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特別推薦)十三評孟文濤Tonos(Tonic)是主和絃嗎?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特別推薦)十三評孟文濤Tonos(Tonic)是主和絃嗎?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特別推薦)十三評孟文濤Tonos(Tonic)是主和絃嗎?
    發表:  2009 Jan 02 4:37pm

十三評孟文濤Tonos(Tonic)是主和絃嗎
──對一篇國際轟動論文的正本清源
本文刊《黃鐘》1993-1Z
http://tw.tosaint.com/read.php?tid=777
(孫新財評注)
《人民音樂》91年12期刊,
有一篇題爲《韓萬齋在國際音樂學會上引起轟動》的報道專文,
介紹了91年7月下旬,
在美國聖路易斯市舉行的,
“第二次國際音樂記譜法”的學術會議。
該文說,
“來自中國四川自貢市歌舞團,
創作室主任的音樂家韓萬齋,
在會上宣讀論文,一鳴驚人,引起轟動”
又說︰
“在《主和絃釋義的始誤及修正》一文中,
韓萬齋第一次向傳教了二百多年
的十八世紀德國
(應爲“法國”—引者注)
音樂家拉摩,
關於‘主和絃’的權威性解釋,
提出了挑戰,
指出了拉摩定義在理論上的謬誤,
和實踐上的矛盾,
提出了修正觀點和依據,
並對‘主和絃’重新作了診釋。
該文在1990年第1期《音樂探索》上,
發表後,
在國內外音樂界引起反響。
不少專家、學者紛紛來信讚譽該文很有價值。”
文內還有“會場上.........
爆發出長久的掌聲”
以及會議執行主席,
和某些外國音樂家的
“好極了棒極了”、
“立論卓越,無懈可擊”.......等等,
一片類似歡呼的捧場之聲。
這是一條頗足“轟動”的消息,
更何況已有“國際轟動”了。
如此引人矚目,
當然會使讀者迫切想一讀全文不料,
讀完韓發表在《音樂探索》上的全文後,
筆者竟只感到完全無法理解
“專家學者紛紛來信贊譽很有價值”的“價值”,
究竟在哪里?
筆者甚至以爲,
這樣一篇“很特殊”的文章,
竟被拿到“國際會議”上去宣讀,
其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奇怪的事︰
論又肯定是被譯成了外文宣讀的,
而這篇實質上是在討論中文譯詞
─—主要矛盾是由譯詞問題引起—的論文,
筆者簡直無法想象,
它是如何去譯成外文?
譯成了的外文又如何能“還原”成,
與原詞義相符文章給人印象,
不僅談不到什麽
“立論卓越,無懈可擊”
如作一深究,
甚至可以說是開了一次“國際”玩笑,
鬧了場‘國際笑話”。
謂予不信,且請看論文內容。
是向“國際”研究“中文”譯詞問題?
這篇引起“國際轟動”的論文,
共分5節,
小標題爲︰
“矛盾”、
“實踐”、
“症結”、
“溯源”、
“修正”。
重點首先是在第1節“矛盾”上
(篇幅也超出全文1/3有多)
因爲問題的産生,
也正是由這“矛盾”所引起。
那麽,“矛盾”在哪里?
又是個什麽樣的“矛盾”?
作者在該節開始的話是︰
“這媄髡C的,
是從文學藝術創作的各個門類中,
與‘主,字有關的一些名詞及其解釋。”
下面羅列了“主題”(又叫“主題思想”)
“主導舞彙”、“主角”、“主題歌”、
“主導動機”(也稱“主導主題”)
共5個名詞及其釋文。
釋文當然全是出自“中國”出版的辭書。如︰
《辭海》、《音樂知識詞典》之類。
然後作小結說,
上面這些名詞
(指帶「主」字開頭的詞)的診釋,
“都有兩個共同點。
一是︰都不是固定的,
二是︰它們的形式都是由人物、內容的......不同,
而決定的”
作者從而也就反襯出了,
同樣帶“主”字的“主和絃”的釋義的“謬誤”,
因爲它和上述這些帶“主”字的名詞釋義的“共同點”很不一樣。
這一節的最後結論是︰
“這樣,就出現了一個明顯的矛盾,
文學藝術創作......
(“帶“主”字的名詞含義)
都不是固定的,
而唯有和聲領域中的主和絃,
是固定不變的,
‘建立在調式主音上的三和弦’。”
作者所認爲的“矛盾”,
原來就出在這堙A
作者的文章也就此生發出來了。
如果作者所引用的,
上述這些帶“主”字的5個名詞,
加上同樣帶“主”字的“主和絃”共6個名詞,
是中國原有的傳統名詞或術語,
倒是可以拿來商討一下,
(也不宜在“國際會議”上去宜讀)
有關“中文”的修詞遣字問題
─—它們在同一“主”字的詞頭下,
表意是否一致?
但不幸的是,
這些名詞卻全是些新詞,
全是從“外文”譯過來的名詞。
它們之所以“共一個‘主,字”,
只是由於“偶然”,
由於各個不同時代、不同譯者,
“湊巧”都將它們共用了一個“主”字。
說是“偶然”、“湊巧”,
是由於這個詞的原文,
並非出自同一詞根,
甚至不出自同一國家。如︰
“主題”原文爲theme,
“主角”原文爲leading或protagonist,
“主導動機”是德國人首創的德文Leitmotiv,而
“主和弦”卻是tonio,tinic,
又是源于希臘文的tonos。
外來的原文各式名樣,
(包括拼字法及詞源),
怎麽能由於譯名中譯詞的巧合,
而硬給扯在一起來,
議論它們該有的什麽“共同性”含意呢?
萬一當時的各位譯者,
不是這麽統一帶“主”字的譯法
一一完全可能。例如︰
“主 題”譯成“旨 題”,
“主 角”譯成“頭 角”,
“主導動機”譯成“引導動機”等等,
這樣,作者的這篇文章,
還有什麽“靈機”起動來寫作?
特別是,文章的焦點,
是在“主和絃”上。
如果有人將“主和絃”換成另一種譯法
(事實上,
“主和絃”確是個不妥的譯名,
應該換掉“主”字。
詳後。)
“矛盾”就會根本不存在了。
“矛盾”如不存在,
再來看這篇論文,
它不就成了無本之木,
無源之水?
則論文本身無論怎麽‘棒”,
怎麽“好”,怎麽“無懈可擊”,
就也將全成爲”無的放矢”了。
基於這一觀點,
筆者現在就也圍繞這同一個,
‘主和絃“的譯名、譯法問題,
從與論文相反角度來再審議一番。
“tonos”應該譯成“主和絃”嗎?
韓文說︰
“最早將‘調式第一音級上的三和絃,
定爲「主和絃」的,
是拉摩(1683~1764)
tonos一詞,自此便有了新的任務。
成了和聲學中的一個術語一一主和絃”
作者這堙A
顯然是將希臘文的tonos一詞,
譯成了中文的“主和絃”了。
希臘文原意究竟是什麽?
且先通過英文來瞭解。
英文的被譯成爲“主和絃”的原詞,
是“tonic”
(其後面的chord「和絃」一詞,可省稱。)
查《英漢辭海》,
tonic是有其詞源︰
“tonic,源於希臘詞tonikos,
其希臘詞根爲tonos”
《新格羅夫音樂和音樂家辭典》對“tonos”的解釋,是︰
“在希臘文早期的含義,
是指將兩個“四音列”合併成一個“八度音列”後,
又使其處於有固定音高的特定範圍內時,
就稱爲tonos。
到以後的發展,
tonos一詞,
也常被(英文)譯爲“移調音階”(transoposition)
或「調」(key)”
這就是說,
tonos的實義,
應是“音階”或“調”。
英文的tonality,
其詞根溯源,也正是希臘文的tonos。
tonality現已被正確地譯爲“調性”,
這是與原詞義準確相符的。
那麽,(英文的) tonic作形容詞時,
正確而準確的譯稱,
就應是“調的”。
七聲音階的“第一個音”的英文名稱,
是“Tonic note”,
(這也正是韓文所“批”拉摩《和聲學》一書中,
提到的“notte tonique”的同義詞
法文notte= note,
tonique= tonic)
其正確而准確的中文翻譯,
就也應是“調音”。
而不是已誤譯的“主音”)
(實則蕭友梅也說︰
”各音都可以作起調音
(key note 今譯主調音、基音),
就是每調的頭一個音,
又叫作宮音
(Tonic 今譯主音)”
可見西樂中的「Tonic」,
應就只是中國的「調首」
──宮音、音階的第一個音!)

tonic [chord]就也應正確地譯爲“調和絃”
(而不是誤譯的“主和弦”)
—─這才是原外文詞正確而準確的中文譯名。
那麽,上引韓文那一句話,
如用准確的中文表達,
實際上應改寫爲︰
(........將‘調式第一音級上的三和弦’,
定爲‘調和弦’的是拉摩........”
一一試問,如果中文是用的這一個譯詞︰
“調和絃”,
拉摩的理論還有“謬誤”?
還需要你去“修正”?
當然,作爲“中文譯名”的探討,
孤立地說,
Tonic譯爲“主音”或“主和絃”,
其“欠妥”(從而引起“誤解”)並不顯著,
甚至可以說,
也還說得過去。
但聯繫到和聲學上另一個重要的名詞Dominamt,
和聲學實際上,
是另有個真正名副其實的「主和絃」時,
相形之下,
如讓Tonic占了這個(主和絃)“譯名”位置,
那就犯了大忌,大錯了!
故此,Tonic也只應該改譯爲“調和絃”的。
和聲學中有沒有真正的名實都相符的“主和絃”
西洋和聲學中是有真正的“主和絃”的,
(但它不是Tonis)
這無論從“名”還是從“實”來講,
這個和絃都應該準確地譯爲“主和絃”
一一它就是dominant這個和絃(這個詞),
也就是音階第五級上的和絃(標記爲D和V)。
先看“名”︰dominant
(這是個國際通用詞,
英、德、法、意、西、俄的拼法與讀音,
基本上相同。
只有日文卻是用的漢字“屬和絃”,
估計我們的通用譯詞,
正是因襲日文而來的,
歷史總有60~70年了),
(在日本的西洋基本樂理中
名詞之翻譯多有不妥之處。
譬如︰
Primary triad 當譯為三音和弦
或基本三和弦、普通三和絃........
(以有別於非三音三度疊置的其它和弦)
但中文多有隨日文譯為「主要三和弦」者。
實則︰
主 和弦的原文是︰tonic chord
主三和弦的原文是︰tonic traid
正三和弦的原文是︰principal chord)

這個詞的實際含義是什麽?
舊譯“屬音”、“屬和絃”。
但原詞是否有任何,
“從屬”“附屬”“依屬”的“屬”義?
查遍字典,
得出的結果竟是截然相反,
竟是中文詞“屬”的反義。
手邊恰好有小、中、大三本英漢詞典,
現舉這三本辭典的釋義爲證,
應是不偏聽、不偏信,
不帶任何成見而準確可靠吧。
商務《英漢小辭典》︰“adj
1、統治的,優勢的。
2、<生物學>顯性的。”全文。
譯文出版社《新英漢辭》︰“I、a.
1、支配的,統治的,佔優勢的。
a dominant position,統治地位
(而不是“從‘屬’地位”)。②
2、居高臨下的、adominant peak,最高峰,主峰。
4、【音】第五音的。
II.n.主因,要素主要的人(或物)
3、[音]全階第五音。”(摘要)。
國際工業出版社《英漢辭海》︰“I.a.
支配一切的,或佔有霸權或優勢的,
2b︰有統治權的
4、超出的,主要的
5a︰占主要的”(摘要)
查任何一本外文辭典,
(並不限於英文),
都可以這樣肯定說,
dominant一詞,不但不含有
絲毫“從屬”、“附屬”、與“主”相對應的,
那種‘屬”的含義,
而是相反地,
是真正爲“主”的含義︰
統治的、主要的、占主導的、支配一切的、
優勢的、主因、主要的人或物,....等等。
借鑒于辭典中將dominant pcak譯爲‘主峰”,
音樂上的dominant note就可譯爲“主音”,
dominant chord就應當譯爲“主和絃”
(而不是舊譯的“屬和絃”)。
上面是“普通辭典”,
對dominant一詞的解釋,
下面再看一下“專業辭典”的解釋︰
爲什麽音階第五級上的和絃(V和弦),
要選用dominant這個詞來稱呼,來表達?
且因此而說明了該和絃的本質,
理由何在?
《哈佛音樂辭典》︰
“爲大音階的第五度音。
其所以如此稱呼
(指第五級音命名爲“統治”── dominant)
是由於它不僅在旋律中,
更在和聲中都處於‘統治的’地位”
(原文爲“dominanting position in harmony”。
請注意,原文在而這個dominanting字上,
特加了“加重”的引號,
它譯成中文當然還可譯成︰
“主導的”地位、
“主要的”地位、
“支配一切的”地位.....等等。)
(見原書240頁)
《新格羅夫》︰
“大小調的第五級或第五度音。
它在調性音樂中,
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fundarnental imporance)。
原因是,它是調三和弦(tonic triad )中的最高音。
在調性音樂中,
它又常處於音調思維的起始點(始音)。
更由於它的三和弦,
含有最靠近“調音”(tonic)的兩個音
(指“導音”與“上調音”),
因之它比任何其他三和弦,
都更自然地,
要解決到調和絃(tonic)上去”
(見原書卷533頁)
由上看來,
dominant譯爲“主和絃”
(而不是舊譯的“屬和絃”),
不僅符合原詞的普通的、常用的正確含義,
也符合它用之於專業(和聲)上的含義。
音樂上借用dominant這個詞,
正是借用這個詞有“dominanting”
(主導、統治、支配一切)的功能,
將donic譯爲“主和絃”,
如果說還勉強過得去,
只是欠妥的問題。
而將dominant譯爲“屬和絃”,
就是絕對的錯誤了,
可說是南轅北轍,
完全與原詞義背道而馳了。
當然,一個名詞,(包括譯名),
只是個符號,
用成習慣了,
也不一定會因漢字的本義而糊塗,
因之也不必要去,
爲已用了大幾十年的譯名是否正確?
是否要更改?
而去咬文嚼字,
去大動干戈。
但現在的不幸,
卻是因這錯誤的譯詞,
導致出産生了錯誤的論文︰
這卻是當年的譯者,
所始料不及的苦果(1)。
再看“實”︰
學過和聲的人都知道,
和絃D(V)和絃,
在和聲中是最活躍的,最多層結構、最多方變化的和絃。
和聲的運動與推力,
是全靠dominant來承擔的
(當然,如果再加上另一,
也帶“dominant”〔主〕字樣的,
“次主和絃”〔Sudominant〕一起,
就更能承擔起全部和聲的運動功能了。)
dominant作爲“主”和絃的功能與實用,
不僅有它本身多種結構成的和絃,
在和聲學上還有“重主和弦”,
即DD,
以及“副主和絃”
一一即用於離調與轉調的aplliced(secondary) dominant 和絃。
所以dominant這個和絃,
在和聲運行中,
幾乎無處不在,
而tonic(tonos)和絃,
卻只表明調性
(故正確譯名應爲“調和絃”),
它不僅使用頻率低,
且當它一出現,
“和聲運動”也就得暫告停歇。
可見在和聲進行與運動中,
真正處於“統領地位”,
處於“主導功能”,
起“主要作用”的正是D 和絃。
更有甚者,
單是D和絃一個和絃本身,
它竟還可以統帥音階全部的7個音,
即D和弦可以到D13(D十三和弦)︰
5724613,
音階的7個音,
全都被這一個“主和絃”,
給統起來了!
“調和絃”能做到這點嗎?
“調和弦”始終只是個“三和弦”結構
(除非不在本調上,
那就也喪失了它的“調和絃”身份了)。
而“主和絃”(D和絃)的構成,
則是五花八門,變化多端。
這些,都正是它被稱爲“dominant”的事“實”根據。
碰巧,韓文中的第2節“實踐”中,
正又有一些“實”例,
更能說明dominant改譯爲“主和絃”的,
十分正確與恰當。
如韓文說︰
“舒曼鋼琴組曲《狂歡節》之六《弗洛列斯坦》中,
並不是以其調式主音g上的三和弦,
作爲全曲的主和絃
(如果是“作爲全曲的「調和絃」呢?
—引者),
而是以其屬音上的九和絃貫穿始終,
這個和絃成了該曲實際上的主和絃。”
說得對極了!
這堙岌(dominant)音上的九和絃”
按其原詞本意,
就應該是“占統治性的”“主和絃”。
舊譯的“屬和絃”,
正應該還其本來面目稱之爲“主和絃”的。
這一節還有許多“實”例,
就不一一列舉了。
作者用這些“實”例
(在“實踐”一節中),
原是爲了證明“主和絃”(tonic),
“在實踐中”的“謬誤”,
沒料到如將原名“正確地”改譯一下,
將“主和絃”改譯成“調和絃”
(而將真正的“主和絃”稱謂,
讓給舊稱誤譯的“屬和絃”),
論文的所謂“謬誤”,
就會根本不存在了。
所謂“矛盾”“疑問”,
也都會爲之冰釋了!則論文的一切話,
等于全是白說。
(全是無效的反對!)
牽一髮而可動其全身
由於外來詞的中文譯名的欠妥或失誤,
從而引發出這篇共有五節的論文,
原作者在行文時,
措詞是相當自負不凡的。
文章一開頭就說︰
“一個極其明顯和常識性錯誤,
被整個音樂界作爲無可爭辯的,
僅威性解釋傳教了二百多年。”
錯誤被延續了二百多年。
(中國一千年來的
調首、調頭、起調、起宮、
殺聲、煞聲、住聲、住字、畢曲、結聲.......
等古詞。
同樣也被近代誤解
傳教為「主音」了,
將近一百年。)

(也就是說,
每個教和聲的教師,
與學和聲的學生,
長年來都多少爲其所誤、
受其所害)
其始祖或曰“始作俑者”,
是法國的拉摩,
(中國近代,
殺聲主音說、(聲調調式說)的“始作俑者”,
則可能是留德的王光祈。)

現經韓同志查出,
並據此寫成了論文,發表了,
又在國際會議上宣講了,
中國的音樂權威雜志又專文報道了,
且是“國際轟動”了︰
這一來,在音樂同行中,
影響不能說是微不足道的、
(誤將殺聲視為主音、
聲調視為調式的影響,
則是根本與關鍵的!
中國基本樂理之始終無法建立,
與此有關!
今人絕不能小覷此問題與影響!)

筆者爲了清理這個影響,
也爲了說明,
事實上只是個“譯名”問題,
認爲有必要再用“新譯名”,
來逐節清查一下,
韓文的論據。
第1節“矛盾”︰
前文已分析過了,
但讀者還可以將韓文中,
引用中文辭書涉及到和聲學的所有“主和絃”一詞,
都換稱“調和弦”,
就更會感到根本無所謂“矛盾”的存在。
第2節“實踐”︰
上文已引用了出乎論文作者本意的,
反成了筆者本文反證的實例。
其實,所有實例,
如代之以“調和絃”與“主和絃”,
也都會使韓文的引證適得其反。
且再補充一個“適得其反”的實例︰
“同樣,他的《大衛同盟盟員進攻庸夫俗子的進行曲》、
其中段G音上的九和絃,
及Vivo段音C上的九和絃,
也成了實際上的主和絃。
(而C音與G音,
均非其‘調式主音’)。”
這段話,
讀者如有興趣去查閱一下,
原譜這兩個被作者稱之爲是
“實際上的主和絃”的C9,與G9和絃,
在這首作品中,
恰好也正是Dominant和絃,
與“主和絃”本是“名實相符”!
第3節“癥結”︰
論文說,關鍵就在於
“凡涉及到
文學藝術創作術語的詮釋,
多是以所欲表達的思想、感情.......”爲依據
“然而,唯獨‘主和絃’的詮釋,
卻是純粹以純技術性的音響、功能爲依據。
這顯然是與創作實踐相悖的”。
一我們將”主和絃”一詞,
改爲“調和弦”後,
整個這一節的理論,
也就根本站不住腳。
“調和絃”首先是建立在調性音樂,
或有調音樂內。
(哪怕“調”的觀念,
擴大到過去認爲是“無調音樂”,
也都有它的“調”的內涵)。
承認“調”,
也就必然會承認“調和弦”。
而“調和絃”是只能
“以純技術的音響、功能爲依據”
這又是自然而必然的事,
並且它與“創作實踐”,
從來也未曾“相悖”過。
第4節“溯源”︰
文中找到了貽害
兩百多年的‘禍首”拉摩
(論文在前面曾說到“魔影”,
又曾說
“使許多非常出色的音樂作品,
在緊要關頭不得不考慮這個
〔指“主和絃”—引者〕,
造成令人遺憾的、與整個作品不諧和的敗筆。”
那麽,這個詞〔tonic〕,
是的確在貽害音樂了。
說拉摩爲“禍首”似並不過份。)
拉摩的罪狀,
是“最早將‘調式第一音級上的三和弦,
定爲‘主和絃,”
可是如果將“主和絃”,
改爲“調和絃”呢?
拉摩還錯了嗎?
難道“調式第一音級上的三和弦”,
不該叫“調和絃”?
第5節“修正”︰
這是作者最後對(舊譯)“主和弦”另作的“正確診釋”。
由於“主和絃”的“謬誤”,
只是個“中文字”譯名不妥問題,
如果“修正譯名”
(而不是“修正診釋”),
換用“調和絃”一詞,
這一節也就全然失去任何意義了。
筆餘雜感
學術上的論文,
是容許有正有誤
(要都是“正”,何來的“百家爭鳴”),
也不排斥初始的、不成熟的、獨出心裁的論點︰
即使是有嚴重缺陷甚至錯誤,
仍爭取了公開發表,
同樣應受到歡迎。
因爲真理是愈辯愈明。
真理與謬誤是同一事物的正反面,
對立而並存。
謬誤的提出,
有時且常成爲真理的先導。
在學術上,
應該歡迎任何有主見文章的公開發表。
但如果要拿到“國際會議”上去‘宣讀’,
就必須慎而又慎,
不能一貽笑萬方”。
(在國際上就不止是“大方”了)。
至於《人民音樂》,
作爲全國音協的機關刊物,
影響面與力是既廣又大,
對宣傳報道“國際學術”會議上的“成就”,
更應該慎而又慎。
否則,對自己刊物的聲譽是有損的。
筆者以爲,
以後凡報道類似的,
帶有“轟動”的“國際會議”的“個人成就”,
編輯部都應向報道者,
詳細瞭解並索取‘實證”。
例如會議是哪一等級?
有無“假劣貨色”?
(國內的某些假劣“學術性”會議,
與評比的商品式活動,
報刊已早有不少揭露。
至於“國際上”是如何?
“行情”不知!)
出席人的聲望怎樣?
特別是“過甚其詞”的讚譽,
更應該取得記錄、文件,
或錄音甚至錄相的實物爲證,
而不能憑出席者的“一席之談”,
或介紹者書面上的“一面之詞”。
現在開放愈來愈大,
這類事也就會愈來愈多。
作爲國家級,及“全國音協”的頭牌刊物,
看來定出個“嚴格要求”的標準,
不是苛刻的,
應是及時的吧。
這一論文,由於《人民音樂》的“國際轟動”的報道,
筆者也不得不以“國際笑話”,
這一特殊詞來平衡一下。
如果讀者對這一“說法”印象還不深的話,
筆者可以最後打個
“雖不中,亦不遠矣”的近似的比方,
來結束本文。
若有個外國人翻譯,
屈原的《天問》,
因爲沒有“吃透中文”,
又受“天天讀”的影響,
而將這一名著篇名錯譯成了《天天問》。
(作者在這堜畛|的,
《天問》譯成了《天天問》的“國際笑話”,
作者在注釋中說︰
“只是個帶誇張性的虛擬”。)

過後很久,又有個研究屈原的外國專家,
根據《天天問》這一譯名,
對照該篇內容考證,
竟“發現”是“屈原錯了”
〔並不誇張,不是有人也說“拉摩錯了”
──屈原不該將篇名題之爲《天天問》(2),
而應題爲《問天》。
原有屈原篇名的《天問》,
是犯了“常識性錯誤”。
然後帶上這一論文,
來中國參加屈原的“國際研討會議”,
並在“中國人”面前,
宣讀了他的(譯成了中文的)這一論文。
這一“事件”,
我們聽到後,會有什麽感受?
(否!此兩事,
應不能同日而語!
──<天問>若譯為天天問的話,
則實盡人皆知其誤。
而Tonic之譯為主音亦有其誤,
則並非人人皆知。
反之,
且系人人皆不知。)

近年來北京流行有“國際笑話”、”國際玩笑”,
(用“國際”來形容其“大”)的說法,
那麽,這一“屈原論文事件”,
會在中國人的識者中間,
引爲笑談,應是肯定的。
將這一論文,
在“中文的發源地”中國來宣講,
因而被冠之以“國際笑話”,
應不過份吧?
因爲它既産生於“國際”會議上,
就更應是名副其實的“國際笑話”了。
如果竟還有“本國”學者、專家,
稱讚這篇“問天”論文,
是“好極了”、“棒極了”、
‘立論卓越,無懈可擊”,
我們只好說這所謂的專家學者,
應是“水貨”
—─但願曾稱讚該論文的,
也應屬“本國人”
(歐美專名詞文字大多相通)之列的,
那幾位外國音樂家,
包括那位“會議執行主席”,
該不是水貨吧?
而只是由於報道失誤所致吧!

=============================================================
(1)譯名問題,在翻譯界,始終是個被重視被議論的課趕。
嚴復曾說過︰‘一名之立,旬月躊躇”,
魯迅也說過︰”一字未安,繞室終日”。
戈寶權說得更明確︰”翻譯事物名稱難”。
筆者多年來也常注心於此。
40年代在重慶讀書時,
曾於當時出版的《客觀》
(儲安平主編,《觀察》前身)
雜誌上發表過《譯名之難》的雜文。
40多年後,又曾在省譯協的學術報告會上,
作過類似的專題報告。
因此,既深知譯事譯名之難,
也知”約定俗成”之改之不易。
(例如筆者曾于十多年前,
在《人民音樂》上寫,
有談及譯名之文,
望改一些誤譯式不妥之詞。其中︰
“副歌”改”疊歌”偶見有用。而
《月亮項》改《月亮賦》或《唱給月亮》,
則是知其不可爲,而提出的)
本文拙意,
並非要求改換原有的
“主和絃,和‘屬和絃’的稱謂,

(有何不可!為何無意?)
也無意責備原詞譯者。
但弄清這些名詞原有的實義,
對讀者及和聲學的學者,
想必還是會有所得益的吧!

(大大有益!)
② 由於未“吃透中文,而錯譯的事,
這媮|的《天問》譯成了《天天問》,
當然只是個帶誇張性的虛擬。
但事實上,未吃透中丈而造成翻譯上的鬧笑話,
卻並非鮮見,
甚至名家亦在所難免。

(下略!)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011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9 Jan 09 10:55am
十三評韓萬齋主和絃釋義的始誤及修正
《音樂探索》1990-1
http://tw.tosaint.com/read.php?tid=781
(孫新財評注)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58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