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四03重論<中國音樂宜採(也已採了)『為調名制』系統>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四03重論<中國音樂宜採(也已採了)『為調名制』系統>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四03重論<中國音樂宜採(也已採了)『為調名制』系統>
    發表:  2002 Mar 27 12:46pm
本文刊載於武漢音樂學院報《黃鐘》200-2(總54期)
四03重論<中國音樂宜採(也已採了)『為調名制』系統>

作者在1968年(才)讀到
黎英海老師的<漢族調式及其和聲>時,
覺得黎老師採用的『為調式制』,
不符中樂的習慣,
且有害無利,
本就有所懷疑。
直到1985年,
在<中國古代音樂史稿>中,
讀到楊蔭瀏先生在此方面的意見後(*),
才真正有信心,
寫下個人的第一篇論文
<中國調式音樂宜採『之調式』系統>,
呼應楊蔭瀏老師支持『之調名制』的主張。
發表在<北市國樂>刊1985第五期,
至今已有十五年了。
(*楊蔭瀏先生在<中國古代音樂史稿>之p429,
[排除『為調式』系統,
確立『之調式』系統]一節中有載:
"在既要講調(高)的變化,
又要講調式(調主的)變化的音樂體系中,
常須用到兼指調(高)和調式(調主)兩者的複合名詞,
又常容易在兩種因素的關系之間,
因安放的重點有所不同,
而產生不同的解釋。"
"在我國古代燕樂宮調系統中,
和在古代希臘音樂的調式系統中,
都已有過類似的經驗。"
"今天遇到這樣的問題,
應該如何處理?"
"作者以為,
鑑於過去已產生過的『混亂』情形,
今天再不宜於重蹈覆轍。"
"我們今天對於調(高)和調式(調主),
要有名確而統一的名詞。
而且對這類名詞,
要有明確而統一的解釋。"
"在『為調式』和『之調式』兩種系統之間,
我們要接受歷史發展中,
前人的經驗,
選擇『之調式』的系統,
為我們的系統
──(自從中國)歷史上,
確立了『之調式』系統(a.d.1117年)之後,
『為調式』系統,
(早)已無形中,
(被)自然放棄(了)!")
(黃尋翔鵬老師
也是贊成『之調名制』的,
在90年代我與他通信後,
他知道遠在台灣也有人關心這個問題,
認為是得到了知音!)
但最近兩三年來,
我開始發現,
林謙三對『之/為調名制』的定義有誤!
此可由聲調名與調主大多不合,
所以目前還沒有任何人,
按林謙三的聲調定義來譯南北曲譜,
及定調名可證之!
且林謙三之理解方式
也與古人如清.錢唐<律呂古誼>中,
所言兩制的一宮及七宮之可以互換部份,不合。
西樂界(如黎英海)又多仍採用
似應無理由被採用的為調名制,
可知林謙三之定義,必有誤!
我們以前之贊成『之調式』制,
是因為錯誤的採用了,
日.林謙三對『之/為調名制』的錯誤理解。
(西樂界的理解方式與我們不同,以是結論也不同!)
在十五年後的今天,
依正確的『之/為調名制』定義,
我不得不重新修正我自己的主張
──中國音樂應採『為調式』制,
其實也已採了『為調式』制系統!
我們以前對『之/為調式』的定義,
是採用了日.林謙三的理解,
他認為
『之調式制』是:宮音律名+調主首調階名;
『為調式制』是:調主律名+調主首調階名。
兩者只有律調名部份之定義不同,
兩者之記譜法則並無不同!
以<新年樂>一曲為例,此曲Do=D,
前段之調主首調階名為La;
後段之調主首調階名為So。
依林謙三的定義:
則採『之調式制』應記為:D(之)La調 轉 D(之)So調;
『為調式制』應記為:B(為)La調 轉 A(為)So調。
以是<新年樂>一曲,
我們今日以1=D的方式記譜,
就被認為是採『之調名』制的。
日.林謙三的這個定義已被理解,
且被接受多年。
但此說有誤!
首先是此說與現存的、
尚採用燕樂調名記譜的、
大量南北曲譜例不能儘合!
以大食調來說,
有理解為黃鐘商者、
有理解為太簇商者,
但其律調名雖不同,
聲調名卻都為『商調』!
而試觀大食調的實際譜例,
則調主的首調階名,
並不一定是『商』,
而是宮、商、角、徵、羽都有的!
記為其它聲調的樂譜也莫不如是!
僅由此一點,
實已足見聲調名,
並非調主的首調階名。
其次,樂史記載:
燕樂是沒有徵調的,
且宋後已無角調、
元後已無羽調。
若聲調名就是調主之首調階名,
則吾人如何解釋,
燕樂為何沒有今人獨多的徵調、
今人的徵調/羽調/角調曲目又是何時,
及如何產生的呢?
再者,若聲調名就是調主的首調階名,
則調主的首調階名,
又何有入調名的必要呢?
譬如,今人記譜,
就並不記出調主之首調階名,
也不以調主之首調階名,
記入調名!
以<新年樂>一曲為例,
今人就是只記為Do=D,即可!
若採『為調式』則應記為BLa調─>ASo調,
則還是要換算出Do=?
豈非畫蛇添足?
若採『之調式』則應記為DLa調─>DSo調,
則因為調主之首調階名,
與實際之唱奏並無關係!
所記出的調主首調階名(La、So)亦並無所用。
亦屬多此一舉!
同理可推知,
若聲調就是調主之首調階名,
則同宮而不同(聲)調的四燕樂聲調
(譬如『之調式制』的黃鐘宮、黃鐘商、黃鐘羽、黃鐘角、...諸調),
就只要一個調名(黃鐘調)即可了,
燕樂又何須再記出四個聲調名
(正宮調、大石調、盤涉調、大石角..)呢?
同理28調,
則就只要記為七個調高名即可,
又何有分記為28時調名的必要呢?
然則何以古人又必須記出同均之四調名,
演繹出28甚至84調呢?
由是,按歸謬法也可知,
古人對此此四聲調的理解,
必非今人所理解的
──同均同宮下的四個調主首調階名!
『聲調』既非『調主』,
那麼『聲調』又是什麼性質的調層次呢?
正確的理解方式,
可由西洋的調名獲得啟示
──西洋之調名,
與中國的聲.律調名一樣,
也是有(調高及音階.調式)兩部份的。
但西洋的音階(.調式)名,
就並不是調主之首調階名
(所以才有A小調之A,首調階名應唱為Do還是La的爭議),
而是一個『確定的』調型結構名。
以是才絕不可省略,否則就無法唱奏。
在今人錯誤理解下的所謂『聲調名』,
既是調主之首調階名,
則同一聲調,
因所屬調法的不同,
就與西洋不同,
並無一個『確定的』調型結構。
譬如在錯誤理解下的『徵調』,
就『應』有下列之三種調型結構:
(見黎英海<中國漢族調式與和聲>)
變 變
正聲調法以徵為調主之調型結構 徵 羽 宮宮 商 角 徵徵
變 清
下徵調法以徵為調主之調型結構 徵 羽 宮宮 商 角角 徵
清 清
清商調法以徵為調主之調型結構 徵 羽羽 宮 商 角角 徵
可見中國現在錯誤理解下的聲調名,
並無『確定的』調型結構。
與西洋的音階(.調式)名,
在性質與功能上是絕不相同的。
聲調名的正確定義,
應是與西洋的音階.調式名一樣,
必是一個『確定的』調型結構名。
以是古人才有必要,
而必須在調名中特記出其聲調名!
否則就無法唱奏,
無法區分出28調間的不同。
絕不可省略的原因,
是因為這不只是調名如何記出的問題。
還牽涉到調型結構其首調唱名法,
也就是如何記譜的問題!
正確的聲調名定義是:
一均之下可有七宮(*),
分別構成七種調法(聲調)。
如下所示:
變變
宮徵商羽角宮徵
-------
宮 = 宮 1 5 2 6 3 7#4 = 宮調法 1 2 3 #45 6 71
宮 = 徵 4 1 5 2 6 3 7 = 徵調法 1 2 34 5 6 71
宮 = 商 b7 4 1 5 2 6 3 = 商調法 1 2 34 5 6b7 1
宮 = 羽 b3b7 4 1 5 2 6 = 羽調法 1 2b3 4 5 6b7 1
宮 = 角 b6b3b7 4 1 5 2 = 角調法 1 2b3 4 5b6 b7 1
(*此說出自<舊五代史.樂志>的84調,
這也是中國最早的84調:
"梁武帝素精音律,
自造四通十二笛,
以鼓八音,
又引五正二變之音,
旋相為宮,
得八十四調"。)
這裡明言,梁武帝的旋相為宮84調,可在七音的笛上為之。
這裡的12 X 7 =84 調中,七調不是七調高,因為12均才是12調高、12律調。
這裡的12 X 7 =84 調中,七調也不是七調主,因為七調是要『旋相為宮』的。
7調若為調主,
則旋相為『宮』何為?
七音的旋相為宮,
我們叫作『移宮』!
移宮的結果就是七個調法、
就是七個聲調!
此外,<舊五代史.樂志下.王朴奏疏>亦載:
"徵、商、羽、角、變宮、變徵,
次焉發其『均主』之聲,
歸其本音之律,
七音迭應而不亂,
乃成其『調』,
『均』有七『調』"。

"為均之主者,『宮』也"。
這也是中國最早有關『均』、『宮』、『調』的完整定義。
由此也可見,
所謂(七)『聲調』,
正是七『聲』輪流為『宮』的『調』!
觀念上非常肯定而明晰,
那裡有一丁點『調主』的含意呢?"
現在民間所謂的翻七調(法),
豈不正是七音輪流為宮嗎?
那有同均之下七音輪流為調主的事實呢?
(民間無論是七調還元,還是五調朝元,宮律都是流動的!)
聲調名是調主首調階名"的說法,
豈是古人的正確觀念?
總之,聲調名的定義,
絕非以宮為主音叫宮調、
以徵為主音叫徵調、
以商為主音叫商調、
以羽為主音叫羽調....;
而是以宮為宮叫宮調、
以徵為宮叫徵調、
以商為宮叫商調、
以羽為宮叫羽調....。
聲調之調首必理解為『宮』。
聲調且與調主完全無關!
如是,中國的聲調名就與西洋的音階.調式名一樣,
才是一個『確定的』調型結構名了。
我們以前之所以沒有這樣理解,
主要原因,
恐怕是認為上述的羽調法、
角調法,似並不存在之故!
譬如黃翔鵬就堅決主張一均只有三宮!
也就是說中國只有上述之正宮調法、
下徵調法、清商調法等三種音階。
而並無
形如1 2b3 4 5 6b7 1的羽調音階與
形如1 2b3 4 5b6 b7 1的角調音階。
但樂史分明有載:
唐宋時,中國是有此五種音階,
是宋元之後才失傳的。
日本就至今尚保有唐傳的羽調、
角調音階(都節音階)可為明證!
西安古樂之上六尺五(工),4(5)調,
以前都被認為是四個調高,
最近李健正認為因西安古樂只有八律,
故四(五)調應為四(五)個音階,
亦可為證!
(詳見<交響>75-78期
刊<長安古樂調與日本雅樂調的比較研究>一文)
宋後至今所採用的『之調式制』
則將調型結構的唱名及記譜法簡化了:
固定以均主為宮,
聲調之調首,
則等同於調法名,
如此一均就只有一宮,
(而非『為調式制』的一均七宮(*)。
七聲調就歸屬於
同一種祖調的調型結構之下,
以是,唱奏就都比較單純。
如下所示:
 
┌───── 同均之七調─────┐
『為調式制』 『之調式制』
不同宮之七調 同宮之七調
變變 變變
宮徵商羽角宮徵 宮徵商羽角宮徵
------- -------
1 = 宮 1 5 2 6 3 7#4 宮調法 1 5 2 6 3 7#4
1 = 徵 4 1 5 2 6 3 7 徵調法 1 5 2 6 3 7#4
1 = 商 b7 4 1 5 2 6 3 商調法 1 5 2 6 3 7#4
1 = 羽 b3b7 4 1 5 2 6 羽調法 1 5 2 6 3 7#4
1 = 角 b6b3b7 4 1 5 2 角調法 1 5 2 6 3 7#4
└ 一均有七宮 ┘ <──分寄七宮 └ 一均只一宮 ┘
┌─────不同均之七調────────┐
『為調式制』 『之調式制』
同宮之七調 不同宮之七調
┌─ 調首皆記為『宮』 ┌── 調首皆等同於調法名
▼ ▼
1 2 3 #45 6 71 宮調法 1 2 3 #45 6 71
1 2 34 5 6 71 徵調法 5 6 71 2 3 #45
1 2 34 5 6b7 1 商調法 2 3 #45 6 71 2
1 2b3 4 5 6b7 1 羽調法 6 71 2 3 #45 6
1 2b3 4 5b6 b7 1 角調法 3 #45 6 71 2 3

└─固定以調首為『宮』 分還七宮──>└─固定以均名為『宮』─┘
聲調名既非調主首調階名,
則林謙三對『之調名』
『為調名』所下的定義,
原既包括調主部份,
就不可能無誤,
也絕對必須加以修正!
在這種正確理解方式之下,
以宮之律名為律調名,
再加上此代表調法名的聲調名,
就構成『為調式制』的聲.律調名。
我們可以說『之調式』、
『為調式』之不同,
在於對調法思維方式之不同、
調首首調唱名的不同、
記譜法的不同、
同均同不同宮
(一均一宮還是七宮)的不同,
而不止是律調名定義的不同。
與調主之首調階名則完全無涉。
(*:清.錢唐<律呂古誼>載:
"取內調『一宮』之七調分寄『七宮』,即成外調;
取外調『一宮』之七調分還『七宮』,仍為內調。"
依正確之『之/為調式』,內調『一宮』之七調,分寄『七宮』之外調,即
同均同宮七調
內調(之調式) ──> 外調(為調式)
同均『同宮』七調 同均『不同宮』七調
1=C 之宮調 1=C 為宮調
: 之徵調 1=G 為徵調
: 之商調 1=D 為商調
: 之羽調 1=A 為羽調
: 之角調 1=E 為角調
: 之變宮調 1=B 為變宮調
: 之變徵調 1=#F 為變徵調
依正確之『之/為調式』,外調『一宮』之七調,分還『七宮』之內調,即
外調(為調式) ──> 內調(之調式)
不同均『同宮』七調 不同均『不同宮』七調
1=C 為宮調 1=C 之宮調
: 為徵調 1=F 之徵調
: 為商調 1=bB 之商調
: 為羽調 1=bE 之羽調
: 為角調 1=bA 之角調
: 為變宮調 1=bD 之變宮調
: 為變徵調 1=bG 之變徵調
這種理解方法,才符合清.錢唐<律呂古誼>:
"『同一宮』之七內調等於『七宮』之七外調;
『同一宮』之七外調等於『七宮』之七內調。" 的含義!
若仍林謙三錯誤之『之/為調式』記譜法,
內調『一宮』之七調,
分寄之外調,
就仍屬一宮!
就並非分寄『七宮』了!如下:
內調(之調式) ──> 外調(為調式)
同均同宮七調 同均同宮七調
1=C 之宮調 1=C 為宮調 ┐
: 之徵調 5=G 為徵調 │
: 之商調 2=D 為商調 │ 無論『之/為』
: 之羽調 6=A 為羽調 ┼ 均同屬一宮
: 之角調 3=E 為角調 │
: 之變宮調 7=B 為變宮調 │
: 之變徵調 #4=#F 為變徵調 ┘
若仍林謙三錯誤之『之/為調式』記譜法,
能分還為『七宮』內調之外調,
就仍屬七宮,
而非『一宮』!如下:
外調(為調式) ──> 內調(之調式)
不同均不同宮七調 不同均不同宮七調
C=1 為宮調 1=C 之宮調 ┐
C=5 為徵調 1=F 之徵調 │
C=2 為商調 1=bB 之商調 │ 無論『之/為』
C=6 為羽調 1=bE 之羽調 ┼ 均分屬七宮
C=3 為角調 1=bA 之角調 │
C=7 為變宮調 1=bD 之變宮調 │
C=#4 為變徵調 1=bG 之變徵調 ┘
依林謙三的定義,
則在這種理解方法之下:
『同 均同宮』之七內調,仍等於『同 均同宮』之七外調;
『不同均七宮』之七外調,仍等於『不同均七宮』之七內調。
則與<律呂古誼>的理解並不合!
<律呂古誼>的理解,
因採『之/為調名制』之不同,
『一』宮是可以換『七』宮的!
可見『之/為調式制』之不同,
不只在於調名的定義不同而已!
而是調首的記譜法也不同,
調首究記為『宮』、
還是等同於聲調名,
就受究屬為調名制還是之調名制影響,
在理論上、觀念上完全不同!
我們以G均的下徵調法為比,
其調型結構為:
  D E #FG A B #CD
   就相當於 ----------------------------
之調式制1=G 的 G(之)徵調 5 6 71 2 3 #45
   為調式制1=D 的 D(為)徵調 1 2 34 5 6 71
由上表可知,
在這種定義下,
我們現在採用的正是『為調式』制!
兩者的共同點是:
皆以宮之律名為律調名,
(而與調主階名無涉!
而仍是每一音皆可為調主)
只是:
同均之四聲調,
若採『為調式制』,
則一均四宮,
四聲調之宮律是不同的,
所以四聲調之調型結構也不同,
但調首的首調唱名,
則固定為『宮』。
同均之四聲調,
若採『之調式制』,
則一均一宮,
四聲調之宮律是相同的,
(固定以均主為『宮』),
所以四聲調之調型結構相同,
但以聲名為調首的唱名。
『一均四宮』及『一均一宮』之別,
我們可以當作是『首調記譜法』
與『移調記譜法』之別,
前者宮律流動,
指法較多;
後者宮律固定,
只須一個指法!
我們以西洋的d小調為比,
d小調其調型結構為:
  D EF G AbB C D
就相當於 ----------------------------
為調名制的1=D D(為)角調 1 2b3 4 5b6 b7 1
之調名制的1=bB bB(之)角調 3 #45 6 71 2 3
我們現在卻唱為 1=F F大調之La調 6 71 2 34 5 6
就是把小調
移為同均大調的移調記譜法。
這樣一來同均的F大調與d小調,
就只可用同一種音階調型指法了
(宮律不必變動、調型結構也相同!)
以是就比較簡單!
同一調型結構的燕樂曲調,
何以會產生兩種不同的思維方式呢?
這應與中國古代,
採用固定調記譜法有關,
以上例G均的下徵調法來說,
古人既採固定調記譜法(若以1=bB),
則調首就記為3,
既不為1也不為5。
以是就有人理解為1、有人理解為5了。
再者,之調為調確都各有優點,
如上所述,
同均四聲調採『之調名』就比較容易,(同宮),
而同調首之四聲調採『為調名』就比較容易(同宮)。
有半音的琵琶,
可採『為調名』
奏同調首之四聲調;
只有一均七孔的笛,
就只能奏同均之聲調。
燕樂由絃樂領奏,
改為管樂主奏後,
『為調名』就被『之調名』取而代之了!
吾人再以日本的都節音階為例,如下表所示:
嬰 嬰 嬰
日本之都節音階 宮 商商 角 徵徵 羽 宮 = 中國角調法
為調唱名 1 2b3 4 5b6 b7 1
之調唱名 3 #45 6 71 2 3
目前之錯誤唱名 6 71 2 34 5 6
日本另外還有兩個音階,
如下所示:
嬰 嬰
雅樂呂旋 宮 商 角角 徵 羽羽 宮 = 中國商調法
嬰 嬰
雅樂律旋 宮 商商 角 徵 羽羽 宮 = 中國羽調法
可見日本人對音階的理解,
也是採『為調式』制的。
由日本人認為這些音階,
都是唐傳的來看,
也可見,
唐宋以前中國是原有
宮調、徵調、商調、羽調、(正/閏)角調等
多種音階的,
絕非如黃翔鵬所說:
中國只有三種音階!
中國之只剩黃翔鵬所主張的
(正)宮調、(下)徵調、(清)商調三音階,
當是宋元之後,
中樂改採之調名制,
導致羽調音階、
角調音階失傳了的結果。
多調法的宮.調體系,
才被誤解為多調主
的宮.調體系!
其關鍵就在於對『之/為調式』中,
律調名的理解上。
之調名中,律調名當是『均主.宮』之律名,而非調主的律名。
為調名中,律調名當是殺聲名,也就是『調首.宮』之律名,而非調主的律名。
古人說的殺聲,
也正是調首.宮,
而非調主。
這殺聲究是『調首』還是『調主』之別,
就成為古人及我們,
是否應採且已採『為調式』的關鍵所在!
而在林謙三的觀念裡,
調首與與調主,
根本是沒有區別的,
所以他在<隋唐燕樂調研究>p9中直說:
"調首乃一調中之最重要聲律,
當於歐州音樂之主音,
通例一調須終於調首之聲律。"
但這是不符中國音樂事實的,
中國音樂的調首不一定是調主,
調主也不一定是調首。
我們的結論是:
若依林謙三『之/為調式』的定義,
則採『為調式』還是要換算出Do=?
豈非畫蛇添足?
反之若採『之調式』
則記出調主首調階名亦並無所用。
亦屬多此一舉!
今人已採用首調,
且並不記出調主首調階名,
然則採用固定調記譜,
又無調主觀念的古人,
又何獨不然,
反要強分調主,
而將七調高,
演繹成28調呢?
更不說,這種定義與現存的古譜不合!
由此都可見,
林謙三的理解不可能是對的。
『之/為調式』的正確定義,應是
(無論『之調式』、『為調式』),
律調名均為『宮』之律名,
與調主之首調階名完全無關!
只是『之調式』固定以均主為『宮』
所以同均之四聲調,
其調型結構相同,
以聲名為調首的唱名;
宋後,在這種錯誤的理解之下,
四聲調經過移調記譜,
調法層次消失,
變成一均一調!
中國多調法的宮.調體系,
且被扭曲為多調主的宮.調體系。
以是28調就被簡化了!
『為調式』則一均四宮,
同均四聲調之宮律是不同的,
所以四聲調之調型結構也不同,
但調首的首調唱名,
固定為『宮』。
以徵為宮叫徵調、
以商為宮叫商調、...
在這種原始而正確的理解之下,
28調才是28種完全不同的調型結構!
總之,
『之調式制』是:均主.宮音之律名+調法名,調首記同聲調名;
『為調式制』是:調首.宮音之律名+調法名,調首固定記為宮。
與調主的首調階名,完全無涉!
我們今日應採『為調式』制,也實已採了『為調式』制!
我們既已採了『為調式』制來表示(正聲、下徵、清商)三音階!
則亦應採『為調式』制來表示其它的(羽調、正角調、閏角調)音階。
我們今日要採用這種記譜法,燕樂28調多彩多姿的原貌,才能重現、再現!
中國音樂界加入了這些多樣性的音階為生力軍,在作曲的素材、表現的能力...
等方面,也必能更豐沛。
返回頂部
kam 顯示下拉菜單
高級會員
高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Sep 16
狀態: 離線
積分: 66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kam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n 21 2:14am
西洋音樂有所謂:
"同主音大小調"與"平行大小調"的概念,
孫老師可否就
"西洋音樂的同主、平行大小調"
與中國的"之/為"
調的異同作一說明,講解?
謝謝!
334554321123322-33455432....
學問始於學會問討論旨在交流辯論意在勝負吵架打架在立法院
<font face="標楷體">白鹿洞書院之教規:「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font id="size4"></font id="標楷體">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n 21 10:47am
C大調與c小調主音同為C
A大調與a小調主音同為a
......................
是為同「主音」調
這個定義我還未見有其它的體系
(由此定義也可見得
西洋的古典基本樂理
正都是以調首為主音的!)
至於「平行」調則最少有兩種定義
一說,同均(調號)的兩大小調是平行調
如 a小調與C大調
再如c小調與bE大調
......................
二說,同「主音」兩調,就是「平行調」
若然則平行調當不是同調號
而是差三個升降調號的!
以中文「平行」兩字的文義而論
若同調號與不同調號的兩調
都能稱之為「平行調」的話
則所有的關系調,如
F大調(d小調)
c大調(a小調),c小調(bE大調)
G大調(e小調)
g小調(bB大調)
c小調(bE大調),c大調(a小調)
f小調(bA大調)
彼此之間
應似都能互稱之為「平行調」的
只是「平行調」原是西洋樂理的稱法
這六調在西洋樂理中
原也就還另有「關系調」一詞名之!
「之/為調名制」是首調制下的兩個不同的記譜(調)觀念
且與「主音」的觀念無關!
而西洋樂理既採固定調觀念
且又有「主音」的關念
則似並無相應的名詞
以A小調而論
A BC D EF G A
西洋的觀念是
1 2b3 4 5b6 b7 1
故稱為A小調(因為1=A麼!)
此與中國「為調名制」的記法相同
稱為角調(以角為宮的調!)
(中國的角調,是以調首角(A)為「宮」
而非以調首角(A)為「主音」!)
1117年後中國採「之調名制」
所有的音階皆統一用正聲音階記譜
(前者丘瓊蓀稱為「隨調音階」
後者丘瓊蓀稱為「固定音階」)
乃記為
3 #45 6 71 2 3
這就是音教本所稱的角「調式」
但稱之為「調式」是不對的!
因為中國的角調,
其調首角(A)並不一定為主音
返回頂部
kam 顯示下拉菜單
高級會員
高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Sep 16
狀態: 離線
積分: 66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kam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n 21 12:05pm
謝謝孫老師的熱心解答,
您的文章
<中國音樂宜採(也已採了)『為調名制』系統>
我還在研讀中,
日後有不懂之處
還請您指教,謝謝!
334554321123322-33455432....
學問始於學會問討論旨在交流辯論意在勝負吵架打架在立法院
<font face="標楷體">白鹿洞書院之教規:「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font id="size4"></font id="標楷體">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n 21 3:35pm
此文之表格部份
在網站上無法表達的好
金寧兄若願見告信址
我可寄上有刊此文的<黃鐘>一本
存書尚多
其它網友亦然
歡迎索贈
返回頂部
kam 顯示下拉菜單
高級會員
高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Sep 16
狀態: 離線
積分: 66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kam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n 21 4:26pm
quote:
此文之表格部份
在網站上無法表達的好
金寧兄若願見告信址
我可寄上有刊此文的<黃鐘>一本
存書尚多
其它網友亦然
歡迎索贈


非常感謝!
334554321123322-33455432....
學問始於學會問討論旨在交流辯論意在勝負吵架打架在立法院
<font face="標楷體">白鹿洞書院之教規:「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font id="size4"></font id="標楷體">
返回頂部
kam 顯示下拉菜單
高級會員
高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Sep 16
狀態: 離線
積分: 66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kam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l 17 8:19am
>但最近兩三年來,
>我開始發現,
>林謙三對『之/為調名制』的定義有誤!
>此可由聲調名與調主大多不合,
>所以目前還沒有任何人,
>按林謙三的聲調定義來譯南北曲譜,
>及定調名可證之!
可否煩請孫老師舉一、二例南北曲譜之譜例,
讓後學可以了解
>林謙三對『之/為調名制』的定義有誤!
>此可由聲調名與調主大多不合,
是如何的不合?
>其次,樂史記載:
>燕樂是沒有徵調的,
>且宋後已無角調、
>元後已無羽調。
這裡"徵調"、"角調"、"羽調",指的都是音階吧?
>若聲調名就是調主之首調階名,
>則吾人如何解釋,
>燕樂為何沒有今人獨多的徵調、
>今人的徵調/羽調/角調曲目又是何時,
>及如何產生的呢?
"今人的徵調/羽調/角調"指的是調式?
下面這些部分要加〔code〕 〔/code〕(英數半型)
才不會亂掉。

1.
變 變
正聲調法以徵為調主之調型結構 徵 羽 宮宮 商 角 徵徵
變 清
下徵調法以徵為調主之調型結構 徵 羽 宮宮 商 角角 徵
清 清
清商調法以徵為調主之調型結構 徵 羽羽 宮 商 角角 徵

2.
正確的聲調名定義是:
一均之下可有七宮(*),
分別構成七種調法(聲調)。
如下所示:
變變
宮徵商羽角宮徵

等等....後面還有些排列亂了。
感謝指教,謝謝!
334554321123322-334554321123
學問始於學會問討論旨在交流辯論意在勝負吵架打架在立法院
<font face="標楷體">白鹿洞書院之教規:「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font id="size4"></font id="標楷體">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Jul 17 10:30am
>>林謙三對『之/為調名制』的理解有誤!
>>此可由南北曲之聲調名
>>與取調之調主大多不合,
>>所以目前還沒有任何人,
>>按林謙三的聲調定義來譯南北曲譜,可證之!
>可否煩請孫老師舉一、二例南北曲譜之譜例,
>讓後學可以了解
以<九宮大成>仙呂調<臨江仙>一曲為例
傅雪漪的譯譜起調畢曲與主音就都是Si
但仙呂調是羽調
茍依”羽調是主音為羽音”之理論
則可見得傅雪漪的譯譜法
就決未按此理論麼!
再看<姜白石歌曲集>之雙調<醉吟商>一曲為例
雙調屬商調
吳閏霖的譯譜
其起調畢曲與主音固然都是Re的正聲音階
但黃翔鵬的譯譜
其起調畢曲與主音就都是Do的清商音階了
單以此兩曲例而論
就已可見得傅雪漪與黃翔鵬就都未按
”X調是主音為X音”之理論來譯譜麼!
吳閏霖雖按此理論來譯譜
但除了<姜白石歌曲集>這17曲之外
也是行不通的!
因為南北曲的主音與聲調有75%─95%不合!
這是不用統計也可以相信的數據
單說那些主音為徵的曲調好了
燕樂既無徵調
則這些主音為徵的曲調
又豈能與聲調名相合呢?
>>林謙三對『之/為調名制』的定義有誤!
>>此可由聲調名與調主大多不合,
>是如何的不合?
楊蔭瀏統計了一千首的元雜劇
85%其聲調名與調主不合!
孫玄齡統計了一千首的元散曲
75%其聲調名與調主不合!
黃翔鵬統計了<九宮大成>中的太簇宮調(正宮調!)
95%其聲調名與調主不合!
>>其次,樂史記載:
>>燕樂是沒有徵調的,
>>且宋後已無角調、
>>元後已無羽調。
>這裡"徵調"、"角調"、"羽調",指的都是音階吧?
不論是音階還是調式
宋/元之後,
燕樂已無徵/角/羽三調都是事實
我認為"徵調"、"角調"、"羽調",指的都是音階
"徵調"、"角調"、"羽調",若是調式
則燕樂何以沒有徵調(式)呢?
宋/元之後何以沒有角/羽兩調(式)呢?
今人何以又還有徵、角、羽三調(式)呢?
曲調的主音何以與聲調名又多不相合呢?
日本唐傳雅樂調的商/羽兩調
何以又都是以商/羽為宮音的
含b7與b3的音階呢?
>>且宋後已無角調、
>>元後已無羽調。
>今人的徵調/羽調/角調"指的是調式?
可不是麼!
今人的徵調/羽調/角調"指的若非調式
又是什麼呢?
音教本都這麼教啊!
但此理論既與事實不符
當然就是錯的麼!
>下面這些部分要加〔code〕 〔/code〕才不會亂掉。
感謝指教,謝謝!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3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27 10:45am
testtesttest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24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