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鄰居

上個禮拜看到藝專時期的同班同學在臉書上的一篇塗鴉牆留言,讓我很有些感觸…

塗鴉牆的留言內容是關於一位鋼琴家踩著弱音踏板練琴,仍然讓隔壁棟的鄰居報警上門關切的荒謬故事。

這位老同學原本主修古箏,藝專畢業後赴美專攻鋼琴,一路念到博士,
前後曾在美國幾所大學音樂系任教,後來因為種種因素,她決定回台定居。

在台灣很多時候只有專業能力是不夠的,她一度在補習班教英文為業。
幾次見面敘舊,總讓我們這些同學為她抱屈,希望能幫她點什麼。

終於她決定在今年年底前開一場個人獨奏會,昭告天下,她回來了,她是一個鋼琴家,不只是一個最近總讓人有諸多負面印象的英文補教老師。

開獨奏會是需要長時間,大量的練習的,但是已經踩著弱音踏板練琴,時間也不算太晚,仍然讓隔壁棟的鄰居報警上門關切的荒謬故事,其實在台灣真的是屢見不鮮。

台灣人很有意思,對小孩的尖聲哭鬧、或是麻將洗牌聲和偶爾同時存在的幾句高聲咒罵、甚至是通常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唱不準還是複調的家庭卡拉OK都可以有極高的容忍度…可是對於樂器的聲音常常不行。

這讓我想起我小時候初學胡琴的一段故事;

國小三年級我加入國樂社,啟蒙樂器是低音提琴,雖然是因為幾個美麗的錯誤才想學胡琴而參加國樂社的。終究因為比同年齡的孩子高出將近一個頭的身材優勢,半推半就的被分配去拉低音提琴,學校的社團負責老師還告訴我說:「胡琴額滿了,你學這個吧!它跟胡琴很像。」很快的我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比我晚加入的孩子都還是可以如願的進入胡琴組,而且它們兩個其實真的不太像。

在那個所有樂器都是學校財產的年代,孩子除了自己分配到的樂器以外,是不可以碰別人的樂器的。老師承諾我,如果我的低音提琴進度超前就可以在低音分組課之外,也參加胡琴分組課。我努力認真的練琴,一段時間之後,終於如願的拉到胡琴了。可能老師覺得心裡對我有些虧欠,我是當時唯一一個可以同時觸碰一樣以上的樂器的小孩。

應該是小三升小四的暑假,我分配到了一把二胡可以帶回家練習。

當時住的是公寓二樓,隔音不好,一樓住了一對年紀很大的仇姓老夫妻,印象中只見過仇奶奶,很少見到仇爺爺。

仇奶奶人很好,園子裡種了很多花草,有的都長到二樓陽台來了,看到我跟母親,總會親切打招呼。從母親與仇奶奶的閒聊中,我知道仇爺爺身體不好,長期臥床,脾氣極差。一個年事已高的老太太照顧著一個年紀更大、行動不便,脾氣又壞的老先生,還總是能笑臉迎人,這給我很大的啟示。

一天下午,我認真的想把連弓練好;我當時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要一弓拉兩個以上的音呢?一弓一個音不是很好嗎?
將近二十分鐘後,門鈴響了,仇奶奶上樓來,手裡拿著一包乖乖哄著我說:「你現在休息一下喔,仇爺爺在睡午覺,四點以後再拉好不好?」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上的乖乖拿給我。

我開心的接過乖乖,把琴收好,可是不到四點就吃完了,盯著鐘希望時間走快點。
可能因為乖乖,我很守信用的到了四點才繼續拉琴。

如此每天不間斷的練了一個暑假。

小四升小五的暑假,我除了帶了胡琴回家,還把低音提琴也借回家了,而且是一個人扛著它,走回家的。還好那是一把1/2的琴。

一天下午正在練琴,門鈴又響了。我下意識的看了看鐘,已經快五點了,應該沒有吵到人啊?開門一看,是仇奶奶攙著撐著拐杖臉上帶著微笑的仇爺爺。仇爺爺鄉音很重,要很努力才能聽懂他的話,他說了半天,終於仇奶奶忍不住幫他翻譯:「仇爺爺說你現在拉的很好聽了,他要上來謝謝你,叫你繼續加油!」

這次我拿到兩包乖乖。
那是學音樂以來,第一次得到肯定

後來陸續搬了很多次家,也遇到過很多有趣的鄰居,有在門口貼紙條的,在信箱塞恐嚇信的,更有拿著自己寫的詞要上門配唱的。

如果你的鄰居有人在學任何一樣樂器,無論是初學乍練,或已成大家,請多給他們一點包容,在可允許的範圍裡,給他們一點練習的時間空間。
也許,因為你的包容,可以成就一個音樂家,甚至另一個台灣之光,這難道不遠比牌桌上的輸贏讓人欣喜嗎?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個留言

Leave a comment

7 Comments.

  1. 小時候學鋼琴曾經被鄰居嫌太吵,不過我承認我那時彈的實在也…..不太好聽
    後來的古箏倒是目前沒有人抗議過,或許是音量比較小?以前曾經偶而會在半夜練琴,也沒人抗議(那時不知道為什麼練琴要拖到半夜,不過我又盡量彈小聲一點)

    讀書時租屋處隔音不是普通的爛(木板隔間,可聽到隔壁講話= =)
    但我彈古箏也沒被抗議過(不過我都是挑別人不在的時候),連之後初學的琵琶,鄰居被我那自己都快聽不下去的噪音吵了一整個下午也沒說什麼

    能遇到這樣包容的鄰居真是幸運!同時希望未來要也能遇到這樣的好鄰居啊~不過最好也能找到隔音好一點的地方住就是了 😉

  2. 真感人的文章,推~~

    以前也是跟站長大人等一干前輩等問了很多
    秘技才敢在家中吹嗩吶啊.. 😯

  3. 轉貼 FB 的回應:

    Shu Fan Chou
    孫老師你大概不知道,每個星期六學校的團練,都會有警察前來,因為社區有民眾打電話抗議…

    Chih-Wei Tung
    我們樂團已經搬了三次家,都是被居民抗議,里長承受不了里民選票壓力,只好請我們走路了…

  4. 覺得音樂和噪音的區別有主觀及客觀兩種成份,
    所以…小學老師真的很重要哩!
    小學老師教全班養兔子,以後全班就會很喜歡動物,
    小學老師教大家認養展望基金會的兒童,以後全班都會很有愛心,
    萬一小學老師被學樂器的人拋棄過,那就….糟糕了 😯

  5. 這個故事相當感人,也很有意思。
    現在家中裝了氣密窗,真要練琴已經可以不影響鄰居了。不過現在很少練琴就是了…… 😳

  6. 不久前在日本看到一個為小學生介紹演奏家的節目
    主角是一個定音鼓演奏家
    他用四層氣密窗
    據說外面完全聽不到

  7. 我以前在家吹過嗩吶與薩克斯風
    是將衣櫥的門半掩,再把頭手伸進衣櫥吹奏
    裡面空氣不太好
    口水也可能濺到冬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