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評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林谷芳「廢死」並非普世價值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評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林谷芳「廢死」並非普世價值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評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林谷芳「廢死」並非普世價值
    發表:  2018 Dec 20 8:08pm
評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林谷芳「廢死」並非(?)普世價值

20180726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726000754-260109

(孫新財評注


對任一論題,無論是贊成或反對的一方,都需先就對手的主要論據加以蒐集、理解。

(故在正式的辯論比賽中,究屬正方?還是反方?是由抽籤來決定的)
   
若僅就並非對方的(主要)意見,加以反駁(甚至窮追猛打)的話,辯論學上稱之為無效的反對(與論證),當然不可能有任何說服力。

就我之所知:

反「廢死」者的主要論據:

    一是以眼還眼式的報復(有些國家甚至不合理到,女兒被強暴的話,老爸 (甚至全家、全族),就也可以強暴罪犯的女兒…..之類。)

一是對受害者的同情——所謂設身處地、感同身受。

一是對改良治安、司法成本的考量……等。

反之主張「廢死」者的主要論據,則不盡是:

宗教式的理想、道德、人道主義……而已!

而更有、另有著一層「防弊」的歷史使命——只要政府沒有剝奪任何人生命的權利,則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樣的歷史暴行,就沒有因法律本可有死刑之弊,而發生的可能了!

這就並非一般反「廢死」者,甚至主張「廢死」者,之所能知、已知的了。

舉例而言:

法國公民與總統,原多還不贊成「廢死」。

就正是在一場轟動全國的法庭辯論之後,才整個翻盤的。
在此法律事件中,「廢死」聯盟特選一組名律師,為一明確重罪犯(——殘忍卻證據確鑿且已認罪)辯護。

卻完全不提罪案本身!

反而單論「廢死」此主張的()利重於()弊。

    最後的結果是:不但終於為罪犯爭取到免死;且令法蘭西舉國,因此而改法「廢死」。

總之,多數先進國家之所以能通過「廢死」,並非是因為作者所誤以為的什麼:

偶然的歷史因素、進步程度、歐洲中心論、普世價值

何況普世價值的正確定義也當是:

出於人類的良知與理性(而將來應可被全世界所普遍認可)價值觀念。

――雖然目前多尚非是人類所共具的價值與現象,而須經過社會大眾反覆的辯論。

簡單的說「普世價值」就是:

目前普天下皆樂於追求的先進理想

而非作者所誤以為的什麼:

普天下皆同——人類文化普遍存在的現象

價值可以被常識認定,是/非、對/錯是清晰,而不須反覆論辯

     無故殺人,殺族人更是滔天大罪,這是「普世價值」……

若然則無論中/外、古//未來,就都沒有作者所謂之「普世價值」此物事了!
   
結論是:作者本人對「普世價值」的定義,原已有不盡正確的理解。

更對主張「廢死」者的主要論據,也不盡理解就作無效的反對。

以是作者所有的論證,就已全都是無效,而毋庸多議、再議的了!

 

    林谷芳的文章常有一些涵義不明(不能達意)的名詞。

(: 樣態潛台詞大社會直舉跫音…..),這是一般人都能感覺到的!

(既詞不達意,又無能另用更為通俗的名詞代換,就不能算是文筆好麼!)

    :

    但如果再大的社會,都必須對其中的個人,在權力上所謙抑

則刑法本身也就必須扮演,對受害者交代的角色

「廢死」者許多人,無形中卻還是中了那「普世價值」的圈套……這樣,無論文筆、文理都完全不通的文句,我不信真有人能懂!

 

    再如:

    「廢死」真是普世價值嗎?其實不然!

所謂「普世價值」是:普天下皆同……

    就都是無效的反對(與論證)!——有誰是這樣主張的呢?

     (用詞既不達、文意且不真、文理更不順,就不能算是文筆好囉!)

    至於:

    “(普世價值)其實「是台灣」在此議題上,一個最根柢的迷思

(部分)贊成死刑者,也只能相對說:……

「廢死」與「執行死刑」,其實只訴諸於「理想」與「妥協於現實」的差別

    (「高舉理想」大纛者,)自覺或不自覺地,露出道德的傲慢

    ”(「普世價值」)必須符合兩個條件,一是在「理」上,一是在「事」上

    「近親禁婚」,……,則是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現象

愈封閉或愈自以為進步的族群,就愈容易乃至喜歡,用這字眼

    封閉者用(「普世價值」)這字眼,是所見甚少,就以自家為天下

以來的歐洲文明,正是(這自以為進步的) 後者

19世紀的歐洲人認為:人類文明,最終都將進化成歐洲樣態

以為「廢死」就是一種普世價值,正反映著這樣的歐洲中心論

歐盟會用各種方法,要求其他不同文化者「廢死」,……這些被要求者,竟也就如此接受了

其潛台詞就是:讓我們暫時原諒這些人的愚昧無知吧!

「廢死」與「反「廢死」」之間,也非愈辯愈明之事

    台灣目前卻是當權者以自以為是的普世價值」強加於人。
   
後果又要大家承擔

    (主張)「廢死」者許多人,無形中卻還是中了那「普世價值」的圈套

……之類的論法,則難免武斷——以偏概全,而有著明顯的語病了!

   
在所謂"文筆"方面,一般人在"連詞"(:而、且、雖然、當然、但是、因、所以、以是、可以、真、更、也、何況、就、於是、至於、甚至…..),常有不通(上下不能連貫)之處!

    於此林谷芳實也不能免俗。

    總之谷芳兄不但文筆好不到哪裡去,還理不勝文、甚且處處犯駁!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0 8:23pm
評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林谷芳「廢死」並非(?)普世價值

20180726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726000754-260109

(孫新財評注)

(台灣)(要保留)執行死刑?

最近又成為諸方關注的社會議題,

而儘管連親綠媒體亦一再表示:

希望(要保留)執行死刑,以撫民怨,以安民心,

但執政(民進黨政府的「廢死」決心)()絲毫不為所動,

在凡事皆舉民意(是瞻)的台灣,

這還真是個怪現象。

(「廢死」決心)不為(民進黨政府)所動()原因之一,

(可能): (相對於)執政當局過去「廢死」的立場,

若這時迫於民意「髮夾彎」,

當然(?)心有不甘(會顯得昨是今非)

但立場(與決心至今都還)能如此「堅定」()根本(原因)

(可能)還不在(此是否昨是今非?)這「現實」的原因

(文筆不通!)

(?)支撐執政當局或「廢死」者

「雖千萬人吾往矣」的,

在於他們()認為(?):

「廢死」乃是(?)一種普世價值。

(!這是無效的反對

是否「普世價值」?

並非所有主張「廢死」者的

共同或主要主張!)

(普世價值)這種認為(?概念)

又何只出現在(主張)「廢死」者()身上,

(——普世價值)其實是台灣

(多數主張「廢死」者)在此議題上

一個根柢(基礎)迷思,

(! 這是無效的反對!
何以見得主張「廢死」

就必是一個「迷思」?

且以此「迷思」為根柢(基礎)?)

君不見,連(部分)贊成(保留)死刑(執行反「廢死」)者,

也只能相對(?)(退一步地)說:

台灣(的國情)還沒發展到

(可以)「廢死」的地步,

所以必須依法(保留)執行死刑。

(而所謂)「還沒發展到」()

(無異於)意指著:

「往後必須達到,

只是目前還沒「進步」到這程度」,

所以(目前還)只能(保留)執行死刑。

在這樣(與事實不符)的認知下,

「廢死」與(保留)「執行死刑」(之間)

其實只(?)訴諸於「(高舉)理想」

與「妥協於現實」的差別,

如此,高舉理想大纛者,

以其「高度」,

(也就)自然可以(?)(魯迅詩作《自嘲》中的:橫眉)冷對千夫指」,

(!自信具此道德高度者

當只是主張「廢死」者中的絕少數

反之反「廢死」者中的多數

事實上仍抱著:以眼還眼這樣的

自認無須故也大多缺乏

這種道德高度的心態。)

甚且在這「冷對(千夫所指?)」中

(部分「高舉理想」大纛者)自覺或不自覺地,

露出(?)道德的傲慢。

(!這是不完全的歸納

絕非所有主張「廢死」者都有這種

所謂的「道德傲慢」)

然而,「廢死」真是(?)普世價值嗎?

其實不然!

(!這是無效的反對!

——作者自己創造一個

並非對方的主要論據

再加以反對。

實主張則「廢死」者的主要論據,:「防弊」

——只要政府沒有剝奪任何人生命的權利

則納粹屠殺猶太人這樣的歷史暴行

就無因法律本可有死刑之弊而發生了)

所謂「普世價值」(的定義)(?):

普天下皆(樂於追求!的先進理想)(?)

(!這是無效的定義與論證!

若竟要「天下皆同」

才算「普世價值」的話

則無論中/外、古//未來

就都沒有「普世價值」此物事了!

實則所謂「普世價值」的定義

應當是:出於人類的良知與理性

(而將來應可被全世界所普遍認可)價值觀念。

――雖然目前多尚非是

人類所共具的價值與現象

簡單的說就是:

目前普天下皆樂於追求的先進理想)

要如此就必須(?)符合兩個條件,

一是在「理」上,

這價值可以被常識(當時當世的多數人)

認定(為值得追求)

()是非對錯(則不僅)(約定俗成)清晰

而不須(也無法)反覆論辯的,

另一是在「事」上,

它是人類文化普遍存在的現象。

(!作者對「普世價值」定義的理解

本身已然不盡正確

且作者對「廢死」者的主要論據

本身既已是無效的反對

則作者所有的論證

就已全都是無效

而毋庸多議、再議的了!)

然而,能符合這兩個條件的(價值)

其實極少(?)     

(可不是麼!

苟依作者此錯誤定義

則無論古今中外

就都沒有「普世價值」此物事了

反之, 無論古今中外

既都卻有「普世價值」此物事

則單有歸謬法即可知

作者此定義是與事實不符的了!)

——無故殺人(有罪)

()()

(?)是滔天大罪……

(?)是「普世價值」,

(文理不通!不知所云!
引喻失義——「普世價值」只是:

落後文明向進步文明

努力的「目標」而已

哪是什麼:

人類文化普遍存在的「現象」?)

於理於事基本都無可置疑;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0 8:29pm

又如「近親禁婚」,

尤其直系親屬之間(不得亂倫)禁止結婚

則是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規則)現象

(!作者此論並不周延而引喻失義了!

若只論「現象」的話
則像:日本、埃及、中世紀的歐洲、古中國……

(尤其是貴族)就都曾有過:

表兄妹、親兄妹、甚至父女通婚

這所謂無可置疑的習俗

考古出身的谷芳兄不可能不知道)

因不如此,

倫理(血統)就會被(敗壞)顛覆,

天下就(?)大亂

但即便是後者(「近親禁婚」)

(無論古今雖都曾)極少極少的例外,

(可不是麼!

既然「近親禁婚」並非什麼「普世價值」

作者還舉「近親禁婚」為什麼「普世價值」何為呀?)

當然(?),也都有(?)嚴格的限制。

(什麼限制”?
文理不順!說理不清!)

正因(?是否「普世價值」?)

必須接受「理」與「事」雙重的檢驗,

()研究文化的學科如人類學

就不()輕易使用「普世原則或價值」來談事情,

(「普世」既是:

趨向於未來去追求的前瞻價值

與重視探求過去的考古(人類學)

何能、何須相提並論呢?

苟依作者此錯誤定義

則無論古今中外

就都沒有「普世價值」此物事了

又何止於考古(人類學)而已呢!)

相反地,()封閉

()自以為(希望追求)進步的族群

()容易乃至()喜歡

(「普世價值」)這字眼。

封閉者用(「普世價值」)這字眼,

(因為?)所見(本就)甚少,

()(容易)以自家(的道德理想)

為天下(所共尊)

(至於)自以為進步者(之用「普世價值」這字眼)

(可能是因為:)以自己為歷史(道德理想)進化的前沿,

(而誤以為)天下都(應可以)與自己(的道德理想)趨同。

(以是)一封閉、一進步的兩種(不同)社會,

(喜用「普世價值」此字眼上,)

此卻就(才竟會有此)相同(的現象)

()以來的歐洲文明,

()正是(?這自以為進步的) 後者,

19世紀的(?)歐洲人()認為:

人類(所有的不同)文明

最終都將進化成歐洲樣態(?)

(正因)如此,許多悲天憫人的傳教士

乃以「解放野蠻,使之走進上帝懷抱」(的恢宏大志)

(卻又反)無視殖民的血腥。

這種(人類所有的不同文明最終都將進化成歐洲樣態)想法

雖在二戰後

因殖民地(民族)的覺醒

(而多)有被(加以)遏抑,

但無形的滲透卻(可能仍)一直存在,

「歐洲中心論」(?)並沒有成為歷史的過去,

它只是換一個面目,

繼續作用著。

(?)以為「廢死」就是(?)一種普世價值,

(?)反映著這樣的「歐洲中心論」。

(就算「廢死」不是一種「普世價值」

與什麼「歐洲中心論」

又何干呢?

這不但是一種葉老師式的東拉西扯論法

且根本就是無效的論證!)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70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0 8:34pm

所以(?)歐盟會用(?)各種方法(?)

要求(?)其他不同文化者(也追求)「廢死」,

(胡說!目前連歐洲國家中

無死刑的都還仍是少數呢?

歐盟何嘗有什麼:

用各種方法要求其他不同文化者「廢死」的事實呢!

任何國家的「廢不「廢死」」?

又哪裡可能因歐盟要求?

哪裡可能用任何方法要求呢?)

但遺憾的是,這些被要求者(?)

竟也就如此接受了(?)

這樣的(所謂普世)價值,

()自己(本國法律)發展的進程

(至今都)()()歐洲程度

而感到遺憾,

()如此,

「台灣還沒有發展到『「廢死」』的地步」

其潛台詞就是(?)

讓我們暫時原諒這些人的愚昧無知(?)吧!

(!這仍是無效的反對

反「廢死」者多以自身論述不足
需加強宣傳為職志

哪有人是只盲目自命進步

並賤視多數對立者

愚昧無知此心態的呢?)

其實,即便在歐洲,

連德國(尤其是法國)

通過「廢死」也有歷史偶然的因素,

(!靠「歷史偶然的因素」通過「廢死」的國家絕少

大多經過充分的論述充實、廣為宣傳、充分辯論)

更遑論將它視為四海皆準的普世價值,

(節外生枝了!

「廢死」本就並非作者所謂的什麼:「普世價值」

與作者所謂的什麼:

其它的「普世價值」,

更是毫無半毛錢的關係!)

而「廢死」與「反「廢死」」之間

也非(?)愈辯愈明之事。

(!真理越辯越明!

法國人民與總統

原多還不贊成「廢死」

就正是在一場轟動全國的法庭辯論之後

才整個翻盤的
在此法律事件中

「廢死」聯盟特選一組名律師

為一明確重罪犯(——證據確鑿且已認罪)辯護

卻完全不提罪案本身

而單論「廢死」此主張的()利重於()

最後的結果是:不但終於為罪犯爭取到免死

且令法蘭西舉國因此而改法「廢死」)

它毋寧(?)是一種選擇,

例如:若只站在(?)社會的角度談刑法,

當然(或許)可以空疏地說

看不出(保留)死刑對治安

有多大直接性幫助這般的話

但如果再大的(?)社會

(事實上卻確)都必須(?)對其中的個人

在權力(XX)(?)所謙抑(?)

(不通所以不懂!

我不信真有人能懂!)

則刑法本身也就(?)必須扮演

對受害者(需有個對等)交代

(這樣)的角色。

(不知所云!)

每個社會在此的天平(?)都可不同,

但台灣目前卻是(?)

(部分)當權者以自以為是的(?)普世價值」強加(?)於人,

後果()又要大家(共同來)承擔。

(!這是無效的反對與論證!
若台灣目前的當權者,

真如作者所論,

全自以為是、有強加於人的話

民進黨既已全面執政

又何以並未強行通過法律呢?

此議題又何能進入公投呢?

單由此按歸謬法即可知

作者此誤說之非是!)

被強加,雖(然可能仍)有不服()

(?)(主張)「廢死」者()許多人

無形中卻還是(?)中了那「普世價值」的圈套(?)

(不通!所以不懂!)

(有一)(?)電視(政論節目),

(某名嘴)(主張):

「廢死」是普世價值時,

主持人趙少康直接一句:

「它只是歐洲價值」這般的直舉(?)

在目前仍屬空谷跫(ㄑㄩㄥˊ腳步聲。極難得到言論)音,

而真要談保留死刑,

就要有更多人能如此

直擊(?)這「廢死」的迷思才是!

(作者一會兒直舉、一會兒直擊”!)
()有更多人(像趙少康)如此(直擊)

台灣社會也就不難(方能)跳出「廢死」的漩渦(?)

(!正好相反

要多數人贊成「廢死」

就需要贊同者與宣傳者、甚至對立者

都正確了解此論題的真意、主論

當多數人真能如此正確了解時,

台灣社會也就不難融入

這「廢死」的「普世價值」了。)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中國時報)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30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