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評林谷芳<人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把「自我」放得太大>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評林谷芳<人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把「自我」放得太大>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84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評林谷芳<人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把「自我」放得太大>
    發表:  2019 Jan 13 11:44am

評林谷芳<人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把「自我」放得太大>

2016-07-14  北大博雅講壇 發表於文化

(本文首發於北京晚報,節選自林谷芳先生受邀在中央音樂學院所做的講座)


 

 

//道三家的思想,深刻地影響著(?)中國人的「宇宙觀」和「生命觀」

(一般人最多也只有「人生觀」而已!

若非哲學家的話,哪有什麼「生命觀」?甚至什麼「宇宙觀」?

作者無的放矢、無病呻吟了!)

無論談生命的本質(?)、談人文精神(?)的回歸(?)、談中國傳統藝術和美學,還是談人生的意義和幸福,我們(中國人?)都需要(?)回到儒//道三家思想的起點(?),看看如何能夠做到「生命的沉潛」(?)和「人文(精神)的回歸」(?)

(何又謂之什麼:人文(精神) 的回歸、三家思想的起點、生命的沉潛、生命的回歸、生命的基本需要……”?

何以見得我們(中國人?)都需要?——非中國人需不需要?

難道是自然就能成立的「公理」,以是無須任何論據、論證麼?)

//道三家「生命的回歸」(?)

 

對中國人「宇宙觀」「生命觀」影響最大的,就是(?)://道三家。

談人文(精神的)回歸,就得(?)從這三家談起。

人類學在研究了世界三千多個文化之後,有一個基底(?)的歸納,就是:一個文化(?)(?)長期存在(的話),必須(?)滿足(?)其成員,三個「生命的基本需要」

第一是要滿足(?維持)人與人(之間)(秩序)關係

因為人(畢竟)是群居性動物,沒這(秩序),社會就會失序。

第二,(要滿足?)人與自然的(生態平衡)關係

過去中國人講不能竭澤而漁,必須網開一面,就是:人與自然相處時得出的經驗。

人畢竟是自然的一員,(生態平衡)這點不處理好,連生存都會有問題。

第三,(要滿足?)人與超自然(?)的關係

人類是地球上唯一會問:生從何來?()何去?的動物。

在這裡就有:人與超自然的連接(?),而它常就關聯著「終極的關懷」(?)

(無論生、死,何嘗就不也是最「自然」不過的現象!

既然又不是什麼「特異功能」

何需用「超自然」這樣的名詞,才能描述呢?

反之,生從何來?死從往何去?”這樣的「自然現象」問題, 無論哪一個長期存在的文化,又何嘗能、何嘗有滿足過其「成員」的事實呢?

何又謂之什麼:”宇宙觀?

是不是地球的生物從何而來?如何演變?”這樣的「自然進化、自然演化」問題呢?)

中國人這三面,基本就由(?)三家分領。

三家彼此當然有相互涵攝(?)之處,但角色分野仍很清楚(?)

儒家

儒家解決(規範)我們()與人(之間)的關係,所以談:仁義禮智信,講:父慈子孝,講:忠恕。

道家負責(承擔?描述?)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所以是(?)「莊老告退,山水方滋。」

沒有老莊思想做基礎,山水畫是出不來(?)的。

(!此語出自劉勰《文心雕龍·明詩》。意謂:

東晉初年「山水詩」的出現,正是玄學盛行之後的產物。

——在老莊思想告退以後,山水詩才成立。

若然則此話的原義,似與作者剛好相反!

何況「山水詩」與「山水畫」,也原就並非同義詞!)

兩岸畫水墨的,到如今仍受(?)/莊思想影響,動不動就把(?)莊子/老子的話,題在畫上。

(!事實上題在畫上, 絕少什麼:莊子/老子的「話」——什麼「話」?譬如說呢?

題在畫上,大多是「詩」,最少也是「詞」,「詩/詞」難道竟也是受老/莊思想影響下的產物麼?)

而人與超自然(之間)的關係,漢之後就由佛家來()擔。

如果你不接觸這三家,你要理解中國文化,坦白講你就有困難。                                                                                                          

(就算接觸這三家,若竟要理解中國文化,何嘗就沒有困難?)

從音樂看,儒家音樂,它體現的是(人與)社會(之間)的連接(?),民間(?音樂)藝術最受儒家影響,總和生活、倫理息息相關。

儒家對音樂最深的影響,是一種(?)人與人和諧相處的思想

(!何以見得?

實則民間音樂藝術,最受佛教、道教、密宗、薩滿教、一貫道……甚至天主教/基督教等宗教的影響。

哪一種民間音樂藝術,竟是受儒家影響的? 譬如說呢?)

當代藝術非常強調自己的「個性」,好像(?)你越()個性」,()越能顯現藝術的「主體性」。

但儒家卻不這樣。(?)

所以(?)說,藝術要以「個性」為依歸(之說),這在中國人的音樂 (美學?) 系統,並沒有(?)必然性。

(也就是說,受儒家影響下的音樂,是沒有「個性、主體性」?

卻反能代表中國人的音樂 美學的麼?

此說難道無須任何論據、論證?是自然就能成立的「公理」?

或單憑作者一語,就能一錘敲定的麼?

再者,究竟何又謂之什麼「儒家音樂」?

又能怎麼個沒有「個性、主體性」法呢?)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84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13 11:46am

道家

道家是(?)中國這三家中對(音樂?書畫?)藝術影響最大的

道家就是山林,相對於儒家的鐘鼎(?)

藝術最重要的作用(?):作為「生命的出口」常常是現實所未及之處,(常常就?)正是藝術之開始(?)

(何又謂之什麼: 生命的出口、藝術之開始?

作者文筆之差,竟連詞能達意都達不到的地步耶!)

而道家的山林,就是()中國人「生命這樣的出口」。

(何又謂之什麼:生命的出口」?

何以見得:山林,就是中國人「生命的出口」

且就正是、只是:「道家」影響的呢?

不但文筆不通!且理不勝文!)

為什麼中國千百年來畫的就是(?)山水,背後牽涉著很深的「宇宙觀」(?)「生命觀」

(胡說!中國人何嘗就只畫山水?

何嘗就不畫:人物、界畫、花鳥、草蟲、水族、清供、蔬果?

就算只畫山水,又牽涉到道家的什麼:(很深的)宇宙觀?)

中國人畫山水,就是(?)老子所講:吾之有大患者,為吾有身

(老子未婚就先已「有身」,當然是他的「大患」!

何以單與中國人畫山水有關呢?)

人為什麼痛苦?就是(?)執著於「自我」,把「自我」看得太大了。

(人為什麼痛苦?
    
還沒死,錢就花完了!

或快死了,錢卻還沒花完!)

所以(?)人就畫(?)自己,畫得大大(?)的,放在中間。

(「山水畫」與什麼「畫自己」何干呀?

何況「山水畫」中的人物,都畫得小小的,

更非什麼「自我」!

且必不畫在正「中間」!)

但人真正是什麼?

(不通!「人」不就只是一種動物而已麼?)

在中國人看來,就像沈周《策杖圖》那一個策杖者,是大化(?自然)在疏林中的一個小小的存在(?)

(!「大化」就是「自我」?)

我們如果能體會我們是大化(?)中的一員、自然中的一員,我們「生命的困惑」(?)就會少上許多。

就能回歸大化(?)中的自自然然。

(人小時大多沒有什麼生命的困惑」?

成年時,只要無智、無識

或有錢、有權,也不會有什麼生命的困惑」!

反之,事實上誰不知我們是大化(?自然)中的一員?

但我們生命的困惑」何嘗就能、就會因之而少上許多?

作者這與事實不符的理論, 連高調都談不上麼!

又怎可能是什麼正確的理論呢?)

自自然然是什麼?春天來了花就開,秋天來了月就明。

(胡說!「花」何嘗都只在「春天」才開?

「月」何嘗都只在「秋天」才圓!

!就算葉老師式的信口開合!

也不必一出語就不能自圓其說

必這麼處處犯駁呀?)

中國人就在(?)道家的思想裡,得到一種(回歸?)山林的懷抱(不通!),變得胸中有丘壑。

(有山水風景的構思布局、比喻:”對事物的判斷處置,高下。

道家的思想,竟有?竟必能得到?這種情懷麼?

反之,若不在道家的思想,究竟必無?竟必不能得到?這種情懷麼?)

千百年來,藝術除了讓你吐露你的歡樂憂愁,更在於補足你現實之未足。

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人會做出園林來的道理——因為回不了山林,索性把山林搬到自家來,你生命才有「吞吐的空間」(?)

(會做出園林來的,又何只有「中國人」而已?

難道會做出園林來的他國人,也有?或必無?這種「道理」?)

你看,我們有多少曲子()在書寫自然。

你學中國音樂,不懂得道家,送你一句話,你真是可以(?)不要玩了。

(哈哈!我們對「道家(思想),可真是一懂不懂!

「中國音樂」,我們可都「白學」了,近五十年耶!)

佛家

再來,佛家處理(討論)的是人與超自然(?之間)的關係,講「生命的超越」(?)

(ㄏㄚˊ! 生命的超越”,就是:處理人與超自然的關係?

何又謂之什麼:生命的超越」?)

從哪裡可以看到我們和「其他生命最深的因緣」?

(何又謂之什麼:生命的因緣」?)

我們跟宇宙大化(自然)最深的連接(?),乃至直接地了生脫死(?),這是(?)佛家修行要你觀照(?)的地方。

(!「佛家」「佛家修行」,豈是同義詞呀?

作者需要這樣偷樑換柱麼?

何又謂之什麼: 「觀照」?

作者難道就竟想不出其他, 「觀照」更通俗的名詞來麼?)

一個完整的(?)人,你得有(?):人、自然、超自然的觀照(?),你的生命才不致有根本的(?)殘缺。

(我們沒有這三種「關照」,我們就不是一個「完整的人」?

怎麼個「殘缺」法呢?)

缺了與人的連接(?不通!),你會變得孤僻偏狹。

沒有自然(?不通!),人就少了一個悠遊自在的空間,生命就會縮得很緊(?)

(何又謂之什麼:”生命縮緊?)

而缺乏()超自然的觀照(?),你就不知(?)生命的有限,就不會(?)有根柢的謙卑。

(作者睜眼說瞎話!

誰不知生命的有限?

但誰又竟是真有什麼: 超自然觀照 的呢?

再者, 謙不「謙卑」?

與什麼缺不缺乏超自然的觀照又何干呀?

()觀照就必、才必()「謙卑」?

反之,會或不會「謙卑」,必是因為缺或不缺乏對超自然的觀照?

作者之理不勝文,幾乎已嚴重到:只要一出語,

就必犯駁的地步!

!這樣高山滾鼓(不通不通)的名嘴,

竟也能在海峽兩岸都被過譽為什麼:”名家?)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63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