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曲創作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Tonality 的迷思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Tonality 的迷思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哭泣的泰晤士河 顯示下拉菜單
新進會員
新進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Jan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哭泣的泰晤士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Tonality 的迷思
    發表:  2002 Jan 21 4:21am

本週(10/Jan/02)composition seminar 的主題是 tonality
(抱歉,小女子學淺,姑且翻譯成調性音樂)
課堂上,我提出我的見解:
為什麼在這些文章中,提出tonality的回歸
難道Tonality 真的有離開過?
事實上,我認為Tonality根本沒有失去過。就算很多人試著去,打破它、瓦解它。但是,tonality是出自於人類對音樂的本能及天性。
在現代的音樂中,人們打破的只是一種音樂的規則。而且是千萬中規則的一種,卻不是打破Tonality,如同我們在所謂非調性音樂中發現的曲調甚至和聲,都還是一種Tonality精神的表現。

---------------------------------------------以下是延伸的言論
當然,倘若我們硬要將Tonality說成那十二大小調的音樂。似乎又太狹隘了些!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人們在音樂中和諧與不和諧的掙扎。
因為有離開過主調,去過別的調(轉調)。所以再現時,我們才會有又回到家的感覺。這種感覺延伸而出,就可以成為音樂的主要動態。從家裡出發,到別人家串串門子,跟著再回到家。
這種感覺,是否又可以延伸成一種人們的天性及對比之所以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感覺。例如,有酸,所以我們覺得甜是甜的。有傷心,所以我們覺得快樂是快樂的。有次要的動機,所以我們覺得主要的動機是主要的,是家。
因此,無論任何音樂似乎都逃不過Tonality的宿命。
課堂上,我們聽了很多現代音樂的例子。它們都不是用大小調寫成的,可是卻蘊含著Tonality的精神。當然對老外而言,一定都有相當的證據,他們才會如此說。
所以聽完這些作品後,我又有意見了。
在古典或者是浪漫時期,我們使用大小調作曲,但是卻一直在改變。例如:不斷的轉調、或者是使用一些混淆調性的和絃。可是我們依然感覺到Tonality
可是,在這些所謂富含Tonality現代作品中Ex.,雖然他們解放了調性上明確性,但卻變得簡單。例如,他們必須一直重複同樣的形式或音型來肯定音樂中的Tonality,這不是變的十分有趣嗎?
大家認為調式及調性是侷限的,所以解放它。但是卻必須限制更多,才能得到相同的感受。
Ex. Arvo part – Fratres 【1980】 for violin and piano
不過,我們的人生似乎必須在製造疑問及解答困惑中度過呢!
理論的世界中 沒有對錯 只有你的意見 我的意見 和他的意見
返回頂部
百鳥朝鳳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506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百鳥朝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an 21 9:14am
站長對於作曲方面,是有興趣但是沒本事......
是否可以解釋為,調性的轉變其實就是一種情緒的變化?
所以無論如何變,還是會有基本的,符合人類本能的一些規則,在暗中主導?
--------------------
用力回應是一種美德
返回頂部
哭泣的泰晤士河 顯示下拉菜單
新進會員
新進會員


註冊時間: 2002 Jan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哭泣的泰晤士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an 22 5:46am
感謝站長熱情的回覆
首先,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
如果必須真正去理解
恐怕 也必須去探討一下 音樂與人的真正關係
絕對音樂絕對不存在論
什麼是絕對音樂??
如果音樂
不是我們發自內心的感情
如果音樂
不是我們的天性
如果音樂行為
不是我們心中所期待發生的
那音樂是什麼
音樂有什麼作用
難道音樂可以吃
難道音樂可以穿
但他 的的確確地存在著
而調性的轉變 是否為一種情緒的轉換
或是一種人們心中對於
變的期待
而音樂的律動 使否也可以是一種
人們的期待
或者 我們把這世上
一種 好像存在之沒有必要
卻又不能不存在的東西
稱為 本能/天性 instinct ????
以音樂理論的觀點看轉調
大調
事實上只是一種調式
小調
則是另一種
所以24各大小調 事實上只有兩個調式
如果大調是 台北
小調是台中
在大調中 轉調 只是中正區去到萬華
轉到小調 就有台北到台中
音樂 事實上有無限的可能性
台北跟台中之外有多少可能性
光台北跟台中
就讓 西方作曲家搞了數百年
從巴哈開始 到無限的未來

理論的世界中
沒有對錯
只有你的意見 我的意見 和他的意見
理論的世界中 沒有對錯 只有你的意見 我的意見 和他的意見
返回頂部
liuqin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106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liuqin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2 Jan 22 10:34am
quote:

本週(10/Jan/02)composition seminar 的主題是 tonality
(抱歉,小女子學淺,姑且翻譯成調性音樂)
課堂上,我提出我的見解:
為什麼在這些文章中,提出tonality的回歸
難道Tonality 真的有離開過?
事實上,我認為Tonality根本沒有失去過。就算很多人試著去,打破它、瓦解它。但是,tonality是出自於人類對音樂的本能及天性。
在現代的音樂中,人們打破的只是一種音樂的規則。而且是千萬中規則的一種,卻不是打破Tonality,如同我們在所謂非調性音樂中發現的曲調甚至和聲,都還是一種Tonality精神的表現。

---------------------------------------------以下是延伸的言論
當然,倘若我們硬要將Tonality說成那十二大小調的音樂。似乎又太狹隘了些!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人們在音樂中和諧與不和諧的掙扎。
因為有離開過主調,去過別的調(轉調)。所以再現時,我們才會有又回到家的感覺。這種感覺延伸而出,就可以成為音樂的主要動態。從家裡出發,到別人家串串門子,跟著再回到家。
這種感覺,是否又可以延伸成一種人們的天性及對比之所以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感覺。例如,有酸,所以我們覺得甜是甜的。有傷心,所以我們覺得快樂是快樂的。有次要的動機,所以我們覺得主要的動機是主要的,是家。
因此,無論任何音樂似乎都逃不過Tonality的宿命。
課堂上,我們聽了很多現代音樂的例子。它們都不是用大小調寫成的,可是卻蘊含著Tonality的精神。當然對老外而言,一定都有相當的證據,他們才會如此說。
所以聽完這些作品後,我又有意見了。
在古典或者是浪漫時期,我們使用大小調作曲,但是卻一直在改變。例如:不斷的轉調、或者是使用一些混淆調性的和絃。可是我們依然感覺到Tonality
可是,在這些所謂富含Tonality現代作品中Ex.,雖然他們解放了調性上明確性,但卻變得簡單。例如,他們必須一直重複同樣的形式或音型來肯定音樂中的Tonality,這不是變的十分有趣嗎?
大家認為調式及調性是侷限的,所以解放它。但是卻必須限制更多,才能得到相同的感受。
Ex. Arvo part – Fratres 【1980】 for violin and piano
不過,我們的人生似乎必須在製造疑問及解答困惑中度過呢!


這篇文章挺有趣的,雖然有些地方看不太懂作者的意思。
何為Tonality?何為Tonality的精神?
我也認為Tonality在目前的音樂當中並沒有消失過。不過,我並不覺得Tonality是人類對音樂的本能與天性,而是一種經過理性演變而成的一種文化結晶。
另外,作者文章當中提到Tonality的精神,是蠻有趣的一個想法。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45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