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協奏曲「雲」的樂曲設計~

作曲比賽能夠得獎作品許多是曲高和寡、說的比唱的好聽的樂曲。
但我希望這首曲子是「雅俗共賞」,連小孩都聽得懂。
記得她說她特別喜歡顧冠仁的「花木蘭」,
因此我想為她寫出那種大格局的樂曲。

這首曲子有:[1]烏雲(引子)[2]慈母[3]頑童[4]老叟[5]豪傑[6]尾聲等六個部分。

這次(2011年)的修改,跟1992年的原稿相比,大約修改了10%的音符。
修改的目的並不是讓和聲更現代,配器更別緻。而是改進原曲的缺點:
(1)配器太重,獨奏有時被樂隊掩蓋。
(2)配器太複雜,聲部線條不夠明顯。
(3)添加低音鼓、低音笙兩個聲部。
(4)美化幾個芭樂樂句。
(5)修改樂譜當年的謄寫錯誤。

大部分的作曲家都會「自覺」或「不自覺」的受到前人的影響,「雲」也不例外。
這首曲子多少受到飛天(陳大偉,徐景新)、喜多郎、久石讓、盧亮輝、關迺忠、彭修文、古琴曲及貝多芬的影響。
寫作這首曲子的年代,我只看過宮崎駿系列作品中的「風之谷」,迷上久石讓是幾年以後的事。
我對「風之谷」的序曲強烈風暴後的寧靜(0″50),帶出純淨無瑕的鋼琴,特別欣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jK8hTgBcWc&feature=related

由[1]烏雲(引子)進入風暴後的[2]慈母應該是受到「風之谷」這段的影響。

[1] 烏雲(自由速度)
風鈴般的小鐵琴奏出Am的分解和絃,樂隊和聲「松緊」交替出現(陣風),製造出颱風來臨,街道空蕩凌亂的場景。
笙像管風琴般奏出宿命的音型(636 626 -)。
接者低音巨人開始「行走」(第6小節),透過「加速」與「高音上行、低音下行」,製造海嘯進逼般的壓迫感,最後颱風到臨,
在宿命的低音鑼下,撥雲見日。

[2]慈母(慢版)
民謠風主旋律在19小節登場,你會發現她是由Am (琶音613) +(分解和弦 6 1 3) 所構成的。
整個旋律曾在[2]的結尾與[6]尾聲再現兩次,就像失傳的童謠一般烙印記憶的深處。
這一段風格受到飛天(陳大偉,徐景新)與喜多郎「絲稠之路」的影響,透過612#4的和弦獲得迷幻的感覺。
在布局上,整段音樂像是去爬一座山,以ABA格式,由琵琶的最低音(17小節),逐漸盤旋而上,
在每一層高度看到不同的風景,最後在40小節達到最高潮(最高音),然後慢慢地釋放能量,回到琵琶的最低音(55小節),結束這一段旅程。
這種作法有點像周成龍「台灣組曲-I古老的歌」,樂曲不斷在低空盤旋累積能量,最後引爆出高潮,再慢慢回到原點。
[2]在配器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首先是「點、線、面」。
19~22小節:A段開始,點狀獨奏琵琶+點狀彈撥配器。(動與靜的對比)
23~26小節:弦樂由線擴大到面。(樂隊厚度的對比)
27~30小節:高音與低音的對比(-_)。
31~34小節:琵琶長輪,樂隊幫助她展開雙翼飛翔。
35~38小節:轉入G大調(B段),進入清新的仙境。
39~42小節:登上最高峰,看到了美麗的風景,但後半轉入憂傷,與前兩小節的興奮作對比。
43~47小節:轉入寂寥的荒漠。
48~55小節:A段再現,但伴奏使用低音長音逐漸堆高,像是厚重的雲層,最後透過弦樂的上行與琵琶的下行逐漸消散。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段。

這整段有著宗教般的嚴肅,像是周星馳在「功夫」一片中最後大戰火雲邪神時,在雲端上見到了佛祖。(6″4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__WVGQUK_E&feature=related

[3]頑童(小快板)
由於憂鬱的[2]慈母足足有4分鐘,因此想用一個歡樂的快板來作對比。
[2]慈母為了獲得平靜的感覺,因此避免用附點節奏。
[3]頑童則強調跳躍的動感,所以旋律中有許多附點節奏。
[3]頑童由小笛帶出一段由大小調交錯對比構成的主旋律,由琵琶反覆加深聽眾印象後,開始針對這個主題以及上一段曾出現過的旋律作變奏。
有一點歐洲鄉村舞曲的味道,結構接近迴旋曲,但為了接悲壯的廣版,因此後段旋律轉趨憂鬱。
這一段比較像那個年代典型的國樂合奏,快板後接著以三連音為基底的廣版(例如黃新財的「戲劇風隨想曲」)。
當年北市國常演奏朱曉谷的「水鄉歡歌」,我發現這首曲子透過群組化輪奏的手段,在音響上明顯比過去流行的合奏曲更有「立體感」。
關迺忠先生也正好到高市國擔任指揮,他的作品有了西洋打擊樂器的加持加上他高明的管弦樂配器法,更是「五光十色,不拘一格」。
我也希望「雲」能擁有這種「立體感與色彩」,具體的作法就是經常在不同音高上變換配器組合。
接近廣版的這一段是我最不滿意的,因為比較芭樂。不過還是尊重歷史好了,保留這些內容。

[4]老叟(慢版)
其實廣版後加個[6]尾聲就可以完整的結束了。但為了達到比賽樂曲程度要超過10min的條件,再加上覺得這首曲子太西化,可能會受到評審排斥,
因此加入了這段純中國風的段落作為其他西化段落的對比。我覺得加了這段使得此曲不致「單調化」,但也遭到評審批評,認為此曲風格不夠統一。
這一段是將16~18小節由憂鬱的小調轉成開朗的大調,再引入一段模仿古琴曲的新主題(3 56 i 1 i)。
我聽過的古琴曲不多,這一段旋律主要是受「梅花三弄」的影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TAVIZ58xZQ

在配器方面,主要吸收了彭修文在「月兒高」與及其弟子張大森在「塞上曲」用五聲音階和聲配上音色點描技術的概念。
這一段的結構是由琵琶先唱一遍,伴奏音色點描(像國畫一樣),然後再換樂隊與琵琶對唱,樂隊逐漸堆疊,達到高潮。
北市國演出這一段的效果很好,我相當感動。朋友們也覺得這一段是全曲最精緻最好聽的一段。
199小節返回此段的引子,然後由笙帶入荒漠,進入琵琶獨奏段落。
這一段solo主要是想要體現「風」的感覺,由於覺得全曲過長,因此沒有做進一步的發展。

[5]豪傑(快板)
這一段可算是整首樂曲的再現部。首先,回顧了[1]烏雲(214-225),然後由低音奏出「豪傑」的主題,這個主題是由[2]慈母中的主題(3 61 3 = 6 35 6)
與[4]老叟中的(3 56 i 1 i = 7 23 5 5. 5)組合變形而來。233~234小節來自[2]慈母的最後「雲的消散」的音型(51小節)。
琵琶一上陣,先以殺氣騰騰第回顧了[2]慈母的主題(3 61 3),接著以三拍子的形式,回顧了[3]頑童的主題(6.#1 36 #4 3)。
然後再回到嗩吶「豪傑」的主題。琵琶經過改編自[3]頑童中一段抒情的「祈禱」(268起)之後,進入全面戰爭狀態(279起)。
前面這段有點像音樂劇中下半場一開始的「間奏曲」,快速回顧了上半場的主題音樂(例如歌劇魅影的間奏曲)。
在作曲手法上,透過主題動機的模進, 壓縮, 擴張, 平移, 卡農, 織體變化,聲部對抗,製造出一波波緊張強烈的音浪。
這一段的主題是「殺」與「祈禱」, 受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影響 , 想要製造一股擋不住的力量。
這一段也受到羅偉倫先生「白蛇傳笛子協奏曲-III水漫金山」的影響,注重樂隊的強弱變化。
這種強弱變化是靠配器的「加厚」與「減薄」造成的,因此即使演奏者沒有做出強弱變化(),音響上仍然可聽到明顯的強弱變化。
這一段沒有花太多的腦筋,幾乎一揮而就,只要作曲技術達到某種水平,就能夠透過動機發展,寫出這類型的音樂。
大戰過後毫無意外地進入壯烈的廣版(311小節),除了宣洩過分堆積的情緒,也算是全曲的最終回顧。
我喜歡319~326小節由獨奏琵琶(不確定是否該用鳳點頭)帶動樂團捲起的雲堆。
樂曲最後的轉接「尾聲」參考了「飛天」的方法,透過樂隊的減薄與下行,結束本樂段。

[6]尾聲(慢版)
最後是民謠風主旋律的回顧,但背景僅剩下緩慢移動的雲(持續低音)。
最後再度用代表「雲的消散」的下行音型(來自51小節),讓琵琶孤獨地消失在天際之間。
這一段我還蠻喜歡的,最後的大三和弦,有點像教會音樂中最後的「阿門」和弦,洗滌人心。

感謝故事的女主角,讓我有動力完成這首曲子,讓我的青春歲月留下了珍貴的紀錄。
但另一方面,很遺憾當初沒有諮詢懂琵琶的人,讓這首更有價值。
不過這首早已束之高閣的樂曲,能夠在21世紀透過網絡再活一次,甚至有人願意嘗試彈奏,已經令我感到意外與欣慰。

這首曲子的樂譜可以在 http://suona.com/ 的「電子樂譜中心」下載
無獨奏琵琶之 Karaoke 伴奏 demo: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