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雜記中廣來臺十日

這是一篇我在民國84年年初在當時台灣熱門的國樂BBS站中山大學美麗之島國樂版所貼的一篇文章。昨天晚上在台北中山堂欣賞了睽違十六年的廣播樂團的演出,聽完之後在腦中慢慢浮現了許多的想法。今天突然想到了以前寫的這篇文章,特別去找了出來,看了一遍。除了回憶一下當年的情景,也看看這些年來自己的理想是否已經實現…

      昨天早上七點三十分  在與彭老師握手揮別後
      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個重擔
      一月二日晚上十一點的中正機場到一月十一日早上七點
      十天的時間並不算長
      台灣五場的演出  從台中  台北  台南到高雄
      演出了二十多首著名的樂曲
      生平第一次參與這樣大型的音樂會主辦工作
      從票務  接待  舞台到樂器運送
      接觸到很多大陸或者台灣從事國樂專業與非專業的人  事  物
      也同時獲得了許多在音樂上或非音樂上的經驗與感觸
      寫下這篇東西
      除了給自己將這十天之中所經歷的事情一個整理的機會
      也感謝這些為此一國樂盛事義務付出心力的工作伙伴



******************************************************************************

      一月二日  第一天

      華航 616班機晚上十一點十分帶來了自香港轉機的中廣民族樂團六十七位團員
      這是第二批抵台的人員
      第一批八人較早於十二月二十九日
      包含有指揮彭修文先生  獨奏演員俞良模  簡廣易  姜克美  周東朝等人
      先前來台進行宣傳  而在這一天從南部回台北與大部隊會合
      我們這邊的接待人員四人九點多鐘就到中正機場等候
      負責接洽交通運輸車輛的盧先生也隨後到達
      萬事具備  一切就等候中廣民樂團的到來

      大約十點多鐘  台灣陳紹箕先生也到了機場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陳紹箕先生
      他是一位相當有趣的商人
      從最初一個國樂的欣賞者  在事業有成之後
        開始熱心也義務的從事兩岸國樂界連繫的工作  而從不帶有任何的商業目的
      超然的立場與熱心的服務  使其最後成為受兩岸國樂界尊敬的〞陳大爺〞
      據傳聞在大陸國樂圈內要是不知道陳大爺就別想混了
      也許有些誇張  但也可見陳紹箕先生對國樂偉大的貢獻
      等待的時間就在陳大爺暢談其豐富的經驗中度過

      十一點五分  機場看板上顯示飛機已經降落的訊息
      由於這天中午實驗國樂團曹乃洲老師
        與主辦此次音樂會的鄭翠蘋老師到香港迎接這六十七位團員
      心想在通關方面應沒有甚麼問題
      在看見曹老師走出入境出口後  內心的情緒莫名的激動起來
      試圖想從魚貫走出的團員中找到一些曾經在錄影帶上見過的熟悉面孔
      不多久團員大多已經出關  略顯疲憊地坐在入境候機室的椅子上三兩交談著
   當向團員簡單的說明行程安排與飯店住宿名單之後
   對尚未出關的鄭老師與樂團堅持帶來的十五箱樂器開始擔心起來
   這也是我們一直擔心的問題
   在等候了二十多分鐘尚無出現之後
   與中廣團長商量 先送一車的團員回台北的飯店休息
   而留下另一部份團員幫忙樂器的搬運
   繼續等....

      一月三日
      零點二十分  忐忑不安的心在看見鄭老師與張大森先生走出入境出口
    也同時獲知十五箱樂器在華航機場人員熱心的安排下已完全出關後鬆了一口氣
      迅速安排其餘的團員搭上第二部遊覽車回台北
   剩下鄭老師 盧先生與我和樂器車到機場地下室大型行李入境出口搬樂器
   天啊!箱子還真是重
   等全部完畢便起程回台北
   到了飯店 與十幾位中廣團員一起將樂器搬到飯店內安置好
   此時下南部宣傳的幾位團員在坐了八個小時的車後回到飯店 
      如此第一件工作總算是告一段落
   在與其他工作人員確定明天 不!應該是今天的行程與工作後離開飯店回家
      三點二十分  坐在計程車上
      心想...  嗯!!工作開始了...

      一月三日  第二天
      早上十一點在飯店樂團舉行來台說明會
      由於是對內性質  因此在開場介紹主辦單位工作人員後先行離去
      準備團員的午餐
      卻發現飯店居然遺漏了這件事  而且一時也無法準備
      這下可糟了  情急之下只好找到飯店附近的吉野家
      在與該店事前溝通過之後  十二點便浩浩璗璗的帶著七十五個人去吃午飯
      這場面據說是該店開業以來第一次  可忙壞了櫃台的服務人員
      第一個吃完出去  大概還有十個人還沒點餐
      有點...
      不過最後大家還是都吃到了飯  也高高興興的準備下午的自由活動

      吃完了中飯
      我回飯店等三點半帶俞良模  張大森兩位老師到我們台北柳琴室內樂團指導練習
      經過團員的房門  裡面傳來練琴的聲音  大約四五個  練的都是基本功
      大概是幾個獨奏演員吧  想必對來台的演出很緊張
      回想以前與市國巡迴的情景.......
      嗯...

      大約四點鐘  我帶著俞良模  張大森兩位老師到我們平常排練的場地
      樂團特地選了<天山之春>與<歡樂的邊寨>請兩位老師指導
   正好也是他們兩位的作品
   俞老師在排練時告訴我們關於<天山之春>編寫的故事
   原本這首曲子是新疆熱瓦甫的演奏曲
   俞老師在當年前往新疆學習熱瓦甫演奏時聽到了這首曲子
   後來曾被改編成琵琶獨奏曲
   由於某一次演出的需要 樂團希望能夠有一些新型態的曲目
   是在一個嘗試性的情況下 俞老師就編寫了<天山之春>
      也創造了目前彈撥樂合奏的型式
   後來因為效果不錯 彈撥樂合奏的型式才被廣泛的使用
   俞老師今年大概將近六十歲的年紀
   聽他說出這一段民族音樂發展的歷史
   感覺到這些在我接觸國樂這十年來周遭原本以為理所當然的事物
   都是我眼前這位充滿對音樂熱情的長者一步步的累積得來時
   心中的感動無法言喻
   經兩位老師細心的講述樂曲後
   對於彈撥合奏在合與奏方面 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與感受
   除了開展了自我的視野
      也感覺到在更廣闊的天際飛翔所必須要付出的努力與代價

   與兩位老師吃完晚餐之後 送兩位回到飯店
   也繼續準備明天下台中演出的工作

      一月四日  第三天
      這天是中廣在台中演出的日子  也是台灣巡迴的第一站
      早上九點從台北開車  中午由台中縣竹林國小校長招待團員午餐
      餐會中安排了竹林國小幾個音樂性社團的演出
      中廣也安排了陳音的十面埋伏  張連生的賽馬等節目回應
      幾位獨奏節目相當精彩  雖然是臨時決定  也絲毫不馬虎
      會後便驅車前往台中中山堂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到中山堂演出
      但這個號稱台灣中部最好的演出場地
      卻讓我第一次見識到它的可怕....

      下午二點三十分左右  遊覽車到達中山堂
      一下車後我先行走進後台想要找到場地的工作人員
        或是台中幫忙負責演出事宜的先生們
      從地下室停車場貨運電梯上到一樓的後台
      電梯門一開  後台一片漆黑  只有演員休息室的走廊上幾展昏黃的燈閃爍著
      舞台上空無一物  隱約看見旁邊有三個人在拆卸樂器
      走近一問  原來是台中廣廷的林老板正在整理由台中商借演出用的扁鼓
      環顧四週  找不到一個場地的工作人員
      從此時開始的一個多小時  我跑遍了整個中山堂處理發生的狀況
      舞台上沒有燈光  樂團的譜架沒到  舞台上椅子不夠
      來回奔走  還與中廣樂團團員一起搬設舞台站台
      由於台中方面幫忙舞台的工作人員遲遲未到  更增加了工作的負擔
      不過混亂的情況在彭老師劃下<豐收鑼鼓>的第一個音符後結束
   彩排正式開始 一切工作依序展開

   第一次現場聽廣播樂團的演奏 而且那麼近 就在樂團旁邊
   聽到的還是曾經魂縈夢迴的<豐收鑼鼓> 真是激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中山堂的音響效果真是不錯 樂團各聲部平均且融合
   整首曲子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打擊組
   無論在音色(特別是響器)與音量的協調上確實為第一流的表現
   張大森老師打的小鈸真是精彩 特別從旁偷學了幾招
   接下來排的是幾首協奏
   值得一提的是李國英先生的<江河水> 演奏得如泣如訴
   彭老師在彩排時還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很可惜沒能仔細靜下心來聆聽 心中一直掛記著演出換場流程的規畫
   還有就是彭老師在彩排時相當認真
   原本以為這次的曲目都是該樂團所謂的保留曲目
   樂團應該是駕輕就熟
   但彭老師仍整首排練 稍有不滿意便立即停下來再三說明後繼續演奏
   可說相當盡職 而且每一首都十分投入
   特別是排演到<秦兵馬俑>第三樂章時
   當我從正面看到他指揮的表情 動作 心中產生共鳴而完全被他吸引
      自己便如當時出征的戰士  雖說為國為家  悲愴之心仍無法平息
   樂曲結束 呆站在舞台邊  愁悵之心久久不能適懷
      差點兒忘了自己還有工作要做
      接下來的節目才是工作的重點

      下半場第一首是彈撥樂合奏<天山之春>
   這是五場演出中唯一只演一次的兩首曲目之一
   廣播樂團的彈撥樂合奏似乎在幾位演奏家離團後略顯不繼
   已不似上海民族樂團彈撥合奏展現出驚人的合奏默契
   但在音樂上仍較上海多了一點韻味 不似其帶點匠氣
   中大阮由於使用指甲演奏 較為溫柔
   整體音色也略顯單薄
   第二首是二胡齊奏<奔馳在千里草原> 由樂團助理首席張連生先生領奏
   第三首是降州鼓樂<滾核桃>
   原本之前曾經聽過錄音 但不知所云為何
   空白的印象中只有鼓聲串串的流動
   不過在親眼見到降州鼓樂的表演之後 才對此種音樂的型式有深刻的感受
   音樂所傳播的意念在七個演奏者的肢體與音樂表現相結合後清楚的呈現出來
   此次來台樂團所演出的小合奏 其團員曾在聊天時表示
   練習的時間並不長 因此所呈現的結果並非最好的情況
   我問他們準備的時間有多久 他們說大概只有半個月的時間
   聽到之後感覺很難形容  在台灣很難得會花半個月的時間仔細的練習一首曲子
      雖然無法得知廣播樂團平時排練的情形
      但可從其合奏的表現上看出平時練習時要求細膩的程度
      而且他們非常注重舞台上的表現  無論在台風  動作
      在在呈現出藝術表演的效果
      這也是台灣目前難見的現象
      相較上面三首  第四首打溜子<八哥洗澡>就相當出色
   雖然練習時間不長 
   但打鈸的田鑫與年輕一輩的黃家駿(跟我同年)配合的可圈可點
   也同時營造出相當熱鬧的氣氛 打鑼的馬里也是相當精彩
   是大伙兒一致公認最佳的小合奏演出

      六點半左右  整場曲目終於彩排結束
   這四首曲子雖都不長 但換場可是相當累人的事
   一下撤椅子 一下搬鼓 而且在時間的要求下必需在最短的時間完成
   由於彩排時人手不足 只好自己一個人在地上貼滿的記號
   還不時與樂團溝通整個演出的流程
   望著此時舞台上凌亂的椅子 對晚上的演出很是緊張...

      當天在台中的演出效果不錯  可說是五場之中最好的一場
      自己的場務工作雖有混亂  但也靠著大家的幫忙而順利完成
      演出完畢  後台散滿了各地支援的樂器
      有些還給台中  有些則需跟著回到台北
      等一切整理完上到遊覽車  團員大多已經累得睡著了
      一路便這樣安安靜靜的回到台北
      第一天的演出總算告一段落

      一月五日  第四天

      由於前一天大家睡得很晚
      有些團員回到台北還被〞帶出場〞
   這天大伙兒都起得比較晚
   不過也是有幾位團員一早就起床
   三五成群 拿著地圖逛逛台北市區
   中午吃過飯後就到國家音樂廳準備晚上的演出
      今天演出的曲目與昨天大同小異
      準備起來也比較輕鬆
      空閒的時間便與彭師母(彭修文老師的太太)聊天
   談話中彭師母告訴我們有關<豐收鑼鼓>的故事
   在文革的時期 江青搞出了八個樣版戲
   要以此取代所有當時各類型的音樂
   這個政策對廣播樂團有相當大的衝擊
   政治的因素使得樂團面臨解散的命運
   這將使得剛剛成形的民族樂團被迫夭折 
   當時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樂團苦思對策
      欲使領導階層收回成命  使樂團能夠繼續生存下去

 打個岔   我們現在可能無法想像當時緊迫的狀況
        原因在於中廣原為國民政府創立
        共匪赤化....不..嗯..共產黨解放大陸之後有幾位廣播民族樂團的團員
        隨國民黨逃到..嗯..不..播遷到台灣  成立了中廣國樂團
         (有時和他們講話都特別小心 生怕一不留神就說錯話 蠻尷尬得)
          在當時高度政治敏感時期  若廣播民族樂團遭受解散
          其團員便可能因鬥爭而受到生命的威脅
         (這讓我想到台灣當時好像也有這樣的情形)

      在此存亡之際  一個消息  使樂團出現了〞豬羊變色〞的一線生機
      ..........

      話說到當時廣播樂團出現了一個絕處求生的機會
      原來江青將受邀參加一個晚會  而廣播樂團也正好要在這個晚會演出
      樂團當時的領導幹部決定好好珍惜這一個僅存的機會
      欲使江青能夠改變先前的決定
      於是大伙開始創作新型態的表演內容
      除了幾個歌頌毛澤東(也是基於政治的考量)的節目外
      唯一一首民樂合奏曲  便是由彭修文與蔡惠泉兩位先生
      採集傳統鑼鼓音樂的素材  創作而成的<豐收鑼鼓>
   為了要讓江青瞭解民族樂團存在的必要
      在編曲方面一改舊有風格  以盡量突顯民族樂團中各聲部的特色為重點
      並表現民樂合奏的特色
      演出完畢  江青的一句話
        ~民樂合奏豐富多彩  民族樂團有其存在的價值....~
      總算是讓廣播樂團繼續生存了下來
      也保住了當時全大陸上各個民族樂團的生存空間
      更為以後民族音樂開啟了更廣闊的藝數領域
      也在此之後  才正式成立中國廣播民族樂團
    (之前的名稱我不太清楚 當時聽故事的時後應該把它錄音下來)
      後來中央與上海才得以相繼產生

      聽完之後覺得很感慨  心中五味雜陳
      以前總認為自己所學的好像理所當然
      卻不知其中有多少前輩先人花了多少心血
        在多麼惡劣的環境下所創造出來的成果
      這與幾天之前  俞良模老師娓娓道出<天山之春>的創作歷程相較起來
      有著更深一層的感受.....

      一月七日  第六天

      這一天樂團沒有演出  早上安排帶團員到忠烈祠與故宮參觀
      沒想到前幾天當完接待  撿場完
      今天還充當導遊
      一行兩台遊覽車六十幾人  開始台北半日遊
      這時突然才發現自己對台北瞭解真的不多
      大多只是知道地名  話講一講都覺得有點心虛
      想一想念了六年的地理歷史  咳...
      不過大家對我們工作人員使用的無線電對講機感到興趣
      不時拿它來和另一車的團員對話
      也還好路程不遠  不一會兒就到忠烈祠
      一下車  趁衛兵交接尚未開始前  大伙兒拿著相機猛拍
      而且特別要和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合照
      看完衛兵交接  便趨車前往故宮
      真得感謝故宮接待的人員  把團員交給她們後
      我趕緊找個地方打個盹兒  這幾天真的是累壞了
      ......

      一到中午  團員們上了遊覽車  便回到飯店
      打發他們吃過中飯  下午是自由活動時間
      我也到家的床上自由活動  死睡六小時
      想到明天一早還要到台南  開始有點後悔當初為何一時衝動接下這檔事...

      一月八日  第七天

      這天一大早就起床  睡眼惺忪的到飯店準備與樂團下台南
      由於學校明天就要開始上班
      台南的演出可說是我所負責的最後一場
      一到台南  高市國的幾位朋友早已先到文化中心整理場地
      所以這一天的工作就較前幾天輕鬆
      這一場演B套曲目  換場的工作比較複雜
      但由於已經演過幾次  再加上來幫忙的朋友很多
      工作進行相當順利
      在樂團排練合奏部份將要完畢之前
      彭老師突然走到觀眾席當中  聽聽樂團的音響效果
      再三考慮之後  決定將打擊位置不動
      樂團的座位往前拉長大約一點五公尺
      這樣將使原本已經定好的位置  燈光  與麥克風音量都要重新調整
      這時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員對彭老師說
      ~這樣前面的燈光可能不夠  會很暗喔!!~
      (其實我想應該是他們懶得在調一次燈光  嫌麻煩)
      可是彭老師馬上回答
      ~看不見沒關係  重要的是觀眾一定要聽到最好的聲音~
      雖然舞台上的記號又要重貼一次
      但心中對彭老師對音樂認真  執著的態度相當感動
      (好像跟這個團已經感動很多次了)
      一切重新安排好  彩排的工作告一斷落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未辦
      趕緊拿著海報紙與麥克筆將晚上的曲目順序寫成大字報
      要貼在後台舞臺入口處
       原因是因為在台北第一天的演出中
       最後一首的曲目是<金陵交響曲>第一樂章
       當時彭老師一時記錯  指揮棒一劃下居然是<秦兵馬俑>
    讓團員嚇了一跳 還好大家還是都奏出<金陵交響曲>
    (這件事我想觀眾大概都不曾查覺 我也是事後聽團員說才知道)
    演出完後彭師母就要我後在後台都準備個大字報
    這樣大家便可以清楚的看到 也方便提醒彭老師
   寫著寫著彭師母走了過來 對我說
   ~小胖啊(她一直都這樣叫我 可能覺得我該小心自己的體重了)
    你今天晚上就要回台北了吧........~
   似乎大家都知道我晚上演完就要回台北
   每個人看見我都會問  也邀我到北京去玩
      我小小的心靈似乎得到相當大的安慰
      而且在這小小的心靈中原本的決定也慢慢的在改變

      晚上演出完  正在整理東西準備離開時
      廣播樂團的團長與副團長張大森老師兩人走到我身旁
      團長手中拿著幾張CD
      ~....聽說你今天就要回台北了
      這幾天謝謝你的幫忙  這幾張樂團的CD代表廣播樂團誠摯的謝意...
      我聽了這句話  感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這時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當下決定
      對團長說
      ~等我回去安排一下 十號高雄的演出我一定會再來...
      講完後心中突然覺得十分舒暢
      好像本來就應當這樣決定
      腦子裡開始盤算往後幾天的計劃與行程  還有要如何翹班...

      十一點多鐘到了高雄的京王飯店
      一群人早已約好到六合夜市去吃宵夜
      嘻嘻鬧鬧到兩三點
      大伙兒回去房間休息
      我也準備搭野機車回中壢  準備上班....

      一月九日  第八天

      這天我在學校  拼死命把六個班的學期成績趕出來
      三天的事作一天解決..
      趕明兒個到高雄  嘿嘿..

      一月十日  第九天
      早上從中壢急忙趕到高雄
      到了高雄中正文化中心時已經下午兩點多
      這時樂團剛好也到場地準備彩排
      除了和日漸熟識的廣播樂團團員打招呼外
      場務工作已不似前幾場因生疏而忙亂
      中正文化中心的場地雖前一兩年才整修完成
      但因不為做為音樂演出場地之設計
      在音響效果上較遜於前幾天其他三個演出場地
      彩排工作在四點一刻鐘結束
      團員們相偕到文化中心附近溜溜
      這時張大森老師與鄭老師在舞台前聊天
      我也適時湊了上去
      東聊西聊  聊到了張老師那有三十二歲年紀的柳琴身上
      於是我們開始談他的柳琴  也彈他的柳琴
      從張老師的柳琴上真是可以看見歲月的痕跡
      那琴是上海民樂團潘妙興先生做的
      但原來的三條絃被改成四條絃  付手也改成了琴碼
      似乎整個柳琴發展的歷史都可以在張老師的琴上看到
      有人問張老師那把琴多少錢買的
      ~四塊錢美金....
      這時張老師把琴給我讓我試試
      我小心的將琴拿了過來  深怕把琴弄傷了(這晚上還得演<幽燕春早>呢)
   琴拿在手上 好輕啊 難怪可以掛在譜架上
   拿個撥片隨意彈了一下  突然想起一件事
      把琴交回給張老師  並且請他示範柳琴搖指的技巧
      這原本是琵琶的演奏技巧  在<幽燕春早>中把它用在柳琴上
      音色較輪音柔合  適合較為深情的演奏
      在張老師悉心的指導下
      嘿嘿  我又學了一招

      很快地晚上演出又接近尾聲  照台北第二場演出一般
      彭老師在最後一首安可曲之前講了一番相當感性的話
      不過我可以感覺到  彭老師累了
      雖然在台上彭老師永遠是神情奕奕
      下了台卻已顯得十分疲憊
      這幾天五場的演出  加上南北奔波
      回到飯店後彭老師便謝絕一切的邀請  整晚在房間安靜的休息
      樂團晚上也在飯店內打包  明天一早便要搭機經香港返回北京

      一月十一日  第十天

      將近凌晨一點  整理的工作大致完成
      原本約好與幾位廣播樂團團員到六合夜市吃消夜
      卻因大伙兒已太疲累而作罷
      飯店大廳坐著幾個廣播團員與他們來訪的朋友
      原本準備要回房間休息
      卻因前高市國蕭團長請吃宵夜  被陳老師拉去做陪客
      想到一早五點半就要準備出發到小港機場
      嗯....大概又不用睡了....

      這一頓宵夜大伙兒吃的相當愉快
      談笑間也提到不少對兩岸國樂的期望與未來的計劃
      這些原本只能在錄音或錄影帶上看到聽到的人們
      現在可以坐在身旁一起把酒言歡
      感覺相當興奮  也相當奇妙
      當在座許多老師談起未來對國樂發展的計劃
      自己似乎可以看見國樂未來燦爛的遠景
      散席之後  大伙兒還興致勃勃到萬壽山看夜景
      最後一個夜晚總是特別珍惜.....

      五點半鐘  遊覽車從飯店出發  往小港機場
      這是此次最後一段行程
      待出境手續辦妥  團員便順續的進入海關
      站在出境入口處與團員一一道別
      當彭老師  師母  俞老師  張老師....一個一個消失在長廊的那端
      自己的<中國廣播樂團來台演出>終於落幕
      ......

      後記

      雖然已經過了近兩個月  廣播樂團來台演出的情景在腦中仍十分的清析
      這次廣播樂團的來訪  給我們有相當大的啟示
      相較於北京中央與上海民樂來說  有相當正面的評價
      現代國樂發展至今四十多年的歷史
      其音樂的內容  型式  以至於樂團的編置
      至今尚無定論  仍處於百家爭鳴的情況
      雖說如此
      但樂團合奏的現象  似忽是現今現代國樂從事者應先完成得重點
      廣播這次的演出  讓我們看到了樂團合奏的另一個層次
      樂團音色的統一  團員音樂理解一致
      各部音色的協調與融合
      或許這一切中仍有一些明顯的缺點
      但與其他樂團表現情況相較來說  已不是扣一分兩分的差距

      在偶然的機會問好友SHU 對中廣演出的感覺
      他說聽起來很〞舒服〞
      我想現今聽音樂會可以聽起來很舒服的國樂團可能不多
      這大概就是廣播這次演出我們最大的收獲吧

      登於84.1.13~84.3.6中山國樂板

1995年來台灣演出之後,彭修文先生原本計畫接任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可惜卻在1996年年底過世。這十六年來,國樂的樂器改良了,演奏技術更快了。但聽起來讓人舒服的音樂,似乎還有待大家的努力。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Leave a comment

2 Comments.

  1. 令人懷念的文章!

    舒服~~離國樂越來越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