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評林谷芳 <神(宗教)是不能(可)拿來賣的!>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評林谷芳 <神(宗教)是不能(可)拿來賣的!>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評林谷芳 <神(宗教)是不能(可)拿來賣的!>
    發表:  2018 Dec 22 8:40am

林谷芳 <(宗教)是不()拿來賣的!>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923000638-260109  
中國時報/
時論廣場(2016923)

(孫新財評注)

 

實則哪一個宗教的,哪一個()”不是來的?

怎麼不能賣?

谷芳兄的真意當是:

宗教是(宜、)拿來賣!”方是吧?

惟就算如此

但最少作者所舉的電音三太子

就卻確並非台灣原有的

也就自不可能有什麼「聖性」

也就與什麼「宗教」能不能「賣」無關!

於此,谷芳兄無異於引喻失義了

 

    林谷芳的文章常有一些涵義不明(不能達意)的名詞。

    (:民間社會的能量、大地而生的能量、動人的能量、台客、菁英社會、的文化、政治本土化、本土之名、侵蝕本土、侵蝕社會基石、反噬神聖性、投射、質樸心理、直樸、無質、民間美術、反文化、一般色彩性的民間文化、生命的希望色彩、生命底層、生命皈依處、純樸謙卑的希冀、賣相、視覺標記、(文化的深度)觀照、資本主義邏輯、..),這是一般人都能感覺到的!

    既詞不達意,又無能另用更為通俗的名詞代換,就不能算是文筆好麼!

    谷芳兄不但文筆好不到哪裡去,還理不勝文、甚且處處犯駁!

    以是當我評注他的文章時,就特別輕而易舉駕輕就孰,也特有成就感而樂不可支!

    正因谷芳兄所為之文,多有屬葉老師式的東拉西湊,賣弄模糊詞彙者(如什麼:投射、關照……之類)而讓部分一般常人不知所云,才能他們因丈二金剛摸不到頭腦,而被自我催眠甚至自虐而不自知了!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2 9:12am

這些年()

台灣民間(?)社會的能量(?民智)大開,

(何又謂之什麼:”(民間)社會的能量(大開)”?)

俗豔儼然(簡直就)已成台客(?)的文化標記(?)

(「台客」一詞(Nigger黑鬼一樣)帶有歧視、貶義!

作者於此文中,特採此名詞為用者,何意呀?)

(尚俗非雅? 台客(?)既不滿(?)菁英(?)社會常見(?)的虛矯,

(谷芳兄自戀於「文化菁英」的心態,常於字裡行間自曝!)

更有政治本土化(?)的加持,

(!既是菁英社會,

「虛矯」又怎會反是常見的呀?

若然又怎能稱之為什麼菁英社會?

何又謂之什麼:政治本土化(的加持)?)

「尚俗非雅」乃(?)擁有近乎絕對的正當性

——不只(某些)政治人物爭相靠攏(於俗豔? 虛矯?)

(部分)文化人(?)也不時以此衕I,

來顯示自己能接於地氣。

(何以見得所有的「政治人物、文化人」皆然?

難道無須任何論據、論證?

是人盡皆知的「公理」麼?
爭相靠攏於俗豔、虛矯,

竟也能、還能稱之為什麼「文化人、菁英」?)

的確,俗艷(雖已?)(台灣本地?)民間文化的重要標記,

(若然前文何以又說:

俗豔儼然已成「台客」的文化標記?
在作者眼下,所謂的
「民間」

「台客」的關係、區別為何?)

不過,各地民間也多有這種色彩,

並非台灣()獨有。

(「各地民間」「也多有」
與「台客」的所謂「儼然已成、近乎絕對的(正當性)
是否同義呢?)

而其中的「艷」,則係(?)來自質樸心理(?)的投射(?projection

下意識地否認自身不良的思覺,反歸罪其他()

一種心理防禦機制。它能降低焦慮水平)

更不見得就是「庸俗」。

(何又謂之什麼「質樸心理、投射」?

「艷、或庸俗」「質樸心理」的關係究竟為何?

「艷」又怎會來自質樸心理的投射?)

俗,可以是不假掩飾的直(?)

也可以就是庸俗。

(各地?台灣?)民間的俗艷,(?)是前者(——直樸)

若為後者(——庸俗)

(台客的?)「尚俗非雅」就是(?)一種墮落,

(各地民間的?台客的?)文化就粗陋無質(?)

()不假掩飾的直樸,

黃土高原的鼓樂就是個例子,

像「安西(?)腰鼓」那大而誇張的動作、震耳欲聾的鼓聲

()直擊你的心頭,

就連大紅色的鼓棒彩帶與旁邊的黃土相搭,

(都市人初看總覺顏色頗不協調,)

但你要()在黃土高原待上兩天,

這紅,也就變成一種生命的希望色彩(?)

(何又謂之什麼

「希望色彩、生命色彩、生命的希望色彩」?

說理當用已知喻其所不知!

谷芳兄這種不知所喻的論法,

與循環定義一樣,都是無效的論證!)

(富於)(生命的)希望(色彩?),在民間美術(作品中?)尤其如此,

(在其他的美術中,

就比較並非如此了麼?)

大紅大綠,並非都市人所以為的:

「紅配綠,狗臭屁」,

反映的正是(?)生命底層(?)

最純樸最謙卑的希冀(?)

(「紅(及綠)」與什麼生命的希望色彩、

生命底層的希冀何干呢?

谷芳兄的論法,充滿著想像——詩意?!)

然而,這樣的(生命之希望)色彩
()換個場景,換個目的,

動人的能量(?)(可能)就不見。

(何又謂之什麼「動人的能量」?

——經自由組裝而創造出沒有

(也不可能有)明確定義的名詞

及對每一名詞、概念
都可以附加一不相搭嘎的前置詞

是谷芳兄慣有的文法!)

近年大陸各地觀光興起,

民俗(就也)變成最好的賣相(商品之一)

經濟誘因(可能)使人(?)改變,

而即使人(?)不大變,

()(算只是)將這些民間文化,

直接置諸表演舞台,

那從大地而生(?)(動人之?)能量

也常折損大半,

這種情形同樣發生在台灣。

(折損大半這種情形

同樣發生在台灣與大陸的

究竟是什麼”(從大地而生的)動人之能量?

作者的這種文青式的論法

焦點模糊而不知所喻!)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2 9:13am

這些年(近年來),提(到台灣的)民間文化,

許多人(也許)會想到電音三太子與八家將。

兩者幾乎已成為台灣民間文化的代表性(?)標記。

(也就是說:

電音三太子與八家將豔而俗囉?!

但就算是台灣

「電音」三太子也是近年來才有的

從前台灣哪有什麼「電音」三太子呀?

事實既然如此

則「電音」三太子何嘗就有什麼資格

成為台灣民間文化的什麼「代表性標記」?)
(電音)三太子是(近來南部)民間

(在民間節慶繞境出會遊藝活動中,

才稍)普遍的(藝陣活動之一)信仰

在台灣興盛的扶鸞起乩等宗(?)教場合,

祂的神格(?)尤為突出;

(什麼! (電音)三太子竟也有什麼「神格」

且在「扶鸞起乩場合」

也有其角色麼?)

而八家將則是最具地方色彩的護法神明(之一)

臉部勾勒與獨有步法,

形成奪目的視覺標記(?)

迎神賽會中常是最吸引人的一環(之一)

這樣的地方神祇,

配以地方色彩濃烈的造型與動作,

成為民間文化的代表既不為過,

甚至還恰得其所。

然而,正如華北的鼓文化,

正如大陸許多的「非遺」,

因社會(的進步與)變遷,

它們常就離開了原生態(環境)

而離開原生態(環境),就得(?)變。

變,當然(?)(一定就)(失落)罪過

但問題在:()變得如何?

而相較於大陸諸多的「非遺」,

台灣三太子、八家將的變,

則更(應該?)要有文化的深度觀照(?)

(何又謂之什麼: 「深度觀照」?

作者若真有什麼具體心聲的話

何以就無能用較簡明通俗的詞語

把它說清楚呢?)

(文化之所以應該)要有深度觀照(?)

是因祂們不只是一般色彩性(?)的民間文化

(何又謂之什麼:(一般)色彩性(的民間文化)?

若是(一般)色彩性(的民間文化),

就不()要有:(文化的)深度觀照」了麼?)

它牽涉到宗教信仰。

(譬如說呢?)

變之後,

能否離開神(?)而獨存?

(何又謂之什麼:「神聖性」?

谷芳兄也曾當眾說過:他在文化界是有神聖性的!)

人間又有什麼人事物

竟是離開神聖性

就絕對無法「獨存」的呢?)

或甚至回過頭來反噬(?)()有的神聖性?

都該被考慮到。

就因這樣,

當四處都有「電音三太子」的「表演」,

而「表演」常就在商業場合(?)時,

有人(譬如作者?!)就提出了這樣的質疑:

「這是在賣神嘛!

但神是可以拿來賣的嗎?」

(實則電音三太子跳舞、八家將出巡)就只娛樂大家

何況(?)還具本土特色(?)

(何意?不通!所以不懂!)

這種質疑對當事者(?)來說,

像是不可承受之重!

(可不是麼!

實則就只有作者自己一個人

是一會兒說:有「神聖性」

一會兒說:就只娛樂大家的而已!)

但質疑者所言,

卻更有(?)他的觀照(?)

因為「大仙尪仔」(電音三太子)並不就是大公仔、大的人偶,

(谷芳兄一會兒電音三太子

一會兒「大仙尪仔」
瞻之在前、忽焉在後
真是神出鬼沒呀!)

祂之所以被做得大、

(之所以)被放在迎神賽會,

是因(?)具有「神格」,

所以過去(?)請祂來、送祂回,

都得有(?)相應的儀軌。

(「過去」根本就沒有什麼(電音)三太子
(
電音)三太子若竟真有什麼所謂
「神格」的話,

就當也只是凡人憑空附加上去的而已麼!)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2 9:14am

()八家將除煞去邪,

()更有相關的禁忌,

但在商業經營下,

這些(儀軌)往往就被忽略了。

(若然則正可見的

(電音)三太子原就沒有什麼所謂「神格」!

若竟真有什麼所謂「神格」的話

這些儀軌又怎可能被任何人「忽略」?)

會這樣(被忽略),有來自市場的需求(?)

——資本主義(商業?)邏輯當道,

許多神聖(性也就)不免隨之瓦解。

(不通!所以不懂!

實則若(電音)三太子真有什麼所謂「神聖性」的話,

則無論資本主義如何「當道」

原有的「神聖性」

也絕不可能隨之瓦解!)

()台灣這些年來,

將本土發展與尚俗非雅()為一體的大勢,

(便?)須在此(—神聖性瓦解)負起責任來。

(事實上)談本土,

不一定要尚俗非雅,

(任何質)真豐富的文化

(原就本)都有它雅俗的兩面,

()台灣(的本土文化自己,

也必)一樣有自己一定的精微面,

而如今之所以如此(尚俗非雅)

一來,是因反制(?)彼岸傳來

(先被認為是) (精華雅緻)(中華)文化

(什麼!竟有人真認為

俗艷的本土文化

是可以甚至曾被用來

「反制」精緻中華文化的麼?)

二來,則因民主政治,人人等值,

俗眾(?)既多,就不免向俗()靠攏。

(竟敢把一般民眾公開稱為「俗眾」

且認為他們就不免向俗()靠攏

是谷芳兄這種自命「菁英」

所謂「文化人」的傲慢!)

坦白說,

()「尚俗非雅」翻轉(為雅俗皆尚)「尚雅非俗」

一定時間內,

確有它的必要性。

(!既然在任何質真豐富的文化

原就本都有它雅俗的兩面

則若要抱存它的真貌

就當雅俗皆尚才是!

豈能只「尚俗非雅」

或只「尚雅非俗」而已?!

有這種「尚雅非俗」心態者

仍是一種傲慢!

哪裡有資格自命為什麼「文化菁英」?

哪裡有資格自命為什麼在文化界有神聖性)

(尚雅非俗)這種發展

若反過來(成為尚俗非雅——)

使民間敬天畏神的信仰蕩然,

就成為了侵蝕社會基石(?)的反文化(?)之舉,

其嚴重性甚且(?)要較一般(?)民間文化的商業化更甚。

(不通!所以不知所云!

我不信真有人竟真能搞得懂!)

在台灣,以本土之名(?)

卻侵蝕本土(?)的例子向不乏見,

而此又是一例。

(不懂!

此例究竟以什麼「本土之名」

卻侵蝕了什麼「本土」?)

談民間信仰的觀光效應,

可以向(?)日本學習,

讓民俗既具色彩又不失其信仰性,

能凝結地方

也讓生命有皈依處(?)

許多日本的民俗祭典都有此特徵,

而喜談日本的台灣在此沒學習到,

倒還真令人遺憾!

(胡說!

台灣單各種神/祖的繞境活動

民間信仰的觀光效應之規模與品質

就不知比小日本的同類民俗祭典高出多少!

其他民俗活動,:

元宵燈會、平溪天燈、鹽水蜂炮、原住民祭典

頭城搶孤、臺東炮炸寒單(邯鄲)爺、東港王船祭

賽豬公、端午賽龍舟、……

就至今都仍一直

保存著特色、

凝結地方、

又不失其信仰性

至於作者所謂的讓生命有皈依處

因個人對所有這類佛家語

實都莫測高深,

小弟敝人在下我

於此時、此地也就實不敢

再多所冒昧置喙了!)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中國時報)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16 8:56am

有網友來信說: 八家將只是地藏王菩薩、城隍等陰司神明的隨扈。
地藏王菩薩、城隍若是「官」, 八家將最多也只是「吏」。
地藏王菩薩、城隍若是「神」, 八家將最多也只是「鬼」。
「神、鬼」有別——神是用來拜的、鬼則是用來祭的。
鬼若竟有「神性」的話,則所有的妖、魔、怪、狐就也都有「神性」了!
總之, 八家將與電音三太子一樣,本就沒有什麼神性!本就是民俗的商業產物而已啦!
關鍵是谷芳兄於此(甚且總)有著雙重標準:
一方面認為:日本的民間信仰有其觀光效應,值得台灣學習。
一方面卻又認為:台灣的商業民俗,使民間敬天畏神的信仰蕩然”——「反文化、侵蝕了本土、失其信仰性」
一方面認為: 輕侮中國文化,豈只夜郎自大、一方面卻又認為:海峽兩岸的文化各擅勝場,可以也應該互補。
一方面認為:國樂的一夜名曲太多,不應該胡亂作曲,一方面卻又認為:西樂不該老奏外國作品,而應該多演奏國人的新作品。
一方面感慨: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根本無法延遲乃至阻擋大陸的崛起,一方面又感慨:如果90年代以來的戒急用忍有效,台灣又如何會落到如此的田地?
請問「戒急用忍」阻擋大陸的崛起,究竟有效還是無效呢?
當時台灣若不「戒急用忍」,王永慶若早去了海滄投資的話,海滄的進步豈非比今更早、更盛?
台灣豈非就落後海滄更早、更多、更大了?
谷芳兄究竟是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呀?
谷芳兄的論法,常給人一種沒話找話故言非心聲,以是常自我矛盾,難以服人的感覺。
就像春秋時的少正卯一樣——無論如何就都能講出一番道理來。
據說有一漁夫撈獲一富人之子的屍首大開獅子口索價
少正卯教此富人:”別理他,因為此物除你之外沒人會要!”
漁夫聽說此事只好也去少正卯處送禮問策
少正卯教此漁夫:”別理他,因為此物除你之外沒人有!”
故史傳(雖尚有爭論):孔子開始執政,才七天就誅殺了大夫少正卯,並下令曝屍三天。
罪名是:
(心達而險)明知是非卻居心險惡,
(行僻而堅)行為邪僻而頑固不化,
(言偽而辨)言語虛假而善於巧辯,
(強記()而博)專記醜陋之事而且記得很多,
(順非而澤)跟著做壞事並為之鼓吹。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16 9:00am

八家將、電音三太子(甚至地藏王菩薩、城隍)都與宗教(尤其是佛教)所謂的有無神性完全無關,
商業民俗與有無使使民間敬天畏神的信仰蕩然”——「反文化、侵蝕了本土、失其信仰性」也完全無關!
谷芳兄只是無話找話,(也就無論如何能能講得出一番道理來)既言非心聲,也就難免前後矛盾而難以自圓一說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9 Jan 16 9:02am
記得在一次會議中,有一位學者當眾指出:谷芳兄的說法模糊,好像一隻蝙蝠,你說他講的是禽,他說他講的是獸,你說他講的是獸,他說他講的是禽,
真是傳神!但我仍可更補充一下:
無論你說他講的是禽,還是獸,他都可以說你沒錯,或他沒錯!
因為上古時代禽獸不分!(這確是清漢學家考證出來的!)

在另一次會議上,谷芳兄張口必言考古人類學(他是台大考古系的啦!)李鎮東大概實在憋不住了,在他又起身欲再度發言時,李鎮東手指谷芳兄說:"你別再提考古人類學!"
谷芳兄說:"正要提考古人類學!在考古人類學中,可以發現牙醫都是巫師擔任的!"
李鎮東當場摔倒!(李鎮東就是個牙醫!)
所以我說谷芳兄有李敖式的辯才----就算是一張白紙他也可以即席說出一篇千字美評
但雖然難能,卻並不可貴----因為白紙終究仍只是一張白紙!

所以我說谷芳兄的這種無論如何都能說出一番道理的論法,
常因首鼠兩端之故,而給人一種沒話找話故言非心聲,以是常自我矛盾,難以服人的感覺。
關鍵是谷芳兄於此甚且總有著雙重標準:
一方面認為:日本的民間信仰有其觀光效應,值得台灣學習。
一方面卻又認為:台灣的商業民俗,使民間敬天畏神的信仰蕩然”——「反文化、侵蝕了本土、失其信仰性」
一方面認為: 輕侮中國文化,豈只夜郎自大、一方面卻又認為:海峽兩岸的文化各擅勝場,可以也應該互補。
一方面認為:國樂的一夜名曲太多,不應該胡亂作曲,一方面卻又認為:西樂不該老奏外國作品,而應該多演奏國人的新作品。
一方面感慨: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根本無法延遲乃至阻擋大陸的崛起,一方面又感慨:如果90年代以來的戒急用忍有效,台灣又如何會落到如此的田地?
請問「戒急用忍」阻擋大陸的崛起,究竟有效還是無效呢?
當時台灣若不「戒急用忍」,王永慶若早去了海滄投資的話,海滄的進步豈非比今更早、更盛?
台灣豈非就落後海滄更早、更多、更大了?
谷芳兄究竟是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呀?

所以我形容谷芳兄的這種論法,就像春秋時的少正卯一樣——無論如何就都能講出一番道理來。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36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