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學術論文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釋文商榷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釋文商榷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釋文商榷
    發表:  2002 Jan 14 11:55pm

《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釋文商榷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2/01/14)


  《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自1989年出版以來,至今已十個年頭。由於音樂研究的進一步深入,使其中的有些釋文失當,是否應該作些修改?筆者今將認為欠當的略述於後,謹供編撰者參考。

一、開管與閉管

凡是接觸音樂聲學的人都知道,管樂器是音樂聲學研究中的難題。其難點不僅是管樂器的分類如今人們還說不清楚,造成管口校正的原因也沒弄清,就連部分常用樂器的演變,也同樣沒完全弄清。《中國音樂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就有不少讓人讀後存疑的釋文。

首先就“氣鳴樂器”而言,釋文說:“兩端均開放的為開管,如笛簫等;僅一端開放的為閉管,如單簧管等。”這樣的釋文,只要細想一下就會發現問題。單簧管的哨子含于口中,成了“僅一端開放的”“閉管”,那麼雙簧管、大管、薩克斯管,以及銅管樂器(各種號),還有中國的管子、篳篥、嗩吶,它們也都是含於口中,或與口唇緊密接觸,該是開管還是閉管?實際上這些“僅一端開放”的管樂器,除單簧管、管子和篳篥而外,其餘都是“開管”。

什麼是開管,什麼是閉管?釋文說:“開管……由於管兩端均為波腹才產生奇次及偶次泛音”,“一端封閉的管只產生奇次諧音或分音”。可是據筆者研究,管樂器所能吹出分音的多寡,受量度(管內徑與管成的比值)的影響,有的管樂器只能吹出第一分音(沒有超吹音),因此用這方法來區分開管、閉管就不現實。

音樂實踐的發展,新樂器的出現,也會出現新的問題。例如近年蘇北有位農民樂手發明了一件新樂器—竹塤(註1)。這竹塤是用毛竹製作的,兩端通洞,樣子象短簫,照例它該屬於開管,可它只能吹出十二度超吹音!

根據以上理由,筆者認為把管樂器分成開管與閉管就存在著不少困惑。筆者擬寫《開管、閉管名實談》來討論這問題。

筆者將自己所能見到的管樂器進行了歸類,找出了開管與閉管形態上的區別,即:以邊棱音為激振源的笛類樂器,“兩端均開放的為開管,如笛簫等”,“僅一端開放的為閉管”,如排簫與古代律管(僅朱載堉所設計的律管為開管)。前面提及的竹塤,由於上端管徑大、下端管徑小,且兩端管徑相差懸殊,只有十二度超吹音,理當屬於“閉管”。管樂器中的簧哨樂器,管子主體部分為圓柱形的是閉管,如單簧管、管子、篳篥、巴烏等,管子為圓錐形的是開管,如雙簧管、嗩吶,以及各種號。最能說明這一問題的實例就是薩克斯管。薩克斯管的頭子與單簧管完全相同,可它是開管而不是閉管,原因就是它的管子為圓錐形的緣故。

除了開管與閉管而外,還有第三種情況,那就是古樂器塤和拱宸管,以及少數民族樂器吐良和新生樂器口笛。這四件樂器,除了塤以外,其餘的三件都是吹孔開于管體中間部分,兩旁各有若干個音孔的。它們理當屬於開管與閉管的結合型。

開管與閉管之間的關係,絕不是“相同長度開管的基音比閉管的高八度”。因為閉管的單簧管絕對吹不出開管音,而雙簧管也絕對吹不出閉管音。就以邊棱音為激振源的笛類樂器來說,最簡單的是古代律管。我國歷代律管為閉管,僅朱載堉所設計的為開管。這兩種律管就是管徑、管長完全相同,由於吹律方法不同,同一支管的開、閉管音也絕對不是八度!
  關於管樂器的波峰與波谷,說“開管兩端的空氣密度變化最大,振動激烈,形成波腹;中間密度不變,處於靜止狀態,形成波節。……閉管的開放端為波腹,封閉的空氣不振動,形成波節。”同樣不切合實際。筆者在1996年6月召開的’96國際電腦音樂及音樂科學研討會上提交的論文,《對管樂器聲波圖示的一點看法》(註2)已作了比較詳細地闡述。

二、管口校正

在討論產生“管口校正”的原因時,釋文說:“彈性空氣分子運動並非正好在管口處發生反射,由於運動的慣性,反射波將在管口外某一點返回,管越粗則超越點越遠。”並且說:“管律的計算方法,除笛律(如荀勖的晉泰始笛律)、叉手笛另有規律外,一般的律管不能直接採用管長資料來計算它的音高。求取準確的音高,須作‘管口校正’,即在管內氣柱長度之外,補充以各種溢出管口外的氣柱長度,以校正誤差。”

實際情形真是如此嗎?撇開荀勖笛律和叉手笛不論,就一般的管樂器而言,問題也絕非如此簡單。按照“管口校正”乃是“在管內氣柱長度之外,補充以各種溢出管口外的氣柱長度,以校正誤差”的說法,那麼音越低,也就意味著溢出管口外的氣柱越長;音越高,也就是溢出管口外的氣柱越短?筆者曾作過如下的試驗。將簫笛只開吹孔而不開音孔,若將末端的管徑挖大,音就增高,這是末端溢出管口外的氣柱長度短?若將末端管徑改小,此時音減低,是末端溢出管口外的氣柱長的緣故?吹孔若擴大,音就增高,此時管端溢出管口外的氣柱長度短,吹孔若小音就低,是因為溢出管口外的氣柱長?筆者還作過如下實驗,在簫笛的吹孔偏上部分鑽一不足1毫米的小孔,此時簫或笛的音就能增高60音分以上!此時也是因為氣柱縮短?

就管樂器的製作與演奏而言,管口校正的研究是至關重要的。因為無論是管律還是管樂器,都需要作管口校正。律管的合律條件,如今我們還沒掌握,而笛管的合律條件,我們更沒掌握。就以人們公認製作比較科學的西洋管樂器來說,它只是依靠嚴密的製作工藝、標準教材,以及嚴格的訓練來保證音準的,絕不是依靠的管口校正研究的進展。關於管口校正,筆者在《瑞利的末端校正公式難用於中國簫笛》(註3)、《黃鍾正律析——兼議律管頻率公式的物理量》(註4)、《談管樂器的管口校正》(註5),以及《對〈律學〉(第三次修訂版)的一點意見--談談開管、閉管及管口校正》(註6)中都有所討論,有興趣的同志可以參閱。

此外再簡略地討論一下與笛律有關的叉手笛。釋文說:“宋代的叉手笛原為宮廷樂器,因與宮廷所定的律制相合,‘可通八十四調’,而被用作正律器,改名‘拱宸管’。”拱宸管,宋之前叫叉手笛,拱宸管之名為宋太宗所定。儘管它能通八十四調,但它是樂器,僅能兼做律器而已。作為樂器,釋文理當對它的形態作點描敘。拱宸管乃是一支粗短的竹管,兩端封閉,中央開一吹孔,于吹孔成900的外側兩端開音孔。運用兩側音孔的不同組合吹出不同的音律。此物曾被鄭覲文誤認作篪。從“可通八十四調”的功能來看,一支拱宸管就應該能奏全十二律。

此處附帶提一音準問題。釋文說:“就管樂器講,雖然氣溫上升使管體略微伸長,但同時氣壓降低,聲速提高,頻率也隨之增高(據實測,氣溫每升100C可使管樂器發音升高3音分),因此管樂器音準的突出問題是如何矯正偏高”。

氣溫的增高,使管樂器的發音增高,給演奏造成麻煩。但是釋文“據實測,氣溫每升100C可使管樂器發音升高3音分”的注釋是不正確的。試想“氣溫每升100C”,僅“可使管樂器發音升高3音分”,那麼氣溫相差400C,音高豈不只差12音分?這十二音分對於管樂器來說,那還是可以控制的。實際的情形是“氣溫每升10C,可使管樂器發音升高3音分”,那麼氣溫每升100C,音便升高30音分,若氣溫相差300C,便是90音分了!這是不難用公式驗證的。這錯誤無論是筆誤還是漏校,都是不應該的。

三、笛

笛,在古代乃是一個廣義的概念。《周禮·春官》中就有“笛”的記載,漢代又有漢武帝時人丘仲造笛,張騫由西域帶回,以及京房將羌笛改進而成的諸種說法。如今我們沒法確認它們是否為異物同名,因此無法確認誰是誰非。但是就漢笛而言,它是豎吹的,乃是魏晉長笛和唐宋尺八的前身,由它演變成了洞簫和現代日本尺八。至於唐代的橫笛(橫吹),其表現力是遠不及豎笛(尺八)的,這有日本正倉院藏存的唐代尺八與橫吹可作證明。日本正倉院藏存的橫笛,它們都以天然的竹節為笛塞,有很深的“海底”(笛塞至吹口邊沿的長度),這不僅給超吹帶來了困難,即使超吹音能吹出,八度也無法吹准;因此其音域不足二組,何況當時的笛又沒有笛膜,音色暗淡,怎麼會“具有豐富的表現力和吹奏技巧”!漢魏時期的笛(包括蔡邕製作的柯亭笛),應該是豎笛而不是橫笛。如今考古學家把漢代的吹笛俑說成吹簫俑,這顯然是錯的。

說尺八“因其管長1尺8寸而得名”也不恰當。因為《舊唐書·呂才傳》載文:“貞觀三年,太宗令祖孝孫增損樂章。孝孫乃與明音律人王長通、白明達遞相長短。太宗令侍臣更訪能者。……(魏)征曰:‘才能為尺八十二枚。尺八長短不同,各應律管,無不諧均’。”由此可知,呂才所制尺八計十二枚,長短各不相同,怎麼能說“因其管長1尺8寸而得名”?應該說,呂才所設計的尺八,僅黃鍾(笛體中聲)之長為1尺8寸。此外說尺八“管身較洞簫短而粗,聲音大於洞簫”,那是指的日本現代尺八和現代的南音洞簫。日本正倉院留存的八支唐代尺八,短則短矣,粗則未必比洞簫粗,聲音也未必比洞簫大。再就日本聖德太子建造的法隆寺內所秘藏的那支聖德太子親自吹奏過的隋代之“笛”(筆者經過研究,證實它就是尺八),比簫還細,音量更小。

此外笛所轉的“工尺七調”,不是釋文所說的C、D、bE、F、G、A、bB七個調,而應該是C、D、E、F、G、A、B七調。筆者少年時就向民間藝人學得一笛轉七調的方法,對民間的轉七調的音律學實質有清楚的認識。撰寫者只考慮第三孔作si 時,第四孔只能用按半孔作do,因此認定是bE調;當筒音作si時,第一孔只能用按半孔的方法吹出do音,因此是bB調。實際上均孔笛是無法按照十二平均律音準要求轉調的。均孔笛轉調,只是用叉口(即交叉指法),靠氣口的控制調節各孔之間的音程,從不按半孔,轉調時允許絕對音高有些微的升降;而依據十二平均律製作校音的笛子,轉調過程中不允許絕對音高有所改變,因此改變音程的辦法只能是按半孔。方法不同,調高也就不一樣。

四、音樂史

《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談到“荀勖笛律”時說,“在‘饗宴殿堂之上,無廂懸鍾磬’的條件下,‘以笛有一定調,故諸弦歌皆從笛為正’,用來為奏樂的各種樂器調校音高”。這說法雖然正確,但是把“泰始笛”說成是“起正律器作用的、特殊形式的律管”,就不能讓人苟同了。明明是笛,一下竟變成特殊的律管了!從《宋書·律曆志》的記載可知,當時宮廷所用之笛是不合三分損益律的。為了正雅樂,讓宮廷雅樂符合三分損益律,並與十二律呂相應,因此荀勖研究、設計了十二支泰始笛。若以為“諸弦歌皆從笛為正”,而把笛說成“起正律器作用的、特殊形式的律管”,那麼民間常以笛定音,能把笛叫正律器嗎? 荀勖認為,三分損益律乃是我國的正統律制,因此詳細說明了十二支符合十二律呂之泰始笛的規格和製作方法。泰始笛的製作,講求絕對音高,因此也就有著嚴格的音準要求。正因為泰始笛與律諧契,因此其研究就涉及到開管的笛與閉管的律之間的關係。荀勖在設計過程中所付出的心力,是要比朱載堉設計異徑管律要大得多,這一點似乎還沒引起我們足夠的注意。

釋文在說明大同樂會的成立時間時說,大同樂會“創辦於1920年”,這也是值得商榷的。鄭覲文在1928年7月的一次演講中明確地說:“本會發生在民國七年(1918),初名琴瑟學社。民國八年(1919)五月,改名大同樂會,正式成立。”因此,大同樂會成立的具體時間應該是1919年5月。釋文對鄭覲文的介紹也有失於偏頗。在一般人的眼中,鄭覲文雖於民族音樂有所貢獻,但畢竟守舊。試想,“五四”新文化運動剛剛興起,鄭覲文即刻將剛創辦的“琴瑟學社”改名為“大同樂會”,主張“中樂為體,西樂為用”,以達到“研究中西音樂歸於大同”之目的。鄭覲文對新文化運動如此敏感,我們還能有何苛求?此外鄭覲文仿製164件“古樂器”,就有很大貢獻。儘管該條介紹了鄭覲文製作弓胡、大忽雷、二接笛,卻並沒有說出全部。須知,如今常用的塤、箜篌、瑟,當時已經絕響。1931年9月6日,在中華儉德國樂團籌賑全國水災遊藝大會上,柳堯章就用箜篌獨奏了《月兒高》(即柳堯章挖掘整理的《霓裳羽衣曲》),於此亦足見當時箜篌所具有的表現力。至於笛子,除了“二接”以外,於1928年即製作了以A音為標準音的律呂式笛(即符合三分損益律的音準標準)。他還在大瑟上裝上猶如今日揚琴上所用的排馬,使瑟上的琴弦一組一組地分得很清楚。當然,這種排馬給大瑟的校音帶來了困難。為解決校音的困難,鄭覲文又在瑟上裝上弦軫,以便利於弦的鬆緊。這方法就是今日古箏弦軫之先聲。鄭覲文更是講究培養人才。在大同樂會成立的初期,就提出了“基本會員,可免入會經常各費”的主張,此後鄭覲文也是這樣做的。柳堯章、衛仲樂諸先生,在大同樂會期間都沒有付過任何學習費用。鄭覲文還在逝世前提出創辦“民族音樂養成所”,可惜不久就病逝而未能實施。

大同樂會的重要成員衛仲樂,他真正的音樂生涯是從參加大同樂會開始的。衛仲樂參加大同樂會的時間應該是1929年秋。這是同鄭覲文組織大樂隊分不開的。
  1929年5月,大同樂會聯合汪氏琵琶學社、霄雿樂團、韓江絲竹會、琴侶齋、精武體育會國樂組、中華音樂會、辛酉學社、華樂團、儉德儲蓄會共十個團體組成國樂聯合會,旨在組織大樂隊。樂隊的演奏擬改為“交響複音譜”。此事因未被各國樂團體接受而流產,卻促使鄭覲文、柳堯章由大同樂會單獨組織大樂隊的決心。1929年秋,大同樂會單獨招收大樂隊隊員,衛仲樂就是這時參加大同樂會的。

1933年是衛仲樂音樂生活的重大轉捩點,這一年有兩件事于衛仲樂是十分重要的。一件是釋文所說的“參加‘工部局樂隊特奏中國節目音樂會’”,此事釋文說得似乎過於簡略;另一件則是拍攝有聲影片。

1933年初,中國政府決定不參加當年的芝加哥萬國博覽會。上海商界不願放棄這一與世界各國交流的機會,決定以民間形式參加,並擬定將大同樂會仿製的全套仿古樂器送往參展。大同樂會常務委員會決定,由明星影片公司拍成有聲影片送往美國。有聲影片於4月9日晚在明星影片公司拍攝。所拍節目為鄭覲文古琴獨奏《海島孤蹤》,衛仲樂琵琶獨奏《十面埋伏》,衛仲樂領奏,九人合奏《春江花月夜》,最後為32人合奏的《東方大樂》(即《國民大樂》,當時為送往美國而易名)。至於“參加‘工部局樂隊特奏中國節目音樂會’”,具體時間是1933年5月21日,場所是當時裝修一新的大光明影劇院。大同樂會所演節目為衛仲樂琵琶獨奏《十面埋伏》和大合奏《國民大樂》,再就是與上海工部局管弦樂隊合奏阿隆·阿甫夏洛穆夫創作的《北京胡同交響曲》。

柳堯章改編《春江花月夜》的時間是1925年春。當時柳堯章就寫出了十二行總譜。這份總譜柳堯章直至文化大革命期間才銷毀。

人們常把《潯陽琵琶》、《潯陽夜月》和《春江花月夜》混為一談,《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的釋文也不例外。原來《潯陽夜月》與《潯陽琵琶》、《夕陽簫鼓》是有所區別的:《潯陽夜月》乃是汪昱庭根據《夕陽簫鼓》改編的,而《春江花月夜》乃是柳堯章根據汪昱庭的《潯陽夜月》改編的。《潯陽夜月》與《春江花月夜》有著明顯的區別,這是不難驗證的。如今《春江花月夜》與《潯陽夜月》都是上海江南絲竹樂隊經常演奏的曲目,若將這兩首樂曲進行比較,即使是不懂音樂的人也能聽出其中的明顯差別。上海音樂出版社1997年6月編輯出版的《中國琵琶名曲薈萃》,將衛仲樂演奏,柳堯章改編的《春江花月夜》易名為《潯陽月夜》,更是人們忽視這差別的明證。

 

注釋:
  (註1)  關於竹塤,筆者已寫了《竹塤》一文,發表在《全國樂器資訊》2000年第4期上,有興趣的同志可以查閱。
  (註2)  刊西安音樂學院學報《交響》1996年第2期。
  (註3)  刊《星海音樂學院學報》1986年第1期。
  (註4)  刊《藝苑》1989年第1期。
  (註5)  刊《音樂學習與研究》1998年第2期。
  (註6)  刊2000年6月出版的《繆天瑞紀念文集》。
(刊《中國音樂》2001年第一期)


http://suona.com/study/st20020114.htm
----
系統轉貼
返回頂部
楊濤濤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631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楊濤濤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5 Apr 26 2:12pm
支持﹗
交流與提高
返回頂部
b9326bdsl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Aug 20
狀態: 離線
積分: 3486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b9326bdsl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5 Apr 26 5:52pm
不錯的解釋,好長的文章,不曉得現在年輕人能否看得懂.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73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