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台灣愛樂民族管弦樂團-《古調不句號》音樂會

2017/12/02
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女高音方瓊 與 台灣愛樂民族管弦樂團
指揮:顧寶文

台灣愛樂民族管絃樂團成立於2011年12月,由指揮家顧寶文博士發起,長安樂器公司資助排練場地而成立;2017年起獲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冠名贊助。成員募集來自大專院校教授,中小學教師,自由音樂家,及高中級以上在學學生約七十五人所組成,所有成員皆出自嚴格的科班訓練,是目前南台灣最具專業,亦最具規模的非政府組織民族管絃樂團。

昨晚舉行的這場音樂會可以說座無虛席,而且整場音樂會下來,每個節目都吸引著所有觀眾的注意力,也都得到了觀眾們的一致共鳴與好評,是一場相當成功的音樂會。

從這次由上海邀請的音樂家人數眾多,到節目演出及後勤支援的繁複,貼心的歌詞字幕,以及影音錄製的規模,在在顯出這次音樂會的製作手筆不凡。這樣成功的音樂會,顧寶文博士的籌劃及指揮功不可沒。

【民族聲樂】

採用民族唱法,或者是借鑑了西方美聲唱法融合而成的民族新唱法,這樣的演唱方式,具有咬字清晰、發音明亮的特點,對於中國音樂內容及形式的演唱作品,是要比純粹的美聲唱法要更為合適的。

跟一些能夠作版本比較的發燒友比較起來,筆者收集聆聽的唱片不算多,但是這麼多年下來的經驗,其實有很大部分的音樂人,對於自己主修樂器之外的音響資料,其實收集與聆聽的通常比較有限。

相較之下筆者算是稍微多一些,對於嗩吶以及合奏作品特別有興趣,收集與聆聽的也以這兩大類為主。至於聲樂作品的CD則是屈指可數。

最早對民族聲樂演出感到驚艷的,是早年上海民族樂團赴新加坡演出時,演出的實況錄影帶在臺灣流傳,其中有一位女高音張梅珍,演唱了「草原之夜」以及「太湖美」這兩首歌曲。她的唱法就是混合了民族唱法及美聲唱法的方式,聽起來真的是非常舒服動聽。在整場音樂會中顯得非常有亮點。

後來很幸運地買到一卷錄音帶,是中央民族樂團的小組赴美演出的實況錄音。這個錄音的曲目基本上與JVC出版的CD相同,但是由於是現場演出,比CD錄音更具有熱力。其中丁魯峰老師演奏的「美麗的塔什庫爾干」更是顛峰時期的經典演奏錄音,連丁老師自己都沒有這份錄音,卻讓我在高雄的小唱片行買到了。

這捲錄音帶中,同時也收錄了一首「送孟浩然之廣陵」,由姜嘉鏘先生演唱,是我第一次聽到古典詩詞採用民族演唱的方式呈現,覺得耳目一新。

之後零星購入的一些錄音帶及CD,有合唱的,重唱的,也有古詩詞類型的,在某些時候會經常聆聽。

在民族聲樂中的音色明亮及咬字清晰部分,感覺是與嗩吶的音色要求及演奏習慣,有些不謀而合的相似處,也或許因此能夠帶來類似的感官體驗吧!所以在欣賞這類民族演唱時,的確是要比美聲唱法的演唱,聽起來更過癮。

在台灣學習國樂器者頗多,其中也不乏能與大陸的演奏者分庭抗禮的優秀人才,但是在民族唱法方面,相關的學習者就比較少,也比較沒有培養的環境。所以這次能夠大手筆請來這麼多位演唱者,展現出不同組合的曲目,著實不易,也讓人一飽耳福。

比方說女聲合唱隊,雖然只有12人,站在樂團後面,音量卻一點也不會被樂團壓住,穿透力非常強,聽起來就非常棒。而幾個小組形式的演唱,能夠不經過擴音而仍然清晰聽到演唱者的一字一句,也是非常美好的享受。

方瓊老師的演唱音色優美動聽,對於輕唱部分及尾音的控制也是特別好,博得了在場觀眾的一致好評。筆者比較喜歡的是《靜夜思》和《長相知》這兩首。長篇幅的作品由於必須經常看譜,感覺上就受到一些限制。

男聲獨唱的陳家坡也是非常令人激賞,除了唱得好之外,樂曲熟稔,肢體語言也恰如其份,可謂唱作俱佳。

【音響效果】

這次的位置在一樓觀眾席10排,算是中間偏左的位置。整體聽起來樂團的音色以及音量平衡相當好。

上一次的音樂會,同樣在大東,座位偏前面,音響效果就不太好。感覺一方面在這個場地聲音比較好的位置要中間偏後一些。可能是因為舞台比一樓觀眾席高出一截的關係。

另一方面或許與曲目的選擇以及指揮的控制也有關係。這次的管樂以及擊樂聽起來比較內斂些,與弦樂聲部達成了較佳的平衡。考慮到弦樂組的人數其實並不多,這樣的樂隊平衡是處理得非常好的。

唯一的一個小問題,就是作曲家寫作時的樂隊配置方式不同時,會有聲部平衡效果改變的可能。高胡在內的配置有音色融合的優點,但是在少部分樂段二胡原先是主旋律,而後高胡銜接主旋律同時二胡變成內聲部時,就容易發生音量平衡與作曲家所用配置的設想不同,而產生一些旋律銜接上比較不連貫的情況。

再來是擴音的部分。除了一開始古琴的擴音出包沒有發出聲音之外,整體來說這場音樂會有擴音的部分,包括古琴以及演唱,在音量的拿捏上相當不錯,擴音的音量與樂團之間達到了一個聽起來相當舒服比例,不會過於大聲。音色也由於使用了較好的麥克風,音質遠比一般場館用的手持無線麥克風要好,欣賞起來是比較舒服的。

其實聽音樂會,相關專業的人在欣賞時通常會有些職業病的角度,例如總是注意音準、節拍等等。而自從筆者投入錄音錄影工作以來,這方面的職業病也是有的。

開場前東張西望,看樓上樓下,不是在看有沒有熟人來,而是看攝影機的布置及人力調度。舞台上的配置,也會一直注意麥克風的配置,收音及擴音的方式,以及不同節目間的調整。

看到有這麼多的人力進行錄音及錄影工作,通常是單兵作業的筆者當然是很羨慕了,不過古琴一整首彈完擴音都沒有修正,是有些詫異的。

【一些驚奇】

這場音樂會,唯一熟的曲子就是開場的《流水操》。不過顧指揮的詮釋方式,打從第一個音指揮棒落下去,就是一連串的驚奇。因為跟我印象中熟悉的流水操是截然不同的,可謂耳目一新。

筆者平時上課教學,也經常跟學生提到樂曲詮釋不應該定於一尊,在模仿消化過後,能有自己的風格及詮釋,才是音樂藝術應該有的歷程。

在顧指揮的處理下,樂隊的層次分明,各聲部之間的主從進退有據,得到的是相當清晰的音樂線條,整體樂隊聲響效果很好。樂曲速度整體是比較慢的,所有的呼吸延長也都拉長了不少。整體演奏語氣上偏向優美而柔和的音色,沒有以往錄音那種鏗鏘有力的感覺。

由於詮釋處理的方式與原先彭修文老師的大異其趣,從這一點來說,顧指揮的確做出了相當大幅度的突破。像之前對《沙迪爾傳奇》做的處理詮釋,個人就覺得非常棒,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在這一方面的用心。

回家之後找了彭修文老師的錄音,古琴獨奏的錄音,以及流水操的一些文字資料,筆者還是偏好彭老師比較富有磅礡氣勢的處理方式,感覺比較能體現萬里長江從小溪、江流、峽灘、大河,最終壯大奔騰入海的氣勢。當然這是筆者的主觀看法,相較於以長江大河為主體的處理,顧指揮的詮釋方式所側重的,似乎是更偏重於「流水」這個意念各種面向的呈現,也因而形成了獨樹一格的新穎聲響效果。

第二個驚奇是上海的女性演奏家們,所穿著的兩套服裝,寬鬆如同男生大褂的下擺,搭配女性化類似鳳仙裝的前襟,形成了帶有古意又有著飄逸女性氣息的感覺,非常特別,也很適合這次音樂會的主題。

最後一個驚奇,是壓軸曲目《幽蘭操》的三位主要演奏者,並沒有安排在平時協奏曲的獨奏者區域,而是有兩位在指揮面前的樂隊位置內,結果氣質美女小提琴家陳元媛,從我的座位就只有開始和結束的敬禮看得到,整個十幾分鐘的演奏過程完全被擋住看不到。古琴演奏家陸笑姿則是被站著的獨唱以及譜架擋住,整場也只看得到手看不到臉。

此曲的女聲、古琴、小提琴三個人的份量都很重要,如果是放在指揮旁的樂隊前面,我想應該所有觀眾就都看得到了。由於舞台比觀眾席高出不少,指揮又是高大帥氣的顧寶文博士,位置安排在裡面的話,一樓的觀眾視線多少都會被擋到一部分,只是像我這樣剛好其中兩個人都被完全擋住,整首壓軸曲目都只聞其聲未見其人,只能說太好運了….

【尾 聲】

撇開上述因為職業病而觀察到的一些小瑕疵之外,整體來說這場音樂會是非常成功的。節目內容以及表現形式不落俗套,即使是以古調為主題,仍能呈現出一整場內容豐富的音樂會,可以說是相當令人激賞的一場音樂會,從滿座觀眾的熱烈反應就可以印證這一點。

台灣愛樂民族管弦樂團,自從得到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的冠名贊助之後,在節目規劃及製作上面得以結合基金會提供的資源,逐漸實現顧指揮的理想。採用了結合音樂家(作曲家)的方式,也逐漸豎立了獨特的品牌,在音樂會以及出版品方面都端出相當好的成績。有這麼樣的一個大型樂團,是南臺灣聽眾之福。相信未來在顧指揮的帶領之下,將會繼續為所有愛樂的朋友們帶來更多創新的音樂饗宴。

 

後記:其實在網路社群化之後,這些幾千字長篇大論的文章已經沒什麼人會看了。不寫沒事,寫了反而可能有事,有時想想還真是自找麻煩….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