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十三評於韻菲林謙三<為何改動《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的聲(階)名?>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十三評於韻菲林謙三<為何改動《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的聲(階)名?>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十三評於韻菲林謙三<為何改動《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的聲(階)名?>
    發表:  2012 Nov 20 7:55am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44pm

摘 要:

    在比對《仁智要錄》調子品原文之後,可以發現,林謙三在《東亞樂器考》中,「改動」了平調盤涉調()名,即把:

    宮、 商 、()角、()變徵、徵、羽 、()變宮,分別改(?)成了:

    羽、變宮、   宮 、     、角、變徵、      

    本文認為:

    (1)作為深諳中國樂律的日本專家,林謙三所不言明的「改動」,非但無誤(?),且意義深遠(?);

    (2)這一「改動」,揭示了日本(?)()體系中的平調盤涉調,實為中國(?)羽調的實質(?),由此反推,將中國(?)的羽呼為宮,正是日本(?)()的成因;

    (3)日本()的形成,雖有宮羽相犯之形式(?),卻無宮羽相犯之實質(?),可謂不徹底(?)犯調”;

    (4)與帶有嬰商、嬰羽()名的日本()相比較,《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定弦,反映了日本()的早期(?)形態。

 

關鍵字:

    林謙三;《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羽調

 

作者簡介:

    於韻菲(1975),女,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學系在讀博士生(上海200031)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45pm

    關於《仁智要錄》的定弦,林謙三在《東亞樂器考》中,設有專節論述,但用語凝練且文思活躍,讓人雖反複研讀,卻難解其意。

    後幸得陳應時教授、趙維平教授與吳國偉博士的幫助,筆者閱讀了《仁智要錄》宮內廳書陵部藏鷹司家本(微縮膠片),與上野學園大學日本音樂資料室藏樂堂本(影本)[1]的調子品部分,讀後竟然發現,林謙三在《東亞樂器考》中,「改動」了平調盤涉調定弦的()名,且未曾點明,這不免令人再生困惑。

    在重讀、比對調子品的記載,與林謙三的論述之後,豁然開朗:

林謙三的「改動」,非但無誤(?),且意義深遠

同時,一旦理解了這一「改動」,就如同掌握了一把,解讀日本雅樂調內涵的鑰匙,《東亞樂器考》中的相關論述,也就變得清晰易懂了。是為文。

    (!正好相反!──

    平調盤涉調(黃鐘調),本來就屬於羽調,無論中/本來就都是以羽為宮,含4b7b3的「律旋」;

    雙調越調大食調水調,本來就屬於商調,無論中/本來就都是以商為宮,含4b7的「呂旋」。

    林謙三的這種不依原文的部份篡改,混亂了對日本雅樂調的正確理解!)

一、《仁智要錄》調子品原載的平調盤涉調

    《仁智要錄》是一部日本平安時代(794-1192)的箏譜,共有十二卷,由太政大臣藤原師長(1138-1192)編纂而成。

    其中,調子品即為卷一箏案譜法的內容,共記載了十三()個箏調,它們依次是:

沙 陀 調壹越性調(1=D(#4)  1156123561235)

    調          (1=G(b7)  5612356123561)

壹 越 調          (1=D(b7)  6123561235612)

大 食 調乞 食 調(1=E(b7)  5123561235612  ,林謙三改為1=D(#4)623#45723#46723)

    調          (1=B(b7)  b745b571245b7124,林謙三改為1=D(#4)1561235612356)

黃 鐘 調大黃鐘調(1=A(b73) 15b71b345b712456,林謙三改為1=C(#4)635612356723#4)

    調          (1=E(b73) 51b345b71245612 ,林謙三改為1=G(#4)3612356723#467)

盤 涉 調風 香 調(1=B(b73) 1b35b71b345b71245,林謙三改為1=D(#4)6135612356723) 

      調            (1=E(b73) 512b35b712b35b712,林謙三改為1=G(#4)3671356713567)

    其中,關於平調盤涉調的原文如下,另見圖12

平調:

以二合音,笛 、宮;

以二合五,笛中、徵  (原文無""字,參照下文"以五合十,同音、徵,故補入);

以二合四,笛夕、變徵;

以二合三,笛、角;

以三合六,笛六、變宮;

以二合七,同音、宮;

以五合八,笛五、商;

以四合九,同音、變徵;

以五合十,同音、徵;

以八合斗,笛、羽;

以七合為,同音、宮;

以十合巾,笛五、商;

以五合一,同音、徵。(原文無標,現為引者加,下同)……

 

盤涉調

以五合音,笛中、宮;

以五合八,笛五、徵;

以五合七,笛 變徵;

以五合六,笛六、角;

以六合九,笛夕、變宮;

以五合十,同音、宮;

以八合鬥,笛、商;

以七合為,同音、變徵;

以八合巾,同音、徵;

以九合四,同音、變宮;

以八合三,同音、徵;

以六合二,同音、角;

以五合一,同音、宮。……”

    平調盤涉調的行文可知,《仁智要錄》調子品記述的,是關於箏調的定弦,它由「音高」和「()」兩部分構成,即一弦一音、一弦一聲。其中:

    箏弦的「音高」:對應於" 、笛中、笛夕"等雅樂橫笛譜字的音高;

    箏弦的「()」:表示為"宮、商、角"等七個()

    例如:

    平調定弦的第一句"以二合音,笛 ,宮,就是指:

    從二弦開始調音,其音高合於橫笛 "所吹奏的音高,同時,二弦為宮音。

    再如:

    盤涉調定弦的第一句"以五合音,笛中、宮,就是指:

    從五弦開始調音,其音高合於橫笛"中,同時,五弦為宮音。

    依此類推,可得平調盤涉調的定弦過程。限於篇幅,此不贅述,詳見表1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45pm

1《仁智要錄》調子品記載的平調盤涉調定弦。(3)

 

步驟

方法

所調弦位

音高

()

方法

所調弦位

音高

()

1

以二合音

以五合音

2

以二合五

以五合八

3

以二合四

變徵

以五合七

變徵

4

以二合三

以五合六

5

以三合六

變宮

以六合九

變宮

6

以二合七

同二弦音

以五合十

同五弦音

7

以五合八

以八合鬥

8

以四合九

同四弦音

變徵

以七合為

同七弦音

變徵

9

以五合十

同五弦音

以八合巾

同八弦音

10

以八合鬥

以九合四

同九弦音

變宮

11

以七合為

同七弦音

以八合三

同八弦音

12

以十合巾

以六合二

同六弦音

13

以五合一

同五弦音

以五合一

同五弦音

    由上可知,平調盤涉調定弦的解譯,其實並不繁難。

    首先,其宮、商、角等(),都是明確記載的。

    其次,因箏弦的音高,合於橫笛譜字所奏的音高,故只需求出橫笛譜字的音高,則箏弦的音高也就一目了然了。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49pm

二、林謙三對《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的改動

    林謙三對《仁智要錄》定弦的解譯和論述,集中體現在其專著《東亞樂器考》一書內,其中,他把《仁智要錄》的諸調定弦,總結為一張表格。

    現將平調盤涉調的定弦,摘錄如下。(2)

    2《東亞樂器考》中的平調般涉調定弦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50pm

如表2所示,林謙三對標示音高的橫笛譜字,進行瞭解譯,並以現代音名的方式呈現出來(3)

    由此,平調盤涉調的定弦,就更加清晰、具體了。

    然而,在與調子品的原文比對之後,卻發現林謙三對平調盤涉調(大食調水調黃鐘調羽調)定弦的()()進行了「改動」。

    為直觀起見,特以譜例的形式對比如下。

    譜例1林謙三對平調()的改動

 

    譜例2 林謙三對盤涉調()名的改動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54pm

    結合以上兩個譜例,可以看出,林謙三將平調盤涉調的七個():

    宮、 商 、()角、()變徵、徵、羽 、()變宮皆分別改成了:

    羽、變宮、         、角、變徵、 徵 。

    不言而喻,()名的「改動」,無疑會造成箏調的屬性、音階、音程結構等諸多方面的變化。 

    (可不是麼!)

    然而,對於這一「改動」,林謙三在《東亞樂器考》中卻沒有點明,(因為他未必有詳細比對原文!)並且,相關論述(?)又過於凝練,讓人費解,於此,有必要對林謙三的「改動」及其論述加以重新梳理。

    (然林謙三所「改動」的,非只平調盤涉調兩調而已!p183中,大食調黃鐘調水調羽調,也都被「改動」了!)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1:55pm

三、林謙三()「改動」《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

(大食調黃鐘調水調羽調)()的依據

 

    《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大食調黃鐘調水調羽調......)等諸調的定弦實際由兩部分組成:

    一為定弦內容,如前所引;

    二為補充論述,如下所引。另見圖12

1藏樂堂本《仁智要錄》  調定弦

  “……右件調(即指平調。引者注)

    二、七、為              為 宮 ,

        八、巾              為 商 ,

    (b3)、並推八(2)、巾(2)為 角 (b3一律下歟!)

    四、九                  為變徵(4 一律下歟!)

    一、五、十              為 徵 ,

    、並取六(b7)          為 羽 ,

    (b7)、並推(6)       為變宮(b7一律下歟!)

    但宮、商、徵、羽四聲者,合相生法(原文為泫,現校為”)

    (b3)、變徵(4)、變宮(b7)三聲者,一律下歟!(著重號為引者加,下同)

    何則?假令:

    (原文為大,現校為太,下同)簇為宮者, (正聲音階)

    須蕤賓為角、

    夷則為變徵、

    大呂為變宮也。

    (平調)當調:

      弦為 宮     聲當太簇,

      弦為 角 (b3)聲當中呂,

    四九弦為變徵( 4)聲當林鐘,

      弦為變宮(b7)聲當黃鐘,故知一律下也。

2藏樂堂本《仁智要錄》盤涉調定弦

 

    “……右件調(即指盤涉調。引者注)

    一、五、十             為 宮 ,

                         為 商 ,

    (b3)、六(b3)並推(2)為 角 ,(b3一律下歟!)

    (4)、為(4)           為變徵,(4 一律下歟!)

    三、八、巾             為 徵 ,

    取四(b7)、九(b7)       為 羽 ,

    (b7)、九(b7)         為變宮。(b7一律下歟!)

    但宮、商、徵、羽四聲者,合相生法,

    (b3)、變徵(4)、變宮(b7)三聲者,一律下歟!

    何則?假令:

    南呂為宮者,(正聲音階)

    大呂為角,

    (原文為夷,現校為”)鐘為變徵,

    夷則為變宮也。

    (盤涉調)當調:

                弦為 宮 聲  當南呂,

    (b3)、六(b3)弦為 角 聲者當黃鐘,

    (4)、為(4)  弦為變徵聲  當太簇,

    (b7)、九    弦為變宮聲  當林鐘,故知一律下也。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2:37pm

    (詳見譜例34)

    或許(?),正是基於這樣的(錯誤)理解,林謙三對平調盤涉調()進行了「改動」。

    細讀《仁智要錄》調子品原文,與《東亞樂器考》中的相關論述,揣摩其字埵瘨〞熒N味,可以得出,林謙三先生對平調盤涉調()名的「改動」,不是憑空而為,而是以三聲一律下的記載,及其結果為依據的。

    (!若林謙三有以「三聲一律下」的記載,及其結果為依據的話,就不會「改動」!

    作者應也一併考查林謙三所記的其它定絃法,與原書是否不合?

    既大多不合,則林謙三將之「改動」,有何依據?有何正確性可言呀?!)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4 Sep 08 2:38pm

四、對林謙三解讀《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的補釋

    ()《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的屬性為日本()

    角、變徵、變宮三聲一律下的現象,並不僅見於《仁智要錄》平調盤涉調定弦。

    在平安、鐮倉時代的其他樂書中,還可找到相類似的記載。如《胡琴教錄》所述:

  「呂」的宮商等七音,都是正音,(!「呂旋」也是含4b7的音階。只是古箏若不以「呂旋」四七級為散音時,就與正聲下徵音階同為12356了。但由水調的定絃為:1=Bb745b71245b71245可知:「呂旋」正是含4b7的音階。)()」則用著角、變徵、變宮,三音並不正其音,而各用其旁音(低半音)

    由是可以判別「呂()」和「律()」的差異。[4]

    《胡琴教錄》的這句話,引出了()()的概念,並且,以正音旁音作為劃分二者的依據。

    《胡琴教錄》中的各用其旁音與《仁智要錄》中的三聲一律下都是針對角、變徵、變宮而言的。因此各用其旁音就與三聲一律下劃上了等號!

    二者雖說法不一,但涵義相通並可互為解釋,可謂異曲同工之筆。

    如此一來,可以得出以下兩個結論:

    (1)在《胡琴教錄》中,()的三聲各用其旁音,就是指該三聲分別降低半音;

    反之,()的三聲乃至七聲皆用正音,就無需降低或升高半音。

    (如上所述,此呂旋之說,不實有誤!)

    (2)在《仁智要錄》調子品中,有三聲一律下記載的平調盤涉調,其屬性應界定為()”;

    (平調盤涉調黃鐘調,其屬性應界定為「律旋」並無疑議可言呀!)

    反之,可推出沒有三聲一律下記載的其他諸調,如壹越調雙調水調等,其屬性應界定為()

    (!如上所述,由水調的定絃為:1=Bb745b71245b71245可知:「呂旋」都是含4b7的音階。

    就也有著兩聲一律下的事實!

    只是古箏若不以「呂旋」四七級為散音時,就與正聲下徵音階同為12356了。)

    林謙三在解讀《仁智要錄》定弦的時候,正是參考了《胡琴教錄》的記載,才得出《三五》、《仁智》兩要錄,也完全同此說(即指《胡琴教錄》的說法。引者注)以及「律()」的這三聲都低一音的結論[5]

    (若然,則林謙三不就是前後矛盾的麼?!)

()日本()的形式(?)為宮調(?)、實質(?)為羽調

    如前所述,在角、變徵、變宮三聲一律下的情況下,林謙三將《仁智要錄》調子品中平調盤涉調的:

    宮、 商 、()角、()變徵、徵、羽 、()變宮等七個()名,分別「改」成了

    羽、變宮、          、角、變徵、   

    林謙三的這一「改動」,仿佛是將以宮音為首的宮調音階(?),變成了以羽音(?)為首的羽調音階,其實不然(?)

    (!作者的觀念混亂!無論什麼「音階」,都是以「宮」音為「調首」的。故並沒有什麼以羽音為首的羽調音階──

    無論中日,羽調都是以羽為宮,含4b7b3的律旋音階、

    無論中日,商調都是以商為宮,含4b7    的呂旋音階、

    無論中日,徵調都是以徵為宮,含4        的清商音階、

    無論中日,商調都是以商為宮,含#4       的正聲音階。

    且中式的階名,類同於西洋和聲學中的序名,並無絕對的音程含義。譬如變徵本就可以為清角

    以是記為宮、商、角、變徵、徵、羽、變宮等七個階名的律旋音階,並不應被稱為什麼宮調音階!

    林謙三只是改採一均一宮的「之調名」制

    把原「為調名」制下﹐以殺聲()為宮的羽調律旋音階﹐

    「改記」為:以下方大六度均主()為宮的正聲音階。)

    因為,按首調唱名法來分析:

    《仁智要錄》的()所呈現的小三度的宮與角(b3),就好比中國羽調(?)的羽與宮;

    《仁智要錄》的()所呈現的小二度的商與角(b3),就好比中國羽調(?)的變宮與宮。

    (此說無謂!中國的羽調本來就是以羽為宮,含4b7b3律旋音階

    中國羽調與日本羽調之間兩者並沒有什麼分別!)

    其餘各聲,可依此類推,見譜例34

    這樣一「改」,就使我們看清了平調盤涉調雖在形式上,套用了中國宮調的七聲術語(!此俗說不實無據!何據?),但從其音程結構來看,二者的實質仍是活脫脫的中國羽調(?)

    (!只要從調名上一看,平調盤涉調黃鐘調本就是活脫脫的中國羽調了。

    反之,從林謙三所竄改階名後的音程結構來看,並非什麼中國羽調的宮調術語

    乃是宥於王光祈黎英海等誤說的(正聲音階)羽調式!)

    另外,這樣一「改」,也顯示了林謙三對於的理解,是以中國七聲體系為理論參照的。

    (!「中國的羽調」,本來就是以羽為宮,含4b7b3的「律旋音階」,這樣的正確理解方式,已失諸於中國。

    林謙三不依日本傳自中國的正論,反參照中國這種錯誤不實的七聲體系為理論,大有所失了!)

    正如他在《東亞樂器考》中所說的那樣:

  「律」之中,還有許多使後人容易認為是日本特有的調子。

    但是據我所見,雖屬相當後世的產物,而其中卻可以看出平安時代的,差不多(?)都可以認為是以羽調為中心的[6]

    (那是什麼差不多?──「中國的羽調」,本來就是以羽為宮,含4b7b3的「律旋音階」!)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99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