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噶瑪蘭-幻想序曲】 】

補充內容

管理模式
填寫人:劉學軒    

填寫時間:2001/8/31

作/編曲:劉學軒     指揮: 類別:樂曲  分類:大合奏
演奏: 唱片編號:
地址: 電話:
網址:http://listen.to/LiuShuehShuan

《 【噶瑪蘭-幻想序曲】 》 ◇ 吹鼓吹小站資料庫 ◇

【噶瑪蘭-幻想序曲】給民族管弦樂團
曲意解說
此曲根據流傳於蘭陽之遠古神話_「噶瑪蘭」公主為愛殉情的故事所寫之幻想序曲。話說東海龍王之女噶瑪蘭,雖被龍王許配給蛇將軍,其心中卻另有所屬,其愛慕對象為龍王另一左右手龜將軍,兩人暗中幽會卻被蛇將軍所知,妒火中燒的蛇將軍向龍王進讒言,陷害龜將軍,並在決鬥中以魔法奸計將龜將軍害死,傷心的公主也殉情以表心意,悲劇結束,傳說現今蘭陽平原與龜山島為兩人化身,感嘆古今中外,為愛殉情者無數,可見真愛之偉大與執著,特譜此>曲以紀念之。
(尚未公開演出)

【1】噶瑪蘭

回覆時間:2002/3/24

蘭陽平原舊稱「噶瑪蘭」,自清代噶瑪蘭通判烏竹芳選定「蘭陽八景」以後,宜蘭人才開始暱稱自己的鄉土為蘭陽。此地雨水豐沛滋潤,因而人們個性內歛、堅忍、奮發圖強。不管在歷史上或地理上來說,噶瑪蘭都像是台灣的縮影;請聽青年作曲家劉學軒筆下揮灑的大地脈動,彷彿是一片蓊鬱的翠綠之海。

【2】劉學軒    

回覆時間:2002/6/20

「噶瑪蘭-幻想序曲」的自評
劉學軒

二○○一年應實驗國樂團之邀,所寫「噶瑪蘭-幻想序曲」在今年二○○
二年四月十三日於國家音樂廳由瞿春泉老師指揮「拉弦名家協奏之夜」中
首演,數數之前已經發表的「二胡協奏曲」、「鄒族之歌」、「祝願」、
「虎姑婆」、「雅美族之歌」,這是我個人在民族器樂上的第六首大合
奏,也該是時候做個自我檢討了,正巧瞿指揮邀我寫篇文章參加作曲研討
會,希望我能為此曲寫寫關於作曲的技巧,我心虛的想著,寫文章我最不
在行,更別說談作曲的技巧,那就不如做個對音樂與配器的介紹與自我評
論好了。

關於故事,我根據流傳於蘭陽之遠古神話_「噶瑪蘭」公主為愛殉情的故
事所寫,話說東海龍王之女噶瑪蘭,雖被龍王許配給蛇將軍,其心中卻另
有所屬,其愛慕對象為龍王另一左右手龜將軍,兩人暗中幽會卻被蛇將軍
所知,妒火中燒的蛇將軍向龍王進讒言,陷害龜將軍,並在龍王協助下,
在決鬥中以魔法奸計將龜將軍害死,傷心的公主也殉情以表心意,悲劇結
束,傳說現今蘭陽平原與龜山島為兩人化身。其中幾個動機,分別代表傳
說角色噶瑪蘭公主(彈撥194小節)、龜將軍(弦樂90小節)、蛇將軍
(管樂120小節)與龍王(擊樂435小節),也有場景之分如龍宮乍現
(「引子」43小節)、宮廷歌舞(「歌舞般地」119小節)、愛之歌
(「如歌的」194小節)、密謀(「神祕地」276小節)、鬥法(「如戰爭
般地」331小節)、致命(435小節)與自縊(「如送葬般地」445小
節)。

關於曲式,此曲以序曲體裁多段式濃縮劇情,宛如歌劇前奏曲,我將之詮
釋更為抽象與簡化之進行︰第一段的序奏(「引子」43小節),暗示無可
避免的悲劇,在宮廷歌舞(「歌舞般地」119小節)中追求公主敵對的兩
方,龜與蛇主要以弦樂(頑固附點節奏)與管樂(節奏不羈旋律性強)的
主題分庭抗禮,透露出兩種性格的對比,而公主主題在晚宴後出現(「如
歌的」194小節),與情人對唱愛之歌,為得到公主青睞的蛇由失望轉為
妒忌(「神祕的」276小節),終於掀起一場戰爭(「如戰爭般地」331小
節),雙方互使魔法,然而鬥法之中得到龍王暗助使蛇得逞,龜戰死
(435小節),悲傷的噶瑪蘭也以自殺收場(「如送葬般地」445小節),
落幕。我使用了許多中文術語、表情記號在幾個段落,以達到有助讀譜者
或演奏者對音樂的正確解讀。

關於音樂,對「噶瑪蘭-幻想序曲」(以下稱噶瑪蘭)的標題與曲式我必
須承認,我是參考了柴科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並且
在許多地方的意境上,希望能達成如此集戲劇、舞蹈、音樂於一身的「幻
想序曲」體裁,在短短十多分鐘(噶瑪蘭為十七分)內能夠激起聽眾最多
的情緒轉換,在最短的十多分鐘能歷經愛、恨、情、仇,甚至生離死別,
對我來說,只要能令聽眾捕捉到七分,就足以感到欣慰了。不過雖然在我
刻意營造氣氛下,還是有人反應聽不懂這音樂在說什麼,也許我的段落對
比不夠,抑或是段落的比例不夠好,在「如戰爭般地」(331小節)樂段
中,似乎少了點什麼,如果修改,我會不會再放點「公主」動機呢?又如
在最後「如送葬般地」(445小節)樂段會不會太短?諸如此類的樂段比
例問題似乎是我現在作曲最大的問題。我想到在美國求學間,英文老師曾
分析過東、西方文學的起承轉合寫作方式,兩者之間似有相似處但在比例
上又有不同,當然我無意在此作東、西文學的比較,我也涉入很淺,只是
簡單的想到「幻想序曲」的曲式問題,是否也牽涉到東西方美學的論點,
值得我再深入研究。

關於配器,我加入了鋼琴,作為調味與增加中低音的厚度,在38小節開始
與豎琴作反向的滑奏(Glissando),希望能產生在「引子」定場樂段之
後,轉換景色將觀眾帶入深海龍宮之中,我個人覺得效果是有,但低音支
撐不夠,原因出在低音樂器把數不夠,包括革胡、倍革胡(當晚使用大提
琴、低音提琴),我想如果有十二加八把低音,效果一定相當好。記得曾
經請教過許多人有關弦樂比例,大家的理想編制大約為10-7-7-8-8-6(高
胡、第一二胡、第二二胡、中胡、革胡、倍革胡),我比較貪心,希望能
有12-8-8-8-12-8,希望用十二把革胡(或大提琴)補足中低音區。當然鋼
琴在有些地方發揮了樂器之王的功能,在各種低音方面滿足了我對音響飽
和的需求,在「如送葬般地」(445小節)開始至終曲,低音頑固的敲
擊,可以像打擊樂器般的任我使用,又不會在音色上強出風頭。又如在
「如戰爭般地」(360小節)樂段中與定音鼓合成的敲擊音響,也是我認
為與單調的定音鼓合作的好音色。而在352至357小節我倒是認真考慮在修
改板中加強鋼琴獨奏,減少弦樂、管樂與彈撥,改以骨架支撐寫法,因為
我發現我的寫法在弦樂合奏上來說不易達成,況且鋼琴也可以略展技巧,
免得過於閒置。最開始「引子」,管樂的合奏,和絃雖複雜,但我認為還
算通順吧!團員私下告訴我在中音管、低音管方面音域偏高,雖不至超
出,但一直撐在極高音區,對於音色及音準方面不易保持,我也列入日後
重要參考。但我就是特別喜歡管子的特色,有時讓我想起薩克斯風的味
道,表現力強,有人建議用中音笙代,我說那不行!沒啥樂器比得上管
子,沙啞的鼻音,特別有味道。我在「二胡協奏曲」中也重用管子,其實
在其他曲子也是,誰又不是呢!能夠補足中音區厚度,又不影響整體合奏
音響,堪稱管樂家族的中流砥柱。反之,嗩吶在此曲被我用的少,我一直
想在不同曲風中,採取輕重比例不同的配器,因為在交響化中,許多配器
的被簡單等化,是交響化遭人批評的眾多原因之一,交響化並無錯誤,而
是配器的問題,如果將嗩吶等同小喇叭思考,在許多時候當然會是可怕
的,又如果將高胡當第一小提琴,二胡當第二小提琴使用,也常常產生分
離的不融合的音響效果。舉例來說,如果有一段長音和弦,我會用高胡加
第一二胡齊奏第一聲部、第二二胡為第二聲部、中胡分為三、四聲部加上
第五聲部革胡、被革胡一個八度,如此高胡與二胡便可有較佳的融合,而
中音區不會顯得「太粗」。如果我分別用高胡為第一聲部、二胡為第二聲
部、中胡為第三聲部、革胡為第四聲部加低音第五聲部,則我認為會導致
高胡與二胡完全脫離、中胡過大、革胡呆滯而低音不足。當然這只是我對
自己作品的需求,並不是適用於任何人的任何作品。

以上稍稍自我分析了一下,也許還稱不上音樂評論,但卻是誠實的自我檢
討,希望得到更多前輩的指教與批評,最後我要感謝實驗國樂團讓我不斷
實驗我的作品,在每次寫作、排練、演出中,總是能讓我學習到更多的事
物,寫的越多,越覺得學的不夠,在反省與學習中,希望能有機會容我繼
續發表作品。(2002.05.17台北.永和)

頁次目錄: 1 頁次: 1 / 1

回資料庫總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