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協奏曲「雲」的故事~

每個人一生都會做幾件瘋狂的事
就像美國有「阿波羅計畫」
我也曾有個「雲」計畫….

1991年,社團的琵琶學姊說要好聚好散。
這個暑假正好要上成功嶺作為期6週的大專生暑期軍訓。
在暑訓期間,經常望著天空發呆。
期間有颱風經過,對於廣場上快速移動的紅雲印象深刻。
當下決定寫一首曲子來記錄我的感覺,包含對於雲,以及她的感覺([2]慈母)
部隊在每天晚餐之後有一小時寫家書的時間,
於是用信紙開始譜寫「雲」-無伴奏琵琶獨奏曲,
也就是「雲」琵琶「協」奏曲的[2][3]段(16-269小節)。
這是根據她的程度量身訂作的樂曲,所以不像其他琵琶協奏曲擁有炫技的成分。

寫完這首「獨奏曲」之後,我希望她能夠「聽」到這首曲子實際的音效。
從「北市國樂」期刊,獲知了第六屆作曲比賽的訊息,
因此決心將此曲改寫成協奏曲,藉由作曲比賽得獎作品的發表,將演出的錄音交給她(或者把音樂會的票寄給她)。
比賽報名截止(1992.2)前的兩個月,讓自己遁入與音符交戰的封閉世界,
上課時間在筆記本上用鉛筆以簡譜配器,半夜兩點偷偷爬起來用墨水筆與尺謄寫到A3尺寸的線譜。
由於比賽要求樂曲長度需在十分鐘以上,但獨奏版只有九分鐘,因此添加了[1][4][5][6]段,
不過此舉導致樂曲冗長(約17分鐘)。此曲大約有3萬個音符,寫鈍了至少8隻墨水筆。

會參加這個作曲比賽,是機運,但不是偶然:
在此之前我已經編寫過20幾首大小不同的國樂曲
最早是在小學參加光復國小國樂團時期
我早期的作品受夏炎(跑旱船)與鄭思森(松,…)的影響
當年還買了董榕森作品集(總譜)來研究,內含巨人頌, 普天同慶, 還我河山等。
第一起瘋狂的行動,是在國中一年級,把我寫的合奏曲「華夏之光」投遞到中廣國樂團信箱。
兩年之後,董榕森寫了一首「華夏之光序曲」,當然內容完全無關。
第二起瘋狂的行動,是在高中,把合奏曲「秋遊」投遞到台北市立國樂團。
這些作品就像國父的前十次起義一樣,還不夠成熟,當然不會獲得任何回應。

回到1992年,琵琶協奏曲「雲」順利獲獎,北市國同年7月首演。
可惜故事的女主角當時出國旅遊,沒有能夠出席音樂會。
開演前半小時,指揮吳大江先生找我去,他說:「寫得不錯,很有氣勢….」。
可是演出的狀況不少,分家了幾次。主要問題是速度太慢,不少聽眾被帶去見周公,
我心裡的OS: 「這『首演』恐怕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吧!」
我最大的遺憾並不是樂團的表現
而是忘記為辛苦的琵琶演奏家鄭聞欣小姐獻花
是她實現了我的夢想

最後,我把模糊的現場錄音與總譜給了故事的女主角。
我的「雲」計畫到此結束。

總譜的內頁寫著:

關於「雲」~
成功嶺上視野遼闊,結訓典禮預演時,渺小的我佇立在浩瀚的人群中….
….閒暇之餘,仰望天上的白雲,觀察她們細微的變化…..風勢的大小
決定了雲的形狀:大雲團氣勢磅礡行動遲緩,好似族中的長者,
予人聖潔美滿之感。小雲朵變化萬千四處飛竄,好似頑皮的小精靈…..
……
在民族樂團中,琵琶是我認識最淺的樂器。業餘琵琶好手X小姐是
促成此曲的原動力,我僅以這萬餘音符獻給她那日漸模糊的背影….
1992.1.30 於台北

社團的老同學到現在還有人背得出上面這段文字,嘲笑我當年的純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Leave a comment

3 Comments.

  1. 原來有這麼一段啊……真是強大的動力!

  2. 真佩服你當年的傻勁!

  3. 女主角的學長

    沛公:
    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