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餘音繞樑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公視表演廳《蓬瀛狂想》--NCO臺灣國樂團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公視表演廳《蓬瀛狂想》--NCO臺灣國樂團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百鳥朝鳳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5067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百鳥朝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公視表演廳《蓬瀛狂想》--NCO臺灣國樂團
    發表:  2013 Dec 17 1:19am
公視表演廳《蓬瀛狂想》--NCO臺灣國樂團
文:孫沛元(2013/12/16)

播出時間:2013年12月15日 PM 22:30
節目名稱:公視表演廳HD 【蓬瀛狂想】 

演出曲目:
《廟會》選自《臺灣音畫素描》 王明星│曲
《馬卡道狂想曲》 李哲藝│曲
《海上桃花源》選自《馬祖風情組曲》 黃 瑩│詞 盧亮輝│曲
《祝願》 莊 奴│詞 劉學軒│曲
《紅樓夢組曲》大提琴協奏曲 大提琴│李垂誼 王立平│原創作曲 董昭民、李垂誼│編
《蓬瀛狂想》委託創作.世界首演 王乙聿│曲
 
演出者:
指揮│閻惠昌
大提琴│李垂誼
女高音│陳美玲
台北愛樂合唱團
臺灣國樂團


晚上剛剛才演出完張列指揮來我團客席指揮的「南來的大雁•北往的風」音樂會,為了收看這場的公視音樂廳節目,特別洗了個戰鬥澡,怎麼轉都沒看到播出。於是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是在公視HD頻道,還好家裡的第四台有把公視HD轉成類比一般頻道放在後面。不過轉過去時,才發現整個播出時間往後延遲了大約一個小時。

在這段時間,播出的是「公視藝文大道」,由主持人曾寶儀訪問來賓倪重華,是台灣娛樂界先驅者,教父級的人物。裡面有一段內容,沒想到正好與接下來要看的音樂會產生了關連,這一點後面會提到。

音樂會開始的《廟會》,我們樂團剛演過。而第二首《馬卡道狂想曲》之前也演出過幾次,比較熟悉。這兩首樂曲本身對我來說都不是新曲子,所以在看的時候,比較注意演奏的方面,NCO與我們樂團的不同之處。整體來說,NCO的各聲部素質整齊,在各自需要獨力完成的樂段,都能勝任愉快。至於個別樂器的演奏風格上,因為相當個人化,屬於比較主觀的感受,就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盧亮輝老師的《海上桃花源》,讓我想起了關迺忠老師的《高雄之戀》,後者是我相當喜歡的一部大型作品。如果依照類似的邏輯,《馬祖風情組曲》應該幾個段落會採用不同的音樂風格來呈現各段唱詞的內容與意境。《海上桃花源》旋律優美,是盧亮輝老師一貫秉持的原則。不過曲子結束得有些突然,總覺得應該還沒完,可能是因為原本是組曲的關係吧?

《祝願》此曲從寫作的配器及和聲技術方面是一首頗具規模的樂曲,不過採用的旋律及和聲大都偏向憂鬱性質,與唱詞的內容有些不相配合的感覺。當然這是筆者比較主觀的感受啦!如果把這部音樂用在其他內容的詞上,或者就現有的唱詞,以比較開朗的音樂風格來編寫,或許會更為合適些。另外則是整個音樂的語法相當西化,總覺得如果用交響樂團來演奏會更為合適。

《紅樓夢組曲》篇幅相當長,跟想像中很不一樣。獨奏家李垂誼先生無疑地是極為優秀的大提琴演奏家,除了演奏功底紮實之外,表情及肢體動作的投入,也完全能讓觀眾被吸引而帶入他的音樂世界中。不過此曲的編寫部分,個人覺得原來王立平編寫時除了旋律優美之外,和聲的進行搭配也是相當關鍵而精準的搭配,改編之後變化幅度是大了些,雖然可以展現大提琴的演奏功力,但是就原曲所要形塑的意境以及角色心境來說,似乎有相當的差距存在。

壓軸的《蓬瀛狂想》,是這場音樂會個人最喜歡的一首樂曲。王乙聿是臺灣新生代的優秀作曲家,不過之前聽到的作品,比較沒有那麼吸引筆者。《蓬瀛狂想》在素材整合以及配器方面運用得相當成功,樂團的展演也充滿活力與熱情,會音樂會劃下完美的句點。

以上是個別樂曲的部分,不過在整個欣賞過程中,筆者更關注的是兩個問題,或者說這兩個問題其實也可以合併為一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樂器的音色問題。第二個問題是,樂曲的風格問題。如果合併起來,就是西化程度的問題。

在樂器音色上,可以見到環保胡琴的採用,特別是革胡及倍革胡。另外也可以看到木製長笛以及曉鐘款低音管的獨奏片段。很明顯地,皮膜革胡及倍革胡,音色是向胡琴靠攏而遠離大提琴的,這一點也是筆者所認同的。至於木製長笛來吹奏新笛(律笛、大笛)獨奏樂段完全就是長笛(flute)音色,曉鐘款低音管的獨奏樂段與低音豎笛(bass clarinet)音色極為相似,高音阮聽起來也與古典吉他(acoustic guitar)頗像--這三樣樂器的音色就覺得並不是很合適。

在樂曲風格上,也有著類似的方向選擇,有些非常西化,有些則比較著重在傳統素材的運用以及傳統樂器音色的組合選擇。如前面音樂會內容部分所述。

在這裡,就要回頭提到前面所說的,由於整個播出時間的延遲,意外地收看了之前的「公視藝文大道」節目。來賓倪重華先生提到他赴日求學的經歷時,提到在日本學到的一個概念,大意是這樣的:「不要想我們"是"什麼,而要想我們"不是"什麼」。

他在說這段話的時候,主要在解釋在為產品及音樂風格做定位時,避免做出與別人相同或類似的東西,可以說是一種藍海策略的體現。他也說到,別人已經做了的東西,自己去做一樣的東西,不見得能做得比現有的還好。

這樣的概念,如果拿來套用在國樂上面,就是先要思考國樂"不是"什麼。在這裡很自然會拿來比較的,就是國樂團主要的參考對象:西方交響樂團。

這就很有意思啦!基本上國樂團是混合了傳統樂器,西洋樂器,傳統素材樂曲,西方作曲技法,等種種不同來源的音樂文化於一身的東西。所以從本質來看,模仿或抄襲西方交響樂團是個事實。

但是從實際的作品以及演出的呈現來看,卻又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有些作品就是用國樂團才能表現,有些則是不如拿給交響樂團來演會更合適。所以即使是混合,也有比例上的差別。

所以在可能以及有選擇的範圍內,如果能盡量避免西方的音色,語法,素材等,而多突出與國樂有關連的音色,語法,素材,成為了在這矛盾之下的一種妥協方式。

把前面那句話改一下,把國樂和西方古典音樂的關係,變成這樣的一句話:「國樂"是"混合了傳統音樂以及西方音樂的元素所構成的,但是國樂"不是"西方古典音樂。」,這樣的矛盾關係,也同樣可以適用於「國樂團VS交響樂團」,「國樂器VS西洋樂器」等。

國樂團的樂器,樂曲,雖然大都包含混合著傳統及西方的元素在內,但是當過於傾向西方時,聽起來就不成其為國樂了。當然這把尺在每個人的心中是不一樣的,所以在需要做取捨抉擇時,會有不一樣的判斷,呈現出不一樣的結果。

最後要提的是指揮閻惠昌老師,他當年在高市國擔任駐團客席指揮時,筆者才剛剛考入樂團沒多久,在那幾年得到了不少寶貴的經驗。

閻老師在指揮方面的技術能力及音樂性是有目共睹的,不過筆者認為閻老師最大的成就,還是在於節目策劃方面。以香港中樂團公司化來說,面臨的挑戰是極為巨大的。透過節目內容以及各種活動的策劃,使香港中樂團能持續維持曝光率以及聲勢,無疑地是相當大的成就。

從《蓬瀛狂想》音樂會的節目內容,也看得到一些類似的企圖心。為了打造NCO的招牌更加閃亮,筆者感覺NCO的演奏家們應該會更加忙碌,準備迎接未來的挑戰!


用力回應是一種美德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71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