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箏曲比較音樂會

《阿罩霧國樂團》 演出日期:2016/5/22  星期日

張貼者:孫新財 張貼於:2016/5/6 下午 02:05:00



演出的話
基於學術研究成果,不只「以樂為技」,也「以樂為學」
在海峽兩岸的音教本中,關於所謂的「中國基本樂理」,都以所謂的「五種調式」(――宮調式、徵調式、商調式、羽調式、角調式)為唯一內容。
黎英海、黃翔鵬、李重光、杜亞雄・・・・・・等,且誤以為:”中國有三種「音階」,每種音階的五個正聲,都可為「曲調主音」,而構成五種「調式」”,以致中國”共有12X3X5的180個「調」”。
實則,中國由唐宋至清末,都只以燕樂28調體系記譜。
而在燕樂28調中,並沒有徵聲調、角聲調。羽聲調也已於元後失傳了。
以致此燕樂28調體系,陸續減化為17、11、9、7調。絕無什麼”180個「調」”的事實。
由現存近萬首南北曲,及數百首日本唐傳雅樂調而觀,燕樂的四聲調事實上也與「曲調主音」,完全無關!――故音教本這種與「事實」不符的錯誤「理論」,當然也就完全無助於古譜的翻譯!
實則:西洋的「音階」與「調式」,無論就「本質」或「形式」而論,都完全相同。也就絕無什麼:”每一種「音階」,都可有五種「調式」”的怪論!
無論古今中外都”據「宮」論調”(――西洋的Tonic(主音)者,就正是中國的調首宮音),從不論什麼「曲調主音」――因為「曲調主音」為何?與:調名、調名制、調號、調關系・・・・・・都完全無關!
所以無論古今中外,也絕無C/大音階/La調式(=A小音階?)這樣的三層次調名制。
故該丘斯直說:”這種理解方式,是極為有害的無稽之談”!
調名與「曲調主音」完全無關之此事實,可單由韓・成俔《樂學軌範》、日本藤原師長《仁智要錄》所載之古譜及文字說明,而得證之。
本次音樂會的目標,就是以演出日本(商、羽))兩唐傳雅樂調,及中國傳統民樂四調的方式,證明:
中國根本就沒有什麼「五」聲調,此燕樂「四」聲調與海峽兩岸音教本,所誤以為的什麼「曲調主音」也完全無關!
事實上,無論七聲音階,還是五聲音階,中國都絕不只有三種――燕樂的四聲調,就是四種音階。
總之,這是一場基於學術研究成果,不只「以樂為技」,也「以樂為學」,配合現場投影解說,不同於一般演出的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