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其他 > 茶餘飯後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轉載]揚長避短 獨樹一幟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轉載]揚長避短 獨樹一幟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百鳥朝鳳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506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百鳥朝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轉載]揚長避短 獨樹一幟
    發表:  2000 Aug 21 4:57pm
發起人:小人物 發起時間:6/28/2000
討論主題:[轉載]揚長避短 獨樹一幟
揚長避短 獨樹一幟
香港 「21世紀國際作曲大賽」暨 「大型中樂作品創作研討會」綜述
于慶新(人民音樂雜誌編輯)
  為推動大型民族器樂合奏作品創作,發掘創作人才,由香港中樂團主辦、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香港大學音樂系、香港作曲聯會等協辦的"21世紀國際作曲大賽"暨 "大型中樂作品創作研討會"於3月10日至13日在香港舉行。來自中國大陸及香港、台灣地區以及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法國、加拿大約六十餘位專家、學者觀摩比賽並出席了研討會。
佳作脫穎而出,新人嶄露頭角
  此次作曲大賽,以 "推動中樂大型合奏、拓展曲目及發掘中樂創作人才"為宗旨。比賽於99 年6月拉開帷幕,至12月8日規定期限截止,共收到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地區及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澳大利亞的83首作品,其中原創作品70 首,編配作品13首。參賽者的年齡,最小的年數10歲,最大的80 歲高齡。評審委員會的組成體現了學術上的權威性及不同國家、地區的代表性。評委會由以下人員組成:
  主席:閻惠昌 (香港中樂團音樂總監)
  委員(按姓氏筆畫為序):
  初賽:陳能濟(中國香港)
     曾葉發(中國香港)
     羅永曄(中國香港)
     關迺忠(加拿大)
  複賽:李西安(中國)
     陳永華(中國香港)
     陳能濟(中國香港)
     曾葉發(中國香港)
     羅永曄(中國香港)
     顧冠仁(中國)
  決賽:石井真木(日本)
     李西安(中國)
     林樂培(加拿大)
     荷西.馬斯達(菲律賓)
     陳其鋼(法國)
     陳澄雄(台灣)
  評審工作是在審慎的程序中進行的。初賽採用審閱總譜的方式;複賽的19件作品全部由香港中樂團演奏、錄音,由評委審聽;決賽以現場演奏、評審的方式進行。決賽音樂會於3月10日晚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隆重舉行,由香港中樂團演奏,陳澄雄、閻惠昌指揮。有幸進入決賽的共有8首作品,編配作品《戰台》(張一兵.河南.41歲):原創作品《不夜城》(伍卓賢.香港.22歲)、《泣顏回》(于洋.上海.25歲)、《樂隊組曲二》 (周熙杰.馬來西亞.29歲)、《集仙令》(李村(女).西安.27 歲)、《雷神的啟示》(昌英忠.四川.42歲)、《山寺》(房曉敏,廣州.43歲)、《永恆之城》鐘耀光:台灣.43歲)。
  3月11日晚,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了獲獎作品音樂會。香港藝術發展局音樂及舞蹈小組委員會主席費明儀女士及香港電台第四台台長曾葉發博士代表評審委員會宣布了比賽結果並向獲獎作曲家頒發了獎金和獎狀。比賽結果如下:
  原創作品獎:
  冠軍《永恆之城》
     (港幣4萬元及獎狀)
  亞軍《泣顏回》
     (港幣2.5萬元及獎狀)
  季軍《樂隊組曲二》
     (港幣1.5萬元及獎狀)
  香港題材作品獎《不夜城》
     (港幣2萬元及獎狀)
  編配作品獎:
  冠軍(空缺)
  亞軍(空缺)
  季軍《戰台》
     (港幣1萬元及獎狀)
  音樂會上,香港中樂團在陳澄雄、閻惠昌的指揮下,演奏了以上5首獲獎作品。為表示對老一輩音樂家的崇敬之意,中樂團特意演奏了兩位大師的大型民樂合奏曲一李煥之的《大地之詩》 (病逝前一個月專為這次音樂會而作)和林樂培的《問蒼天》。
  與會的專家、學者及現場的觀眾對在比賽中脫穎而出的佳作及新人給予熱情的鼓勵和肯定。大家普遍認為,獲獎作品具有鮮明、濃郁的民族風結合,表現出作曲家勇於研拓的創新精神。作曲家們既有新思維和新觀念,又注意作品貼近聽眾,因而作品具有較強的可聽性。這些嶄露頭角的青年作曲家,是新世紀民族器樂創作領域一支不可忽視的生力軍!當然,這次比賽也顯露出我們在創作上的不少弱點,如編配作品的水平不高,在應徵作品質量普遍較低,與原創作品形成了較大的反差。另外,以許多應徵作品中可以看出,熟悉和掌握中國民族樂器的特點,揚長避短,充分發揮具特色,仍是擺在作曲家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
  創作是音樂事業發展的根本和關鍵。香港中樂團自1977年成立以來,至今已委約作品1100餘百,層出不窮的優秀作品,是香港中樂團得以蓬勃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這次的作曲大賽,不僅對香港中樂團,而且必將對國內外及所有華人地區民族器樂藝術的發展起到積極的推動和示範作用。
面向新世紀,共譜華樂新篇章
  1997年2月13日至16日,香港中樂團曾率先發起並主辦了 "中國民族管弦樂發展的方向與展望"國際研討會。這次的"大型中樂作品創作研討會",是上次研討會的繼續。香港藝術發展局音樂及舞蹈小組委員會主席費明儀女士主持了會議。
  三年前的研討會上,與會代表曾就現代大型民族管弦樂隊這一形式的得失及相關的創作問題進行了討論。近年來,隨著海內外名稱謂不同(中樂、華樂、民樂、國樂)但形式大同小異的現代民族管弦樂隊的蓬勃發展,對這一形式存在的必然性及合理性,絕大多數學者已基本達成共識。
  然而,擺在現代民族管弦樂隊面前的課題仍然很多,如樂隊編制的完善與規劃,樂隊各聲部的排位及音樂,樂器的改革,創作水準的提高等等。如何在多元化的世界文化格局中尋求一條現代民族管弦樂隊獨立發展的道路?與會代表就這些問題展開了討論。
  I.音響的藝術表現力與樂隊編制的規劃化
  以某種意義上說,樂隊的藝術是一種音響的藝術。音響的音樂的表現和形象的塑造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然而,在早期的某些民族器樂合奏作品中,音響的觀念常常被淹沒在 "旋律是音樂的靈魂"的絕對的信念中,因而形成了只注重旋律而忽視其他音樂表現手段的創作傾向,某些作品雖具有 "可聽性"和 "民族性",卻也留下了不少缺憾。可喜的是,近十幾年來,一批中青年作曲家創作了一批具有探索性的大型民族器樂作品,這些作品在創作構思及樂隊的寫作方面都十分重視和發揮音響在音樂表現中的作用,並以此拓展了民族管弦樂的音樂表現空閒。
  唐建平根據自己的創作體會指出,在具體的樂隊寫作中,創造新的、特別是具有特殊意義的音響必然要帶來某些配器觀念和技術的發展。例如,追求新的音響,往往與和弦的變化、特別是複雜化的發展密切相關。在織體方面,也影響到音樂織體的構成及其伴奏功能向更加藝術化的方向發展。追求新音響的手段也是多種多樣的,如移動部分樂器的位置以構成樂隊音響的多方位化,還用新的聲源及使用非常規演奏法等等,楊青認為,弦索音色是我們民族樂器獨特的音色之源,如何進一步挖掘這一音色之源?樂隊的排位應充分考慮到這一特點。顧冠仁指出,大型民族樂隊必須保持自己的總體音樂特色,這樣才有它獨立存在的價值。大型民族樂隊必須解決好各聲部之間、各聲部內部的音量平衡及音色融合問題。
  要達到這一目標,第一,要建立音區校全、音色相對統一的聲部體系;第二,樂隊編制的完善、合理,是能夠取得平衡、融合音響效果的重要前提。如何在創作上充分發揮樂隊的表現力,取得較好的樂隊音響效果?第一,作曲家要熟悉樂器性能,合理使用樂器的音區;第二,大膽使用各樂器的合奏、齊奏、重奏、獨奏以及不同樂器組的多種配合,以得到豐富多樣的色彩變化;第三,使用非常規的演奏法;第四,適當使用各地區、各民族的色彩樂器。總之,對於各種音色組合及特殊音響、色彩的合理適用,是大型民族樂隊能否取得豐富多彩的音響效果的關鍵。
  現代民族管弦樂隊經過四十多年的發展,已初具規模。然而,樂隊各聲部樂器的配置及數量、各聲部間的比例以及各聲部在樂隊中的具體位置至今未能形成統一的規範。樂隊的編制要不要標準化、規範化?實踐證明,科學、合理的規範化是必要的,它不僅便於作曲家寫作,也便於演出和作品的傳播。那麼,如何規範化呢?
  管弦樂隊作為多種樂器的組合形式,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什麼是樂隊的基礎?在西洋樂隊中,人們對"弦樂是樂隊的基礎"是沒有疑問的,而對中國大型民族樂隊的回答就不盡相同了,有人說是,有人說不是,有人說不盡然。因這三種不同的回答而導致了對樂隊排位的三種不同的方案。關迺忠指出,回答 "是"的人認為,作為拉弦樂器的胡琴族,其音色的融合、統一雖不如西洋的提琴族,但遠比其他樂器組的融合程度好。這一主張的排位法為:高胡的左前方,二胡在右前方,彈撥樂器在拉弦樂器的後方。回答"不是"的人,其主要論點是認為彈撥樂器是最富有中國特色的樂器,所以作為中國的現代民族管弦樂隊要有別於西洋,則以彈撥樂器為基礎。這一主張的排位法為:彈撥樂器在左前方,拉弦樂器在右前方。應該說這樣的樂隊有它的特色,但在表現能力、演奏風格、演奏曲目上是有其局限性的。回答 "不盡然"的人承認拉弦樂器的主要地位,但彈撥樂器的重要性也是該突出和重視的。這一主張的排位法為:高胡在左前方,二胡在更左方,彈撥樂器在右方。目前多數樂隊採用這種排位法。
  研討會上,具有85人規模的香港中樂團在音樂總監閻惠昌的指揮下,以三種不同的排位法對同一首作品做了實驗性演奏,供與會代表研究討論。與會代表們興致勃勃地談到,從藝幾十年來,還是第一次同時在現場聽到三種排位法的音響效果。大家圍繞三種排位法的優劣展開了熱烈的討論,見仁見智,各抒己見。應該說,每種排位法都不是完美無缺的。目前各地的現代民族管弦樂隊已有的規模、形式,只是初步的規範化,要做到進一步的科學化、標準化,還要有一個長期實驗、探索的過程。
揚長避短,更新觀念
  近二十年來,越來越多的作曲家投入到民族器樂創作的領域中來。多年來我們的作曲理論教學基本上是以歐洲傳統音樂理論為基礎的,因而我們的作曲家大多對民族樂器的性能知之不多。作為管弦樂隊中的一員,某些民族樂器在音準、音色、音域、技法、型制等方面不同程度地存在著一些尚待改進的問題。在這些樂器的性能中,特色與缺陷並存。因此,在創作中既要充分發揮民族樂器的特色,又必須迴避其自身的局限甚至缺陷,是擺在作曲家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甚至可以說,揚長避短,是打開民族器樂創作之門的一把金鑰匙。然而,在實際創作中,以西洋管弦樂法生搬硬套的情況屢見不鮮,其結果往往是揚短避長。
  另外,"揚長"也要掌握分寸,否則適得其反。余少華指出,本來,民族打擊樂器是我們民族音樂中的瑰寶,但在一些作品中用得太滿、太多、這一,傾向應該引起作曲家們的注意。閻惠昌認為,我們的作曲家要熟悉民族樂器的樂器法,配器要恰到好處,不要搞樂器大展覽。例如有的作品打擊樂器用得太多、太響,以致於到了令我們的團員雖以忍受而要起訴的程度,因此我呼籲: 作曲家要保護一下我們演奏家的耳朵!關迺忠坦率地指出,國畫講究 "留白" ,而我們的一些作品配器寫得太滿,《不夜城》就存在這樣的不足。
  正確處理古今、中外及雅俗關係,是我們在創作中雖以迴避的三個問題。民族管弦樂的創作面對幾千年深厚的民族文化,如何繼承傳統又不囿於傳統,而更新觀念、勇於創新?
  李西安指出,青年作曲家們以現代作曲觀念和技法重新開發其潛在的音響表現空間,推動創作模式的轉型。作曲家們是基於以下的美學追求:第一,以現代和諧觀取代古典和諧觀。和諧是古往今來不同民族、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音樂所遵循的共同準則,但對和諧的理解又是千差萬別的。另外,和諧觀念特別是人類對不協和音響的認可和接受程度,總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改變的,建立中國民族管弦樂隊時的初衷以及為此進行的樂改和所寫的作品,是試圖達到西方古典交響樂隊所擁有的古典的和諧美,實踐證明,這種美是我們的民族管弦樂隊無法企及的。因此,青年作曲家們拋棄對古典和諧的追求而另闢蹊徑 。他們 "反歐洲傳統","既不要老民樂那種陳腐,也不要二十世紀現代音樂那種病癒"。在他們的作品中,以各種各樣的揚長避短的做法,既避開了民樂演奏傳統和聲時的無奈和尷尬,又可達到現代概念的和諧。第二,以個性化的樂器和於構築個性化的樂隊音響。現代民族管弦樂隊必須重新尋回失落的樂器的個性,以多種樂器色彩構築一個不同於西方交響樂隊的個性化的樂隊音響,要使民族管弦隊具有與西方交響樂隊相對比而存在的獨立品格的價值。
  關於外國現代技法問題,多年來,一直是許多創作研討會爭論的熱點。然而,在這次研討會上,圍繞現代技法問題的討論,既聽不到對其全盤否定的激烈抨擊,也聽不到對其頂禮膜拜的夸夸其談。經過近二十年的模仿、學習、選擇、實踐、檢驗,越來越多的作家逐漸擺脫了對西方現代技法的無知、盲目、偏激和迷惘,而進入平和的心境和冷靜的思考。應該說,這是作曲家逐漸走向成熟的表現。儘管一些美學觀念和創作主張上,作曲家們永遠不可能千人一腔,但大家普遍認為,盲目的排斥和生吞活剝的模仿都不可取。一方面,面對歐美對中國音樂的普遍無知,我們沒有必要去迎合他們的趣味,沒有必要以獲得他們的稱道作為自我價值的確立。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拋棄狹隘的封閉觀念,面對新的世紀,趕上人類文化發展的腳步。民族性、時代性、個性及可聽性,應該是我們創作中不可忽視的共同準則。
  研討會上,與會的八個樂團就樂團的建設和發展交流的情況。台北市立國樂團、高雄實驗國樂團、新加坡華樂團、中央民族樂團、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台北實驗國樂團、上海民族樂團和香港中樂團的代表先後就本團的歷史、機構、編制、宗旨、指揮、曲目等情況向代表做了介紹。
  會上,大家還圍繞樂器改革問題展開了討論。張大森說,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從五十年代起就把樂器改革作為樂團約三大任務之一,並取得了許多成果。于慶新指出,八樂團在交流情況時,只有中國廣播民族樂團談到了樂器改革,令人遺憾。近年來,某些樂器改革的機構已名存實亡,樂改幾乎處於停頓狀態,而樂改的滯後已嚴重阻礙了民族器樂的發展。現代民族管弦樂隊的發展正處於探索階段,各民族樂團應責無旁貸地肩負起樂器改革的重任,這也應是衡量一流民族樂團的標誌之一。作曲家也要以自己的創作推動樂器改革工作的進行。錢兆熹認為,要把樂改納入樂團的任務之中,評論界也要支持樂器改革。閻惠昌表示,香港中樂團一定會努力吸收一切樂器改革的優秀成果,將來如果有條件,一定成立樂器改革小組。在目前的條件下,一方面要樂器、樂隊編制不斷完善,另一方面,作曲家在創作中要揚長避短。
  與會代表一致認為,已經融入世界先進文化潮流的中國,奉獻給新世紀的將不再是西方交響樂隊的複製品,而是一個獨一無二中國化的、現代化的,正因為與西方交響樂隊全然不同才與它並駕齊驅的新型民族管弦樂隊。
(本文原載於《人民音樂》2000年第5期)
【1】月亮 回覆時間:6/29/2000
雖然揚長避短的概念能減少民族管弦樂隊中所擁有的缺點﹐遺憾的是一般上的大眾卻無法接受這種新觀念﹐導致出現排斥的現象。
不但如此﹐還有許多音樂愛好者對于此概念都接受不了﹐這不但直接影響到創作的數量﹐日後的改革也將受到阻礙。
【2】百鳥朝鳳 回覆時間:7/1/2000
也許是因為新一代的作曲家,在揚長避短的同時,傾向於採用較為現代的作曲法,因而使得聽眾接受的程度打了折扣。
如果是在配器方面下功夫,而其他作法還是沿用現有模式,這樣雖然改進的幅度較小,但是被接受的比率可能會提高不少。
現在不論是民族音樂或者是西方古典樂,都有市場萎縮的問題。除了創新以外,似乎流行化、明星化也已經成為一種趨勢....
----
系統轉貼
用力回應是一種美德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20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