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臺灣大學薰風國樂團2011巡迴公演「華想」(高雄場)

【音樂會】

這場音樂會於2011/7/24於高雄市音樂館舉行,衝著管子的經典作品「絲綢之路幻想組曲」,就跑來聽了。

從實際演出與節目單的編制表來看,高雄場的人員比台北場縮水很多,而中低音聲部又特別明顯,連Bass都沒有,倒是管樂比較齊,使得各音區的的比例不太平衡,是蠻可惜的地方。

高雄市音樂館自從重新整修之後,音響效果沒有以前來得好,反射過強以及殘響過長過響的問題更嚴重,所以目前成為適合小型編製演出的場地。以臺大樂團的編制,在這裡演出真的音量是非常大。

開場的「勁飆序曲」,拉開了這場爆棚的音樂會的序幕。盧亮輝老師此曲寫出後,最近經常在各個樂團的音樂會上聽到,加上旋律鮮明,重複灌輸之下,原本很新的曲子一下子就變得很熟的感覺。此曲Jazz Drum打得不錯,樂團中段也能撐住內在張力,顯示出整體的演奏實力,如果中低音的編制齊一點就好了。

「陝北三韻」很多學校練過,大家都蠻熟的。板胡拉得相當不錯。

「絲綢之路幻想組曲」是此行主要想聽的曲目。鄭皓中是郭進財老師從小教到大的學生,雖然後來沒有走音樂科班的路子,但是已經具備相當紮實而全面的實力。光是要演出此曲就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得到的。樂曲整體表現相當不錯,而且全曲演奏,沒有刪節樂章,想必是希望留下一個完美的紀錄吧!不過演出服實在閃亮了點….

「江月琴聲」的主奏吳妮諺也是很閃,不過不是衣服,而是人很漂亮又外帶甜美笑容,真是非常賞心悅目啦!她的演奏也是屬於實力派的,表現非常穩定優秀。

「黃河隨想曲」旋律很熟,但是不記得有演奏過。最後的人聲唱得很放得開,聽起來蠻有震撼力的。

「秦兵馬俑幻想曲」是今年度的熱門排行榜冠軍,好多團都演此曲。臺大國樂團嗩吶部隊實力不錯,對此曲有加分作用。演奏上各聲部表現都不錯,單獨展現的地方也都有一定的水準,特別是慢板的中胡拉得非常好。要是中大阮及低音編製有到齊就更好了。此曲唯一的小缺憾就是個人覺得整體速度偏快了些,少了些悲壯的情緒。

安可曲是「電視主題組曲」的開頭和最後一段「世間始終你好」 (射鵰英雄傳之華山論劍),最後那一下全體擺出的架勢真是有氣勢,也博得滿堂彩,為音樂會劃下完美句點。

【一些回憶】

人老了,常會想些年輕時候的事情。

話說筆者當年是在台北市立建國高中求學時參加了國樂社,才開始接觸國樂的。當時建中國樂社相較於其他高中,有兩個特色:第一是人少,三個年級全部出動也不過四十人左右,比賽要拿名次並不容易;第二是自主管理的社團模式,學校很少干預,基本上與大學社團差不多。

所以許多事情要學生自己跑,只記得有一天學長帶著我們去臺大薰風,不知道是去觀摩還是去借譜的,詳細的事情已經忘記了。到了之後只有幾間小小的社辦,還蠻失望的。

後來考大學,老實說要擠進臺大的話,因為當年有加重計分,筆者數學又考得很好,所以可以進臺大數學系。不過從小對理論的東西比較不感興趣,所以填寫志願時,就把所有公立大學的電機系填上去,結果就跑到中山大學來念電機系啦。當年中山電機排名還在成大電機之上,僅次於台清交。

所以說,如果當年一念之差,有可能也就成為薰風的一份子,然後就不會走上專業樂團的路子了。現在來看,有時也很難說到底怎樣的選擇是比較好的,只能歸給命運了。

在中山大學唸書時,參加了國樂社也是一樣人很少,去比賽面對成大的龐大陣容,我們不到三十人去比,還真的蠻拼的。不過後來想想,我們學校的學生總數只有成大的幾分之一,國樂社人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因為沒有辦法像大的學校那樣玩大曲子,所以後來就跑去考業餘時期的高市國,慢慢踏上不歸路….

【一些想法】

這些年有許多大型業餘樂團興起,在曲目,編制,以及演奏能力都相當好。各級學校樂團則是人少的招生不易愈來愈少,人多的實力堅強逐步提升。

整體來看,是由於各種國樂器演奏技術提升以及教學滲透的結果,使得具備演奏能力的人數呈現等比級數的成長。這數十年來,尤其是以嗩吶組的成長最為顯著,不論是質與量皆然。早些年如果要演兵馬俑,可能需要把全臺灣的專業嗩吶演奏員全部聚集起來人數才夠。

這裡提到的教學滲透,是筆者自己想到的一個名詞。意思是技術的提升,透過教學的方式由老師教給學生,學生學成後再教他的學生,有點像是澆花一樣,向下滲透,慢慢擴散。

早年耕耘的結果,當滲透擴散到一定程度時,人數足夠了,技術也提升了,也自然為新興的業餘團體以及諸如臺大這樣的大型學校樂團,提供了人員的基礎。

當業餘團體的數量增加,演出質量也提升時,專業團體的 CP 值就降低了。這裡面呈現了許多問題,諸如科班生的出路問題,人才培養過剩的問題,專業樂團價值的問題等等。

如果學校社團的招生人數這些年也是逐漸成長,表示整體的發展是正面的,是擴大的。

但是如果是反過來,學校社團的招生人數逐年降低,與業餘團體這些年的蓬勃發展狀況相反呢?

在前者的情況,是餅愈來愈大,是好事情。如果是後者,餅已經不斷縮小,但是具備專業能力的人才不斷投入市場,結果就不樂觀了。當專業能力的價值被稀釋的時候,要以此為生就更不容易了。而這樣的狀態維持下去,一定會影響學生投入科班的意願,所以會使得原本過剩的人才培育現象被迫反轉。

當然,這是現在身為從業人員的一些感慨。如果時光倒流二十五年,改填臺大數學為志願,那或許現在就可以用校友的身份評論薰風的演出,而且也不用擔心國樂界的紅海現象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Leave a comment

2 Comments.

  1. 最近剛好跟幾個現在正在讀大學/研究所的國樂社學弟妹們談到一個類似的話題。因為過去十幾年國樂社團打下的基礎,讓目前許多以非科班背景為主的校友國樂團,有著相當積極的活動力。這些從非音樂班啟蒙的學生,大多數會維持在原有的跑道,然後投入非音樂相關的職場工作,把音樂當做業餘的興趣。不過也有少部分人,會轉進音樂教育的軌道,期望能夠在音樂的領域上發光發熱。

  2. 有自己的專長工作,還能行有餘力玩音樂,是最理想的了吧……音樂當成謀生工具就完全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