)

第二是:文化是否(?)能達到「極致性」,而最深的極致就是:「唯一」(——無可取代性)

(第三是:)若不(能達)到極致(「唯一」——無可取代性),至少要有文化色彩(特質?),譬如說:台北有台北的氛圍,這個(文化)色彩(——特質,且須?)是能夠被清晰看到的。

具備了(神聖性、無可取代性、特質)這三個要素,才能讓人家看的到我們(所發展出來的文創產業)

 「(這二個要素——)『唯一』,有時(這三個要素)——(文化?)色彩也可能達到。

(語無倫次!不知所云!)

(這二個要素——)『極致』代表說:他在這個美學(系統)、這個文化系統是(?)最高的。

(!何又謂之什麼:最高的?

這豈有什麼標準

當就只是「無可取代」的而已!

但就算如此,此說就與什麼「神聖性、文化色彩」一樣,同樣仍都是無謂的!

——無論任何文創產業,起飛都可以自稱:”在他那個「文化系統」,他就是「無可取代」!

認真算來,作者其實連國樂界一員都談不上!

更別說什麼:藝術界、文化界、文創產業界了!

(還自稱在文化界有神聖性呢)

外行人說當然也就說不出什麼內行話來了!)

一個東西只要跟別人不同色彩(?),就叫「特質」。

但是不同到什麼程度?別人都無法鍥及,或即便在同一個系統我還是比你高,這就叫做『極致』。」林谷芳補充:

「另外,要讓別人看到它就有媒介的問題,

不論是透過電子傳媒或是平面、口耳相傳,你自己的主體(?)必須存在,

不要用(?)別人的(文化)系統,來解釋你自己,

只要用(?)別人的(文化)系統,來解釋你自己,你就(?)靠邊站了。」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43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