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評中時專欄:林谷芳<歷史扭曲(?)下,多少荒唐事>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評中時專欄:林谷芳<歷史扭曲(?)下,多少荒唐事>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66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評中時專欄:林谷芳<歷史扭曲(?)下,多少荒唐事>
    發表:  2018 Dec 20 2:12am

林谷芳<歷史扭曲(?)下,多少荒唐事>

中時專欄:2018_09_20

(孫新財評注)

    若吾人根據胡適的闡釋,則科學方法就是: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

    谷芳兄對於直稱自己為「東廠」竟出現在台灣,孰令致之?此命題,所提出的大膽假設是: 對歷史扭曲下的產物!

——而想否定歷史,就竟得選擇失憶;()先將價值翻轉

    然則對歷史之加以扭曲、否定此事,無論古今中外都很普遍。

    但無論古今中外,否定歷史都需奠基於事實真相的重新發掘!哪裡竟是什麼選擇失憶;()先將價值翻轉就能達成的呢?

    而扭曲、否定歷史此事, 雖然天下滔滔皆如是也。

    但竟自命東廠的就只有張天欽一人而已!

    單由此即可見得作者此假設之先已不真了。

    若然則其他所有的論據無論能不能成立?就全都是無效的論證了!

    實則張天欽之所以自命東廠,就只是單純的掌權者的腐化而已!
   
谷芳兄慣於將形成簡單問題(如中西音樂學美學之比較)的原因,深入到:哲學、政經、社會、教育、心理、歷史、文化……來討論,以是常能有兩種不同的結論:

1、   這是個無解的問題,因為:成因複雜、龐大、非人力所能解。

2、   這問題只有他才能解,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真正了解它的複雜成因。

(譬如:”直稱自己為「東廠」竟出現在台灣,孰令致之?此命題的成因就竟是:”對歷史的曲解”)
此說早成坊間笑談,這就恐非谷芳兄之所能聞知的了!

    林谷芳的文章常有一些涵義不明(不能達意)的名詞(:人間性、道不遠人、生命極致/聖一如彼岸作為此岸(歷史)關照、真實觀照、關照起落、月旦人物根柢忌憚導致虛無對立關係…..),這是一般人都能感覺到的!

(既詞不達意,又無能另用更為通俗的名詞,就不能算是文筆好麼!)

    :”「敬天畏人」如何能得?正從歷史觀照中得

    歷史扭曲出現在台灣,幾乎是世界唯一感謝殖民統治的地方

它的長處是務實融通,道不遠人。其生命極致甚且可以如禪家所舉的「凡/聖一如」

但局限則在,因缺少清晰超越的「彼岸」作為「此岸」的參照,人就容易流於現實,總「成王敗寇」。極端情況下,甚至可以「無法無天」

觀照於時/空長河中的起落,人,就比較不會限於一己之私,生命格局就能拉開,就胸有丘壑;社會,也就能有貫穿時/空的價值堅持。

社會價值(?)解體下,導致的虛無

……

    這樣自詡為佛家語(如一無所有也就全無可失之類)實則無論文筆、文理都完全不通的文句,我不信真有人能懂

    再如:

    中國是壞的,壞中的壞,負負得正,就是好的
   
所有自己認定的價值,也就不須接受檢驗

    「自為東廠」的荒謬,有些人甚且不以為恥,仍在(?)以扭曲的歷史為自己辯護。……

    就都是無效的反對與論證!

    有誰是這樣主張的呢?

     (文意不真就不能算是文筆好囉!)

    至於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這樣的史之為用,「尤其」適用以漢文化為主體所建構的中國文明。

 中國文化是世界大文化體系中,人間性「最」濃者。

人間性文明的中國人,若不讀史「就可能會」壞透。

    中國文化的長處「是」:……,其生命極至甚且可以如……

局限則在……,人「就」容易……「總」……極端情況下,甚至可以……”

過去聖/賢多強調敬天畏人, 「正從」歷史觀照中得

人就比較「不會」限於一己之私,生命格局「就」……,「就」……;社會「也就能」……”

直稱自己為「東廠」, 「根本原因」則在: 對歷史的扭曲

出現在台灣,幾乎是世界「唯一」感謝殖民統治的地方

你想否定歷史,「就得」選擇失憶;更就須先將價值翻轉

壞中的壞,負負得正,就是好的。這邏輯「在台灣」很普遍

  民進黨最喜歡說「普世價值」,卻「永遠」兩造對立邏輯中,尋求自己最大的利益。

因國共內戰帶來的故宮文物,「我們卻可以」因保護世界文化遺產而繼續擁有

只選擇自己想看的,只認自己所講的,原來「還有」幾分道理的立基點。

而在一個以主觀選擇為「唯一」基點的封閉系統中,「所有」的想像也「自然成為」真實。

所有」自己認定的價值,「也就」不須接受檢驗。

最初「由秀異」人士組織的黨。

 十足」印證了許多談台灣主體的人,……,行為卻「就是」中國式的士大夫無恥。……

    之類的論法,則難免武斷——以偏概全,而有著明顯的語病了! 

在所謂"文筆"方面,一般人在"連詞"(:而、且、雖然、但是、因、所以、以是、可以、更、也、何況、就、於是、甚至…..),常有不通(上下不能連貫)之處!

    於此林谷芳實也不能免俗。

    總之谷芳兄不但文筆好不到哪裡去,還理不勝文、甚且處處犯駁!

    正因所為之文,都屬葉老師式的東拉西湊,賣弄模糊詞彙(如什麼:此岸彼岸、關照)而讓部分一般常人不知所云,才能他們因丈二金剛摸不到頭腦,而被自我催眠甚至自虐而不自知了!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966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8 Dec 20 2:17am

林谷芳<歷史扭曲(?)下,多少荒唐事>

中時專欄:2018_09_20

(孫新財評注)  

歷史(學家的任務、學術志向為何?)有多重要?

司馬遷(《史記. 報任安書)的「究(探問)/人之際,通(解釋)/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可說一語道盡。

而這樣的「史之為用」尤其適用(?)「以漢文化(?)為主體」所建構的中國文明。

(一會兒「文明」、一會兒「文化」?

考古系出身的谷芳兄,不可能不知兩者有別吧?
這樣的「史之為用」何以見得尤其適用「以漢文化(?)為主體」所建構的中國文明”(、文化)?

別的文明的史家,就沒有這樣的家任務、學術志向?
這樣的家任務、學術志向”,就必不適用於別的文明(文化)的史家了麼?)

()所以如此,()中國文化是世界()大文化體系中,人間性(?)最濃者(?):

(何又謂之什麼人間性?怎麼個「濃」法呀?

何以見得「最濃」?難道無須任何論據?論證?是自然就能成立的公理麼?)

(中國文化)它的長處(?)是務實融通(?),道不遠人(中庸》第十三章:”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

其生命極致(?)甚且可以如禪家所舉的「凡/聖一如」(凡夫和聖人的體性毫無差別平等)

(中國文化、文明竟有這樣的長處、與生命極致?
   
東拉西扯不知所云!)

但局限(?)則在,因缺少清晰超越的「彼岸」(?)作為「此岸」(?)的參照(?)

(佛家以:

有生有死的境界為此岸

以涅槃(經過修行,達到超脫生死、超脫一切煩惱的精神境界)彼岸

但兩者又能怎麼個參照法呢?

怎麼個局限法?缺少法呀?

惠子曰:「夫說者固以其所知,喻其所不知,而使人知之。」

谷芳兄這樣高來高去的說理法, 要說的究竟是什麼呢?

難道就沒有更通俗易懂之說法了麼?)

人就容易(?)流於現實,總(?)「成王敗寇」(成功者權勢在手,無人敢責難,失敗者卻有口難辯)

怎麼個容易、流於現實?)

極端情況下,甚至可以「無法無天」(違法亂紀,不受管束)

(中國文化、文明竟有這樣的長處、與極端情況?)

就因觀照(?何以又不言參照啦?!)於此,過去(?)/賢多強調(?)「敬天畏人」,而「敬天畏人(愛民?)」如何能得?
    
正從歷史觀照
(?)中得。

     (何又謂之什麼: 「敬天畏人」?

   哪一些過去聖/賢多強調「敬天畏人」”?

   怎麼個「強調」法?

    「敬天畏人」如何能得?”正從歷史觀照中得,何意呀? 

   不通!所以不懂!

    究竟何又謂之什麼「觀照、歷史觀照」呢?本就已然眾說紛紜的!      

    若根據http://buddhall102.pixnet.net/blog/post/269192612-%E8%A7%80%E5%AF%9F%E8%88%87%E8%A7%80%E7%85%A7之所載則為:

    「觀察者」和「被觀察者」是「觀照」的兩個面(?)

       當它們相互消融成一體時(?)

    「觀照」首次在它的一體中出現(?)

    !這是什麼話呀?谷芳兄竟理屈辭窮到,需要用這樣模糊難清的名詞與論法麼?)

觀照(?)於時/空長河中的起落(?),人,就(?)比較不會(?)限於一己之私,生命格局就(?)能拉開(?),就(?)胸有丘壑;社會,也就(?)能有貫穿時/(?)的價值堅持。

(何又謂之什麼:”起落?

「觀照」又不是日月星辰,又如何能於時/空長河中起落?

「一己之私」是古今中外都有的自然人性,就算觀照於時/空長河中的起落,何以見得就比較不會了呢?

何以見得生命格局就能拉開了呢?

社會,又哪會竟有什麼能貫穿時/空的價值堅持?)

(正因)如此,中國(史家)寫史有個特色:史家之筆總直接月旦(品評)人物,——所謂「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

在君王具有無限權威的封建時代,真能讓統治者根柢(?深深)忌憚的,就()是這史家之筆;

而也多賴這()史家之筆,整個社會才(多少還能)辨清邪正,知所取捨。

即便奸佞之輩,在此亦不敢輕攖其鋒,總要(最多也只能)為自己所作所為,盡可能地塗抹掩飾。

所以說,中國歷史固不乏奸佞,但敢如張天欽之流直稱自己(所在的機關)為「東廠」者幾乎無有。

(「東廠」是明代才有的機關,”之前的奸佞,當然不會直稱自己為「東廠」”!)

而如今竟出現在台灣,孰令致之?

就是個極度嚴肅的問題,它絕非想閃躲者所謂的「練肖話」(說些有的沒的——不負責任的大話)而已。

孰令致之?理由可能有:

當今社會價值(?)解體下,導致的虛無(?沒有客觀意義、目的、真相)

轉型正義旗幟下,無視憲政原理下機關的恣意擴權。

但根本原因則在: (台灣?)對歷史的扭曲(?)

歷史扭曲(?)出現在台灣,幾乎是世界唯一(少數?)感謝(?)殖民統治的地方;

(不通!所以不懂!

我不信真有人能懂得作者的真意!

扭曲了歷史”, “台灣,甚至世界何以又會「感謝」呢?)

(歷史扭曲?)更出現在,(民進黨)對過往國(民黨政)府歷史作為的全盤否定上。

歷史是時/空中的連續體,你想否定,就得(?)選擇失憶;
你想否定,更就須
(?)將價值翻轉。

(!這是什麼邏輯呀?

否定歷史需奠基於事實真相的重新發掘!)

張天欽的東廠說(對過往國民黨政府歷史作為的全盤否定),正是這種(歷史)扭曲下的產物。

讀過中國歷史的張天欽,不顧東廠的歷史罵名,除甘為權勢所用外,內在隱含的邏輯則是(?)

中國是壞的,壞中的壞,負負得正,就是好的(?)

(!”壞中的壞負負得正豈是同義的呀?

國民黨政府與中國豈是同義的呀?......

這都是無效的反對!)

(壞中的壞,負負得正,就是好的)這邏輯看來很諷刺(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但在台灣()很普遍(?)()(:)國民黨是壞的,所以(?)國民黨當時的對立面,日本就是好的一般(?)

(!這只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而已!

哪是什麼壞中的壞,負負得正,就是好的?
    反之日本固然是國民黨當時的對立面”,難道就不是民進黨的「對立面」,就是好的麼?

就算是民進黨,有人是真有這種主張的麼?)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樣的邏輯,用在黨同伐異很有效,但它卻忽略了有些價值(歷史事實),(並不符)超越於這種對立關係(邏輯?)的。

你不喜歡國民黨是一回事,日本殖民(統治是否應該感謝?)是另一回事。

民進黨最喜歡說「普世價值」,卻永遠(?經常)兩造(這種錯誤的)對立邏輯中,(嘗試)尋求自己最大的利益。

要否定歷史,就得選自己想看的看,如此才能選自己想講的說。

()如此,蔣介石推行的「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就只是為對抗中共,攏絡民心的手段,不值得任何肯定;

(日本人)八田與一建造烏山頭水庫,則是為住民謀福利,與日本政府以台灣為南進擴充據點的政策無關;

同理(?),蔣介石「拉」我們陷入國共內戰,但因國共內戰帶來的故宮文物,我們(?)卻可以因「保護世界文化遺產」而繼續擁有。

(這只是作者所謂的:” 選自己想看的看,如此才能選自己想講的說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甚至壞中的壞,負負得正,就是好的、歷史扭曲、哪是什麼「同理」呀?

何況事實上,無論國民黨、民進黨都有主張:應將故宮文物還規中國者!)

只選擇自己想看的,只認自己所講的,原來還有(?)幾分道理的立基點,也就消失殆盡,

( !”只選擇自己想看的,只認自己所講的,竟原來還有幾分道理的立基點?這是什麼邏輯呀?)

而在一個以主觀選擇(?)為唯一(?)基點的封閉系統(?)中,所有(?)的想像也「自然」(?)成為(歷史)真實。

(!這都是無效的論證!

何以見得就是封閉系統”?

何以見得就都是想像”?

何以見得都以主觀選擇為唯一基點”)

所有(一些)自己認定的(所謂)價值,也就(?可能被誤以為)不須接受檢驗。

(!這是無效的反對!

就算在民進黨中,又有誰是真有這種主張的呢?)

一個最初由秀異(自命民主、進步?)人士組織的(民進),()會淪落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除權力使人()化外,這透過扭曲歷史造就的系統封閉,恐怕還是更根本的原因。

不跳出這歷史扭曲,要讓這些人回復清明是不可能的,這也就是(當政的民進當要修改)歷史課綱重要的原因。

坦白講,不能在此(?)撥亂反正,正是(?)馬政府最失敗、最短視的地方。

(!現在還談什麼「馬政府」何為呀?)

顧炎武《日知錄》說:「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正常的地方出現這「自為東廠」的荒謬,普天下必擊鼓而攻之,可如今的台灣,除了社會的反應強度不夠外,有些人甚且不以為恥,仍在(?)以扭曲的歷史為自己辯護。

(!竟真還有人對「自為東廠」的謬論,不以為恥、為他辯護麼?

既沒有,這不就正是無效的反對與論證麼?)

很弔詭,也很諷刺,這種怪現象十足印證(?)了許多談台灣主體的人,在缺乏對歷史的真實觀照(?)下,行為卻就是(顧炎武《日知錄》中所說)中國式的士大夫無恥。

(士大夫竟要扭曲歷史才是、就是「無恥」麼?

顧炎武《日知錄》中所說的中國式的士大夫無恥,竟真是只有此意而已麼?)

有人說(?),人間性文明(?)的中國人,若不讀史就可能會壞透,這論點倒真在(張天欽)們身上得到了印證。

(誰這麼說?

倒是西方人多有認為:”中國歷史記載了許多人性陰謀與黑暗面,才造成中國人性的複雜與詭譎

但無論如何,都與中國文化、文明是否屬於什麼:”人間性無關!)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60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