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孫新財中國基本樂理題解講座視頻(蘇祇婆七聲調疑義解)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孫新財中國基本樂理題解講座視頻(蘇祇婆七聲調疑義解)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孫新財中國基本樂理題解講座視頻(蘇祇婆七聲調疑義解)
    發表:  2010 Aug 13 8:20pm
孫新財中國基本樂理題解講座(視頻)
蘇祇婆七聲調疑義解(全)
 
蘇祇婆七聲調疑義解(下)

()譯云:「考尋樂府鐘石律呂,

皆有宮、商、角、徵、羽、變宮、變徵之名。
七聲之內,三聲乖應,每恆求訪,終莫能通。
 
先是周武帝時,有龜茲人曰蘇祗婆,
從突厥皇後入國,善胡琵琶。
聽其所奏,一均之中間有七聲
因而問之,答云:
『父在西域,稱為知音。代相傳習,調有七種。』
以其七調,勘校七聲,冥若合符
一曰『娑陀力』,華言平  聲,即宮聲也。
二曰『雞  識』,華言長  聲,即商聲也。(一作即南呂也)
三曰『沙  識』,華言質直聲,即角聲也。
四曰『沙侯加濫』,華言應聲,即變徵聲也。(此變徵音以下徵為基調故,實當清角!)
五曰『沙  臘』,華言應和聲,即徵聲也。
六曰『般  贍』,華言五  聲,即羽聲也。
七曰『俟利』,華言斛牛聲,即變宮聲也。」
譯因習而彈之,始得七「聲」之正。
然其就此七「調」,又有五「旦」之名,旦作七調。
以華言譯之,「旦」者則謂「均」也。
其聲亦應黃鐘、太簇、林鐘、南呂、姑洗五均,已外七律,更無調聲。
譯遂因其所捻琵琶弦柱相飲為均,推演其聲,更立七均。
合成十二,以應十二律。
律有七音,音立一調,故成七調十二律,合八十四調,旋轉相交,盡皆和合。
仍以其聲考校太樂所奏,林鐘之宮,
應用林鐘為宮,乃用黃鐘為宮;
應用南呂為商,乃用太簇為商;
應用應鐘為角,乃取姑洗為角。
故林鐘一宮七聲,三()聲並戾
其十一宮七十七音,例皆乖越,莫有通者。
又以編懸有八,因作八音之樂。
七音之外,更立一聲,謂之「應聲」。
譯因作書二十余篇,以明其指。
至是譯以其書宣示朝廷,並立議正之。
時邳國公世子蘇夔,亦稱明樂,駁譯曰:
「《韓詩外傳》所載樂聲感人,及《月令》所載五音所中,
並皆有五,不言變宮、變徵。
又《春秋左氏》所云:
『七音六律,以奉五聲。』
准此而言,每宮應立五調,不聞更加變宮、變徵二調為七調。
七調之作,所出未詳。」
譯答之曰:
「周有七音之律,《漢書﹒律歷志》,天地人及四時,謂之七始。
黃鐘為天始,林鐘為地始,太簇為人始,是為三始。
姑洗為春,蕤賓為夏,南呂為秋,應鐘為冬,是為四時。
四時三始,是以為七。
今若不以二變為調曲,則是冬夏聲闕,四時不備。是故每宮須立七調。」
眾從譯議。
譯又與夔俱云:
案今樂府黃鐘,乃以林鐘為調首,失君臣之義,
清樂黃鐘宮,以小呂為變徵,乖相生之道。
今請雅樂黃鐘宮,以黃鐘為調首,清樂去小呂,還用蕤賓為變徵。
眾皆從之。

(這裡當並非同一黃鐘均,隋雅樂必稱林鐘宮、古雅樂必稱黃鐘宮,這麼單純。

也沒有坊間所說的古黃鐘徵調音階中變宮音的被強調,實際已成為一種以徵為宮以變宮為角的新音階這麼複雜!而只是古人一均只有一宮,均/=調不分。而隋後一均已有多宮,故均≠宮。隋「以宮名調」(也就是「為調名制」),故林鐘為宮的下徵調,就只稱為林鐘調。而鄭譯「以均名調」(也就是「之調名制」均==調),故林鐘為宮的下徵調,稱為黃鐘調。與什麼調式”,強調變宮音無關!純粹是調名制的問題!

或說這只是基調問題。當時以下徵音階為基調,而鄭譯則主張,仍以正聲音階為基調。)

夔又與譯議,欲累黍立分,正定律呂。
時以音律久不通,譯、夔等一朝能為之,以為樂聲可定。
而何妥舊以學聞,雅為高祖所信。
高祖素不悅學,不知樂,妥又恥己宿儒,不逮譯等,欲沮壞其事。
乃立議非十二律旋相為宮,曰:
「經文雖道旋相為宮,恐是直言其理,亦不通隨月用調,是以古來不取。
若依鄭玄及司馬彪,須用六十律方得和韻。
今譯唯取黃鐘之正宮,兼得七始之妙義。
非止金石諧韻,亦乃簨虡不繁,可以享百神,可以合萬舞矣。」
而又非其七調之義,曰:
「近代書記所載,縵樂鼓琴吹笛之人,多云三調。
三調之聲,其來久矣。請存三調而已。」
時牛弘總知樂事,弘不能精知音律。
又有識音人萬寶常,修洛陽舊曲,言幼學音律,師於祖孝孫,知其上代修調古樂。
周之璧翣,殷之崇牙,懸八用七,盡依《周禮》備矣。
所謂正聲,又近前漢之樂,不可廢也。
是時競為異議,各立朋黨,是非之理,紛然淆亂。
或欲令各修造,待成,擇其善者而從之。
妥恐樂成,善惡易見,乃請高祖張樂試之。
遂先說曰:
「黃鐘者,以象人君之德。」
及奏黃鐘之調,高祖曰:
「滔滔和雅,甚與我心會。」
妥因陳用黃鐘一宮,不假餘律,
高祖大悅,班賜妥等修樂者。
自是譯等議寢。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5:54am

唐.魏徵主編的《隋書》所載,

開皇二年,(西元582年),鄭譯所言的蘇祇婆七(聲)調(1)
是中國有完整七()調,(及雙層次調名?)之濫殤。
蘇祇婆七(聲)調之本質為何?
直接與(七律調 四聲調之)樂二十八宮調之真相為何?有關

但目前對蘇祇婆七(聲)調的研究結論,

卻仍眾說紛云、各執其詞而莫衷一是。
為便於讀者們,對現有之全部不同意見,
一全面的了解。
現在將個人所能收集到的,
有關蘇祇婆七(聲)調的全部疑義解,
都發表個人完整的意見,如下:
 

一、<隋書>之原文[1]當是「三聲並戾」,還是「二聲並戾」、「聲聲並戾」?

        錢仁康與夏野認為是「二聲並戾」;
黃翔鵬認為是「三聲並戾」;丘瓊蓀
郭沫若認為是「聲聲並戾」也就是「七聲並戾」
其十一宮七十七音,才例皆乖越
詳見下文第15條。
十五、「二聲乖戾」何解? 「三聲並戾」何解?「聲聲乖戾」何解?
 
既然「三聲乖應」,只是「律高」上的些微差異,
且不但與「並戾」無關,與體係的比較也無關,
故「三聲乖應」的真意,已無討論的必要。
所須討論的就只有「X聲並戾」之事實真相而已!
丘瓊蓀對於「七聲並戾」之說,有相當深入的考證
他認為16個隋鐘,根本就只有七律,
且只能單奏一黃鐘為宮的下徵音階
(──林鐘為宮的清商音階!
然則如何又能是黃翔鵬所說的林鐘為宮的羽調音階呢?)
而無法奏出林鐘為宮的正聲音階!如下: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04am
 

隋鐘七律

?

 

 

黃詳鵬的主張

b3

b7

4

1

5

2

6

 

 

 

b7

4

1

5

2

6

3

 

 

 

鄭譯要求

 

 

 

1

5

2

6

3

7

#4

樂府只能奏黃鐘為宮下徵音階

 

 

 

故「聲聲並戾」!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06am
二、鄭譯所云之「三聲乖應」與「三聲並戾
 (也就是考尋樂府鐘石律呂 ,與考校太樂之所奏)
是否同一事?
既然鄭譯考尋樂府鐘石律呂所得結果是「三聲乖應」;
考校太樂所奏之林鐘之宮 所得結果卻是「聲聲並戾」,
則兩者當非同一事!
且以時間言之,
考尋樂府鐘石律呂是在「終莫能通」之前,
考校太樂所奏之林鐘之宮則是在「始得七聲之正」之後,
由此也可見得,兩者並非同一事!
非如黃翔鵬所認為的[1]
鄭譯講樂府的「三聲乖應」、講太樂的「三聲並戾」,指的是同一事物……”
 

[1] 黃翔鵬著《傳統是一條淨流》p90,人民音樂出版社  1990 10 1版。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07am
三、「樂府鐘石律呂」之「三聲乖應」,是與何「律呂音階」相比下的結?
是與蘇祇婆七(聲)調相比下的結果?
 
目前所有的舊論都以為,
所謂的「三聲乖應」,就是「樂府鐘石律呂」
與「蘇祇婆七(聲)調」相比下的結果。
但由原文的「每恆求訪,終莫能通」可知,
「三聲乖應」實是「有龜茲人曰蘇祗婆,從突厥皇後入國,.
因而問之,…..譯因習而彈之,始得七「聲」之正」前的事。
因此所謂的「三聲乖應」,並非是「樂府鐘石律呂」
與「蘇祇婆七(聲)調」相比下的結果,
而是鄭譯在「習而彈之」之前,就已發生的自覺性、自發性的行為。
亦可見得,鄭譯對何謂「七聲之正」?
原就有其主觀性。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11am
四、所謂的「三聲乖應/並戾」,其乖應/並戾程度如何?只是「律高」上的些微差異,
還是音階結構上的半音差異?
 
目前所有的舊論(如王洪軍)似都以為,
蘇祇婆七(聲)調」就是鄭譯調,故所謂的「三聲乖應」,
就是「樂府鐘石律呂」與「蘇祇婆七(聲)調」(鄭譯調)相比下的結果。
且「乖應」的程度,都不只是「律高」上的些微差異,
而是音階結構上的半音差異。
而在音階結構上有兩半音差異的,
則必是差兩個#b調號的兩調,
乃有一羽調(清商調徵調式?)/一為正聲調之說產生。
譬如譬如黃翔鵬即主張:
太樂是黃鐘清商音階之徵調、也就是(林鐘為羽調)(be均)
再加上應聲,屬仲呂(bB)均)
鄭譯調(?)是林鐘(?)宮正聲音階(G均),bB/G兩均即差三#b調號。
其實,鄭譯調並不是林鐘宮正聲音階(G均),而是黃鐘宮正聲音階(C均),
(蘇祇婆七(聲)調且是林鐘宮下徵音階,也並非林鐘宮正聲音階)
黃詳鵬若要堅持「三聲乖應」說,並無須加入「應聲說」,
太樂之黃鐘清商音階之徵調,(也就是(林鐘為羽調)),
若不加上「應聲」,則就原屬be均,
bE/C兩均,即差三#b調號。
唯在上文第3條中,吾人已論證知,
所謂的「三聲乖應」,並非是「樂府鐘石律呂」
與「蘇祇婆七(聲)調」相比下的結果。
且只是「律高」上的些微差異
故以上,諸說,都非必成立!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13am
五、皆有宮、商、角、徵、羽、變宮、變徵之名的「樂府鐘石律呂」,原屬何基本音階?
黃翔鵬大力考證,「樂府鐘石律呂」,原屬黃鐘為宮的清商音階之徵調[1]
但這實在是令人很難攪懂的一種主張。
黃翔鵬也說,中國原有多種音階,
則兩體系為何不能以相對應的音階來相比,
而偏要與清商音階之徵調式來相比呢?
我個人以為,這與黃翔鵬認為
中國只有三種音階,而不承認中國有含b7b3的羽調音階有關。
茍依余見,則黃翔鵬所謂的黃鐘為宮的,清商音階徵調式,
既與我所主張的林鐘為宮的,b7b3的羽調音階結構相同,
這種b7b3的羽調音階,且至今既仍存於民間,日本且稱之為「律旋」,
(絕非如黃翔鵬所說的中國沒有這種音階)
則黃翔鵬但說
樂府用林鐘為宮羽調音階、(鄭譯用黃為宮鐘正聲音階)
就可一言蔽之了,何須繞著彎子,變方講理呢?!
(唯此說也有漏洞,詳見下文第12──
茍依丘瓊蓀之所論,則16隋鐘只能奏一林鐘清商音階,(或黃鐘下徵音階)
並無法奏出黃鐘清商音階。)
唯丘瓊蓀也大力考證,蘇祇婆調乃林鐘為宮的下徵音階(而非正聲音階)[2]
我深信此說!
若然!則樂府鐘石茍如黃翔鵬所論,
是我所說的林鐘為宮的羽調音階的話,
則兩體系之間,實只「二聲乖應」而已,
(加上應聲,且只有「一聲乖應」)
鄭譯何以又說是「三聲乖應」呢?
還是那話(見上文第2)
「三聲乖應」非關此兩樂種之「律呂鐘石」的比較。
否則,這種不在同一基準點上的,
竟有三律不同的比較,又有何(比較的)必要,與可能可言呢?

[1] 同注6p69p88

[2] 見注4p135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14am
六、「以其七(聲)調,勘校七聲」,是用蘇祇婆的七(聲)調,與何「律呂音階」之「七聲」堪校?「樂府鐘石律呂」的「七聲」麼?還是蘇祇婆調的「七聲」?
 
我認為原文之「以其七(聲)調,勘校七聲」,
實是指「以蘇祇婆之七(聲)調,勘校蘇祇婆之七聲」!
以是才「冥若合符」──不同的七「調」,本就是由不同的七「聲」演化來的。
只有這樣的「勘校」,才有可能與實際的意義。
否則,若是以甲體系的「調」,
又如何能「勘校」乙體系的「聲」呢?
(──尤其是兩體系之間,竟還有三個音級對不上號之時。)
這樣的「勘校」,又有何必要與實際意義呢?可知非是!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6:15am
七、「冥若合符」何意?是「合」,還是「不盡合」?還是「三聲乖應/並戾?
 
我認為「冥若合符」既是由「以其七(聲)調,勘校七聲」所產生,
則與之前的考尋樂府鐘石律呂 
及之後的考校太樂之所奏,就都並非一事。
也就與「三聲乖應」、「三聲並戾」皆無關系。
──冥若合符」就是「大體相合」!
其實,所謂冥若合符」,
「三聲乖應」、「三聲並戾」,
在字意與文氣上,也實本有很大的差異性存在吧!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Aug 14 8:30am
八、<隋書>所載之「雞識,即南呂聲也」,有錯誤麼?
 
《隋書》的其它()調,原文都作即某聲也
沒有"即某律也"之載
唯有「二曰雞識,華言長聲,即南呂聲也」之載
以是有人認為這當是即商聲也之誤

(譬如何昌林即認為:

“「二曰雞識……商聲也」
不應被改為「南呂聲」,更不能據此認為:
這是鄭譯特意標明的絕對音高」")
<燕樂探微>的作者丘瓊蓀考證:
 "隋唐前,黃鐘以林鐘為調首"
調首林鐘既為宮,
"南呂為商"並無誤!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09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