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上海民族樂團2015音樂會「上海迴響 東方風雅」(高雄場)

專業大型樂團來台灣的音樂會,筆者有幸參與過的有早年的廣播民族樂團(彭修文指揮)以及香港中樂團(關迺忠指揮),近年則有中央民族樂團(劉沙指揮)。上海民族樂團今晚是筆者第一次聽到現場的演出,指揮是王甫建先生。演出場地是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的演藝廳。

【幾近完美的樂團編制及擺位】

國樂團的編制以及擺位,從筆者參加樂團開始,心中就有過無數的想法。而這也是許多人歷來不斷討論,甚至召開研討會的課題。

十六年前,就有網友peterkim 寫了一篇「如果您有一個70人的專業國樂團」(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699),其中許多看法都相當有遠見。不過隨著演奏技術,樂器,指揮等等的改變,有些情況也已經有所改變。

今天看到的上海民族樂團,由於節目單沒有編制表,筆者又是坐在一樓側邊,無法看到整個舞台的配置,只能從我的位置上大概算了一下:

笛子:6人,大致上是以2高2中2低的配置
笙:4人,2高1中1低
嗩吶:8人,4高,前排4個是中嗩次中嗩低嗩
擊樂:6-7人

高胡:8人
二胡與中胡:14+8或者16+6 (看不清楚)
大提:6
BASS:6

琵琶:6
中阮:6
大阮:2
柳琴:2
揚琴:2
古箏:1
豎琴:1

早年人數達到80人的樂團只有香港中樂團一個,時至今日大型樂團演出已經很多了,不管是專業樂團或者業餘樂團皆然。只是人數雖然多,出來的音響效果卻不一定很理想。

今晚上海民族樂團的音響效果真的是出奇的好,有些段落簡直會聽到起雞皮疙瘩的程度。除了編制上的數量比例之外,擺位的方式,以及演奏上的融合,指揮的訓練等因素都有影響。

首先從樂器編制上來說,高音嗩吶以及高胡的數量,印證了很久之前關迺忠老師排練時曾說過的,要嘛就只要一把,要嘛就要四把以上,絕對不能兩把或三把。其實這就是利用組成群的方式來消弭這類樂器音色突出容易打架的問題。而且經由演奏法的統一及音色的互相靠攏協調,數量雖多,但是不會吵雜,反而能形成音色以及音準上更為和諧的效果。

另外則是擺位的問題。今天看到的擺位方式,基本上與多年前我看到廣播民樂團那一場相當接近。上海民樂團今天的位置是左邊弦樂,高胡在外,二胡在內後,中胡在中後。間有揚琴柳琴。右邊彈撥,琵琶在前,中大阮在後。低音在彈撥的內側及後方。管樂分為三大區塊,左邊笙組,中間笛子,右邊嗩吶。

可以說,這是一種集中式的擺位方式,各組各自成群集中在一起,整組演奏時,可以明確地在立體音場中定位出具體的大方向。與目前許多大樂團採用的分散式擺位方式的音響效果截然不同。

這種各聲部集中式的擺法,優點很多:各組本身的組合緊密,在和聲、音準、音色、音量的組內平衡上可以容易達成,整齊度也好,而且力量集中,張力得以大幅增加。有幾個全樂隊總奏的段落,弦樂竟然能在嗩吶群仍在演奏時,以具有張力的音色音量拉出了另一個織體,非常令人激賞。雖然這跟演奏方式也有極大關連,但是擺位集中的方式,在這種情況下就比擺位分散的方式要好。

弦樂組最外面是八位高胡,縱列兩排各四位,等於是把整個弦樂最接近觀眾的部分全都留給高胡了。可是並不會因此而把二胡中胡給吃掉了,樂隊中的二胡獨奏是在第三列的位置,跟當年廣播民樂團完全一樣,也一樣聽得很清楚。

這個弦樂的安排,當然與演奏方式有著極大的關係,除了二胡聲部的聲音要能穿透出來之外,高胡聲部的控制尤其重要。在以弦樂為主體的段落,高胡與二胡的平衡基本上是以二胡的音色要能出來為主。而在樂隊總奏時,高胡放開來就肩負了在整個樂隊聲響中把弦樂聲部推出來的重要任務。這樣的弦樂配置以及演奏法的配合,就造成了今晚聽到極為過癮的強大弦樂聲部,也連帶使得整個樂隊的音樂更為流動,張力也更加巨大。

聲部的集中,其實也是國樂器配器法中會提到的一個基本觀念。由於音色個性以及音準等問題,國樂器要在不同組之間組成和聲是難以和諧的,因此在同組之內,甚至視同樂器之內組成和聲,是配器上一個解決的方式。這種和諧與融合要以同一聲部內集中處理的原則,從今晚的音響效果來看,不論是從配器及和聲寫作的角度來看,或者是樂團整體音響效果的組織來說,都是一致的。

【令人感動的純粹音樂會】

很久沒有在音樂會當觀眾,拍手拍到紅通通的感覺了。

現在國樂團演出經常可以看到標榜「跨界」的節目內容。有些是弄劇場,有些玩燈光,還有寫書法,結合爵士樂,給西方樂器伴奏等等,基本上都是為了票房的考量。想要變化節目內容來吸引觀眾買票。

但是說真的,這樣的節目內容,以筆者的角度來看,往往是新奇有餘,感動不足。如果扣除了新鮮感之外,這些結合大部分都沒有原本在各自領域的表現那麼成熟。

而今晚就真的不容易了,除了開頭一小段琵琶用了聚光暗場之外,整場音樂會可以說是純粹的音樂演奏,完全以音樂的內容,以及演奏者的表現來征服觀眾。這才是音樂會的本質啊!

樂團音響效果的過癮已經在前面提到了。而這場純音樂會的成功,在曲目的安排,以及演奏的表現上,更是功不可沒。

曲目上來說,這場音樂會少有艱澀難以欣賞的曲目,除了協奏曲目之外,一些新創的優秀曲目,以及熟悉曲目或素材編寫的曲目,不是完全搬演老掉牙的曲目,也不是難以消化的大塊文章,所以雖然整場音樂會時間不算短,但是聽起來不會有疲累的感覺。

再來就是演奏的表現,除了專門獨奏之外,樂團大部分的聲部也都有不止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演奏家。而且樂隊整體在合奏的部分也是都相當投入。這種肢體動作的投入,其實對於演奏是會有相輔相成的影響的,這也是在其他樂團比較少見的。

最後要提的是指揮訓練的部分,從大家比較熟悉的「絲綢之路」一曲中,就可以看出王甫建老師花了一番心力在樂曲詮釋以及樂隊的層次處理上面,而樂隊各聲部的進退井然有序,使整個樂曲的層次分明,段落鋪陳清晰敏捷。在已經有這麼多樂團演出此曲之後,還能更上一層樓,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拉拉雜雜寫了一些,總之是一場非常令人滿足的音樂會。我們團明天要跟上海民樂團聯合排練,準備後天的聯合演出,希望也是一場優質的音樂會,能讓台下欣賞的觀眾,像我今天一樣得到滿足!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