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評林谷芳<茶人之外的授課 茶杯之內的眼界>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評林谷芳<茶人之外的授課 茶杯之內的眼界>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評林谷芳<茶人之外的授課 茶杯之內的眼界>
    發表:  2019 Jan 12 5:26pm

評林谷芳<茶人之外的授課 茶杯之內的眼界>

http://bodhi.takungpao.com.hk/ptls/wenhua/2015-04/2977653_print.html

2015-04-22 07:40:00|

廣東省茶文化促進會

(孫新財評注)


 

林谷芳老師在課程一開始就強調:

茶伴隨着中國人千百年來的生活,用句話講,它是道器得兼(?)——既有形而下的部分,也可以構建(?)形而上的部分……

可我們首先要知道(?):

它有些什麼東西?

缺些什麼東西?

諸位的學習也要曉得:

自己的定位(?)在什麼地方?

自己的「生命情境」在什麼地方?

自己有什麼?

又缺什麼?

你的學習才有效,你才會隨着年齡的增長,契入一種更圓滿更深邃的「藝術情性」(?)乃至「人生境界」(?)

林谷芳老師從1993年起做《禪茶樂的對話》(音樂會)

至今,已進行200餘場,20年來成為台灣乃至大陸一個歷久不衰的活動。

無論:茶席、茶人、藝術家,因時、因地走馬燈地更換如流水盛宴,唯老師一人無可替代。

老師卻説:對我而言,我不是一個諸位眼中的狹義(?)茶人……

但為什麼我跟茶文化會有那麼深的牽連?會在此切入二十幾年?

它一定有吸引我的原因,而這個原因主要是來自後來的「文化延伸」,譬如説:”/禪一味

也因此,我們要讓「茶」變成一個「延伸性」更廣的文化,乃就得回過頭來看看,茶的「基本特質」(?)在什麼地方。

而這正是茶人眼界(?)重要之所在。

茶,首先放在今天,(也許)會被很多人做這樣的類比:

我們東方的茶文化,就像西方的紅酒文化一樣,有很豐富的文化形態

林谷芳老師直言,這樣的類比並不(?)妥。

林谷芳老師解釋説:

紅酒文化的確是西方的重要飲食文化,它有它的豐富性,跟過去的貴族有關。

但並沒有(?)關聯於什麼哲思,頂多就是一種享樂的,優雅的「生活文化」。

它跟茶並不一樣。

林老師談到,從東方各地對茶文化的命名,我們就能看到(?)茶始終關聯於深刻的哲思(?)

在日本的茶文化叫「茶道」,與禪宗修行有必然(?)關聯;

韓國的茶文化叫「茶禮」,是儒家倫理的具體顯現;

兩岸的茶文化叫「茶藝」,它主要的美學見之於道家的,自然哲思(?)和「禪」的一些演繹。

茶雖然小(?不通!),在東亞三國,它卻可以(?)承載着(?)//道三家。

於是(?)我們看一個茶人的修養,乃必然(?)延伸到這三家的思想,和「生命境界」。

林谷芳老師直率地提問:

誰可以告訴我你品了哪一個紅酒,紅酒媟|有亞裡士多德的味道(?),會跟(?)基督教的「原罪思想」(?)有關係?

沒有的,我們動不動把我們自己的茶文化類比於紅酒文化,説明我們並不清楚茶的特性在什麼地方。

茶為什麼有這麼深厚的文化?”

林谷芳老師從四個方面給茶人們,講述了茶與生命的關係。

茶的還原性(?)

因為「茶」源於「自然」(?),是透過不同的「人文工序」,而形成了不同的「茶系」(?)

就像(?)我們每個人也來自於「自然」(?),透過不同的「人文教化」,形成不同的「生命」一樣(?)

因而(?)在品飲一杯「茶」時,基本上你可以(?)還原(?)它的:山川樣貌,樹種、地理位置,甚至是採摘時間;

基本上你還可以還原它的製作工序、發酵過程,保存方法等。

所以喝「茶」就喝出了(?)一片山川,喝出(?)一個生命

(!我們每個人固然都來自於「自然」,透過不同的「人文教化」,固然也可以形成不同的生命,

但「酒」何嘗就不也源於「自然」,不也可以且實已透過不同的「人文工序」,而形成了不同的「酒系」?

當我們在品飲一杯「酒」時,可嘗就不也可以追尋出:其原料的品種、種出它的: 山川樣貌、地理位置,甚至是採摘、制作、儲藏……時間呢?

何嘗就不也可以追尋出:它的製作工序、發酵過程,保存方法……等等呢?

若然則喝「酒」何嘗就不也像喝「茶」一樣,可以喝出一片山川,喝出一個生命來呢?

    既然西方的紅酒文化就像我們東方的茶文化,一樣,也的確是西方的重要飲食文化,也有它豐富性的文化形態

喝酒何嘗就不能及未嘗跟「茶」一樣, 關聯於某種「哲思」?

何嘗就與「生命」完全無關呢?

這樣的「類比」何嘗「不妥」?,

反之何以品了一種紅酒之後,竟須品出某名人的味道?

    竟須跟基督教的「原罪思想」有關係呢?

這是什麼論據?又是什麼論證法呀?)

茶的道器得兼(?)

如果只是作為飲品,它是一個形()下的存在;

它形()上的部分,是從茶的口味(?),作文化(的延伸)生命的延伸(?)

(就算茶(的口味?)的傳播,有其「文化延伸」現象,

但與什麼:生命的延伸」又何干呢?

何又謂之什麼生命的延伸」?

谷芳兄的文章中,充斥者許多這種,類似<何典>一書中,採堆砌法所自創的名詞!)

中國因為有那麼多的茶,所以你會在不同的時節堳~不同的茶,不止是春夏秋冬,還包含「生命的時節」。

(西洋何嘗就不也有那麼多的「酒」,而可在且實已,在不同的「時節」,品不同的「酒」?

但何又謂之什麼生命的時節」?

!這是什麼論據?又是什麼論證法呀?)

老師舉例説:

以前我們喝龍井的時候,想到的(?)是什麼?

杏花、煙雨、江南是不是?

江南三月鶯飛草長,你喝普洱會想到(?)杏花、煙雨、江南嗎?

不會的(?),因為那個茶是黑黑那樣,讓你想想也不可能(?)

茶就有(?)這樣的(形而)下基礎,去對應(?)不同的「人生」,對應(?)不同的「境界」。

這是(?)中國茶的形()上和形()下的特性。

(若然!何以見得西洋的酒文化,

就沒有這樣的基礎?

就不能這樣對應?

就沒有這樣的特性?

這叫知己而不知彼!

且何又謂之什麼: ()上和形()下的特性呢?

就算茶真有這樣(形而)下的「基礎」,

什麼才是形()上的「個性、特性」呢?)

茶的個性:

茶的()性與茶形而上的部分,其實是相關的。

(無論何種酒,何嘗就沒有其個性、特性?)

因為(?)中國茶個性的千姿百態,所以(?)人們很容易在其中尋得自己的喜愛乃至安頓處(?)

(酒乃至任何人事物.其個性、特性何嘗不就也是千姿百態!

人們何嘗就不也很容易在其中尋得自己的喜愛?

但何以見得,竟也可以尋得自己的頓處?

莫測高深了!)

茶的個性(?)不是體現在:

喝普洱就比較高竿,

喝龍井就比較尊貴,……

那只是口感(?偏見)而已;

而是體現在(?)

你喝的茶,如何對應你「生命的情性」(?)

(何又謂之什麼: 生命的情性?)

老師嚴肅地説:

如果一個年輕人沒事很驕傲地説,我只喝普洱。

我通常自會叮囑他,當心未老先衰。

身為禪家,我會告訴你在什麼「時節」堙A什麼樣的「茶」「對應你人生」(?)其實是最圓滿的。

茶的個性使得它跟「生命的貼近性」很強。

(何又謂之什麼: 「對應你人生、生命的貼近性」?)

所以(?)我們喝茶看到的人(?不通!)不止是他對某一種口味的堅持或者喜好而已,我們其實是可以(?)完全透過茶的個性,去閲讀這個人了。

(谷芳兄竟有「以茶相人」這種特異功能耶!佩服!)

茶的時間性:

時間是(?)中國藝術非常重要的參數,就此與生命產生深刻的關聯(?)

(何又謂之什麼:「與生命產生關聯?)

(採收、制作)茶的時間性(?不通!):

狹義的來講的話,你會談什麼:春茶、秋茶、冬茶;

廣義會講到茶的存放性。

但茶的時間性除了秋茶、冬茶這種採摘的時間性,除了保存的時間性,它還有「生命時節的時間性」。

(何又謂之什麼:生命時節的時間性?)

老師繼續給我們舉例:當我們採取嫩芽來做龍井,而且不做其他工序,直接選其自然之樣貌的時候,這時它就把一個春天的時間,直接映現在茶性(?)上面。

但你們()()告訴我,在熟普裡也能(?)喝出青春來。

(在熟普裡,究竟能不能喝出青春來?

能又怎麼樣?

不能又怎麼樣?)

這就説明了(?)茶的時間(?)是可以積澱在茶的味道(?)裡的,這個時間性(?)也可以讓我們做人生的參照(?)

(怎麼個「說明」法?

何又謂之什麼:人生的參照?)

這是葉老師式的語法!

——雖口若懸河貌似出口成章,實則前後文根本就不相聯屬,而令人不知所云!)

林谷芳老師在講完茶的特性(?)後總結:

因為(?)茶中有(?)一個「生命時節」(?)可以與你對應(?),因此(?)你在不同的「時節」,會喜歡不同的茶,它可以(?)伴隨你走完一生

(既然在不同的「時節」,就已會喜歡不同的茶!

則與什麼伴隨走完一生又何干呢?

反之在不同的「時節」,人們也是會喜歡且實已品用不同之酒的,

則「酒」中不也有著一個生命時節」,可以與人對應?

推而論之,則無論://///……,沒有這種所謂生命時節」

不可以與人對應,幾希矣!

則茶還有什麼個性、特性可言呢?)

無論它的還原性(?),讓你有着來自山川的體驗;

無論是道器得兼(?),使得你在生活的基礎,(?)哲思的推演;

無論它對應(?)你不同的「生命情性」,乃至不同的「生命時節」,……

「茶」都可以變成一個豐富的文化,茶人當然(?)可以因此(?)變成一個豐富的生命

(!怎麼個「當然」法

若然!還有什麼物事,沒有豐富的文化

什麼「人」又不可以,因此變成一個豐富的生命

何獨「茶」與「茶人」為然呢?

!由這樣的人與理論,所創發與主持的什麼《禪//樂的對話音樂會》,

幾十年來竟能在台灣乃至大陸,成為一個歷久不衰的活動——實已進行了幾百場?

且唯林谷芳老師一人,無可替代的麼?

也就是說其他也號稱《茶/樂的對話》的眾多音樂會,

只因為沒有谷芳兄的主持與理論,竟就都是不算數的囉!)

責任編輯:王冠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46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