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樂人樂事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凌純聲堪稱國樂演奏大家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凌純聲堪稱國樂演奏大家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凌純聲堪稱國樂演奏大家
    發表:  2009 Jul 31 2:59pm

凌純聲堪稱國樂演奏大家

陳正生 (上海藝術研究所)(2009/07/31)


凌純聲,如今搞民族音樂的人——包括一些著名的專家,很少有人知道他。這不僅是因為他於大陸解放前夕就去了台灣,更主要的是他很早就轉向於民俗研究。近年有人注意到他,乃是因為他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重要民俗著作:《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 凌純聲是世界著名的民俗學家、地理學家。《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是一部民俗學著作,其中收錄了赫哲族的音樂。從道理上來說,一部著作收有幾首樂曲本不足以為奇,而此書中的幾首民歌何以卻引起大家的注意?原來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音樂普遍使用工尺譜,而這一部民俗學的著作卻用的是五線譜。凌先生赴台以後所從事的全都是地理學研究,已不再搞民族器樂演奏,當然也就沒人注意他的音樂天賦了。

對於上世紀三十年代上海曾經活躍過,而建國後不再有消息的幾位民族器樂演奏家,例如蔡金台、凌純聲,筆者曾花費過一些時間尋覓。當我知道1949年前蔡金台去了台灣,我曾向台灣樂友打聽過,可就是沒人知道;須知,他不僅是樂林國樂社的社長,也是衛仲樂先生的琵琶啟蒙人。近期從網上看到蕭梅《不該忘卻的里程碑——<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方知凌純聲建國以後的去向。

蕭梅的文中有這樣一段話:

「最近查閱資料,得知凌氏曾有『東南音樂家』的雅號。此『東南』,指的是凌曾就讀的國立東南大學;而『音樂家』,則或因凌擅古琴,曾為著名琴家王燕卿的傳人而具名。王光祈的《中國音樂史》,就刊載了凌的操縵照片。但是這位音樂家是不折不扣的『本土』音樂家,他能操縵,亦識減字譜,卻未必識得五線譜。當然看官不必發奇想,以為先生用減字譜去記錄赫哲音樂。不過,該『志』中的樂譜來歷,倒很值得一提。」 

蕭梅又說:

「《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共記錄了鼓樂7首、神歌2首4種、民歌27首,刊載時採用了五線譜。那是凌純聲自東北回程,先經北京,與劉天華共同商議整理的方法,並完成了範例一曲,後回到上海,在吳伯超的幫助下,才最後完成的。字裡行間,凌稱劉為先師,筆者尚未查證,可能凌亦曾從劉學習過樂器。」

現在看來,大陸和台灣的學者一樣,對凌純聲的民族器樂演奏的造詣不甚了了。實際上凌純聲堪稱民族器樂演奏家。他精通多種民族樂器演奏,也確實是劉天華的二胡弟子。

凌純聲南京東南大學畢業後就來上海,曾與著名的琵琶演奏家吳夢飛一起,擔任當時上海著名的浦東中學國樂隊導師。關於凌純聲的民族樂器水平,可舉兩場音樂會以示一般。

1926年1月3日(星期天),浦東中學曾在南市的職工教育館(現今的文廟)舉辦過國樂演奏會。這次演奏會,24歲的凌純聲可謂出足風頭。演奏會上,除學生樂隊的合奏《處女吟》、《春日凝妝》和《歡樂歌》而外,特邀的演奏家和國樂隊導師的節目佔據了大頭。特邀的節目有鄭覲文50弦大瑟獨奏由古琴曲《梅花三弄》改編而易名的《壽陽宮》,汪昱庭琵琶獨奏他自己由《潯陽琵琶》改編的《潯陽夜月》,樂隊導師吳夢飛也只獨奏了《十面埋伏》一曲,可凌純聲卻不一樣。他用笙獨奏了《秋夜孤雁》和《梟鳴嫠泣》二曲, 用琵琶獨奏了《漢宮秋月》,還用二胡獨奏了劉天華先生的《病中吟》(原先還擬奏《月夜》),並由童致鹹(之弦)操琴、他吹簫合奏了琴曲《秋江夜泊》。此處的笙獨奏曲《梟鳴嫠泣》,可能取自蘇東坡《前赤壁賦》的意境,我更懷疑這兩首笙曲乃是凌純聲所作。凌純聲在滬期間,還與童之弦合編了用工尺譜、簡譜、五線譜合一的戲曲譜《霓裳羽衣》,由吳梅校,1928年由商務印書館出版。

凌純聲赴法留學以後,於1928年下半年同留法的一些精熟絲竹者組織了「中國音樂會」,並於1929年5月在巴黎濟美博物館舉行了首場中國音樂會。這場音樂會中凌純聲除參加了兩檔絲竹合奏外,並用古琴獨奏了(《關山月》)、笙獨奏《秋夜孤鴻》和琵琶獨奏《漢宮秋月》。

至於凌純聲向劉天華學二胡的事,這不僅有他1926年初就演奏《病中吟》、《月夜》的記錄,從凌純聲的籍貫中亦可得到線索。1921年暑假,劉天華在江陰組織暑期國樂研究會,教授《病中吟》、《月夜》和《空山鳥語》等曲。凌純聲所居住的是江蘇武進縣,前往鄰縣學藝也不該是奇怪的事。

凌純聲與吳伯超乃是同鄉,都是劉天華的弟子,《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一書備受劉復的重視,幾位之間對譜進行切磋又何足為怪?由此可知,認定凌純聲只懂古琴的簡字譜而不懂五線譜的結論,未免太武斷了吧?


http://suona.com/people/20090731.htm
返回頂部
賢琴藝致 顯示下拉菜單
高級會員
高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1 Nov 08
狀態: 離線
積分: 846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賢琴藝致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9 Jul 31 4:22pm
凌純聲教授與邵族少女合影
quote:
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dacs5/System/Exhibition/Detail.jsp?OID=2154405

賢琴藝致tosaint.com + 胡琴設計huqin.com =【胡塤阮語揚柳琴。琶笛箏鳴簫嗩笙】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2.40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