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均主與調首(宮),何者宜作為「調高」?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均主與調首(宮),何者宜作為「調高」?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37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均主與調首(宮),何者宜作為「調高」?
    發表:  2017 Jan 05 7:23am
均主與調首(),何者宜作為「調高」?
 
 
 
談到音樂的曲調,吾人之最所關心的性質之一,是它(八度內)用了的那些音律?
西洋線譜的調號,#b號與五線譜的結合,所欲表達的,也正是這種訊息──曲調內用了那七個音律?
    這些音律彼此之間是有一定關係的(──如五度(相生)鏈的關係,或純律功能網的關係),所以該丘斯把它叫做『音族』。([1])
    這五度鏈狀排列的(或聯成網狀的)、七音所構成的音族,中國叫作『均』,西洋叫作Key(調)。
   『均』的定義,見於<舊五代史.樂志下>:"十二律中,旋用(迭)七聲為『均』"。([2])
    也就是說,『均』是:五度鏈(或功能網)的部份集合。(——故是一個五度音列,而非鄰音音列)
    無論樂器或人聲,所奏唱之音律,必為五度鏈上(或功能網上),相鄰的音律(通常為七個)。
中國,以「均」之首律稱為該均的『均主』。
<舊五代史.樂志下.王朴奏疏>:
        "十二律,旋迭為均"。
        "十二律中,旋用七聲為均,為「均之主」者,宮也。"。([3])
為區別不同的『均』在『五度鏈』上的『位置』(、『位階』),中國以音族 (『均』)最左方(首律、均主)之律名為『均名』
以黃鐘為均主的均,叫黃鐘均、
以林鐘為均主的均,叫林鐘均、......。
七律一均。而中國有十二律,故「均數」有六。如下表﹕(有  號之律,為均主。)     
  能立均的六律 蔡元定18律方能立均的六律
  12律 黃鐘 林鐘 太簇 南呂 姑洗 應鐘 蕤賓 大呂 夷則 夾鐘 無射 仲呂
    黃鐘均 黃鐘 林鐘 太簇 南呂 姑洗 應鐘 蕤賓          
林鐘均   林鐘 太簇 南呂 姑洗 應鐘 蕤賓 大呂        
太簇均     太簇 南呂 姑洗 應鐘 蕤賓 大呂 夷則      
南呂均       南呂 姑洗 應鐘 蕤賓 大呂 夷則 夾鐘    
姑洗均         姑洗 應鐘 蕤賓 大呂 夷則 夾鐘 無射  
應鐘均           應鐘 蕤賓 大呂 夷則 夾鐘 無射 蕤賓
  
何謂「調首()?
    「調首」一詞,見於<隋書音樂志․開皇樂議>:
    ” 案今樂府黃鐘,乃以林鐘為「調首」,失君臣之義;
清樂黃鐘宮,以小呂為變徵,乖相生之道。
今請:
雅樂黃鐘宮以黃鐘為「調首」,
清樂去小呂,還用蕤賓為變徵。”
近代(如黎英海、皇翔鵬……)的理解,「調首」即音階(——調法)之首音,也就是宮音!([4])
黃翔鵬認為﹕「一均有三宮」,可構成三種音階。
若然則一均也就有三個調首.宮。如下﹕
變變
宮徵商羽角宮徵         為調名制
正聲音階 152637#4→1 2  3  #45  6  71(調首宮=均主宮)
下徵音階 4152637→1 2  34  5  6  71(調首宮=徵)
清商音階 b7415263→1 2  34  5  6b7  1(調首宮=商)
 
其中的下徵音階,相當於西洋的大調音階。注意:它的宮音,比正聲音階的宮音,也就是「均主」,高純五度。
其中的清商音階,相當於西洋的米索利底亞調式。它的宮音,比正聲音階的宮音,也就是「均主」,高大二度。
實則無論由:
西洋的羅馬七教會調式,
還是中國由蘇衹婆所傳的龜茲七聲調,
都可證知:在同一均(同一調號)下,實可有、也已有七宮(及七音階)。
也就是說:此一均(同一調號) 內七聲之移宮,可得七個音階(——古稱調法)。
此即<舊五代史.樂志下>所載:
〞為均之主者,宮也。徵、商、羽、角、變宮、變徵,次焉發其均主(指其它六音皆可為均主、為宮之謂也)之聲〞。
《通典》所載﹕
"累代合黃鐘一均(五鐘廢而不擊,反謂之啞鐘),『變極七音』",
所變者,亦皆為一均七聲內之『移宮』。
《遼史.樂志》亦載:
"大樂亦有七聲,謂之七旦,...自隋以來,樂府取其聲,四旦28調,為大樂...。七七四十九調,餘二十一調失其傳,蓋出九部樂之龜茲樂云。"
連韓國《世祖實錄》中,亦有載:
其曰者,以歌聲之調為,非宮/調之也,
非持十二宮調為也,商角徽羽亦皆為……
可見中國不但有七律調(——七均),也是曾有七聲調的。
(如《隋書》之蘇祇婆七聲調,就正是同一均下的七宮(音階)。)
同樣的,西洋同一調號下的七調式,也是依此「移宮法」而構成的。
繆天瑞即云:
”七個音構成了「調Key」……──亦可稱為「音族Family of Tones」。
    「調」中各音,照「和聲音級Harmonic degree(───五度鍊circle of fifth)而聚集如下:” ([5])
“這樣由七個音構成的一列(五度)音,是真正的「天然音級Natural scale」” ([6])
“「調Key」便是由五度鍊中,任何七個鄰接的音所構成。” ([7])
“「調Key」與「調Key」的關系,可用五度音程(──即和聲音級(Harmonic degree)來測量)”、
“「轉調」”(Modulation),便是由一「調」,進行到另一「調」,即「調」的互轉”([8])。
故該丘斯體系所謂的「Key(調)」(與中國所謂的「均」),都與屬性為「鄰音列」的「音階(調式)」,是截然不同的!
該丘斯又認為:
“一切的「音階」(scale),都發源於「調」(Key)”([9])
“(「調」Key中)任何一音,都可選為主音(Key  note——Tonic);([10])
“(以「主音」為首,)將上舉「調」(Key)中七個音,根據八度關系,上下移動,使之互相接近,(排列於所選的「主音」之後,)就構成「自然音階Diatonic scale(七種「中世紀調式(=中世紀音階」)”。([11])
由此可見:無論古今中外,在一均七律中本可有七宮,與七聲調(音階——調法),以是中國才可能有:七乘七之49個雙層次的(宮/)調。
  上述這種同均七律之下的『同均移宮』,與<禮記>中「不同均的旋宮」實有所區別。
在「為調名制」下,「均主」與「調首()」不為同一律
陳應時說﹕
“調名的一個顯著功能,就是給演唱(奏)者一個定調的信號。古今中外,定調的方法不外乎兩種:
一是定「均」的起始音(宮)的音高,如﹕我國的黃鐘均、大簇均,相當于西洋音樂的C調、D調。均、調的起始音音高為黃种=C、太簇=D,等等;
一是定「調式(主音_)的音高,如﹕我國《周禮•春宮•大司樂》中的“凡樂,黃鐘為宮,大呂為角,太簇為徵,應鐘為羽”。
這裡的﹕
“黃鐘為宮”相當于西洋音樂的C大調,
“應鐘為羽”相當于西洋音樂的b小調;
其他二調,也都指明了「調式(主音)」的音高:
角=大呂,
徵=太簇。”([12])
總之,陳應時認為﹕”「宮音」的律名也就是「均主」的律名”。
但此說不完全(甚至完全不)正確!
如上表之所述,「均主」雖等於正聲音階的宮音,卻並不等於大調(下徵)音階起始音(宮)的音高。
以大調(下徵)音階為例,C大調(下徵)音階起始音(宮)的音高,是C。
但C大調音階的「均主」,是F而非C。
也就是說﹕西洋音樂的C大調、(相當於中國的下徵音階)屬於F均C宮。
同理﹕
西洋音樂的G大調、屬於C均G宮、
西洋音樂的D大調、屬於G均D宮、......。
總之,除正聲音階之「宮」,恰等於「均主」之外,其它六種音階的「宮」高,並不等於「均主」──下徵音階之宮,高均主五度、
清商音階之宮,高均主兩度……。
以大調(下徵)音階為例,則「均主」必低於大調(下徵)音階起始音(宮)的音高五度——並不等於大調(下徵)音階起始音(宮)的音高。
再以清商音階為例,則「均主」必低於清商音階起始音(宮)的音高兩度——也並不等於清商音階起始音(宮)的音高。
故陳應時”「均」的音高=起始音(宮)的音高”,之理解,不確!
陳應時”我國的黃鐘均、大簇均,相當于西洋音樂的C調、D調。”之理解也有誤!
與所謂:”西樂的「小調」,相當於中國的「羽調」”一樣,都差了五度!──西樂的「小調」,應相當於中國的角調(——<晉書>稱為「清角之調」)才對,並非「羽調」。
陳應時只以均主「調首()」為「調高」麼?
實則何謂「調高」?陳應時的理解並不肯定與穩定。
在繆天瑞《音樂百科辭典》p754<均>詞條中,陳應時直說:
:「調高」,與「宮」、「調」、「旦」同義”。
    在<中國傳統音樂基本理論概要>一文的<三、均.宮.調>中,陳應時也說:
中國傳統音樂理論中的「均」指「調高」”
「宮音」的高度,就成了「均」的標志,原本為聲名的「宮」,也就成了「均」的同義詞”
都可見得陳應時根本就是誤以為:=宮=調=旦,而:均/宮不分、宮/調不分、旦/調不分……的!
惟若「宮」與「均」真是什麼「同義詞」的話, 吾人不禁要試問:何以陳應時又以<均.宮.調>為此段文的標題呢?——這難道還沒有前後自相矛盾之處麼?
實則吾人在上節已詳述:「均主」與「調首(宮)」根本就非並同律。
若然則陳應時基於此錯誤基本觀念下,”均=調高=宮”的結論,也就根本有誤,而不足與論!
黃翔鵬也曾以調首「宮高」,為「調高」麼?
黃翔鵬曾說﹕
“「旋宮/轉調」一詞,對于不熟知傳統樂律學的人們來說,往往單純地理解作「調高」的變換——宮音(當是:均主)位置在十二律中的移位。
其實‘旋宮’与‘轉調’應該是兩個概念:
‘旋宮’指「調高(也就是:均主)」的變換,
而‘轉調’指「調式(當是:聲調音階)」的變換。”([13])
“中國音樂學的基本理論中,均、宮、調是三層概念:
「均」是統率「宮」的,
「三宮」就是同屬一均的三種音階,而分屬三種「調(宮)高」”([14])
黃翔鵬所謂的”同屬一均的三種音階。”指中國的:
C正聲音階、
G下徵音階、
D清商音階、
都屬於中國的F均,但三音階則分屬不同的三個宮音!——總之,均≠宮
黃翔鵬把此現像,叫作「一均三宮」——總之,均≠宮。
但單由此段話亦可見得: 黃翔鵬與陳應時一樣——自己也是所謂「均宮不分」的!
一均既有多宮,則十二律「旋宮」——「調高(也就是:均主)」的變換,當是:六(到12?)「均主」位置的變換,而非什麼”「宮音」位置在十二律中的移位”
同理, 一均既有多宮,則「同均多宮(音階)」,當才是:宮音位置於「七」律間的變換。
亦非什麼”宮音位置在「十二」律中的移位”
「同均三宮」則當是:”同屬一均的三「宮高」(與三種音階)”,而非什麼”分屬三種「調高(也就是:均主)」”
宜統一改以「均主」為「調高」的理由
無論中國、西洋,在一均(調號)之下,都各有兩到四甚至七宮(音階) ,吾人若以宮之律名為「調高」,則「同均」之下,豈非也就有兩、三個,甚至七個「調高」了?
若然,則試問C大調與c小調,何者較「高」呢?C大調與a小調,何者較「高」呢?
試問C正聲音階與c清商音階,何者為「高」呢? C下徵音階與G清商音階,何者為「高」呢?
可見若以「宮高」為「調高」時,則此比較就並無意義,此定義,就並不符吾人之實際須要!
 
吾人若統一改以『均主』的音高,做為「調高」(的定義)後,則同調號(key均)的七音也就同「調高」了!同理﹕
C大調(F均)高於c小調(bE均)
C大調(F均)等於a小調(C均)
C正聲音階(C均)高於c清商音階(bB均)
C下徵音階與(F均)等於G清商音階(F均)……..
所有的比較,就都有其統一的基準點
以是所有的問題,才就都有其答案了!
改以「調首」為「宮高」
至於「調首.宮」的音高律名,在確定「均主」方為「調高」的定義之後,自不宜再稱為「調高」,而可以逕稱為「宮高」即可。
 


[1]1948上海萬葉書店,繆天瑞譯德․柏西․該丘斯著<音樂的構成> p3
[2]鼎文書局<中國音樂史料一>宋.薛居正<舊五代史>
[3] 同2。
[4]2001上海音樂出版社,黎英海<漢族調式及其和聲> p24。
[5]、1960淡江書局,該丘斯著繆天瑞譯《和聲學》<音階>§9
[6]、1960淡江書局,該丘斯著繆天瑞譯《和聲學》<音階>§11
[7]、1948上海萬葉書店,該丘斯著繆天瑞譯《音樂的構成》<由調演成音階>p8
[8]、1960淡江書局,該丘斯著繆天瑞譯《和聲學》<轉調>§194、§196
[9]、該丘斯著繆天瑞譯,1948,<音階與調的關系,《音樂的構成》p3,上海,萬葉書店。
[10]、該丘斯著繆天瑞譯,1960,<音階>,《和聲學》p3,台北,淡江書局。
[11]、該丘斯著繆天瑞譯,1948,<由調演成音階>,《音樂的構成》p7,上海,萬葉書店。
[12]陳應時<轉旋轉均轉旋均──東川清一氏論文侯后>一,刊<廣州音樂學院學報>1983-3
[13]l993年人民音樂出版,黃翔鵬《溯流探源.旋宮古法中的隨月用律問題,和左旋、右旋》第110頁。
[14]1990年人民音樂出版社,黃翔鵬著《傳統是一條河流.中國傳統樂學基本理論的若干簡要提示》第84頁。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63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