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1

琵琶協奏曲「雲」的樂曲設計~

作曲比賽能夠得獎作品許多是曲高和寡、說的比唱的好聽的樂曲。 但我希望這首曲子是「雅俗共賞」,連小孩都聽得懂。 記得她說她特別喜歡顧冠仁的「花木蘭」, 因此我想為她寫出那種大格局的樂曲。 這首曲子有:[1]烏雲(引子)[2]慈母[3]頑童[4]老叟[5]豪傑[6]尾聲等六個部分。

琵琶協奏曲「雲」的故事~

每個人一生都會做幾件瘋狂的事 就像美國有「阿波羅計畫」 我也曾有個「雲」計畫…. 1991年,社團的琵琶學姊說要好聚好散。 這個暑假正好要上成功嶺作為期6週的大專生暑期軍訓。 在暑訓期間,經常望著天空發呆。 期間有颱風經過,對於廣場上快速移動的紅雲印象深刻。 當下決定寫一首曲子來記錄我的感覺,包含對於雲,以及她的感覺([2]慈母) 部隊在每天晚餐之後有一小時寫家書的時間, 於是用信紙開始譜寫「雲」-無伴奏琵琶獨奏曲, 也就是「雲」琵琶「協」奏曲的[2][3]段(16-269小節)。 這是根據她的程度量身訂作的樂曲,所以不像其他琵琶協奏曲擁有炫技的成分。 寫完這首「獨奏曲」之後,我希望她能夠「聽」到這首曲子實際的音效。 從「北市國樂」期刊,獲知了第六屆作曲比賽的訊息, 因此決心將此曲改寫成協奏曲,藉由作曲比賽得獎作品的發表,將演出的錄音交給她(或者把音樂會的票寄給她)。 比賽報名截止(1992.2)前的兩個月,讓自己遁入與音符交戰的封閉世界, 上課時間在筆記本上用鉛筆以簡譜配器,半夜兩點偷偷爬起來用墨水筆與尺謄寫到A3尺寸的線譜。 由於比賽要求樂曲長度需在十分鐘以上,但獨奏版只有九分鐘,因此添加了[1][4][5][6]段, 不過此舉導致樂曲冗長(約17分鐘)。此曲大約有3萬個音符,寫鈍了至少8隻墨水筆。

新絲路19期–笛子在國樂團60餘年角色總體檢(下)讀後

北市國出版的「新絲路」第19期中有陳中申老師撰寫的「笛子在國樂團60餘年角色總體檢(下)」一文,看了之後剛好也有些想法,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 由於因為沒有收到「新絲路」第18期,所以沒有看到該文上篇的內容,因此就下篇的內容,剛好也有些個人的經驗及意見。